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戰艦在幽空星暗灰色的平原上緩緩降落,在萬里無垠的荒漠上濺起漫天塵沙。

    片刻後艙門緩緩打開,西利亞和海因里希雙雙裹著披風,在腰間配好反重力裝置,並肩走下了艦橋。

    幽空星大氣層極厚,終年無明顯光照,地面潮濕且寒氣深重。西利亞被透骨的冷風一吹,體內深處蠢蠢欲動的情熱倒退下去了一些,不由自主打了個微微的寒顫。

    雖然沙蝠皮的披風沉重,但海因里希還是敏銳的發現了,立刻低聲問︰“你怎麼樣?”

    “……沒什麼。”

    “加件衣服?”

    西利亞遲疑片刻,還是擺了擺手,率先從艦橋走下了潮濕的沙地。

    海因里希之前只來過一次幽空星,那還是很多年前跟西利亞一起征戰的時候。但這麼多年來,他把投影儀里那段偷偷儲存起來的影像拿出來重溫了數百次,短短十幾分鐘內所有的細節都深刻到了骨子里,因此立刻就發現周圍情形跟記憶中合不上,似乎有些不對。

    ——沒有電磁風。

    幽空星人是以電磁波形式存在的,水汽和電磁風是他們活動的標志,充斥了整顆星球的每一寸土地。然而眼下周圍只有呼嘯而過的冷風和沙塵,記憶中成群結隊的幽空星人卻是一個都不見。

    西利亞走在他前面,不知為何突然心有所感,回頭問︰“怎麼了?”

    “……你知道我在想什麼?”海因里希一愣。

    西利亞莫名其妙︰“你在想什麼?”

    海因里希︰“……”

    眼下也不是分辯的時候,海因里希便暫時把疑惑按下,簡略說了周圍的異象和自己的疑惑。他倒是略去了幾百年前偷拍影像的那一段,只說自己以前視察時經過幽空星,感覺和現在的情況有些對不上。

    西利亞倒也沒理論,只點點頭︰“是不大對,畢竟……”

    話音未落他突然住了口,眼楮直直望向海因里希身後的某個方向。

    “……怎麼回事?”海因里希回過頭,然而身後濃重的霧氣里什麼也沒有。他再回頭便看到西利亞臉色異常凝重,突然伸手將他的手輕輕一拉︰“走到我身邊來。”

    海因里希是從尸山血海里打出的天下,平生最熟悉的不是皇宮而是戰場。一看西利亞的表情他就知道身後有異狀,但也不動聲色,只跟著他一前一後走了半頓飯工夫,一路便只見西利亞時時查看腳底,似乎在有意挑著干燥的地面走。

    不多時他們果然走出了潮濕的沙地,腳下漸漸變成了堅硬的土路。西利亞將他的手一松,海因里希立刻反手攥緊了︰“剛才是怎麼回事?”

    “……”西利亞一掙沒掙脫,搖頭道︰“也沒什麼,好像有片沙丘動了一下,可能是我看錯了也說不定。”

    ——這話的聲口很和緩,但他微微繃緊的面頰肌肉卻顯出一絲不同尋常。

    他是在沙漠里生活過的人,對這種荒漠中種種變幻莫測的危機都非常了解。沙丘動只有兩種可能,一是身後有流沙,雖然危險但對海因里希這樣的強者來說並不構成什麼威脅;二是沙丘下有東西在動,這就是真正要命的了。

    你永遠也不知道在自己腳底下潛伏的東西是什麼,可能是火漿,可能是泥沼,也可能是龐大無比的地底生物。帝國版圖內沒有純沙漠星球,海因里希對此了解也不深,遲疑片刻後問︰“會不會是沙蝠?”

    誰知西利亞斷然一搖頭,“不可能,沙蝠只在超過四十攝氏度的熱砂下才會浮上地表。何況沙蝠雖然大,地底移動力卻有限,帶不起這麼大的沙丘移動。”

    此話一出海因里希便有些微微變色。

    沙蝠能在大漠地心移動,翼展超過五十米,體重可達數十噸,是公認的大漠第一殺手。然而如果連沙蝠都帶不起“那麼大”的沙丘移動,那剛才地下的,又該是怎樣詭異的東西?

    也是在戍嶸星上的遭遇太深刻,海因里希瞬間就想起了那條龐大無比的幽空之蛇,頓時臉色不大好看︰“會不會——”

    話音未落突然他一眼瞥見什麼,瞬間一把推開西利亞!

    ——嗖!

    海因里希只覺手臂一涼,似乎有利刃從肌肉中劃過,緊接著兩人雙雙摔倒在地;他一把將西利亞護在身後,剛站起身想回擊,突然眼前驟然一黑!

