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西利亞腦子里嗡嗡響,眼前一陣陣恍惚,半晌才喘息著吐出一句︰“什麼字條,我不……我不知道……”

    “你說你給他留了字條,而他說沒看見;你等了他一夜,而他沒有來,于是你就跟華爾頓一起走了;你感謝他看到字條卻沒告發你,而他卻沒看到字條所以懷恨在心的殺了華爾頓……你們就在那說啊說的,只差沒抱頭痛哭了,把我當死人呢?”海因里希笑起來,親昵的頂頂西利亞的額頭︰“是不是把我當死人了?”

    西利亞難耐的躲閃了下,卻被海因里希抓住下巴扳過臉,說︰“讓我猜猜。當年你師傅去暗星堂帶你走,你不想丟下尤涅斯,于是留了字條約定在什麼地方見面;但尤涅斯沒看到字條,以為你連走都不知道打聲招呼,惱羞成怒之下帶人就殺了沙漠聖者華爾頓。你一方面對師傅被殺耿耿于懷,另一方面覺得都是自己的錯才造成不可挽回的後果,于是格外痛恨尤涅斯,把所有的感情都翻作了怨憤……我猜得對嗎?”

    他勾起一邊嘴角,眼神中卻不帶什麼笑意︰“這麼狗血的八點檔竟然會發生在你身上,西利亞,我還真佩服你們的閑情逸致。”

    皇帝這話說得頗慢,但西利亞已經被無盡的空虛和欲望燒壞了腦子,混沌間只看見他嘴唇帶著笑一開一合,半晌才遲鈍的反應出這話是什麼意思。

    “你還沒回答我呢,加文?”海因里希笑問,“我說得對嗎?”

    “……不對……”

    “哦?”

    “不對……”

    西利亞的聲音虛弱沙啞,讓人一听就忍不住想蹂躪,想從那平時冷漠削薄,現在卻無力顫抖著的濕潤唇間听見更多求饒和哽咽。海因里希覺得下腹那團火燒得更旺了,他不自在的動了動,問︰“哪里不對了?”

    然而西利亞卻再說不出更多的來了,只翻來覆去喃喃著那不對兩個字。情欲炙烤得他下意識輾轉身體,手指痙攣的揪住床單,幾次向往自己身下伸都被海因里希抓住手腕按了回去,把掌心壓在枕邊不斷摩挲著,又忍不住拉起來喘著粗氣親吻,連指根都一一仔細舔吻過去。

    其實他的忍耐比西利亞還痛苦,但只能藉由這個動作來稍微緩解熊熊的欲火,一邊用眼光肆意打量著西利亞通紅的臉,似乎要把目光化作實質在他每一寸皮膚上舔過去一般。西利亞目光茫然渙散,看上去整個思維都停滯了,偶爾帶著哽咽呻吟一聲,那也是下意識崩潰的反應——這副模樣實在是非常的誘人,海因里希不禁笑起來,俯身去親吻他被汗濕的鬢發︰“所以你們現在達成了什麼交易?尤涅斯知道的秘密是什麼?”

    “沒……沒有……”

    “尤涅斯臨走前說他知道的秘密到底是什麼?”

    “什麼都沒有……”

    他因為濕潤而顯得水亮的唇微微哆嗦著,看上去似乎已經完全陷入混亂了,顯得無辜而任人欺凌,這時候估計讓他干什麼他都會照做。海因里希只看了幾秒便強烈覺得口干舌燥,心髒撲騰撲騰跳得厲害,忍不住把下身微微往里頂了一些︰“你還給我還嘴硬——”

    “我說沒有……就是沒有,”誰知這時西利亞突然哽咽著開了口,雖然聲音斷斷續續,但其中的怨憤很容易就能听出來︰“海因里希,你要是不想做就……就走,把……”

    皇帝忍不住俯身把耳朵貼在他唇邊,只听他聲音已經在劇烈的喘息聲中微弱下去,前面幾個字已經模糊不清︰“……叫來……”

    海因里希臉色瞬間變了。

    發情期的Alpha是最受不得激的,誰敢染指他的Omega,誰就是他不死不休的敵人。何況海因里希在這方面心病特別大,當即一股火從下身燒到腦子里,整個人眼珠都泛出了血腥的紅色,一把抓住西利亞的臉問︰“你說什麼?!嗯?!”

