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偌大的戰艦被撞得一片狼藉,飛艇撞進來時在牆上劃了重重數道深坑,腳下滿地都是崩裂的金屬碎塊和儀器零件。

    船艙盡頭站著十幾個暗星堂武士,一色戰甲、黑披風,仿佛一排蒼白沉默的僵尸。奧斯羅德站在他們身前,臉色冰冷陰霾,顴骨帶著病態的微青,但披風下的身形仿佛被肌肉塊塊堆疊起來一般,比之前被尤涅斯刺死的時候魁梧了不少,看起來甚至有點變態的畸形。

    “沒想到我還活著吧,西利亞?”奧斯羅德裂開嘴笑了,粗糲的聲音里滿是嘲諷︰“嘴上說的那麼好听,但你挑唆暗星堂內斗的算盤還是在尤涅斯的實力下破滅了,看來你變成Omega以後果然很不濟了嘛。”

    西利亞對他話里的諷刺置若罔聞︰“你怎麼會在這里?”

    “我為什麼不能在這里,你該不會真以為我死了吧?”

    出乎奧斯羅德意料之外的是西利亞竟然搖了搖頭,“不,我沒有這樣認為……你跟尤涅斯針鋒相對了上百年,我當然不會以為你這麼輕易就能死。”

    他頓了頓,問︰“但我好奇的是你怎麼沒去找尤涅斯算賬,而是出現在這里裝神弄鬼?”

    他們之間相距不過十余米距離,奧斯羅德眯眼看看西利亞,眼神中似乎有種勝券在握的輕蔑︰“你猜呢?”

    西利亞腦子里隱約出現了一個不大靠譜的猜測,正遲疑之間,突然只听身後不遠處一個聲音響起︰“他不是來等你的,我們只是湊巧撞上了樹樁的兔子。”

    西亞回過頭,只見海因里希在冒著黑煙的獅鷲飛艇上拍了拍,走上前來與他並肩而立,面對面盯著奧斯羅德︰“你這一手其實是為了對付尤涅斯,因為你知道他的計劃,算到他為拿到西利亞的記憶必定會來幽空星。消失的幽空星人和蛇潮都是你搗的鬼吧?但我還是很奇怪,你有什麼本事能弄出這種大陣仗?”

    ——這話聲音未落,西利亞猛然望向他,眼神里意思很明顯︰你怎麼知道我的記憶在幽空星?

    海因里希裝作沒看見,偏過頭去咳了一聲。

    “果然不愧是銀河皇帝啊,海因里希陛下……”奧斯羅德呵呵笑了起來,那聲音真是比砂紙摩擦還要讓人難受,“難怪你能把西利亞整治得那麼死,但很可惜,現在整艘戰艦都已經被我控制,你們也都是我砧板上的魚肉,只能隨我處置了。”

    皇帝和元帥兩人心里同時冷哼一聲,但不約而同都沒表現出來,只听西利亞淡定問︰“那你想怎麼處置我們?”

    奧斯羅德上前一步,魁梧的身軀在金屬地板上投下龐大的陰影︰“雖然你是個巧言令色的Omega,皇帝是個乳臭味干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但我仍然會屈尊紆貴的跟你們共同對付尤涅斯,怎麼樣?”

    兩人同時對視了一眼,彼此都從對方眼底看到一絲了然。

    “你想合作?”西利亞轉頭問,“對我們有什麼好處?”

    奧斯羅德不出意外的哼笑起來,滿臉不加掩飾的嘲諷︰“我想現在你們已經失去了討價還價的立場,西利亞。你們沒有武器,沒有飛船,十八位暗星堂武士瞬間就能把你們撕成碎片……如果我是你,現在就會乖乖的先投降再合作,畢竟尤涅斯的目的是利用聯盟來進攻帝國,你比我更想除掉他不是嗎?”

