第87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這也許是聯盟史上最荒唐的一次兵變了。作為護衛國家的軍事中樞,軍部對自己的政府部門亮出了鋒利的屠刀,在聯盟元帥的親自帶領下如悍匪般搶佔了國會大廈,那些昨天還在跟軍官們笑眯眯打招呼的國會職員們今天就變成了戰俘,整座建築到處響徹著難以置信的尖叫和哭喊。

    軍部將士們就像出了閘門的狼,以大廳為戰場迅速拿下了返回馳援的憲兵隊,將九名暴力反抗的士兵及帕特里克隊長一同擊斃;隨即這上百名戰士分散成十組,以重火力掩護突入,從各個方向封鎖了大廈指揮中樞——然而就在這一刻,國會大廈紅色警戒系統被啟動,刺耳的警報響徹樓宇,警衛機器人傾囊而出!

    “元帥!卡列揚!XM109型飛行炮台正向你方前進!”艾伯爾帶人從交錯的火力網中跳下懸浮梯,在漫天玻璃碎片中怒吼︰“——兩百架機器警衛正從下往上追趕我們,小心——!!”

    與此同時大廈另一端,西利亞一手按住耳麥,厲聲喝道︰“獅鷲!”

    赤金弧光從他耳垂上飛躍而起,凌空化作單人肩扛式火箭炮,重重壓在他肩膀上;下一秒,XM109飛行炮台一邊瘋狂傾瀉子彈一邊破牆而入,迎面對上的瞬間,火箭炮口嘀嘀一聲旋轉對準。

    ——轟!

    火箭彈帶著白煙掠過走廊,將XM109飛行炮台轟成了一團火光!

    “上上上上上上!!全體沖擊指揮室紅色閘門!上!!”卡列揚跨在炸裂的門檻上,狠狠把最後一名突擊隊員推進硝煙彌漫的走廊,轉身自己也沖了進去。這時一個身穿警衛服色的男子突然從夾角沖出來,揮手往他們這邊扔了個手榴彈,卡列揚立刻把身邊士兵往地下一按︰“趴下——!!”

    轟然一聲手榴彈爆炸,碎玻璃、金屬、磚石如暴雨般嘩的打在他們身上。卡列揚一抹臉站起來,只見那男子轉身要逃,抬手一槍便把他放倒了,大吼︰“各小組通報傷亡!”

    “K1一人輕傷!”“K3零傷亡!”“K2一人輕傷!”通訊器里滋啦數秒,卡列揚喝問︰“K4呢?K4回話!”

    “報告!K4組長重傷,請求緊急醫療供應!”

    “他媽的沒有供應!上補血劑!”卡列揚罵了聲髒話,走過去一看那警衛還在地上抽搐,便把他拖到炸裂了的金屬牆角上用電磁銬一鎖,順腳一踹把他踢得口吐鮮血。

    “卡列揚,”耳麥里傳來西利亞的聲音。

    “我去他媽了個——”卡列揚無奈的往戰俘身上丟了支補血劑,轉身大吼︰“K2先鋒偵查掩護!目標指揮室紅色閘門,各小組全速突進!”

    閃電戰開始後20分鐘,機器警衛被摧毀大半,艾伯爾上將佔領大廈一至五層控制中心;26分48秒,莫文中將帶兵回援,將不斷對外發出求救信號的警衛系統完全搗毀;33分24秒,卡列揚帶五十名敢死隊員沖破中央控制室,將大廈頂層的對空防御工事打開了一道7.5米的縫隙……

    7.5米甚至不夠一架武裝直升機通過,但它是一個重要的信號,標志著固若金湯的國會大廈終于從內部開始攻破了。

    國會大廈遭襲後第39分鐘,消息傳到議會公審庭,議會大嘩。

    在此之前所有人都篤定西利亞會乖乖前來受審,並溫順接受議會做出的任何決定——只要那決定是民主制度投票投出來的。畢竟西利亞的行事風格在數百年漫長時光中深入人心,他就是那樣一個人,他對聯盟制度的信仰至死都不能改變。

    然而,這次卻出乎所有人意料——他竟然翻臉了。不僅翻臉還翻得如此徹底,一切就像地雷引爆般毫無預兆又驚天動地,短短39分鐘內整個聯盟政府都選入了混亂而不可預測的境地。

    公審庭在短暫的混亂後宣布成立戰時小組,援引選舉法條例,緊急罷免了馬卡斯的議長職務。隨即道格拉斯•孔塞特林在炮火中緊急受命代理議長,宣誓後的第一道命令便是對空發射電磁導彈——

    然而一切都太遲了。

    兵變開始後1小時25分鐘,光耀軍團702師第一沖鋒隊從首都駐地趕到,八艘配備重火力的武裝飛艇在國會大廈上空集結完畢;緊接著敵我雙方展開了激烈的電磁對轟,強烈的阻塞干擾將所有通訊頻道都完全斷絕。

