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孔塞特林議長此舉大出軍部意料,連以智計出名的卡列揚都完全沒想到。

    國會禮堂遇襲一事,將馬卡斯和孔塞特林之間的矛盾徹底暴露了出來。道格拉斯•孔塞特林雖然已經是前任了,但馬卡斯不過是他扶植起來垂簾听政的傀儡,如今傀儡有了自己的意志,當然要上趕著除掉。

    但牽連上加文•西利亞?——滿軍部算來能打仗的不過這一個而已,道格拉斯可是主戰派,搞倒了西利亞誰幫他打帝國去?

    “這有什麼不能靠理解的,在道格拉斯眼里軍部能打的多了。”說這話時西利亞臉色稀松平常,倒像是半點不驚訝一般︰“這些年來他往高級軍官陣營里滲透了多少,你們用腳指頭想想都知道。要是軍部掌握在他手里,仗一開打他就能盡情提拔自己的人,到時候戰功多寡、戰利分配,里面可操作的利潤空間大了去了,趁機弄死一兩個跟自己不對付的將軍都容易得很。”

    直升機上七八個上將、中將,此刻都听住了,周圍一片靜默無言。

    這些人本來不該一窩蜂似的跑來擠在一架飛機上,但議會出了這麼大的事,現在軍部人心惶惶,他們滿心想的都是趕緊來見西利亞,能早一分一秒都是好的。要不是直升飛機承重有限,機艙里的重火力支援還佔據了大部分空間,保不準半個軍部的上將都得像填沙丁魚罐頭似的擠上來。

    “我要是按他們預期的那樣復活,道格拉斯就多了件趁手的工具。但現在我是他的眼中釘肉中刺,恨不得立刻除之而後快,連叛國罪這樣的陣勢都擺出來了。”

    西利亞搖頭一笑,卡列揚追問︰“那現在怎麼辦?道格拉斯正在四處聯絡,一旦他說動了超過半數的議員,就能重新召開議會把您和馬卡斯議長押上審判席……”

    說是議會審判,但只要道格拉斯拉走一半票數,這個審判的結果就隨他怎麼說了——聯盟元帥五十年未歸,現在別說議會敵意深重,連軍部都人心渙散,希望把西利亞弄死的人一定比希望他活著的人多。

    卡列揚等人都憂心忡忡的望著他,誰知西利亞勾起一邊嘴角,“呼吁投票,議會審判……道格拉斯按民主法制的路數出招,倒是會拿我的軟肋。”

    卡列揚忍不住怒道︰“你以為他們玩的那一套是真民主?跟他們搞民主只有被搞死的份!這麼多年了還不知道吸取教訓,我看你真是——”

    “誰說我要跟他們搞民主了?”西利亞打斷他。

    卡列揚頓時哽住,卻只听他冷冷道︰“道格拉斯不是喜歡鼓吹軍權獨裁論麼?這次就讓他看看,什麼叫真正的軍權獨裁!”

    銀河紀元3452年,聯盟宣布西利亞元帥復活,舉行新聞發布會公開與暗星堂結盟;誰料發布會上禮堂遭襲,帝國軍竟神不知鬼不覺開進聯盟首都金水星,雙方發生激烈交火,史稱“金水星國會事變”。

    同年,聯盟前任議長道格拉斯•孔塞特林指認現任議長馬卡斯與元帥加文•西利亞聯手通敵,半數議員附議,在國會大廈舉行公審及改選。

    自五十年前孔塞特林家族倒台後,聯盟政權再一次遭遇動蕩,宇宙各界一片嘩然;與此同時,正在遠星系幽空星執勤的光耀軍團被緊急召回,聯盟議會改選委員會向西利亞元帥遞交了傳票,要求其按時到庭接受公審。

    西利亞元帥欣然應允。

    ……

    仙女座金水星,聯盟國會大廈。

    道格拉斯•孔塞特林在保鏢的重重護衛下快步走出巨光門,台階下無數記者一涌而上︰“請問今天議會向軍部遞交了傳票是嗎?”“西利亞元帥是怎麼死而復生的?”“元帥欣然接受傳票的消息到底是真是假?”“議會一向和軍部不睦,此舉徹底除掉元帥的可能性有多大,您在為改選後重任議長職位而做鋪墊嗎?”……

