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那一刻皇帝和元帥都充分展示了自己身為老牌戰將的實力。

    來人推門而入尚未抬頭的瞬間,皇帝已如箭一般沖到眼前,一手鉗住來人下巴硬生生扭過脖頸,一手掌刀如重錘般劈下!

     當一聲那人反撞到牆,所幸黑甲在頸後位置上的那片皮擋住了大半沖擊,他暈了兩下竟然還沒昏過去︰“搞、搞什麼?來人啊——”

    說時遲那時快,元帥已沖到浴室門口,反手將一物呼嘯擲來——皇帝頭都不回便伸手接住,掄起重重一砸!

    “ 當!”一聲巨響,皇帝掄起那物正中來人面門!可憐的暗星武士只來得及抽搐兩下,便口鼻流血翻白眼,頭一歪昏了過去。

    “呼……”海因里希松了口氣,低頭一看手里拎著的凶器,登時劃下黑線三條。

    那是一只靴子。

    浴室里水聲大作,西利亞伸手啪嗒丟給他一條沾濕了的毛巾,用眼神示意他好好擦擦︰“不好意思,根據聯盟軍法A932第一款第一條你的鞋被臨時征用了,戰後向聯盟議會申請補損吧。”

    “……”海因里希額角青筋直抽,目光在地上昏迷的人和手里的靴子中轉了幾個來回,半晌問︰“西利亞……你說他這是被砸還是被燻的?”

    •

    五分鐘後,指揮大廳。

    皇帝和元帥終于出現在眾人面前,身側圍著數十個暗星武士,個個手里黑洞洞的槍口都對準了他們。

    奧斯羅德臉上如同積了層寒霜︰“為什麼現在才來?”

    海因里希晚上睡覺不脫衣服,現在形象倒還說得過去——如果忽視他一半塞在褲腰一半露在外面的襯衣下擺的話。西利亞就比較狼狽了,襯衣領口完全沒扣,凌亂的黑發還滴著水,背後因為身上來不及擦的水跡而濕了一片,襯著他雪白森冷的面色格外令人遐想聯翩。

    海因里希看看他,扭頭真心誠意道︰“師弟,你師兄要沖澡哇。”

    “……”奧斯羅德心里驟然升起一股荒謬的怒火︰“閉嘴!我在問你們——”

    轟!

    話音未落戰艦內一陣地動山搖,所有人都差點摔倒。奧斯羅德、西利亞、海因里希等人都立刻蹲下扶地,片刻後只听前方有人大叫︰“紅色警報!紅色警報!黑曼蛇許德拉出動,尤涅斯向總部飛來了!”

    黑曼蛇許德拉是尤涅斯的專屬機甲,在白鷺星軍校被狴犴、鳳凰聯手狙擊,重傷後遁入了黑暗的空間裂縫,從此便再也沒有出現過。

    然而它並沒有就此報廢,經過維修後變得更凶猛龐大了——三角形頭部如同金屬山丘,全身黑色鱗片塊塊張開,那極度詭異的形狀讓人一看便不寒而栗。

    它是從一架幽靈戰艦內飛出來的,戰艦本身已經被大地上洶涌的蛇潮所覆蓋了,黑曼蛇許德拉將艙門炸出一個巨大的火球,在暴雨般掉落的蛇尸中沖出了天空。它就像騰飛于天際的史前巨龍,盤旋幾圈後瞄準了地面上的戰艦,突然一頭俯沖而下!

    “地對空導彈準備!”戰艦內,奧斯羅德回頭暴喝︰“開機甲艙!啟動紅蚺——!”

    指揮大廳地面裂開,轟然巨響中緩緩升起一台半完全形態的巨大蟒型機甲,全身暗紅綴黑色花紋,背上六道折疊鋼翅如上萬道密密麻麻豎起的尖刀。

    戰艦外,十二枚地對空導彈正拖著白煙飛向黑曼蛇許德拉,緊接著在高空中同時爆炸,將整片天空化作了萬頃火海——然而僅僅十數秒後只听一聲長嘶,黑曼蛇三角形的頭從滾滾黑煙中沖刺而出,向戰艦疾沖而下!

