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黑暗。

    周圍一片黑暗。

    “有人嗎?”

    “這里有人嗎?”

    西利亞喘息著茫然四顧,周圍卻一片伸手不見五指。半晌他試探著前摸索,走了半晌才看見前方出現一絲隱約的光。

    那是什麼?

    西利亞疾步往前,不知何時開始踉踉蹌蹌的跑起來。那一絲光亮越來越大、越來越耀眼,終于眼前豁然開朗,他赫然發現自己沖進了——一片水里!

    淺藍色的液體像羊水一樣溫暖清澈,西利亞條件反射的向上一掙,卻只听周圍的世界嘩啦碎裂!

    “出來了!”“樣本一號出來了!”“醫療小組待命,準備開始全身掃描!”

    周圍恍惚無數人在跑動、大叫,很多腳在他眼前的地面上跑來跑去。西利亞眩暈的閉上眼,再睜開,用力重復幾次後突然听見身邊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你出來了嗎?”

    他茫然抬起頭,濕漉漉的頭發垂到眼楮前,恍惚看見自己身前蹲著個穿泡泡裙的小女孩。

    “你叫什麼名字呀?”她問。

    “……”西利亞張了張口,但不知為何喉嚨竟然發不出半點聲音。

    “離遠點艾德娜。”這時一個老人上前把她從地上拉起來,居高臨下打量了半晌,才沉聲說︰“他的名字叫加文——”

    “加文•西利亞,古地球語的白鷹,戰斗的神靈。”

    半年後。

    薄荷田上灑滿了陽光,天空一碧如洗,幾架銀白色的機甲正如鷹隼般在高空中盤旋。

    年幼的加文坐在田埂邊,不遠處實驗室里走出幾個工作人員,遠遠看到他便繞了個大圈走了。

    “……”小加文垂下臉,片刻後又偷偷抬頭充滿渴望的看向天空。機甲在高高的蒼穹中自由翱翔,他不自覺的便咽了口唾沫,下意識向天空伸出手——

    要是我也有那個就好了……

    要是我也能飛就好了……

    這念頭是如此清晰而強烈,佔據了他全部心神,以至于他沒發現那幾台機甲不知何時從高空中墜了下來!

    銀白色的影子在視網膜中越來越大、越來越清晰,與此同時飛行的轟鳴聲也由遠及近,急速下墜的機體在空氣中擦出數道灼目的亮光——

    遠處那幾個工作人員突然出現一陣騷動,不約而同轉身沖了過來!

    “住手!”“抓住那個怪物,快!”“快來人啊——”

    小加文驚懼回頭,還沒來得及起身就被迎面沖來的人重重打了一巴掌!

    啪的一聲他眼前發黑,有幾秒鐘幾乎失去了意識;就在那一刻機甲們擦地而過,紛紛急速拉升,在狂風中劃了個無比驚險的U形!

    工作人員破口大罵︰“你在干什麼!”

    加文被打懵了︰“我……”

    那人舉手還要打,被同事圍上來紛紛拉住。所有人的目光都充滿不加掩飾的戒備和厭惡,加文徒勞的張口想解釋什麼,但在這樣的目光中一個字都說不出來,淚水在眼眶里不停打轉,最終囁嚅著低下了頭。

    “他們說你是怪胎。”小小的艾德娜站在培養皿前,疑惑的歪著頭︰“什麼叫怪胎?”

    小加文漲紅著臉低下頭,從倒影里看見艾德娜天真的大眼楮,半晌他難過的往水里縮了縮。

    “我問你話呢,”艾德娜胳膊趴在培養皿邊緣上,踮起腳尖問︰“你的爸爸媽媽呢?你為什麼從試管里生出來?他們都不準我跟你玩,你是不是做壞事惹大人生氣了?”

    “……”

    “為什麼不理我,你會說話嗎?”

    “……”

    房間里一片安靜,兩個小孩隔著水面面相覷。半晌艾德娜笑起來,用白嫩的手指對他一點一點︰“小啞巴,你是個小啞巴!”