    道格拉斯被人群擠來擠去,終于忍無可忍的拿起離他最近那個記者的話筒︰“議會和軍部都是聯盟政府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是和諧的,一體的,是為了復興聯盟而團結合作的!任何離間政府機關的言辭都注定將被人民雪亮的目光識破——”

    人群響起哄然大笑,幾個記者奮不顧身把話筒塞到道格拉斯臉上︰“一旦馬卡斯議長的叛國罪成立,議會就將重新投票改選,您是不是已經報名成為候選人了?”

    道格拉斯黑著臉不回答,保鏢一邊大聲吆喝著一邊左沖右突,但記者紛紛跟著他的腳步往前追︰“我們有知情權!”“候選人名單公布時我們一樣會知道的孔塞特林先生!”

    “是的!本人也有幸獲得了議會提名!”道格拉斯終于一把抓過話筒,暴怒吼道︰“聯盟人民有權得到一個忠心于國家的新議長!”

    記者們一靜,隨即更加亢奮尖叫著沖了過來,無數問題混雜在一起震人欲聾。所幸這時國會大廈內的警衛開著防暴車沖了出來,記者們一哄而散,道格拉斯趁機和保鏢們沖上了廣場對面的防彈飛梭。

    “這些記者也能混進來,國會大廈的保安制度越來越松懈了!憲兵隊那幫喂不熟的白眼狼——”

    道格拉斯砰的一聲關上車門,正忍不住破口大罵,突然身側有人笑著遞來一杯紅酒︰“何必跟那幫記者一般見識呢,孔塞特林議長?憲兵隊可是您對抗軍部的重要盟友啊。”

    道格拉斯一回頭,活像大白天見了鬼︰“你怎麼在這里?!”

    只見身側車座上,一個黑衣男子正愜意的蹺著腿坐在那,臉上雖笑著,但眉宇間卻帶著一絲常年征戰所養成的殺伐之氣,側面一道橫貫臉頰的刀疤更顯得猙獰。道格拉斯只一瞥便心驚肉跳,聲音都不對了︰“你到底——你到底怎麼進來的,伊薩克中將?!”

    刀疤男順勢收回紅酒,微笑道︰“這個不妨稍後再談,眼下我們有更重要的事。”

    道格拉斯只覺得心髒咚咚的跳,不由自主往周圍逡巡了一圈。

    這艘飛梭上的都是親信,眼下他卻知道,有相當一部分人已經靠不住了——帝國中將竟然能神不知鬼不覺出現在他的私人飛梭上,雖然口氣說著是要商量事情,但他能出現在這里,本身就是來自帝國的赤裸裸的威脅!

    “我……我知道,我只是擔心您被人發現。”他反應倒也快,立刻轉了話風︰“您還是為上次那份和談條約過來的?”

    伊薩克從善如流的接了下去︰“皇帝陛下現在已經回到白鷺星,一切舉措都準備就緒,只想知道您考慮得怎麼樣了,議長先生?”

    “——我還不是議長呢……”道格拉斯笑起來,起身取了水晶高腳杯,也給自己倒了杯紅酒,口里的語氣漫不經心又意味深長︰“皇帝陛下的誠意我已經非常了解了,和談條約我也仔細看過。按照陛下提出的銀河系勢力劃分圖,大戰開打後我們將從金水星發兵,沿途佔領合約中規定戰後將劃歸給我們的星系,而帝國軍不會避免和我們正面開仗。事後聯盟將主動結束第二次銀河大戰,並和帝國簽署一系列通關及貿易條約,保證讓帝國獲取和其慷慨幫助相符的利益——這一切都非常完美,但目前我還有一個問題。”

    伊薩克懶洋洋問︰“你還不是議長?”