    戰艦觀測台前的暗星武士狂吼︰“許德拉來了!預計抵達時間三十秒——二十八秒——二十六秒——”

     當一聲紅蚺身下的駕駛艙門重重落地,瞬間將大廳的金屬地板砸出一道十余米長的裂縫。奧斯羅德如箭一般沖上駕駛艙舷梯,轉頭沖皇帝和元帥兩人厲喝︰“你們也上來!”

    海因里希視周圍槍口如無物,站在原地微微笑道︰“我昨晚的提議師弟考慮好了嗎?”

    “你——”奧斯羅德怒道︰“我同意了!快上來!”

    他大概萬萬沒想到海因里希會在大庭廣眾之下這麼問出來,剎那間臉色又青又紅,顯得既尷尬又畏懼。然而這時大廳亂成一團,根本沒人注意他臉上是什麼表情,皇帝和元帥便上了駕駛艙,腳剛一落地奧斯羅德便沖過去繅簧}毓厴狹嗣擰br />
    •

    遠星系的機甲概念跟帝國、聯盟都大不一樣,駕駛艙地面、牆壁都非金屬,而是由一種微微溫熱、仿佛肌肉一般堅硬帶彈性的特殊材料建成。機甲神經帶全是血紅色的細絲,從四面八方垂下鏈接到操作台前一張紅白相間的椅狀裝置上——它看上去就像某種生物的大腦,粉白色的腦髓組織清晰可見,隨著血管的搏動而微微起伏。

    這是什麼東西?

    海因里希還沒來得及細看,奧斯羅德沖到操作台前大喝︰“完成形態!紅蚺!”

    紅蚺大蛇的身體頓時節節伸長,頭部長嘶仰起,六段鋼翅在數不清的刀劍相撞聲中完全展開,從戰艦展開的頂板中沖上了天空。

    那一刻尤涅斯駕駛著黑曼蛇許德拉正從空中沖下,眼見著就要撞到戰艦頂端——

    轟然一聲巨響,兩條巨蛇在戰艦上空狠狠相撞,無數鱗片如暴雨般傾瀉而下!

    這一撞沒有半點水分,純機械式物理攻擊,整個駕駛艙就像遭了十級地震一樣差點整個翻過來。

    海因里希嘩啦一下撞翻了無數儀器,所幸機甲神經帶給了他極大緩沖,掙扎起來的時候額頭、臉頰上全是血︰“我操……西利亞!西利亞你還好吧?!”

    一只手用力把他從地上扶了起來,只見西利亞臉色發白的靠在牆邊,喘息說︰“還、還好……你不習慣吧?遠星系機甲導入了生物神經細胞元,比銀河機甲皮糙肉厚上百倍,物理攻擊就是它們的主要作戰方式了……過來我扶著你。”

    他竟然還能站穩,海因里希不由大奇,結果低頭只見神經帶密密實實把他的腰固定在了牆上,頓時明白過來,“這你也能控制?”

    西利亞喘息著點點頭,這時突然整個駕駛艙又天翻地覆,紅蚺巨大的身體在空中翻過一百八十度,一口咬住了黑曼巴的七寸!

    上古神話中巨龍搏斗的場景也不過如此,整片天地都被火光和黑煙所籠罩了。

    紅蚺和黑曼巴全身千萬片鱗完全張開,每片鱗都有數十米直徑,身軀移動時仿佛無數巨大的齒輪互相摩擦發出銳響。那些鱗片下都有毒囊和酸液,每當兩條蛇狠狠絞纏在一起時酸液便會迅速彼此腐蝕,在滋滋聲中發出沖天的白煙。

    海因里希領教過那酸液的厲害,暗星武士偷襲皇家軍校的時候黑曼蛇裹住了狴犴,3S機甲的整個五維合金外殼都差點被腐蝕殆盡。眼下兩條蛇巨大的身軀呈S形糾纏在一起,酸液急速腐蝕著密密麻麻的鱗片,未盡的酸液裹著黑鱗碎片落到地上,漫山遍野的蛇潮立刻便遭了殃——無數黑蛇一觸及酸液便化成了水,到處都是黑水橫行,場景簡直慘不忍睹。

    “嘶——!”黑曼巴翻滾數圈掙脫紅蚺,一尾巴掃得它狠狠撞上戰艦。奧斯羅德從指揮椅上翻了下去,狼狽不堪大吼︰“快來幫忙!快!我輸了你們也別想活!”