    “我……我不是……”

    “你不是?那你為什麼不跟我玩?為什麼要呆在水里?”

    加文迷惑的眨著眼楮,他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每天要花那麼長時間呆在培養皿里,似乎不這樣就不舒服一般。艾德娜碧綠眼楮睜得圓圓的,就像閃亮亮的綠色寶石,加文著迷而渴慕的看著她,半晌小心翼翼的探出頭,從水里站起來。

    嘩啦!

    高濃度培養液濺到了地上,留下幾滴深藍色的痕跡。

    然而兩個小孩都沒有在意,加文傻乎乎的跳到地上,艾德娜用雪白的泡泡紗裙給他擦臉,然後手拉手跑去實驗室外陽光明媚的薄荷田里玩。空氣中漂浮著清新芬芳的花香,絢麗的蜂鳥快速掠過田埂,翅膀掀起的氣流讓無數小花們爭相搖曳。艾德娜用加文采來的枝葉編了一頂花冠,戴在頭上快樂的旋轉︰“好看嗎?加文?好看嗎?”

    加文用力點頭,小小的心髒里滿漲著喜悅。

    那天他們在田埂上玩了很久很久,久到加文最後都感到有些不舒服了。傍晚的陽光如一汪無際的金水,艾德娜興奮得小臉發紅,他卻只感到一陣陣難言的疲憊從骨髓里滲出來,全身上下每根骨骼都冷得發疼。

    不知為何他很想回去躺在培養皿里,很想讓那種深藍色的液體浸沒他全身,然而艾德娜沒說回去,他也不想說。

    不用忍受孤獨的感覺是那麼好,他寧願忍受骨髓深處越來越加劇的痛苦和難受。

    加文沒想到的是那痛苦很快就沒法忍受了——夕陽在天際落下最後一絲余暉,瞬間光影的交錯仿佛某種信號,當時艾德娜正笑著把花冠向他扔來,加文剛伸手要接,突然心髒猛然一抽!

    那一刻他連聲音都發不出來,整個人就踉蹌跪了下去, 一聲倒在了地上!

    “……加文?加文!你醒醒!你醒醒!”艾德娜蹲下來推他兩下,一看他發青的臉色,頓時哇的嚇哭了,抽抽噎噎往研究所跑︰“爺爺!爺爺!救命啊,快來人啊——”

    加文伏在冰冷的地面上,竭力想看清她遠去的身影,然而用盡力氣眼前都是一片模糊。

    那個晚上研究所燈火通明,科研人員將營養液濃度加強到400%,無數人徹夜未眠,快天亮時才傳來樣本一號已恢復呼吸的消息。那一刻實驗室里滿是掌聲,所有人都起立慶賀,只有加文在巨大的培養皿里微微睜開了眼楮,呆呆的注視著這一切。

    他不知道這件事背後隱藏著多深的水,也不知道自己剛才在生死線上走了一個來回。

    那件事後相關人員都得到了處罰,很多人從此就在加文的視野里消失了。他的待遇也變好了一點——最顯著的提高是,研究所會定期把他送到心理專家面前去,讓他們跟他說話。

    然而這點小小的好處並不太吸引他,加文最盼望的還是艾德娜的到來。這個小姑娘有著甜美的笑容和活潑的氣息,她就像他的一個夢,寄托了很多很多連他自己也分不清楚,卻極度盼望和渴慕的夢想。

    這樣的生活一直持續到他們童年期結束,十四歲那年,艾德娜在猝不及防的情況下遭遇了她的第一次發情期。

    小巷中響徹奔跑聲,加文死死拖著艾德娜沖過拐角。身後數米處幾個喘著粗氣的Alpha大步追來,發出粗野的大吼,混亂的人影在牆壁上扭曲成一團。

    “我跑不動了,加文……加文……你別管我了……”

    “閉嘴!快跑!”

    這時只听吼的一聲咆哮,跑在最前的那個Alpha縱身向他們撲了過來!艾德娜發出驚叫,三個人同時摔倒,緊接著加文爬起來一把將艾德娜拉到自己身後︰“別回頭!快跑!”