    道格拉斯肯定道︰“我還不是議長。”

    飛梭在聯盟政府上空掠過,車廂內一片安靜。

    “暫時不是也沒什麼。”伊薩克飲了一小口酒,淡淡道︰“公審過後議會改選,道格拉斯先生不也在候選人名單上嗎?”

    這話說得就有些曖昧了。道格拉斯也不答言,拿著水晶杯中殷紅如血的酒慢慢搖晃,半晌才道︰“在候選人名單上也不代表什麼,票沒投下去之前什麼都不能作數;就算投下去了,結果沒公布前也是拿不準的……別說現在我只爭取到半數的議員,就是所有議員都肝腦涂地的追隨我,在正式拿到議長權柄前也什麼也不算。”

    說著他轉頭看著伊薩克笑了一下︰“話都說到如此了,中將還是不信任我嗎?我的底牌可是已經攤給你看了。只要我能坐上那個位置,合約中的一切條款都可以立刻生效,戰後的利益分配也大有協商的空間;但如果其他人成了議長,陛下今日謀劃的一切可就拿不準了啊。”

    伊薩克手指在膝蓋上一下下叩著,心里只覺得好笑︰這位道格拉斯議長是公認的聯盟頭號主戰派,反攻帝國的叫聲比誰都響——人家西利亞元帥可是拒降戰死的真功臣,如今在主戰派的陣營里都差了他一射之地,可見他有多突出、多活躍了。

    但就是這麼個既突出又活躍的主戰派領袖,如今卻坐在這里跟他暗示“戰後的利益分配也大有協商的空間”……

    “陛下也知道你如今的窘境,但陛下還有一件事不明白。”伊薩克調整了個更舒服的坐姿,問︰“——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跟元帥撕破臉,為何不將當年守護神計劃的內幕公布出去?”

    道格拉斯瞬間變色︰“你怎麼知道守護神計劃的?!”

    他這一聲實在尖利,伊薩克眼皮猛然一跳,所幸聲音並未露出異常︰“道格拉斯先生你冷靜點——陛下知道的事情多了,帝國軍情處成立逾百載,你以為我今天是毫無準備兩手空空來跟你談判的嗎?”

    道格拉斯驚疑不定的盯著他。

    其實伊薩克對這個計劃絲毫不了解,現在一切表現都是在蒙︰海因里希確實知道守護神計劃的名字,也隱隱約約猜到和人體基因工程技術有關,但具體是怎麼回事,回帝國後卻怎麼都查不出來。

    這也是正常的,按尤涅斯的說法守護神計劃是聯盟絕密,而且已經被歷史掩蓋五百多年了。這五百年間戰亂頻繁、世事變遷,帝國成立後又在各個星系大興土木,就算當年有什麼線索,現在也跟大海撈針沒什麼兩樣,軍情處怎麼可能找出來?

    但道格拉斯沒反應過來——他已經被伊薩克裝神弄鬼的鎮住了,半晌才喘息著搖搖頭︰“沒……沒用的,已經過去了五百多年,現在就算拿出證據來又有誰信?”

    伊薩克不自覺前傾了上半身︰“這麼說是有證據的?”

    “當然有!西利亞本人就是證據!但現在說這個太遲了,雖然民眾對人造人的抵觸情緒有可能把西利亞從最高軍事統帥的位置上推下來,但當初任命他為聯盟統帥的議會也脫不掉干系,何況孔塞特林家族還是主策劃者……”

    道格拉斯下意識搖著頭,道︰“更重要的是事情已經過去了這麼多年,民眾對西利亞的接納度已經很高了,他們真的會相信嗎?此事一曝光必然引起軒然大波,到時候如果西利亞反口不認,我們難道還能當著千萬民眾的面把他綁去做解剖?”

    伊薩克耳朵里嗡嗡作響,捏著杯子的手不住發抖,連呼吸都忘了。

    然而道格拉斯沒發現他的異樣,兀自沉浸在自己的盤算里︰“要我說,曝光這個不如曝光他是Omega。雖然聯盟對Omega的態度不如帝國那麼極端,但此事一出必定影響他在軍部的地位——那幫Alpha將軍怎能容忍自己屈居于Omega之下?要是他再接受標記並懷孕的話,哼哼……”

    伊薩克再顧不得掩飾了,沖口怒喝︰“不行!”