    西利亞沖上前去抓住指揮椅,一把奪過幾根血紅的神經線︰“紅蚺?”

    周圍響起一陣悶雷般的轟動,震得人站不穩腳。海因里希抬頭往駕駛艙幽暗的深處一望,敏銳的發現這聲音是從外部傳來的——是巨蛇體內發出的應答!

    “重接炮準備!”西利亞應聲喝道︰“坐標敵方能源口,百分之百功率輸出!”

    紅蚺頸部鱗甲下伸出兩架炮台,板一翻便閃現出左右各五百個黑洞洞的重接炮口。黑曼巴似乎感覺不妙,剛要調轉炮口來搶先轟擊,然而還是西利亞控制虛擬精神栓的速度更快了一步——紅蚺搶先完成聚能,一千個重接炮口同時閃出灼目的白光!

    數秒後,洪流傾瀉而下,將黑曼巴巨龍般的身軀轟飛上了天!

    “奧斯羅德——!”高空中傳來尤涅斯的怒吼︰“是誰在幫你,你這懦夫!!”

    奧斯羅德霎時暴怒,強行將西利亞從操作台前推開,駕駛紅蚺向黑曼巴撞去!

    西利亞被撞得踉蹌兩步,瞬間只想大罵蠢貨,然而一切已經來不及了。整個世界在這開天闢地的一撞中化為死寂,劇烈震蕩中黑曼巴以一個早有準備的姿勢,用尾巴緊緊纏住了紅蚺的腹部,隨即上半身彎成一個準備攻擊的橫U。

    隨即它大嘴張成一個很難想象的巨口,喉嚨深處閃現出致命的白光——

    駕駛艙內西利亞沖奧斯羅德怒道︰“你輸了!”

    “不!我沒有!!快開防護罩和重接炮——”

    西利亞一把推開抓著操縱桿胡亂推動的奧斯羅德,轉頭嘶聲大喝︰“海因里希!安全門下有逃生飛艇,你先離開——”

    轟!

    黑曼巴巨口中的光球終于噴出,重重打在紅蚺腹部,幾乎將它凌空轟成兩段!

    爆炸中蛇尾拼命甩動,蛇體一節節向上崩塌,無數鱗片當空灑下,眼看著就要塌到了駕駛室的位置——

    這時再不走就來不及了,再過幾分鐘可能連駕駛艙都會被波及。海因里希沖過去抓住安全門拉桿,刺啦一聲滾燙的金屬拉桿差點把他掌心燙熟。

    皇帝忍痛大吼一聲,硬生生把金屬門扳出縫來,一拳狠狠將抬升飛艇啟動鍵捶下!

    “西利亞!”緊接著他轉身沖向操縱台,然而還沒跑兩步,只見奧斯羅德突然從後腰摸出槍︰“不許動!”

    皇帝和元帥兩人都愣住了︰那槍口頂住的,赫然是西利亞的頭!

    “上去,”奧斯羅德冷冷盯著海因里希︰“上飛艇去!”

    這一變故讓皇帝和元帥兩人都呆了一呆,海因里希奇道︰“等等,飛艇可以讓給你……”

    “上去!別讓我重復第三遍!”

    簡直匪夷所思,沒人知道奧斯羅德到底想干什麼。海因里希和西利亞對視一眼,兩人都不易察覺的交換了個眼色,海因里希才一步步退到安全門邊,打開飛艇的門。

    “你可以來坐這個飛艇,我和你師兄把機甲帶回戰艦去……”

    海因里希還試圖做最後的努力,然而奧斯羅德凶狠打斷了他︰“你以為我想讓你逃跑?做夢!飛艇上有軌道炮和A級防御罩,體積這麼小尤涅斯不會發現的,我要讓你從空中登陸黑曼巴的七寸位置,手工轟破駕駛艙門,把他給我揪出來!”

    話音未落西利亞怒道︰“你才是做夢!”

    “閉嘴!”奧斯羅德狠狠一頂槍口,“你去不去!”

