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尤涅斯現在面臨著雙重困境︰

    如果他繼續操縱黑曼蛇去絞死紅蚺,駕駛艙外的雙子座皇帝就會破門而入,把他弄死;如果他現在轉身去殺死皇帝,西利亞就會駕駛紅蚺反撲黑曼蛇,同樣把他弄死。

    插入門縫的劍身閃出奪目的藍光,電磁切割艙門發出滋滋銳響。尤涅斯緊緊抓著火力輸出閘門,暴吼︰“許德拉!向艙門分泌酸液,殺死他!”

    機艙外,無數鱗片突然豎起,調轉方向面對著皇帝。

    海因里希眼角一瞥,立刻就意識到了什麼,數百年來浸透骨髓的作戰意識讓他連想都沒想,瞬間抓住劍柄用盡全身力氣往下一拉;劍身在迸濺的電花中將整個艙門一劈兩半,活生生將他虎口震出數道血口,緊接著艙門“砰!”一聲旋轉打開,撞在了海因里希身前,堪堪擋住迎面噴射而來的酸液!

    滋啦數聲白煙,厚重的金屬艙門剎那間溶變了形——這一系列變故都在眨眼間完成,稍微遲零點零一秒,此刻皇帝就變成骨架了。

    海因里希喘了口氣,抓著艙門把手的胳膊猛一用力,將整個身體向上屈起,空中一蕩躍進了駕駛艙。

    駕駛艙內不知為何一片黑暗,只剩操縱台前的神經帶如千萬根交錯的細絲,散發出幽幽的紅光。尤涅斯背對操縱台站著,面容在紅光中顯得異常詭譎︰“又見面了,雙子座皇帝。”

    海因里希緩緩提起闊劍,叮的一聲插到地上︰“又見面了,尤涅斯。”

    他們兩人對視半晌,尤涅斯突然問︰“你是不是很奇怪我為什麼還活著,皇帝?上次在聯盟你明明已經刺穿我的心髒了,但現在我仍然好端端站在你面前,連西利亞那麼自命不凡的人都承認殺不了我……事實證明我是不死的,別白費力氣了。”

    “下水道里的老鼠總是很難打死,這個西利亞和我都習慣了。”

    “……”尤涅斯臉頰狠狠抽動了一下,話鋒一轉︰“為什麼你們在這里?!”

    “拿回西利亞的記憶,你為什麼又在這里?”

    尤涅斯不答,海因里希笑起來,替他答道︰“因為你也想要西利亞的記憶。”

    •

    高空中硝煙散盡,黑曼蛇似乎僵住了一樣凝固不動,對紅蚺的絞纏也越來越松。

    奧斯羅德迷惑的張望著,似乎有點搞不清狀況,卻被西利亞一語道破︰“黑曼蛇的虛擬精神栓正在失去控制,海因里希拖住尤涅斯了。馬上開始準備反擊!”

    “……這你怎麼看得出來?!”

    “紅蚺!”西利亞沒理睬奧斯羅德,厲聲喝道︰“抽出所有電源,集中所有能量轟擊敵方精神栓!”

    已經被轟得看不出是條蛇的紅蚺突然動了,像一頭腐爛的史前巨怪般揚起頭顱,對黑曼蛇張大了嘴巴,與此同時它的駕駛艙內燈光閃爍了幾下,緊接著陷入漆黑——

    所有電源被一絲不剩的緊急抽調到火力系統上,星際導彈在它黑洞洞的喉嚨里閃現出雷電般的綠光。

    黑曼蛇這才反應過來,遲鈍的抽身想逃,然而已經來不及了。四秒鐘後綠光轟然而出,隨著一聲震動天地的嗡響,黑曼蛇機甲轉眼被爆炸沖出了數百米!

    ——鏘!

    駕駛室如滾筒般飛轉,神經帶和各種儀器到處摔飛,兩把兵刃帶著耀眼的電弧重重相撞,把當頭砸來的指揮椅劈成了兩段!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雙子座皇帝!”尤涅斯反手將燃燒著電火的闊劍格開,高喝︰“知道為什麼聯盟只能把暗星堂封進五維空間嗎?鼎盛時期的西利亞都殺不了我!你只是個不知天高地厚的毛頭小子罷了!”

    海因里希一哂︰“為什麼想要西利亞的記憶?”

    他如巨禽般凌空沖過翻轉的駕駛艙,瞬間落在尤涅斯面前,只見他蒼白陰霾的臉上突然一笑︰“想知道?”

    “……”

    “告訴你也無妨,反正你拿不到——知道西利亞為什麼這麼強嗎?”

    海因里希眉心一跳,只听尤涅斯冷冷道︰“當然不是說現在這個Omega,他現在可一文不值……但當年鼎盛時期的加文•西利亞元帥精神閥值破四百,你見過哪個爹生娘養的普通Beta是這樣的?你知道為什麼嗎?”