    西利亞挑釁的勾起唇角,“我說你要是不行,就把……啊——!”

    話音未落海因里希就這麼直直頂了進來,滾燙鐵硬的性器直接插進因為空虛而不斷開合的穴口,酸癢的甬道立刻條件反射的拼命絞緊,強烈的刺激讓西利亞最後那聲驚呼都變了調。那聲音里蘊含的痛苦和屈辱就像最上乘的春藥一樣讓海因里希亢奮得不行,猛然頂到最深處又狠狠抽回來,在淫靡的水聲中喝問︰“你說誰不行,再說一遍?!”

    “啊……啊……”西利亞全身顫栗著拼命掙扎,還沒扭開就被亢奮的皇帝一把抓回來狠狠頂到了底。那一下仿佛電擊一般直入腦髓,無數快感的火花在全身上下每一根神經末梢上來回轟炸,他簡直連什麼都听不見了,只痙攣的往上抬腰,被海因里希緊緊抓住勁瘦結實的窄腰兩側,發了狠的往里頂。

    那一下一下深入至底的頂撞已經讓他如脫了水的魚般只能拼命仰頭喘息,身體卻軟得就像一灘水,連抬起手指的力氣都沒有。

    海因里希燃燒殆盡的神智讓他隱約想起自己還有很多事沒問,但被西利亞一激就什麼都顧不得了,心里有點淡淡的懊惱油然而生,忍不住泄憤般更發狠的往里撞進去,在淫靡的水聲中喘息道︰“你說他們要是知道你給我生了孩子會怎麼樣,嗯?會驚訝嗎?會不會嫉妒?”

    他攬起西利亞肩強迫他坐起來,姿勢的變換讓那巨物在體內驟然加深,差點頂到還未完全打開的生殖道口里去。這一下簡直太刺激了,瞬間西利亞條件反射的竭力向上一彈,卻被殘忍的拉住按了下去︰“你說你會給我生幾個孩子……”

    那個隱秘的入口在發情初期還很窄小,敏感得連擦都不能擦到,卻被巨大的性器頭部硬生生一卡,頓時連著整個甬道都完全絞了起來,豐沛火熱的液體洶涌而出——這感覺對海因里希來說簡直太爽了,他難以控制的吼了一聲,一把將西利亞死死抵到牆上!

    “啊——!”西利亞痛苦的叫了出來,只覺得肋骨都差點被硬生生壓斷,然而還沒等他緩過勁來就被卷入了狂風暴雨般的強烈聳動中!

    “不想生,嗯?這可由不得你,老子這次非要把你干到懷孕不可——你他媽的要給我生多多的……多多的孩子……”

    水聲和喘息聲混雜起來的淫詞蕩語在房間里連成一片,極度的羞辱和快感交織著反復鞭笞身體,漸漸那個位于最深處的緊窄小道張開了口,在高熱的濕潤中含住了巨大的頭部,一點點往里吞去。

    那一刻進入禁地的興奮如暴風雨般席卷了海因里希,生殖本能從靈魂深處強烈甦醒,瞬間瘋狂的佔領了所有神智。他死死抓住西利亞的腿想把它扳得更開,鐵鉗般的手指立刻在大腿內側皮膚上留了幾個血印,西利亞掙扎著伸手拉他,卻被他反手一把抓住手腕,強行貼到腹部上︰“感覺到沒有?我在你里面,感覺到沒有?”

    西利亞戰栗起來,手底下能隱約感覺到腹部隨著插入而鼓起、飽漲,恍惚間他甚至覺得自己感受到了那硬熱器官的搏動,以充滿威脅的意味霸佔了整個身體……那一刻他甚至有點驚怖,但還沒來得及掙扎就啊的慘叫了一聲,生殖道被完全撐開,那巨大的器官完全頂了進去!

    “啊——”兩個人同時僵了剎那,西利亞全身肌肉都繃緊了︰“出去!”