    駕駛艙里燈光忽明忽暗,氣氛一片緊繃,遠處爆炸如推倒了的多米諾骨牌一樣接連不斷傳來。

    海因里希深深看了眼西利亞,說︰“好。”

    那一刻西利亞臉色微微有變,但什麼都沒說。他們倆對視著點了點頭,緊接著海因里希彎腰鑽進了飛艇,安全門刷然洞開,飛艇在席卷而入的狂風中嗖一下滑了出去。

    •

    奧斯羅德如同抓住了絕境中的最後一根稻草,猛然轉頭撲向操縱台。然而緊接著砰的一聲,西利亞一拳讓他撞到金屬稜角,摔倒在地痛呼︰“你——”

    “你這蠢材,”西利亞一腳踩住他胸口,冷冷道︰“如果剛才遠距離全功率火力輸出就能保住優勢了,誰讓你往上撞的?尤涅斯是只陰溝里的老鼠,而你連尤涅斯都不如,真是廢物!”

    奧斯羅德一哽,喘著粗氣狠狠盯著他半晌,突然冷笑起來︰“你猜猜那個皇帝是為什麼跑去找尤涅斯麻煩的?”

    “……”

    “被人爭風吃醋的感覺如何,師兄?或者說你其實樂見其成,反正你那道貌岸然的面孔也是裝出來的,為了達到目的使用任何下作的手段都無所謂,對嗎?”

    他們兩人對視片刻,西利亞冷笑一聲,一腳踢開了奧斯羅德,然後在後者想沖過來之前轉身抓住了操縱神經帶︰“紅蚺,開啟自檢程序將失火區域隔離——準備開始反擊。”

    •

    黑曼巴在空中喘息著,噴出大股濃厚的黑煙。

    火力輸出耗費了它體內超過一半的能源,可怕的是它的能源供應系統已經被紅蚺用重接炮一擊轟破,目前的能源問題已迫在眉睫。

    尤涅斯大口喘息著,面色陰霾。

    那一擊的準確和精度不是奧斯羅德的手筆——他跟奧斯羅德對峙多年,對這個凶狠有余而耐性不足的蠢貨的作戰方式太了解了。他的精神閥值沒那麼高,人腦命令傳輸到機甲的速度就沒那麼快,攻擊精度也不可能太高;而剛才那一擊卻是瞬間完成,快精準狠,連他這樣的人都避無可避。

    不是奧斯羅德,那會是誰?

    尤涅斯咬牙抓住操縱台上的火力輸出推桿,喝道︰“許德拉!瞄準對方能源系統中樞!”

    黑曼巴緩緩移動身軀,無數鱗片互相摩擦發出尖銳的刷響。大蛇不懷好意盯住了紅蚺七寸下某個已經被炸得破破爛爛的位置,隨即張開獠牙,喉嚨中再度涌上耀眼的白光︰“能源儲存量26%,全功率火力輸出將耗費能源14%,是否確認輸出?”

    “確認!”尤涅斯怒吼︰“一擊破壞敵方能源中樞,現在——!”

    “來了!”駕駛艙內西利亞厲喝︰“紅蚺!”

    那一瞬間兩條僵持的蛇都同時閃電般動了——黑曼巴張開驚人的獠牙向前沖,紅蚺拖著還在不斷炸裂的身軀猛然向上躥逃!

    一切都在零點零一秒內發生,兩條巨蛇掀起的颶風霎時相撞,形成了盤旋上升的龍卷風,漫山遍野的蛇潮被一股腦卷到高空。

    那場景簡直沒法看,哪怕隔著屏幕都惡心得怕人,西利亞條件反射的偏過頭︰“海因里希!立刻接受通訊,海因里希!”

    “滋滋——”通訊儀里噪音直響,片刻後皇帝的嘶啞的聲音傳出來︰“我在……(滋滋——)……迷失方向了……到處都是蛇……信號不穩……”

    “別慌,在低空五百米範圍內穩住飛艇!紅蚺,擴震空氣炮準備發射!”

       一連串金屬重響,紅蚺全身空氣炮準備就緒,轟然一聲狂卷的氣流如千萬無形的刀鋒沖進蛇群;只見漫天蛇血飛濺,數秒後如雨般灑下,兩條蛇形機甲的視野範圍頓時被完全清空。

    尤涅斯的眼神中閃過一絲狐疑︰“空氣炮?為什麼這個時候……”

    “海因里希!”與此同時紅蚺的操縱台前,西利亞緊緊按著嘴咳了兩聲,“海因里希!听到請回答!”