    尤涅斯雖然表面上是跟孔塞特林家族合作,協助聯盟“光復民主、反擊帝國”,但實際上只想控制虛弱不堪的聯盟,將這個政體變成暗星堂的傀儡。更進一步來說,聯盟雖然潰爛但民望仍在,一直被冠以恐怖組織的暗星堂可以藉由聯盟進行洗白,從而正大光明的從銀河系中分一杯羹。

    但以奧斯羅德為首的一幫暗星堂武士反對這個計劃——倒不是說他們不想擴張權力,而是他們內部爭權奪利已久,只想通過破壞這個計劃來扳倒尤涅斯那幫人。

    西利亞跟帝國的矛盾是不可調和的,但他更不想讓聯盟成為暗星堂手中的傀儡,所以在這一點上倒跟奧斯羅德不謀而合。他眯起眼楮盯著奧斯羅德看了一會兒,再開口時語氣不置可否︰“你說得沒錯,親愛的師弟。但你別忘了尤涅斯的實力秒殺你十條街,區區蛇潮怎麼可能對付得了他?如果到時你輕易就被尤涅斯踩死了,師兄我如今投不投降又有什麼區別?”

    這個問題倒是犀利而毫不留情。

    奧斯羅德眯起眼楮,片刻後冷笑道︰“你太小瞧我了,西利亞……當年你能顛覆暗星堂,是因為巧舌如簧說服了長老會;現在尤涅斯能獨攬大權,也是因為他侵佔銀河的野心得到了長老們的支持。但你以為你們能做到的事,我奧斯羅德就做不到了嗎?”

    他目光中透出難以掩飾的得意,說︰“——你以為這場以整個星球為舞台的絕殺之局,能少得了暗星堂長老的鼎力支持嗎?”

    話音未落他身後突然裂開了一條細縫!

    空間就像龜裂的城牆,黑色縫隙迅速增大,發出令人不寒而栗的  聲響。海因里希和西利亞同時退後半步,只見空間黑洞中猛然伸出一只巨手——

    那手足有半個人大,慘白無色骨節泛青,指縫中塞滿了讓人作嘔的猩紅。它抓住縫隙邊緣猛然一撕,只听——喀拉!

    黑洞貫徹天地,一只白骨假面首先鑽了出來。緊接著是它龐大如山巒般的身體,裹著無數層裹尸布一般的黑披風,如僵尸般唰然立在了半空中!

    西利亞失聲道︰“——曼德提拉斯!!”

    海因里希瞬間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楮,世界上怎麼會有如此畸形的人?!

    那簡直不能稱作是人了,他就像某種史前生物的死尸一般盤踞懸空,全身暴露在外的部分幾乎都是森森白骨,手爪龐大如扇,周身縈繞著灰紫色相間極淡的煙霧——

    這就是暗星堂長老?!

    曼德提拉斯?!

    “好久不見了,聯盟統帥。你這張一樣的嘴臉……真是一點也沒變啊。”

    嘶啞的聲音從那白骨面具後傳來,震得耳膜都嗡嗡作響。海因里希下意識便往西利亞面前擋了一步,卻被西利亞一把按住︰“——你也沒有任何變化啊,曼德提拉斯長老,除了一直支持尤涅斯的立場以外。”

    “你不知道數百年時光能改變很多東西嗎?”曼德提拉斯聞言呵呵笑了起來︰“你不也跟這位年輕的皇帝陛下搞到一起去了嗎,西利亞?”

    西利亞抓著海因里希的手瞬間一緊。

    但隨即他臉上也笑開了︰“是,是我多問了。蛇潮都是被你驅使的?”

    “迎接尤涅斯的一點見面禮罷了,如何?”

    “幽空星人呢?”

    “這里暫時不需要它們!”

    “那它們去哪了?”西利亞清晰的聲音穿透轟鳴,問︰“總不會都被你當做糧食吃掉了吧?”

    此言一出不僅海因里希,連奧斯羅德都覺得不可思議。

    然而曼德提拉斯沒有作聲,白骨面具後眼眶的位置是兩個黑洞,陰森森望向西利亞的方向。

    “它們……都在這里。”半晌後他抬起一只細長猙獰的手指,點了點黑色兜帽下的腦殼︰“它們將和我融為一體,全都成為我的食物。”

    ——所有人同時一愣!

    不同的是奧斯羅德等人很快轉為狂喜,而西利亞面色猛然就變了︰“果然是這樣,曼德提拉斯!你明知道我是為什麼來的,幽空星人手中有我想要的東西!你這是想私吞嗎?!”