    二十分鐘後,激烈的搶灘戰宣告結束。

    沖鋒隊以血肉開道,炸毀了國會大廈頂樓的對空防御工事,那7.5米寬的工事縫隙被轟成了碩大的空穹。光耀軍團702師從頂樓沖進大廈,士兵們從上而下佔領了整棟大樓,正好和底層的艾伯爾上將、莫文中將等人會合。

    至此兵變結束,議會大勢已去。

    軍部第一次以主人翁的姿態,佔領了這座象征著聯盟至高權力的國會大樓。

    •

    西利亞站在公審庭的桐木大門前,目光沉靜的望著那兩把精美厚重的黃銅門柄。

    卡列揚帶著四十余名特種兵站在他身後,看他久久沒有動靜,忍不住低聲問︰“元帥……”

    西利亞抬手制止了他,抬眼望向大門邊左右分立的兩名衛兵︰“——開門。”

    那兩個衛兵都很年輕。能被選上來給議會公審庭守門的,差不多都是出身良好、儀表英俊的少年人,個人武勇如何反倒在其次了。跟這幫剛剛經歷過生死戰斗且身上血氣未褪的特種兵相比,兩個衛兵明顯毫無氣勢,只能咬牙發著抖緊緊貼在門框邊,“你、你們不能進去……”

    西利亞問︰“我有議會傳票,是作為被告來參加公審的,為什麼不讓我進去?”

    衛兵倉惶對視,半晌年輕些的那個強撐氣勢道︰“議、議會規定攜帶武器不得入內!元帥、元帥請把武器交出來!”

    這個理由倒也稱得上急智,西利亞微微一笑,當真把手槍和腰間的佩刀解下來扔過去,“可以了吧?”

    那少年人完全沒想到元帥竟然真的繳械了,猝不及防接了槍和佩刀,簡直像接了個燙手山芋一般拿著也不是放下也不是,片刻後才捧在手里結結巴巴的說︰“後面的、後面的人也不能進去!傳票只傳了您一人,您、您必須……您、您必須……”他的聲音在刀槍林立的走廊上越來越哆嗦,要不是門框撐著估計都要跪倒下去了。

    “元帥?”卡列揚低聲問。

    西利亞听出他聲音中的狠意,卻只搖了搖頭,非常緩和的轉向那衛兵︰“這些人可以留在外面,但根據議會規定將級軍官可以帶副官前去協助申辯,所以卡列揚中將會跟我一起進去……這是傳票,開門吧。”

    ——其實這道門並沒有什麼機關,輕輕一推就能打開。就算那幫議員把桌子椅子全堆在門口了,隨便叫個特種兵過來扛炮一轟,整塊門板都能跟著牆皮一起飛進去。更何況,雖然那幫議員雖然老邁不堪者居多,但也不至于做出這種撕破臉皮的事情。

    但西利亞就是要讓衛兵給他開門。

    庭外繳械,衛兵開門,這是議會公審最正規最莊嚴的禮儀——聯盟元帥帶兵攻佔了整座國會大廈,一路將大炮開進了國家機關中心,到頭來臨門一腳,卻非要像個真正的被告人一樣,一絲不苟的遵循禮節走進那扇門。

    衛兵哆嗦著幾乎要哭出來。

    “快點!”卡列揚瞥一眼元帥的臉色,轉向衛兵怒道︰“挺起來!開門!別他媽這麼沒種!”

    這一喝震人發聵,兩個十八、九歲的少年人簡直都崩潰了,哆嗦半晌後只能絕望的去開門。沉重的桐木門果然沒鎖,吱呀一聲緩緩打開了縫隙,那聲音就像某種開戰的信號般讓走廊上四十余名特種兵同時一凜!

    然而西利亞抬手止住了他們︰

    “卡列揚,跟我來。”

    西利亞舉步走向那半開的沉重桐木門,卡列揚回頭看了看自己的手下,略一遲疑,便回頭跟了上去。

    •

    這時交火還未完全停息,爆炸聲相繼從樓下響起,大廈各處的小規模槍戰零星迸發又沉寂下來,引發地面微微的搖撼,將人心也震得不住顫動著。

    沉重的大門在身後漸漸合攏,轟隆一聲完全閉上。

    台階下巨大的殿堂中坐滿了密密麻麻的議員,一眼望去席位狼藉,人人臉上驚魂未定,顯然剛才經歷過一番激烈的沖突。從腳下台階上出現的單只鞋、領帶、踩成稀爛的手表等物看來,保不準還有人曾經試圖過從這里逃出去,但更大的可能性是被其他人攔下來了。

    對面審判席上坐著四十余名身穿紫袍的大議員,看樣子年紀都相當不輕,個別甚至須發皆白。這些人臉上倒沒有那麼明顯的驚懼,都帶著警惕緊緊盯著西利亞從台階一步步走上來,直到首席上道格拉斯•孔塞特林緩緩起身,沉聲道︰“你終于來了,西利亞元帥。”

    無數目光集中在身穿白色軍服的元帥身上,然而他並沒有回答道格拉斯,反而轉頭跟卡列揚閑聊起來︰“你以前來過這里嗎?”