    滋滋滋滋……滋滋——

    通訊儀里全是電流雜音,數秒後皇帝狼狽的聲音驟然響起︰“你是想謀殺親夫麼西利亞?!孩子還沒懷上呢你就要謀殺我了嗎西利亞?!”

    西利亞︰“……”

    飛艇內,海因里希喘著粗氣按住飛行操縱桿,駕駛室內紅光亂閃,屏幕不斷閃現出毀損超過警戒線的系統提醒。

    這艘武裝飛艇被空氣炮干淨利索的轟飛了尾蓋,整個能源箱從機身中掉了出去,唯一的火力系統——區區兩架軌道炮——已經隨颶風一起卷向了天空。唯一值得慶幸的是導航通訊終于恢復了正常,飛艇現在離黑曼蛇巨大的腹部不過數百米,駕駛艙應該位于蛇體七寸之上,就在他頭頂懸空。

    “我讓你穩住飛艇,”西利亞不滿的聲音從耳麥中傳來,“駕駛技術不過關你想怪誰?”

    海因里希反唇相譏︰“我是皇帝我還要自己學開飛機?”

    “所以誰叫你不會開飛機?”

    “明知道我不會開還放空氣炮不就是謀殺親夫嗎?”

    西利亞︰“……”

    通訊頻道靜寂半晌,終于奧斯羅德憋屈的開了口︰“你們到底有完沒完?!”

    尤涅斯喘息著望向監視屏,遍體鱗傷的紅蚺正盤踞在不遠處,蠢蠢欲動的對他吐著蛇信。

    蠢材,到這個時候了還敢挑釁……尤涅斯冷哼一聲,將重接炮對準它七寸處,剛想下令攻擊卻突然瞥見了什麼,瞳孔反射性的一縮︰“——許德拉!開啟生物感知雷達!有東西在靠近!”

    嗡的一聲探測電波從黑曼蛇全身向外發散,感知圖像很快在監視屏上呈現出來︰只見蛇腹下方赫然有個極不起眼的小黑點,正一閃一閃的向駕駛艙方向逼近。

    他媽的是什麼東西?!

    尤涅斯猛然調轉監視鏡頭,在看清屏幕時難以置信的抽了口涼氣,剎那間幾乎不相信自己的眼楮︰那竟然是一艘救生艇!

    和黑曼蛇機甲相比這艘救生艇就像一只微不足道的蚊子,在機艙外的狂風中通體冒著黑煙,眼見著即將墜毀——然而就在這時艙門被 當一聲打開了,一個穿著黑色短袖T恤、制式作戰褲,腳蹬厚底軍靴的男人爬到飛艇罩上,背著一把電磁闊劍,舉起手里的繩索槍,瞄準黑曼蛇頸部下某個位置扣動了扳機——

    嗖!

    “警告!警告!”監視屏下立刻紅燈狂閃︰“外來物已附著在駕駛艙門左側!警告!外來物已附著在駕駛艙門左側,請立刻清除!”

    “……海因里希?!”尤涅斯瞳孔劇烈顫抖,瞬間一股難以想象的怒火直沖頭頂︰“海因里希——!!”

    黑曼蛇瞬間掉頭撲向紅蚺,充滿恨意的咆哮將整片大地震得轟然搖晃︰“里面的是你吧,西利亞!你竟然又背叛我一次,又背叛了我一次——”

    紅蚺已是強弩之末,霎時被黑曼蛇鋪天蓋地絞成了幾段,無數爆炸順著蛇身來回輪響。與此同時在黑曼蛇機甲外,海因里希抓著固定好的繩索凌空一躍,狂風中仿佛一頭呼嘯而下的凶禽!

     當!

    皇帝重重撞到金屬外殼上,漂亮至極的順勢一滾,抓住艙門把手懸空固定住身體!

    如果有人親眼看見的話,那將是非常驚險的一幕︰皇帝腳下便是毫無遮擋的百米高空,全身僅靠一只手抓住艙門,稍有放松便會粉身碎骨;然而他面色絲毫沒變,抓門的左臂肌肉塊塊隆起,右臂反手從背上抽出電磁大劍,“鏘!”一聲悍然刺進了艙門的縫隙中!

    這場單兵突入簡直像尖刀刺進敵腹,足以在軍校教科書上留下光彩的一筆——然而單看這一系列險象環生的戰況,估計不會有人相信,單兵作戰的竟然是帝國皇帝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