    道格拉斯倒嚇了一跳︰“為……為什麼不行?”

    伊薩克這才反應過來,心說為什麼不行?我們皇帝活了兩百年還是個去死去死團成員,好不容易壯著膽子把老上司標記了,眼下估計連孩子都有了,天倫之樂一天沒享到,你就想把他重新打回去死去死團?這怎麼能行!

    但他一時又找不到台階下,只得搖頭說︰“陛下承諾提供巨額資金來支持你競選,但沒說你可以拿元帥的性別來做文章。這種大事我必須向陛下請示過再給你答復,眼下還是先說搞倒馬卡斯議長的事,以他的以後再談。”

    ——如果說西利亞是心頭大患的話,馬卡斯那就是徹骨之恨了;道格拉斯聞言立刻轉了話題,開始詳細闡述自己對公審馬卡斯的一系列布置,又把合約拿出來跟伊薩克商量具體細節。

    他沒有注意到伊薩克心不在焉的眼神和微微發抖的手。

    這場密談在道格拉斯眼里看來只是合作的開始,但在伊薩克看來,已經達成了所有的目的。他再沒心思應付這個狡猾而貪婪的政客,在飛艇進入孔塞特林家族私宅前便起身告辭了,也不讓飛艇著陸,直接從離地數米的艙門口一躍而下。

    他襯衣下擺被風呼的鼓起,如黑色猛禽般穩穩落地,起身向遠處川流不息的大街走去。

    飛艇從他頭頂劃過,頭發在狂風中猛然拂起。伊薩克不經意的伸手一掠鬢發,小指將一只微型間諜通訊器塞進耳朵,那只儀器在觸及人體體溫的同時立刻縮小成綠豆般大,嗡的一聲自動爬進耳道,固定下來不動了。

    “您都听見了嗎……”伊薩克目不斜視的向遠處走去,只從嘴角輕輕吐出一句︰“——陛下?”

    通訊儀那邊沉寂半晌,才听到一聲沉穩的︰“嗯。”

    “您打算怎麼辦?”

    這次皇帝沒有讓他等待︰“馬卡斯必須除。雖然此人是鴿派,但他太容易被人操控,我們必須要斬除西利亞的所有手腳。至于西利亞本人則沒必要現在就趕盡殺絕,留著他才能跟孔塞特林內斗,否則那只老狐狸上台後也未必會乖乖听話。”

    “您想把聯盟恢復到第一次銀河大戰結束前那種四分五裂的狀態?”

    “那是最理想的。”

    兩人沉默了很久,彼此都沒有說話。半晌伊薩克才斟酌著問︰“陛下,關于守護神計劃的事……”

    此時他已經走到大街上,聯盟都市的夕陽在大廈玻璃牆上反射出大片大片的光。馬路上有機器人在走來走去的賣東西,幾個學生背著書包穿過馬路,女孩們偷偷回頭打量這個臉上帶著傷疤的英俊男人。

    伊薩克沖她們揮了揮手,小女孩們嬉笑散開。

    “守護神計劃是西利亞精神閥值高于常人的關鍵,尤涅斯為這個秘密奔波上百年,始終一無所獲,所以才會去幽空星尋找西利亞的記憶。孔塞特林說這項計劃是他們家主導的……”皇帝的聲音冷硬平靜,說︰“也許當年他們想制造出一個軍神來作為家族的政治資本,這個計劃被啟動與其說是守護聯盟,還不如說是守護孔塞特林家族。可惜基因調整得太完美,守護神對一切危害民主精神的敵人都露出了猙獰的真面目,連孔塞特林自己也未能幸免。”

    伊薩克張了張口,半晌艱難道︰“……陛下,可能不止是基因調整……道格拉斯說的是,人造人……”