    海因里希問︰“為什麼?”

    又一陣爆炸聲傳來,駕駛艙猛烈顛簸,兩人死死相抵的刀鋒頓時向牆壁一歪,在金屬上留下了巨大的斫口。海因里希猛抽回劍,只听尤涅斯一字一頓道︰“五百年前,聯盟,守護神計劃——”

    “警報!警報!機甲毀損程度已超過80%!警報!警報!駕駛艙將強制彈出,請駕駛員立刻啟動一級保護裝置!”

    紅光在黑曼蛇的駕駛艙里狂閃,然而搏斗中的兩人都沒來得及理會——緊接著他們腳下的地面突然劇烈一拋,兩人同時趁勢躍起,刀鋒“鐺!”一聲狠狠相撞!

    •

    ——同一時刻機甲體外,紅蚺全身骨骼爆炸而出,連同六扇鋼翅一起將黑曼蛇刺了個穿透。黑曼蛇最後發出一身響亮的嘶鳴,漫天黑血爆起,隨即像小山般徹底倒了下去。

    無數蛇潮立刻被壓成肉泥,荒原都被砸出了數個巨大的坑。

    黑曼蛇七寸處那扇已經被海因里希破壞殆盡的艙門驟然開啟,旋即嗖的一聲,駕駛艙像離弦的箭一般飛彈了出去——那情景真是驚險至極,在沒有飛行動力裝置的情況下,駕駛艙很可能就此從數百米高空中墜落摔成一塊扁扁的鐵餅;西利亞登時瞳孔緊縮,吼道︰“海因里希!”

    紅蚺躥出去接那只駕駛艙,然而這台機甲本身也已經到了極限,移動的瞬間整個蛇頭都撞飛了出去!

    “警告,警告,機甲頭部斷裂,機甲火力中斷……”紅蚺內部也開始紅光狂閃,然而西利亞置若罔聞,猛一轉頭望向了監視屏——屏幕上黑曼蛇的駕駛艙從空中墜落,在連綿不絕的巨大蛇腹上彈了好幾下,最終險險撞在了幾片高聳的黑鱗上!

    呼——駕駛艙在黑煙中靜止不動了,緊接著西利亞的聲音在空中喝道︰“海因里希!你沒事吧?!”

    砰!砰!

    駕駛艙破破爛爛的大門再次被撞飛,而且是連飛兩次。海因里希和尤涅斯一前一後沖了出來,同時落到黑曼蛇山巒般的身軀上,腳還沒站穩就疾風驟雨般過了七八招,閃亮的電弧差點把人視網膜灼傷。

    “守護神計劃是什麼!”海因里希喝道,冰藍色的眼楮在滿面鮮血中格外森冷迫人︰“說!守護神計劃是什麼東西!”

    尤涅斯大笑︰“你就毫無所知嗎皇帝!你的皇座是怎麼來的?不可一世的聯盟竟然敗在了你這個蠢貨的手里,哈哈哈哈——”

    •

    紅蚺內部,西利亞習慣性想召喚獅鷲,突然想起獅鷲還在不遠處的戰艦里扔著,腦海中突然靈光一閃。

    他干淨利落推開正想說什麼的奧斯羅德,大步流星的走到駕駛室門口一腳踹開了門。高空狂卷的氣流一涌而入,他抓住扶手向外望去,只見戰艦如同黑色的山巒般停在不遠處的荒漠上,頂端閘門正緩緩開啟,一道空間縫隙如火箭般直射上了高空——

    遠處僵持中的海因里希和尤涅斯還未覺察,然而緊接著,空間縫隙被一只巨大的白骨之手從內部扯開了。

    “曼德提拉斯……”西利亞唇角勾起一絲冷笑。

    曼德提拉斯長老一點點從空間縫隙中擠了出來,他還是裹著黑布,盤腿漂浮,怪異的身軀起碼臃腫了數倍,看上去就像個數十米高的怪獸。

    這其實是很詭異的——這麼龐大的物體從黑色虛空中硬擠出來,卻沒有發出一點聲音,連位于他腳下的海因里希和尤涅斯都沒覺察。

    而西利亞也沒有出聲提醒,只是凌空站在機甲上抬頭望去,只見長老終于像無聲的夢魘一般降臨到了天空中,兜帽下的白骨面具緩緩移動,終于盯住了某個方向︰“好久不見了,尤涅斯。”

    尤涅斯全身一震,難以置信的抬起頭。

    這時他臉上終于出現了一絲絲驚訝和恐懼,那情緒是如此強烈以至于根本無法掩飾,連他的聲音都尖利得變了調︰“曼、曼德提拉斯長老……?!”