    然而艾德娜已經跑不動了,她跪在地上絕望的啜泣著,Omega信息素的味道讓那幾個Alpha都完全失去了理智。他們尖厲吼叫著撲到面前,那一刻加文眼底映出了他們的臉——雙目赤紅神情猙獰,就像一群迫不及待的可怕野獸。

    內心恐懼到極點後加文反而鎮定了下來,他咬緊牙關,仿佛有股陌生又熟悉的力量在血液中尖嘯著甦醒,讓他伸出的手都在劇烈顫抖︰“鳳……鳳凰——鳳凰!”

    那一聲軟弱而充滿遲疑,仔細听尾音還有點微微的變調;然而就在話音出口的那一瞬間,他胸前鏈墜無風而起,驟然爆出了絢麗的銀光!

    艾德娜猛然抬頭,撕心裂肺道︰“加文!!”

    那天當議會警衛趕到時,加文還站在艾德娜身前,手中的軍刀仿佛被血洗過一遍。幾個Alpha倒在小巷布滿灰塵的地面上翻滾慘嚎,加文喘息著俯視他們,幾滴血正緩緩劃過他白皙的側臉,目光森寒而令人心折。

    警衛下意識退後半步,緊接著反應過來,奔上前驚呼︰“艾——艾德娜小姐!”

     當一聲,加文把軍刀扔到地上,踉蹌走到牆角坐了下去。

    那是加文第一次對人動手。

    那就像是某種訊號,又像是一道開啟的閘門,將他內心深處那個充滿憤怒、不平、悲哀和暴躁的靈魂釋放了出來。多年來被敵視的痛苦和徹骨的孤獨終于扭曲了他,當他意識到自己擁有力量的那一刻,就立即迫不及待向世界豎起了尖刺。

    白鷺星實驗基地停機坪,艾德娜在大雨中淚流滿面的看著他︰“一定要走嗎?”

    她的聲音非常沙啞,加文隨手沖她揮了揮,背著包走向遠處那艘孤零零的小飛船。

    “為什麼一定要走!他們不喜歡你,你還有我啊!你這麼一走了之了我怎麼辦,加文!”

    少年桀驁的身影卻沒有停頓,一邊背著包大步向飛船走去,一邊從脖子上拽下什麼東西,頭也不回的扔了過來。大雨滂沱中只見一道銀光閃過,艾德娜伸手接住,吃驚的忘記了哭泣︰“這是……這是鳳凰?”

    “我不需要聯盟的東西了,”加文冷冷的聲音穿過雨幕傳來,“這麼大的宇宙總有一個地方能容下我,再見了,艾德娜。”

    “——你!你要到哪里去?!”

    回答她的是滿世界滂沱的雨聲,加文走到飛船前,往艙門里一鑽就不見了。

    艾德娜不知道的是,加文竟然駕駛著這艘小飛船飛出了銀河系,來到了遠星系千億行星中的某顆惑星。

    他因飛船失事迫降到這顆不知名的惑星上,然後被幾個黑甲長袍、面具遮臉的人救了起來。他跟這些黑甲人來到這顆星球上的武裝基地,得知他們所在的地方叫——暗星武士堂。

    暗星武士堂,多年後臭名遠播,但當時還不為人知的宇宙第一恐怖組織總部;也是加文•西利亞一生輝煌的起點。

    在聯盟官方公布的履歷表上,西利亞的個人歷史從師承“沙漠聖者”華爾頓開始,華爾頓被殺後他回到聯盟,從少校做到元帥,最終在紅土星上結束了戎馬征戰的一生。

    而他少年時代在暗星堂認識的人、經歷的事,包括和暗星武士尤涅斯之間種種錯綜復雜的仇恨,都永遠也不會被世人知曉。甚至連他生前最親近的艾德娜和卡列揚,以及後來置他于死地的銀河皇帝海因里希,都是在他死亡半個世紀以後,才從他記憶最深處挖出了那遙遠的一幕——

    “——你真厲害,我能知道你叫什麼名字嗎?”