    奧斯羅德似乎想說什麼,剛開口就被西利亞堵了回去︰“還有你,奧斯羅德!合作是建立在雙方利益一致的基礎上的,如果你欺人太甚的話我現在就可以轉向尤涅斯,聯盟早已做好了反攻帝國的準備——”

    “我不需要你的合作,西利亞。”曼德提拉斯低沉的轟響打斷了他︰“事實上我剛要對你展示控制尤涅斯的絕對實力,同時這力量也足以控制你。”

    奧斯羅德正準備小聲勸曼德提拉斯兩句,一听這話頓時就愣了。緊接著只听白骨面具後悉悉索索,似乎有什麼東西在緩緩游動一般,隨即一條艷麗的巨蛇從曼德提拉斯黑洞洞的眼眶中探出了頭——

    “這、這是……”

    奧斯羅德突然覺得這條蛇相當眼熟,但他還沒反應過來,只听身後咚的一聲!

    ——只見西利亞向後倒退著撞到了飛艇,但他卻恍若未覺,只緊緊盯著那條蛇,眼中滿是無法掩飾的難以置信,連聲音都有些不穩︰“它……它怎麼可能還活著?”

    海因里希沖上前一步︰“西利亞?”

    曼德提拉斯低沉的笑了起來。

    “你也認出來了嗎?這條當年對你進行精神標記的幽空蛇王,同時也是標記尤涅斯的那一條……數百年時光中它一直生活在暗星堂的最深處,就是為了等待今天的到來。”

    隨著他最後一個字落地,巨蛇突然將上半身彎曲成一個橫U;腥黃渾濁的眼楮死死盯著西利亞,目光中如同有兩根釘子,活生生釘進了他的大腦里。

    “——你覺得它能解決你們嗎,西利亞?”

    曼德提拉斯的最後幾個字如同蛇音一般  不清,西利亞緊盯著那雙蛇眼,好像被催眠一般,頭腦轟然作響。

    他仿佛墜入了無數光怪陸離的幻覺,周圍景物都像漩渦般飛速轉動,組成一幅幅荒謬怪誕的畫面;他竭力喘息著睜大眼楮,恍惚只見面前變成了一座巨大的審判場——

    “……叛徒,不能相信他……”

    “已經背叛過暗星堂一次了,一定要殺掉……”

    “他可是聯盟元帥,殺掉他就能……”

    周圍看台上的喧嘩嗡嗡作響,而他被銬在石椅中,面前是高高在上的暗星堂長老席。一條冰冷滑膩的巨蛇纏著身體蜿蜒而上,猩紅的蛇信舔到他臉上,蛇眼中閃爍著毒辣而貪婪的光。

    “  ,  ……”

    西利亞厭惡的偏過頭。下一秒,刺骨的疼痛隨蛇牙猛然刺入側頸!

    “啊——!”

    巨蛇源源不斷的毒液瞬間射入血管,在體內留下了邪惡的種子。暗星武士紋以心髒為中心迅速輻射,爬上肩膀、手臂、側頸、臉頰,緊接著數秒過後,花紋向眼珠驟然一收,眼瞳剎那間變成了血腥的深紅!

    長老席上發驟然傳出震耳欲聾的悶響︰“歡迎你再次成為暗星武士,西利亞元帥!從此暗星堂將和聯盟合作,共同分割銀河系的疆域與權柄……”

    西利亞什麼都听不見。他抓住扶手竭力喘息,冷汗順著蒼白的臉頰流到下巴,在衣襟上留下一滴滴深色的痕跡。

    看台上無數暗星武士的目光投到他身上,其中不乏貪婪、挑釁和欲望。西利亞搖搖頭讓自己清醒一點,用力撐著扶手站起身。

    巨蛇正被暗星武士們拖進鐵籠,但它巨大的蛇頭仍然在向後彎曲,令人毛骨悚然的蛇眼緊盯著西利亞。它的嘴大張著,幾滴鮮血正順著口腔往下流,在雪亮的毒牙上留下了幾道觸目驚心的紅痕。