    卡列揚搖搖頭︰“以前只去上議院開會,這里從建成後就沒來過……聯盟遷都後五十年來也沒舉行過公審,這個禮堂可能還是第一次用吧。”

    “——第一次用。”西利亞頓了頓,微笑道︰“好好看看,這才是真正的戰場。你剛才經歷的那些硝煙和血肉都不過是開胃菜,現在你面對的,才是屬于我們的戰斗,決定整個聯盟未來走向和權力分割的殊死之戰。”

    他邁上最後一級台階,遙遙站在審判席之前。身側不遠的被告席上馬卡斯議長激動起身,但還沒說話就被衛兵緊張的按了回去。

    道格拉斯不動聲色道︰“有必要動用這種陣勢嗎,元帥?”

    他們之間隔著一道高高的審判台,紅毯在腳下延伸,頭頂是聯盟國徽威嚴而華麗的金色雄鷹書卷像。西利亞環顧周圍,目光從遠處或恐懼或仇恨的面孔上一一掃過,最終又望向數排森嚴的紫袍大議員,定在了道格拉斯臉上。

    “看起來有關議長改選的提議,現在已經選出結果了?五十年前帶領聯盟投降的孔塞特林家族終于再一次登上最高權力的寶座,我應該對你表示一點由衷的佩服,道格拉斯。換成帝國政體或自由星系聯邦制,你這一套都未必行得通,但在聯盟你簡直是天生屬于政治的人啊。”

    高高的禮堂中只有西利亞一人的聲音回蕩,听起來似乎還帶著笑意。道格拉斯後槽牙緊了緊,臉上卻沒什麼表情︰“是聯盟人民在緊急關頭選擇了我——”

    但他的聲音緊接著被打斷了,西利亞饒有興味的望向懸浮顯示屏,上面正一排排顯示著投票結果︰“布蘭特•芬格,五十年前聯盟戰敗時被授餃少將,十年前因護衛首都有功被越級授餃上將,經投票後,以百分之九十以上票數當選軍部領袖,授予元帥職位——”

    被他點名的布蘭特•芬格聞言從座位上站起身,只見那是個身材高大的中年人,雖然臉上表情竭力鎮定,但微微抽動的臉頰還是暴露出一絲惶恐︰“元帥……”

    西利亞一抬手,他的聲音立刻像被塞住一樣消失了。

    “弗朗西斯•英菲爾德,出身于聯盟世家,五十年前尚未從軍,直到遷都後才在身為陸軍司令的叔父的帶領下進入軍界,第二年便因為多次建立奇功而屢獲升遷,在本次改選中以百分之七十三票數成為陸軍少將……霍華德•拉格內修斯,同樣世家出身,聯盟戰敗後營救出多名政要並成功組織撤退,以百分之八十票數當選第八軍團總指揮……約瑟夫•卡特,原憲兵隊隊長,經多名議員力薦而授餃上校,成為軍部實權指揮官之一,百分之八十票數取代卡列揚成為光耀軍團新一任副指揮……”西利亞遺憾的搖了搖頭,“約瑟夫上校,不好意思,憲兵隊因涉及違反多項軍令已全部下獄了。”

    約瑟夫•卡特霍然起身︰“你怎麼可以——!”

    “我可以。”西利亞擺了擺手,那是一個示意他坐下的手勢︰“這里沒你什麼事,約瑟夫上校。不要說話也不要亂動,等我拿到理想的選舉結果後,諸位就可以平安回家了。”

    原憲兵隊長僵立半晌,默默坐了回去。

    禮堂里人人自危,所有候選人都難以掩飾臉上的忐忑之色。

    盡管不想承認,但事實就清楚地擺在這里︰他們這些第一次銀河大戰後才因為出身、人脈、派系斗爭等原因被推上來的軍官,就是不如一戰前跟著西利亞東征西討的將軍們來得硬氣。抱議會大腿和靠自己戰功起家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概念,尤其當後者已經把血淋淋的屠刀伸到眼前了,那些平時管用的後台、關系,就什麼事也不頂了。

    道格拉斯重重盯了候選席一眼,所有人都下意識回避了這目光,他也只能在心里恨鐵不成鋼的嘆了口氣,面色陰沉的轉向西利亞︰“你所謂的理想選舉結果,該不會是繼續由馬卡斯來擔任最高議長吧?還有把帝國軍隊引來聯盟的你,難道你認為你還能繼續擔任聯盟統帥一職嗎?!”