    漫天火光如一場浩瀚的煙花,高台下那個年輕的暗星學徒竭力仰起頭,眼神中滿是難以掩飾的震撼和驚慕。

    “我是西利亞……”幾百年後幽空星,西利亞躺在駕駛室地上,恍惚間沙啞道︰“你叫什麼名字?”

    不遠處黑曼蛇冰冷的機甲外殼上,身首異處的尸體緩緩坐了起來,空間以脖頸為橫切面撕開一道黑色縫隙,引力將尸體腳邊的頭顱吸了過來︰“我的名字叫尤涅斯……”

    一切情景與數百年前星空下的那一幕悄然重合,時光首尾相疊,中間戰火紛飛的仇恨與血腥的思慕都消失不見——

    “我的名字叫尤涅斯,”那個學徒結巴道,充滿期待的伸出手。

    少年加文從高台上一躍而下,兩人的手緊緊交握在一起。

    “我的名字叫瓦列里•尤涅斯,長老說從此以後我們就是搭檔了。”

    數百年後的平原上,尤涅斯血跡斑斑的頭顱被空間裂縫吸到脖頸上方,繼而緩緩下墜,跟脖頸斷口嚴絲合縫的貼合到一起。尤涅斯眼白一翻露出眼珠,如機器人般咯吱咯吱的轉過頭,因為死亡而僵硬的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笑容。

    他伸出手,先前被打飛到身後的長刀自動浮起,劃破長空飛到手邊,被他一把抓住。

    在他身前不遠處的地面上,奧斯羅德毫無察覺的靠在岩石邊喘息,精疲力盡思考著眼下棘手的事態。尤涅斯死了,但曼德提拉斯長老也死了,回去該怎麼對長老席說?這時他抬頭瞥見曼德提拉斯落在遠處的黑袍,腦子里突然冒出個主意,便舉步上前去拿。

    然而就在他起身的一剎那,突然心口一涼。

    “……”奧斯羅德難以置信的低下頭,眼珠因為極度震驚而微微發抖,半晌一開口,鮮血從嘴角涌了出來︰“……尤涅斯?!”

    尤涅斯從他後心處抽回刀,大股的血從奧斯羅德胸口噴涌而出,他撲通一聲跪倒在了地上。

    “蠢材,”尤涅斯淡淡道,“你從來就不配當我的對手。”

    奧斯羅德目呲欲裂,然而再也沒力氣回頭了——他重重倒在幽空星荒涼的平原上,身體劇烈痙攣幾下,似乎還想做最後徒勞的掙扎;然而緊接著他猛一癱,睜著眼楮停止了呼吸。

    尤涅斯冷漠的看著他斷氣,然後才上前兩刀把他的黑甲劃破,撿起心口、手腳、頭盔等部位遠遠扔了出去。緊接著他一刀狠狠刺穿了尸體的頭顱,用力之大當場就把顱骨剖成了兩半。

    “你不會再回來了。”尤涅斯淡淡道,回頭猛然望向荒原上靜止不動的紅蚺,如劍的目光投向高處那小小的駕駛艙入口。

    “西利亞……”他笑起來,大喝︰“西利亞——!”

    幽空星的風呼嘯而來,鋪天蓋地的記憶碎片瞬間把他淹至沒頂!

    •

    “——有朝一日我將回來,以真正的加文•西利亞的身份……在此之前請保管我最珍貴的遺產,一切就托付給你們了……”

    時光斗轉星移,五十年前的西利亞元帥站在漫天星光下,幽空星的風溫柔的拂過他發梢︰“為什麼呢,人類元帥?人死如燈滅,你的靈魂將完完整整的回歸宇宙深處,還有什麼是你希望留下的?”