    •

    這其實是一幕很恐怖的景象︰曼德提拉斯死神般怪異的身軀在空中懸浮,龐大的黑布隨風飄拂,身後是一望無際的虛空;黑曼蛇的尸體如小山般盤踞在平原上,海因里希和尤涅斯站在僵冷的蛇皮上遙遙對峙,兩人手中刀刃還在滋啦竄電;更遠處的戰艦邊,紅蚺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全身蛇骨爆裂而開,散發出難聞的腥氣。

    “你的任務已經結束了,尤涅斯。”曼德提拉斯長老的聲音仿佛是從胸腔中震出,發音晦澀難辨︰“這些年你瞞著長老席做了很多事,現在是清算的時候了。”

    尤涅斯怒道︰“難道那些事沒經過你的默許嗎,曼德提拉斯大人?!與其說是幫奧斯羅德出手,不如說是對現在的利益貪心不足,想連我那份也一起吞了吧!”

    回答他的是一陣嘶啞大笑。

    尤涅斯環顧周圍,只見身前有海因里希虎視眈眈,遠處有奧斯羅德狐假虎威,紅蚺里必定還站著一個雖然沒露臉,但必定在伺機而動的西利亞……他一咬牙,沉聲道︰“我可以在現有分配上多給你加三成,曼德提拉斯大人。你覺得奧斯羅德這個蠢材真能給你帶來任何好處嗎?他連奄奄待斃的聯盟都不敢招惹你知道嗎?只有我們的合作繼續下去,才能有人源源不斷給你帶來資源和利益!奧斯羅德是絕對無法做到這一點的!”

    “我絲毫不懷疑。”長老說,“但尤涅斯,你搞錯了一點。”

    “……”

    “你死以後暗星堂並不是只剩下奧斯羅德一個人,就像我可以選擇的也不只是奧斯羅德一樣。你只是為我掠食的獵狗,打獵多的時候可以獎賞、喂食,但如果獵狗自己偷吃太多,就沒有留下來的必要了,外面等待我用的獵狗還有很多。”

    尤涅斯的臉色變了。

    但紅蚺機甲內奧斯羅德的臉色變得比他更難看。

    站在機艙門口的西利亞回頭對他微微一笑,目光中滿是毫不掩飾的了然。

    “你殺不了我,”尤涅斯緩緩退後,“你殺不了我,沒人殺得了我……”

    長老冷冷一笑︰“很可惜,我可以。”

    一陣悉悉索索的聲音從他駭人的白骨面具中傳來,黑洞洞的眼眶中突然探出一條巨蛇——只見它黑中帶綠碩大無比,蛇頭向周圍擺動幾下,緊接著向尤涅斯的方向猛然一頓!

    “區區一條蛇——”

    尤涅斯尖利的聲音猛然頓住。

    “  ——  ……”巨蛇從曼德提拉斯臉上爬下,死死盯著尤涅斯揚起了頭。那一瞬間尤涅斯的臉色比西利亞在戰艦上時還難看,簡直都有些發青了︰“幽……幽空王蛇……它怎麼還活著?!”

    然而那就是他說的最後一句話了。

    幽空王蛇高高仰起頭,渾黃的眼楮里閃出毒光,仿佛有種無形的箭瞬間刺進了尤涅斯的眼窩。整個世界頓時開始旋轉,所有畫面都像漩渦一樣越來越模糊,天空在無聲的巨響中轟然坍塌迎面砸來——

    那一刻尤涅斯的腦海中完全空白,只有一幅陳舊的畫面帶著塵灰,從記憶深處緩緩浮起︰那是數百年前的他跑過長廊,時光在身上留下跳躍的斑影;他沖到盡頭一扇房門前,砰的一聲沖進去,只見眼前是空蕩蕩的冰冷殿堂。

    “此地的駐守者走了,”一個冰冷的聲音在身後說,“他拋棄了暗星堂,跟一個沙漠旅人去了遠星。”

    “為什麼……為什麼?!”

    “因為他本來就打算好了。他甚至不屑于在離開時通知你一聲,他是個真正背棄了你的叛徒。”

    是誰?是誰在說這些?

    年輕的尤涅斯回過頭,滿是憤怒的目光在觸及身後那黑影的時候突然頓住了——那個人身形高大面容冷漠,面孔因為仇恨而扭曲,瞳孔中帶著血腥的恨意。

    那是數百年後的尤涅斯他自己。

    “啊——!!”

    荒漠上倏而響起一陣嘶啞的慘叫,緊接著尤涅斯全身抽搐,倒了下去,捂著雙眼拼命打滾!

    “奧斯羅德!”曼德提拉斯長老暴喝︰“就是現在!”