    克隆無人權,更遑論人造人了。就算凝聚了宇宙最尖端的基因技術,經歷了五百年的漫長壽命,甚至為守護聯盟而立下了累累戰功……都無法抹消根子里的血統,和那種為器官移植而制造出來的克隆人一樣的血統。

    而更讓伊薩克憂心的是——人造人沒後代。

    倒不是說克隆出來的人就沒有生殖機能了,而是為了防止血緣倫理方面的一系列矛盾,聯盟法律早有“醫療克隆人必須摘除生育器官”的規定。帝國成立後也承襲了這一法律,另外又加上了“人造人的子嗣後代無生命權、無繼承權、無人身權”等相關延伸條款。帝國成立至今,人造人無後代的觀念已經深入人心,就跟古地球時代人類不會去和動物繁衍後代一樣理所當然。

    伊薩克不知道皇帝和西利亞元帥之間到底是怎麼回事,但皇帝為得到西利亞的後代而無所不用其極,這是整個軍情處都看在眼里的。守護神計劃一旦被曝光出去,這個被寄托了帝國未來的小太子就有可能喪失繼承權,甚至連生命權都沒有……

    伊薩克覺得如果換成自己,估計殺進聯盟來屠城的心都有了。

    “孔塞特林沒走到窮途末路,不會把這件事掀翻到所有人面前,目前知道的只有你我、西利亞、孔塞特林家族和暗星堂的尤涅斯而已。”

    皇帝的聲音停滯了一下,再開口時有些嘶啞︰

    “你我不會說,西利亞沒必要說,尤涅斯將來注定會死于我手。只剩下一個孔塞特林家族,等帝國改制的計劃完成後,我就送他們上路。”

    •

    道格拉斯•孔塞特林在國會大廈前的慷慨陳詞很快傳遍宇宙,引起了巨大的輿論風潮。各大新聞網站的刷新速度達到了史無前例的3分鐘/次,星際快報當天就發送了恐怖的4.2萬億份,真要印成紙張的話估計能把整個金水星埋葬在報紙的海洋里。

    無數人興奮、憤怒、期待、喜悅……整個宇宙的目光都集中在聯盟政府,各大星系派出了難以計數的記者企圖采訪到西利亞元帥,但事件的主角卻始終沒有露面。

    沒有人知道元帥在這段時間里做了什麼,直到七天後,公審開庭,軍部武裝飛艇才裹挾著巨大的旋風落在了國會大廈門前的停機坪上。

    西利亞身穿白色軍服,腰攜鈦銀佩劍,雙手戴著白手套,胸前和雙肩各佩一枚金質軍徽,代表著古地球時代海陸空三軍軍權。走下飛艇時他身後跟著艾伯爾上將、卡列揚中將、莫文中將等二十余名軍部高官,再其後是一百多名全副武裝的光耀軍團將士,浩浩蕩蕩的跟著他穿過國會大廈門前的廣場。

    廣場周圍警戒線外擠著人山人海的記者團,無數采訪機在空中發出大片閃爍的亮光,尖叫聲此起彼伏︰“元帥您對今天的公審準備如何!”“元帥對孔塞特林先生的叛國罪指控有什麼想說的?!”“您有信心嗎元帥,如果孔塞特林重掌大權我們會跟帝國開戰嗎?”“元帥請看這里看這里——!”……

    憲兵隊本來在大廈門口嚴陣以待,一看這陣勢都駭住了。就在這時西利亞踏上第一級台階,突然止住腳步,回頭對那無邊的人山人海抬起手,往下壓了壓。

    ——就這麼一個動作,排山倒海的人聲竟然奇跡般一靜。

    “感謝大家的厚愛,我決不辜負你們的信任。”

    西利亞欠了欠身,轉頭向台階上走去。然而這時周圍仿佛炸彈般“轟!”一聲爆了,記者們奮不顧身的頂著防暴警察往上沖,更有甚者當場尖叫著昏倒了過去,還有人聲嘶力竭大吼︰“元帥!元帥!你一定要贏啊元帥——!”