    緊接著畫面一轉,喧嘩的審判場不見了,面前變成了一條狹長而昏暗的走廊。

    西利亞大步流星穿過甬道,突然只見盡頭豁然開朗。一座巨大的鐵籠被放置在大廳里,四周安靜無人,籠中僅有一條巨蛇盤踞,漆黑的蛇皮上閃爍著點點艷綠光芒。

    西利亞站定在鐵籠前,伸出手,無名指上銀白色的鳳凰戒指一閃,在光芒中化作電磁槍對準了蛇頭。

    然而就在他扣動扳機的瞬間,一只手從身後伸來抓住了他的手腕︰“你想干什麼,西利亞?”

    西利亞驟然回頭,尤涅斯那張蒼白的臉正居高臨下的盯著他。

    兩人幾乎身貼身站著,雙眼之間相距不過一掌,那是個可以在對方瞳孔中清晰看到自己倒影的距離。足足十數秒僵持後西利亞退後一步,說︰“你知道殺了幽空蛇王,你我就再也沒有被它控制的危險了。”

    出乎意料的是尤涅斯反問︰“那又怎麼樣?”

    “你希望被它控制?”

    “我希望你被它控制。”

    氣氛驟然緊繃,尤涅斯露出一個惡意的微笑︰“只要我不背叛暗星堂,就永遠也不會有被它控制的那一天——但你呢西利亞,你這個沽名釣譽的騙子,是不是已經做好再次背叛的準備了?”

    “……”兩人對視片刻,西利亞一把掙脫手腕︰“你想和這條蛇一起去死對嗎,下水道里的耗子?”

    “哦?你有那能耐?”

    “我的能耐你早在被我踩在腳下的時候就已經見識過了吧?”

    西利亞手中銀槍一化,赫然在光芒中變成了一把短柄軍刀;與此同時尤涅斯雙拳“鏘!”“鏘!”彈出兩把薄刃,舉起向西利亞眼前一指︰“現在應該是你被我踩在腳下了!”

    ——就在最後一個字音落地瞬間,他猛然反手橫揮,薄刃將鐵籠三四根欄桿齊齊切斷!

    被驚動的巨蛇長嘶一聲,漆黑的身軀閃電般撲來,挾著腥臭的風瞬間便硬生生擠出了鐵籠!

    那一刻西利亞驟然後退,但是尤涅斯早已預料到他的動作,堵在半路上一把反卡住他脖頸,就勢往地上猛摜;西利亞剛伸手反擊,突然幽空蛇王當空而至,竟然絲毫沒管尤涅斯,碗口粗的冰涼身軀啪啪兩下便死死纏住了他!

    “啊……”西利亞躲閃不及,伸出去反擊的手被蛇尾重重纏住,緊接著整個人被按倒在地,抬頭便看見了血盆般大的蛇口!

    “抓住他,蛇王!”

    “住手——”

    說時遲那時快,西利亞猛然掙脫另一只手向蛇眼戳去;然而就在那一瞬間他突然被人抓住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喝道︰“加文!醒醒!”

    ——那聲音簡直直入靈台,剎那間所有幻象如潮水般褪去,西利亞猛的一個激靈︰“我——”

    緊接著他突然頓住了。

    只見他躺在戰艦的地板上,海因里希半跪半抱著自己,眼神中滿是焦灼,手里還死死抓著自己向他偷襲的那只手。

    而此刻那手只要再向前伸數厘米,就會踫到皇帝的心髒了!

    “哈哈哈哈……”曼德提拉斯尖銳的笑聲仿佛讓整個戰艦都為之震動︰“連你也不行啊,西利亞,現在你還有什麼話說嗎?!”

    西利亞和海因里希對視片刻,彼此都迅速檢視了一下對方有沒有受傷。緊接著西利亞輕輕推開海因里希的懷抱,起身的時候踉蹌了一下,但緊接著就站穩了,拍了拍袖口上的灰。

    他額上的冷汗還沒有干,但眼神專注沉穩,剛才的混亂和失態已經完全從他那張冷漠的臉上褪去了。

    “沒有。”他淡淡道,“我什麼話也沒有,你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