    他的聲音因為極度的壓迫而異常變調,海因里希听得腦髓發熱,緊緊抓著他喘息道︰“再……再過一會,過一會就好……”

    這肯定是不可能的,為了確保Omega最大的受孕幾率,高潮時那東西會成結死死卡在生殖道的入口,知道精液完全被吸收才會消退撤出,這中間給Omega帶來的巨大的痛苦起碼要持續半個小時以上。

    海因里希低頭咬住西利亞側頸下一塊皮肉,用盡全身力氣才沒把它咬穿。因為過度忍耐他神色甚至有點猙獰,手背青筋暴起,難以釋手的抓著西利亞後腰勁瘦的肌肉——生理和心理上的雙重快感是如此劇烈,他在生殖道中抽插了沒幾下,結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迅速漲起卡在了甬道口。

    “你他媽的——”

    西利亞瞬間罵了句髒話,但話沒說完就堵在了喉嚨里。

    海因里希一把抓過他重重吻了下去,唇舌火熱糾纏的同時精液也噴薄而出,極致的高潮席卷了所有神智。他們不顧一切的擁吻著,汗水在赤裸的皮膚上交融在一起,身下床單被激烈的動作卷得一塌糊涂。

    這是他愛的人,雖然他們之間的感情遠遠不能用愛情來概括;或許更多的還有逼迫,對立,提防和算計,但此刻他們是緊緊連接在一起的。

    也許那混雜了仇恨和愛意的感情永遠都不會公諸于世,他們會擁有屬于自己的孩子,來見證這不為人知的一切。

    •

    西利亞的發情期出乎意料在第三天就結束了。

    這對他們來說其實是件好事,因為就在發情期結束後的那天凌晨,獅鷲通過中央系統匯報說發現大氣層外有異常電波及躍遷能量殘留,應該是帝國或聯盟的軍隊終于找到了這里。

    當時西利亞正懶洋洋的靠在海因里希肩膀上喝水,發情期後的紅暈和汗水還未完全從他身上褪去,皮膚顯得特別柔軟晶瑩。嚴格來說他的外貌特征其實跟普通Omega有很大區別,皮膚不那麼軟嫩,體型不那麼圓潤,氣質儀態更是相差甚遠;如果完全不看信息素的話,他那凌厲端正的五官、削瘦精健的身材和舉手投足中流露出的上位者的悍穩,讓人完全不會覺得他是個Omega,倒像Alpha軍人更多一些。

    但剛過發情期的Omega都是一樣的,饜足、疲倦而悠閑,完全沒有脾氣,周身浮動著溫和清甜的信息素氣息,讓人深深陶醉在里面。海因里希不老實的在他突出的胯骨周圍摩挲著,心說為什麼這麼快就結束了呢?是因為距離上次發情期太近所以反應不強烈,還是……已經中標了?

    懷孕的Omega確實會停止發情,同時孕期會散發出一種奇特的信息素,讓陌生Alpha出于本能自覺的禮讓並回避,不會生出霸佔之心。這跟帝國法律不謀而合——雖然強佔已被標記的Omega是合法的,但大家都公認帝國的下一代比Alpha求媳婦的渴望更重要。要是大家都上街去搶奪已經懷孕的Omega,那孩子還要不要生了?連孩子都沒有了,要你Alpha還干啥用,當棒槌使嗎?

    海因里希不動聲色的思考著,他相信西利亞此刻也在轉著這些念頭,但兩個人誰都沒有說。

    他們就這麼若無其事的靠著依偎了一會兒,西利亞把喝空了的水杯一遞,海因里希轉手接過去放到床頭櫃上,只听他漫不經心問︰“你回帝國後打算怎麼辦?”

    他說話聲音還有些沙啞,那是發情期持續不斷的哽咽和呻吟造成的。海因里希原本就有點想再來一發,听了這聲音不自然的翻了個身︰“什麼怎麼辦?我還以為你想再把我帶回聯盟去當肉票……”

    “收益和風險不成比例,你已經沒有當肉票的價值了。”

    海因里希︰“……”

    失去了肉票價值的皇帝竟然還有點失落,想了想又冒出個充滿惡意的點子︰“要不這樣吧,回去後我帶著帝國四十億大軍上聯盟去提親,然後通報全宇宙我們已經互相標記過了,正好帝國聯盟並為一家人,共同抵御來自外星系的暗星堂邪惡勢力……你可以選擇在仙女座或雙子座舉行婚禮,或者是我們一邊舉行一場,等打平暗星堂後可以在他們的總部搞個毒蛇養殖園蜜月旅行,這個主意怎麼樣?”