    西利亞默然不語,那一瞬間他眼前閃過無數久遠的畫面,有些已經模糊不清,有些卻還清晰如昨;那些紛沓而至的記憶都很快沉澱進腦海深處,最終只有一幕場景久久的停留在眼前——

    惑星,雨夜。加文躲在一塊巨大的裸岩後,武士黑袍被大雨澆得透濕。寒風從平原遠處呼嘯而過,閃電如蛇群般劃破夜空,將他緊張的臉映得煞白。

    轟然雷響和腳步聲一同響起,華爾頓走到加文身後,嘆息著拍了拍他的肩︰“別等了,他應該不會來了。”

    “但我明明留了字條……”

    “他看到但沒有告發你,這不就已經夠了?人總要選擇自己的道路,尤涅斯只是選擇了跟你相反的那一條。”

    “……”

    “你已經等了一夜,走吧,巡邏武士就要來了!”

    加文發著抖站起身,一步三回頭的望向那塊岩石,然而尤涅斯始終都沒有出現。傾盆大雨沖刷了那天深夜發生的一切,當他們登上飛船離開惑星的那一刻加文失聲痛哭,他知道這是永遠的離別,從那一天起他們終于分道揚鑣,走上了完全相反的方向。

    極端的光明與徹底的黑暗,再也沒有回頭的路可以走。

    “我……”西利亞動了動唇,似乎想說什麼,最終又咽了回去。

    幽空星的風從他耳邊掠過,似乎在溫柔的等待著什麼。半晌西利亞又開了口,低聲說︰“我死以後,聯盟守護神計劃的秘密可能會就此失傳……那麼多人傾盡心血鑄造的科技,不應該隨著聯盟的覆滅而消失,也許有一天會有更多人從中受益……如果將來有新的來客登陸幽空星,請告訴他們守護神計劃的核心在白鷺星,那個我出生的實驗室里,隱藏著突破人類極限力量的奇跡……”

    風聲忠實的記錄了一切,將西利亞的秘密埋藏在荒涼的平原深處。

    僅僅在這段對話發生的三個月後,西利亞戰死紅土星,海因里希登基稱帝;聯盟徹底覆滅,雙子座帝國成為了銀河系的新一任霸主。

    白鷺星被定為帝國首都,從此權力和財富高度集中,短短數年內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西利亞出生的那片薄荷田早已在戰火中毀于一旦,連最後一絲痕跡都消失在了戰後重建中,埋藏在了繁華的都市地下。

    沒有人注意到他們腳底隱藏著多深的秘密,沒有人——甚至連苦苦追尋這一秘密的暗星堂,都對此毫無知曉。

    就像尤涅斯毫不知曉當年那個傾盆的雨夜,和那一整晚絕望的等待。

    一切都被埋藏在歷史沉重的書頁中,隨著時光灰飛煙滅,在幽空星的風中飛向了蒼穹。

    •

    “西利亞……”尤涅斯的聲音低下去,最終變成了低不可聞的呢喃。

    幽空星人在風中呼的散去,迅速飄向四面八方。尤涅斯抓著刀柄的手用力到發白,卻無法止住全身劇烈的顫抖,他捂住眼楮跪在了地上。

    “我沒有看到……我一直以為……”

    “太遲了,尤涅斯。”不知何時西利亞走出駕駛艙,臉色發白的靠在艙門上,微微搖著頭嘆息︰“一晃都過去了幾百年,你還以為我們能回到那個年代嗎?已經太遲了……”

    尤涅斯猛然嘶聲大吼︰“就是因為那個晚上我沒來?!”

    “不,你知道根源不是這個。”西利亞靜了片刻,緩緩道︰“我們本來就會走到反目成仇的這一天,不論中間發生什麼事情,結局都不會變。”

    他們互相凝視著,尤涅斯眼眶通紅,西利亞的臉色卻帶著疲憊的平靜。海因里希從駕駛艙里跳下來,目光疑惑的在兩人臉上來回逡巡,濃眉擰出刀刻般深深的痕跡。

    這次他沒看到幽空星人展示的記憶——可能是因為他的精神閥值下降了一些,畢竟距離上次標記已經過去了一段時間;也可能是因為這次幽空星電磁風的密度較高,他的精神閥值還沒達到那個界限。不過,就算這次沒看到,記憶內容跟上次看到的也不應該有多大差別,為什麼尤涅斯的反應如此……奇異?