    他用力一拍桌面,整個禮堂都回蕩著憤怒的指責︰“滑天下之大稽!那天在禮堂發生的事所有人都看在眼里!你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和帝國達成了和談協議,甚至為了破壞聯盟與暗星堂的合作而把帝國軍隊引到了我們的頭頂上!——難道你不知道這有多危險?整個聯盟政府都差點毀于一旦!”

    西利亞平靜的看著他,道格拉斯喘著氣用力搖頭︰“你簡直把聯盟的安危視作兒戲……我們不能接受這樣的人來統帥軍部,聯盟人民也不能接受一個和帝國勾結的叛國者!西利亞元帥,請立刻交出你的辭呈,否則我將使用代理議長權力,用整個議會的名義罷免你!”

    ——砰!

    打斷指控的一聲巨大的槍響,議員們驚呼著紛紛退後,個別膽大的戰戰兢兢回頭一看,只見西利亞身後的卡列揚正從半空收回手槍,鎮定自若得仿佛剛才只是捏炸了個氣球。

    “不要恐嚇人民,卡列揚。”西利亞淡淡道,“我還指望著這些選民為我們投下神聖的一票,你現在就把他們嚇死了可怎麼辦?”

    他穩步走向選舉席,幾個出身世家的候選人戰栗著起身,下意識向後退去。原憲兵隊長約瑟夫卡特本來咬牙不想讓,一看連準元帥候選人布蘭特•芬格都忙不迭讓開了位置,只能暗暗一咬牙,忍氣吞聲的站起身。

    這一幕如果錄下來的話其實是非常可笑的——這些剛剛還爭得你死我活的候選人們,此刻就像爭奪腐肉的禿鷲一般驚慌散去,那潰退的速度簡直連阻擋一下都來不及。幾個紫袍大議員本來還想起身呵斥,但聲音還沒出就堵在了喉嚨里,最終只能徒勞的垂下手。

    西利亞站在候選席上,轉身面對神態各異的議員們。他的身影並不高大話語也並不激昂,但低沉有力的聲音卻傳遍了全場,每一個字都仿佛重重敲在人們的心上︰“先生們,軍部已經正式控制國會大廈,你們腳下的土地已徹底被我的士兵佔領了。這些戰士從第一次銀河大戰最危險、最嚴酷的前線生還,是聯盟唯一親歷過酷烈戰爭,並且尚在服役的職業軍人,和那些靠營救政要、組織撤退而立功的人不可同日而語。”

    “我現在站在這里,代表軍部勢力在近千年歷史上第一次壓過了議會,成為了聯盟政體的主宰者。我可以將各位立刻押解下獄,再慢慢翻出你們所有不為人所知的秘密,讓你們從此乖乖成為軍部手中的提線傀儡;或者我也可以讓你們投下手中神聖的一票,讓你們選擇自己將來要走的道路。”

    “我曾經相信現有體制是唯一能體現聯盟精神的體制,然而事實證明你們讓聯盟走向了末路。但我仍然相信民主,我相信由民主推選出來的軍權專制是最符合大眾希望的軍權專制。所以現在我要求重新投票,我會在這里看著各位投出讓軍部滿意的結果為止。”

    說完這段話後公審庭陷入了死一般的靜寂,西利亞站在選舉席前,伸手輕輕按下了刷新鍵,整片懸浮屏幕上的投票結果頓時被完全清空。

    所有人臉上的表情都難以言喻。

    這也許是軍部第一次對議會亮出猙獰的獠牙——雖然陳橋兵變前也有過沖突,銀河一戰中也有過爭執,但那都在西利亞的妥協下得到了很好的解決。事實上所有矛盾都是靠這個方法解決的,久而久之很多人都忘了軍部是個高度統一的專制組織,雖然議會在這五十年中滲透了極大一部分勢力,但那遠遠不觸及軍部的靈魂。

    “……你不願意放權,西利亞……”道格拉斯輕聲道,聲音帶著嘶啞的寒意︰“你還想像五十年前一樣繼續當軍部的統治者,但這是不可能的……”

    西利亞回過頭,“哦,你不願意重新投票?”

    雖然是上揚語調,但他聲音里實在沒有多少疑問或威脅的意思,听起來倒像在說︰別鬧了,快投票去吧。

    道格拉斯眯起眼楮冷冷的盯著他,仿佛想從他平淡的表情里找出一絲——哪怕一絲恐慌或不安,但幾秒鐘後便放棄了努力。

    “我可以投票。”道格拉斯一字一頓道,“但我不會投給你——”

    “因為你是Omega,而且跟你結合的人是帝國皇帝海因里希,軍部的人是不會服從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