    西利亞邊听邊笑,末了揶揄道︰“你只有這一個辦法能聯手嗎?”

    “要不然怎麼辦,除了聯姻還有其他任何辦法?”

    出乎海因里希的意料,西利亞笑著擺手道︰“有的……一方因為無法解決的困難而不得不求助于另一方,在政治和軍事上實現雙重妥協,同時另一方也有所顧忌而不敢全盤吞並妥協方,這樣也能實現一個比較危險但平衡的合作關系……你猜猜如果我們聯手的話,誰是妥協方?”

    “帝國,”海因里希隨口道,“在你眼里肯定是帝國。”

    “實際如何呢?”

    皇帝笑起來問︰“你真的想問?”

    他們同時轉過頭互相對視,兩個人臉上表情都沒有絲毫異樣,如果讓外人來看的話,也許還有些能夠稱之為溫情的東西。

    “你早已放棄說服我了,西利亞,你選擇用武力對抗和征服我……”海因里希翻身跨到他身上,沙啞笑道︰“但我卻從未放棄用語言的力量說服你。”

    西利亞眼底有淡淡的戲謔,海因里希伸手細細摩挲他的腰際,溫和問︰“再來一次嗎?”

    雖然發情期已經過去,兩人又回到了充滿籌謀和戒備的立場上,但偶爾來打個酣暢淋灕的炮是沒什麼關系的。如果不算這次海因里希在床上強行逼供的話,那麼性這件事,可能是他們之間唯一能盡情妥協的時候了。

    “我建議你先去弄點吃的補充下能量,免得待會——”

    也許是西利亞毒舌太多遭了報應,中央系統在這時突然響起警報︰“三級戒備,三級戒備!各戰斗小組注意,大氣層外發現痕量躍遷殘留能量,對方戰艦正向幽空星全速駛來!對方戰艦正向幽空星全速駛來!”

    “獅——鷲——!”海因里希回頭咆哮︰“你又怎麼回事?!”

    “什麼叫我又怎麼回事——!”獅鷲頓時瘋了︰“有不明艦隊正向我們靠近!在別人的宿舍里打炮你們就沒有一點愧疚心嗎?!強迫人家這麼純潔的小機甲給你們把風就沒有一點愧疚心嗎!!有不明艦隊靠近啊你們這兩個混蛋,快起床打仗,打仗——!嗷!!”

     當一聲皇帝順手把靴子狠狠砸中系統終端,銀白色的電腦座機頓時冒出一陣青煙。

    •

    事實證明皇帝的靴子是殺人滅口居家旅行之必備神器,獅鷲深覺自己受到了侮辱,一直到兩人擦洗穿戴干淨,一人一杯咖啡來到指揮大廳,它都還拒絕跟皇帝說話。

    “他以為我還是帝國機甲嗎?在親眼目睹你們醬醬釀釀那麼多次之後,我還能做回一只純潔無垢的帝國小機甲嗎?!老子藏在帝國軍部資料庫里的300G毛片都弱爆了啊!你們到底是怎麼做出那種姿勢的,你上他下還帶……唔唔!”

    西利亞順手把咖啡澆在通訊器上,獅鷲嗆咳著逃出了系統中樞。

    凌晨陰霾的天際上隱約出現了一片光海,在雲層中越來越靠近,越來越明亮,仿佛從蒼穹洶涌而來的星潮。兩人並肩站在艦橋上仰頭而望,只听海因里希笑問︰“你覺得那是第九艦隊,還是光耀軍團?”

    第九艦隊和光耀軍團在太空中彼此纏斗,拼命給對方拖後腿,導致兩艘艦隊都沒有及時趕到幽空星,不過也直接幫助了元帥從容度過了這幾天發情期。眼下既然有一支艦隊突破了大氣層,就說明它們之間的爭斗終于分出了勝負,端看得勝的是哪一方而已。

    “如果是第九艦隊怎麼辦?”西利亞不答反問。

    皇帝彬彬有禮道︰“哦,那就要請你來帝國做做客了。要是光耀軍團怎麼辦?”