    什麼叫民心?這就叫民心。

    憲兵隊幾次想沖過去阻擋事態,但都在民眾狂暴的熱情下狼狽敗退,只能徒勞的拿著喇叭到處嘶吼。幾個軍部高官見此情景都悄悄對視,眼底是難以掩飾的驚喜——仗還沒打就先下一城,國會大廈內的議員們現在一定如坐針氈呢吧?

    走上台階的卡列揚此時也松了口氣,抬頭看了元帥一眼,目光中隱藏著滋味復雜的欣慰。

    這些民眾沒有發現元帥的變化……如果換做五十年前,元帥是絕不會在公眾場合說出這種話的。他的字典里沒有“我”,只有“聯盟”,他不會說“我不會辜負你們”,只會說︰“請人民相信政府。”

    但他現在不這麼說了。

    這個隱秘的暗示如同烏雲般在聯盟體制的頭頂上悄然聚攏,然而狂熱的民眾卻對此一無所察。

    西利亞踏上最後一級台階,憲兵隊長正要過來說話,突然只見一個女記者被人群推搡著沖進了警戒線,跌跌撞撞尖叫︰“元帥——!您還是堅持民主的對嗎?您還是多黨議會制的堅決擁護者對嗎——?!”

    不知怎麼西利亞的腳步一頓,扭頭對她微笑了下。

    “是的,”他說,“我永遠是民主精神的擁護者。”

    人群瞬間又爆發出一輪難以想象的恐怖音波,整個廣場大地都在嗡嗡作響。無數攝像儀在半空中發出此起彼伏的亮光,西利亞抬手擋住臉,轉向莫文中將︰“——協助憲兵隊清場,今天廣場周圍五千米內不準留任何記者,所有錄像器材一概沒收。”

    莫文中將一點頭︰“是!”隨即領命而去。

    防暴車載著空氣屏蔽儀緊急出動,將明黃色的警戒線徐徐往外推進,激動得人群被迫不斷退後。幾分鐘後廣場周圍升起不透光的電磁屏障,從地面往空中豎起整整上百米,將半座國會大廈都擋在了里面。

    西利亞走進國會大廳,仰望頭頂鱗次櫛比的懸浮梯,身後上百名將士隨著他止住腳步。

    “從這里向上到達議會審判庭,就可以看到這個國家最腐朽最丑陋的內核正挑選它用來寄生的新軀干。那些打著民主旗號享受獨裁權力的統治者們,盡管平時為了各自的利益而爭斗不休,但在面對我們時倒齊心協力的舉起了階級陣營斗爭的大旗……”

    幾位上將同時望去,只見西利亞嘴角緩緩勾起一絲笑意︰“何其幸甚。”

    憲兵隊長帕特里克急匆匆走來,一邊按著槍一邊警惕打量著這群全副武裝的高級軍官︰“西利亞元帥,各位議員正在樓上審判庭等您,請交出武器隨我過來——”

    砰!

    子彈在帕特里克腳下濺出深坑,憲兵隊長仿佛突然被人掐住了脖子︰“元、元——元帥——”

    西利亞抬起尚在冒煙的槍口,與此同時卡列揚猛然拔槍朝上,砰砰砰砰連開了十幾槍!

    “啊啊啊啊——!”周圍立刻響起成片尖叫,無數工作人員頓時扔了東西四散奔逃,整個大廳頓時亂成了一鍋粥!憲兵隊狂吼著沖過來,但還沒靠近就被光耀軍團將士全數拔槍擋在了外面!

    “干什麼!您干什麼!住手——!”帕特里克隊長還沒撲上前,就被指在自己眉心的槍口頂住了,冷汗刷的一聲從額頭滾滾而下。只見持槍的西利亞元帥表情未變,只沖著他抬了抬下巴︰“所有人雙手抱頭蹲到牆角,憲兵隊請立刻繳械投降,不從者將以叛國罪論處,暴力反抗者就地擊斃。”

    “從現在開始起4小時內軍部將接管這座大廈,非軍部成員一律作戰俘處理——”

    “我宣布,現在進入戰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