    海因里希回憶自己曾經看過的內容,不覺得其中有什麼東西能讓尤涅斯觸動至此。

    他警惕的皺緊了眉頭。

    “……我沒有看到字條……”尤涅斯喘息著搖頭,問︰“你把字條放在哪里?”

    西利亞平靜道︰“我已經忘記了,但那不是重點。”

    “不!你放在哪里?!”

    “我真的忘記了。”

    尤涅斯嘴唇動了動,絕望問︰“你真的等了我一整晚?!”

    西利亞默然半晌,點了點頭。

    寒風從荒原上刮過,夾雜著幽空星人的笑語遠去。西利亞靠著艙門慢慢滑坐下來,疲憊道︰“我本來想求師傅把你一起帶走,他答應了,所以……但後來我一直很感激你沒有告發我,真的。我不知道是你沒看到那張字條。”

    尤涅斯沙啞道︰“就算我看到了也不會告發你。”

    西利亞不置可否,“是嗎?那你後來為什麼殺了華爾頓?”

    尤涅斯沉默了,眼眶通紅的望著遠處的風沙,半晌站起身說︰“所以你是對的,一切都不可挽回了。”

    他站起來的動作讓海因里希目光一凜,立刻提刀向西利亞走了兩步。

    然而尤涅斯沒有反應,他甚至笑了一下,聲音帶著奇異的溫和︰“我已經拿到我需要的東西了,加文,我已經知道那個秘密在哪里了。奧斯羅德這個蠢貨和曼德提拉斯一起自取滅亡,現在沒有任何人能成為我的掣肘,你覺得我下一步會怎麼做?”

    電光火石間西利亞眼神一動,他突然明白了這一切是怎麼回事。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幽空星的叛徒,尤涅斯的到來,事先備好粉墨登場的記憶……所有因素都組合在一起,這確實是他加文•西利亞的手筆!

    雖然中間出了很多岔子,但最終結果還是陰差陽錯的走到了這一步——當年他臨死以前,確實為聯盟布下了今後延續百年的局!

    西利亞呼吸微微粗重起來,但在風聲中沒有任何人察覺到。半晌他開了口,聲音平靜听不出絲毫異常︰“想做什麼就去做吧,難道我現在有能力阻止你嗎?”

    尤涅斯驟然爆發出一陣大笑。

    很難形容那笑聲中包含著怎樣多少不同的感情,苦澀難言的失落、永難追回的遺憾、得償所願的狂喜、躊躇滿志的野心……種種復雜而相反的感情糾纏在一起,他大笑得簡直失了態,連眼角都泛出了不易為人察覺的淚光︰“我就知道你會這麼說,加文,你就是個自私的——你就是——”

    尤涅斯拿手指著西利亞,搖著頭說不出話來,而西利亞只冷冷的看著他。

    “既然這樣我們就稍後再見了,”尤涅斯好不容易止住笑聲,直起身來說︰“希望這一天不會太遠,也許我們還有合作的時候。”

    “我不這麼認為,”西利亞斷然道。

    尤涅斯沒有回答,只曖昧的看著他笑了笑。緊接著空氣中 嚓裂開一道數米長的黑色縫隙,他倒退著邁進一只腳,海因里希抓著刀想沖上前,被西利亞一把拉住了。

    “你……”

    “讓他走,”西利亞輕聲道,“待會再告訴你為什麼。”

    尤涅斯臉上笑容加深,目光掃過皇帝時竟隱隱有些得意。隨即黑洞驀然張大,空間裂縫吞沒了他的身影,繼而無聲無息的消失在了虛空中。

    “——為什麼讓他離開?”海因里希奇問。

    西利亞抬頭看了他一眼,眼神有種難以言說的意味,“第九艦隊什麼時候到?”

    “……如果不是光耀軍團在半路上擋著的話我想他們早就到了。怎麼?”

    西利亞一開始沒說話,似乎有點難以啟齒。兩人就這麼對視好幾秒,緊接著海因里希臉色一變︰“你——你是不是就要——”

    他一把抓住西利亞,低頭往他後頸狠狠嗅了幾下,吞了口唾沫問︰“你就要發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