    西利亞沒有說話,只微微眯起眼楮望向天際。星海在雲層中越來越逼近,匯聚成千萬燈火的洪流,半晌只听他笑起來說︰“不怎麼辦……來的是光耀軍團。”

    來的是光耀軍團,西利亞卻完全不感到驚奇,仿佛早已料到了一般。

    不過第九艦隊也沒耽誤太久,光耀軍團向荒原盡頭迫降五分鐘內,又一片更大、更恢弘的光海降臨到天際,向著地面上的戰艦直沖而來。兩支軍隊在空中引起巨大的旋流和颶風,整片凌晨的荒原都被喧雜聲驚醒了,大地連同遠處黑蒙蒙的山巒都發出了沉悶的震響。

    兩艘艦隊很有默契的選擇了完全相反的迫降方向,一艘艘戰艦如長線一般從空中沖向地平線,線頭部隊立刻大開艙門,開出武裝飛艇向目的地風馳電掣而來,不一會兒地平線上空就聚攏了密密麻麻的戰斗機群。

    他們兩人轉過頭,彼此對視,漫天星海在他們眼底化作璀璨的亮光。

    “最後一次了,”海因里希不無遺憾道,“不來個吻別嗎?”

    西利亞探頭輕輕吻在他嘴角,那一刻黎明前的黑暗正漸漸褪去,灰色的天際泛出微微的魚肚白,風從艦橋上呼嘯而過,帶著兩人糾纏火熱的氣息奔向遠方。

    “發現元帥了!”

    “陛下!陛下在目標戰艦上方!”

    從兩個方向飛來的戰斗機群中發出同樣的呼聲,與此同時艦橋上,瞬間的吻別一觸即分,西利亞抬起頭退後了半步︰“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海因里希。”

    海因里希冷冰冰勾起唇角︰“我也這麼認為,反正第九艦隊已經去過一次聯盟了,回頭帶上足夠的帝國軍隊我就去金水星提親……”

    直升機從身後呼嘯而至,在狂風中放下繩梯,西利亞朗聲笑道︰“我期待著!”

    他舉起手向不遠處迎面而來的帝國軍直升機揮了揮,繼而轉手抓住繩梯。幾個特種兵立刻從艙門里扛著狙擊炮探出身,毫無例外都威脅的對準了艦橋上的海因里希。

    而皇帝只攤開手,風度翩翩的欠了欠身。

    聯盟戰機拔地而起,飛快向荒原盡頭退去。這時數艘帝國武裝飛艇架著粒子炮從天而降,刀疤臉伊薩克中將抓著通訊器探出頭,吼聲震動大漠︰“走好,西利亞元帥!帝國軍部隨時歡迎你來做客!”

    聯盟戰機的舷窗也降下來了,卡列揚的聲音隨著電波響徹天空︰“多謝盛情,聯盟政府隨時歡迎你們回來!”

    刀疤男的臉頓時黑了一半,皇帝則放聲大笑,對半空中遠去的西利亞揮了揮手。

    •

    “陛下!”伊薩克中將帶人從飛艇上一躍而下,匆匆趕來行了個禮︰“您怎麼樣?有沒有受傷?”

    其實伊薩克不認為皇帝會受什麼傷,搞不好這段時間還很有艷福,至于現在心里有沒有滴血那不在他的職責範圍之內。果然海因里希轉過身,衣著嚴整神情淡漠,看上去就像昨天剛剛才離開新楓丹白露宮,“——戰損情況怎麼樣?”

    “光耀軍團以游斗為主,我們雙方都未受什麼傷亡——現在怎麼辦?”

    海因里希沉默了片刻。

    刀疤男等了一會兒,抬頭偷覷他臉色,卻見皇帝刀削般硬挺的眉微微皺著,半晌輕聲說︰“我需要調查聯盟中期在白鷺星上進行的一項絕密試驗……”

    “實驗?”刀疤男大惑不解。

    “是的。”皇帝點點頭,道︰“大約在五六百年前,它的名字叫做聯盟守護神計劃。”

    ——就在皇帝跟心腹密談的同一時間,西利亞從繩梯翻上艙門,立刻被幾個特種兵保護著拉進機艙。卡列揚聞聲起身大步走來,還沒開口就只听西利亞問︰“你怎麼親自過來了?議會情況有變?”

    “已經到了最壞的地步。”卡列揚深吸一口氣,沉聲道︰“孔塞特林家族發動議會嘩變,呼吁重新民主選舉,以叛國罪要求您和馬卡斯議長下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