    奧斯羅德身形猛然一僵,似乎有瞬間的掙扎從眼底閃過,然而緊接著他咬牙推開西利亞沖了出去,凌空抽出電磁刀,狂吼著往黑曼蛇身上一躍而下!

    站在不遠處的海因里希立刻疾退,只見奧斯羅德砰然落地,一個箭步沖到狀若瘋狂的尤涅斯身前,舉刀砍下了他的頭顱!

    —— 嚓。

    頸骨斷裂的聲音其實很輕,但所有人都听到了那清晰的一響。

    時間仿佛被無限拉長,狂風霎時凝固,周圍沒有任何聲音;不知過了多久才看見那頭顱從身上墜落下來,啪嗒一聲,輕輕掉到了地上。

    “尤涅斯,”曼德提拉斯長老冷冷道︰“這就是你的下場。”

    海因里希臉上微微震驚,奧斯羅德猙獰的喘著粗氣,曼德提拉斯向盤踞在他身上的巨蛇伸出手,似乎想把它召回去。

    然而就在這時,西利亞動了。

    西利亞凌空向不遠處荒原上的戰艦伸出手,用力之大甚至五指都泛出了可怕的青白;他的瞳孔因為精神力急劇提升而劇烈顫抖,在戰艦內閃出一道金光的同時暴吼︰“獅——鷲——!!”

    金光驀然變大,瞬間將戰艦頂端撞出個大洞!無數鋒利碎片組成的金箭劃破長空,如流星般“嗖!”一聲刺穿了巨蛇的頭!

    那一下簡直稱電光火石都不為過,曼德提拉斯的手還懸在半空,巨蛇的血液已濺了他一身!

    “西利亞……”長老顫抖道,爆發出憤怒的狂吼︰“西利亞!!”

    他轉身猛撲下來,幾乎立刻就沖到了眼前;與此同時海因里希閃電般趕到,另一邊金箭也化作軍刀飛到西利亞手邊,兩人同時振臂一揮!

    鐺!

    兩把刀刃發出同一聲響,從左右兩邊分秒不差的擋住了曼德提拉斯!

    ——這僵持沒有持續多久。

    同一時刻另一邊,幽靈王蛇無頭的尸體從空中掉落,如僵硬的肉筋般摔到了地上。

    如果硬要比喻的話,這一聲就仿佛是某種信號,在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的時候給這場惡戰劃下了休止符。

    曼德提拉斯的白骨面具爆出一聲脆響,緊接著在兩把刀刃下迅速龜裂,巨大的手骨一寸寸化作飛灰——他仰頭發出一聲絕望的咆哮,然而那聲音剛出口就被狂風卷上了天際,裹尸布一般的黑袍在呲呲聲中化作了毒煙。

    海因里希一把抓住西利亞︰“退後!!”

    毒煙繚繞隨風散去,將兩人身前的金屬艙門都腐蝕成了灰,所幸兩人在千鈞一發之際踉蹌躲過了毒煙蔓延的範圍。海因里希護著西利亞退到艙內,突然眼角的余光瞥見什麼,瞳孔一縮︰只見黑袍下竟然只有一段扭曲的枯骨,其他什麼也沒有。

    沒有血肉,沒有內髒,那截骨頭竟然就是曼德提拉斯長老的本體!

    “這是什麼技術……”海因里希震驚道,突然身側一沉,扭頭一看頓時臉色驟變︰“西利亞!你怎麼了?!”

    西利亞臉色蒼白的半跪下去,軍刀從手里 當掉在地上。他伸手想扶住頭,但稍微一動就頭痛欲裂,冷汗剎那間浸透了臉,甚至連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西利亞?西利亞!”皇帝全身的血都嚇冷了,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吼什麼︰“你怎麼了?說話!獅鷲把你的醫療艙拿出來,獅鷲!把你的醫療艙——”

    話音未落突然一陣熟悉的微風吹過耳稍,海因里希驟然呆住。

    “沒事,他沒事!”“他只是耗費了太多精神力,為什麼這麼緊張?”“終于得救了,謝謝你人類元帥!”

    海因里希抽搐道︰“幽……幽空星人?”

    微風中無數幽空星人籠罩住他們,嘰嘰喳喳的聲音此起彼伏,就像漫山遍野的透明精靈︰“又見到你了,人類元帥!”“好久不見你還認識我們嗎?”“但是為什麼皇帝也在這里呀,皇帝∼”“終于可以把遺產還給你了,好激動好開心!”……

    西利亞喘息著抬頭望向虛空,眼神由警惕慢慢轉為渙散,似乎有種輕柔的力量正緩緩流入他的腦海。

    海因里希敏銳的捕捉到什麼,微微愣住了——

    那竟然是西利亞的記憶。

    幽空星人等待了半個世紀,現在就要把這塵封的珍貴遺產,親手交還給聯盟元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