    剎那間他根本來不及反應,腿一軟就倒了下去,膝蓋直接撲通砸在堅硬的地面上!

    “海因里希!”西利亞一把扶住他,抓起他胳膊就往傷處望去——只見厚重的披風竟然被割破了一大塊裂口,上臂肌肉有道三四寸斜斜的割傷,切口並不平整,外翻的血肉中竟然急速泛出紫黑來!

    有毒!

    西利亞瞳孔緊縮,怒吼脫口而出︰“獅鷲!”

    獅鷲耳扣光芒大作,在吼聲中瞬間化作軍刀,被西利亞當空一抓,隨即反手橫劈!

    緊接著只听噗呲一聲,刀刃竟然將一條正飛向西利亞耳後的活物活生生斬成了兩半!

    嘶的一聲震破耳膜,在爆起的黑血中“啪嗒”“啪嗒”掉下兩截東西來。西利亞定楮一看,臉色頓時就變了︰只見那灘血中不斷扭動如手指長的黑色細條,不是兩截蛇身又是什麼?!

    “快……快走……”海因里希疼得聲音都變了︰“這里不對,回戰、戰艦上去……”

    不用他說第二遍,空氣中突然彌漫起一股燻人的腥氣。遠處沙地上似乎突然破了個口,噴泉般涌出大堆活動的黑條,悉悉索索向他們兩人的方向涌來!

    竟然都是黑蛇!

    獅鷲驚慌道︰“快走!它們會飛!”

    獅鷲剎那間彈起變成一艘飛艇,然而就在此時,周圍沙地突然自動卷起,就像海面上的巨浪般呈圓環形包抄而來,嘶嘶聲鋪天蓋地而下,竟然都是成千上萬不計其數的黑色蛇潮!

    “媽的——”海因里希破口大罵,緊接著被西利亞狠狠推進了飛艇駕駛艙,隨即他自己也坐了進來。這時離他們最近的黑蛇已經當頭飛撲而來,就在如閃電般襲到眼前的那一刻,獅鷲艙門“砰!”狠狠一合,剎那間將那條黑蛇整條擠成了一團血糊!

    西利亞厲喝︰“回戰艦!”

    “等等!我們被包圍了!”

    飛艇騰空而起,但四面八方的蛇潮竟然也隨之升高,如層層疊疊的海浪般當頭打下。情急中獅鷲猛然將電磁炮從飛艇前方推出,當空一炮轟然將蛇潮打出了個缺口,無數小蛇在刺耳的嘶叫中化作火光,獅鷲便在漫天黑血中沖了出去!

    從半空中往下看,觸目所及的大地都變成了黑蛇的海洋。它們在地面上涌動、奔騰,不斷聚集成排山倒海的一片,幾次差點把飛艇從半空中硬生生撲下來。

    “這是他媽的怎麼回事……”海因里希喘息著倚在西利亞懷里,只覺得身體一陣陣發熱又發冷,熱的時候如同置身在火里烤一般,幾秒後又仿佛如墜冰窟。西利亞緊緊抱著他,彎腰迅速從操作台下找出醫療箱,翻出皮繩往海因里希上臂緊緊綁住,又飛快調配出萬能解毒液注射了進去。

    “幽空之蛇不是沒毒的嗎……”海因里希有氣無力問。

    西利亞面沉如水︰“不,劇毒。”

    他想用手術吸管來抽出創口部位的毒液,但吸管充氣要三十秒左右的時間。這時每一秒都顯得格外漫長,西利亞緊緊盯著吸管壁上不斷閃爍的紅光,突然一咬牙,俯身在海因里希猙獰的創口上用力一吸!

    海因里希在渾噩中幾乎驚跳起來︰“你干什麼!”

    西利亞沒理他,抬頭吐了口紫黑的毒血,又俯身吸了兩下。海因里希驚怒之下想掙扎,但他這時實在手腳發軟沒力氣了,只能眼睜睜看著西利亞接連吐了好幾口,到最後嘴唇都隱隱有些發灰了,才伸手拿起剛剛充足氣的吸管。

    “你怎麼能這樣,你……”

    西利亞抬起一根手指,做了個噤聲的動作,反手從醫療箱中找出萬能解毒片來干咽了,然後用手術吸管抽出創口中剩余的毒液。這時解毒劑已經開始起作用,傷口顏色很快由黑泛紅,不斷滲出鮮血來,原本麻木的手臂也稍微恢復了一些知覺。

    海因里希緊緊盯著西利亞蒼白而冷淡的臉,半晌嘶啞著聲音問︰“你感覺怎麼樣?”

    “有點麻。獅鷲你在往哪飛?”

    機艙外黑蛇正聚攏成一個巨大的山包,繼而向飛艇的方向沖天而來。獅鷲一邊轟炸粒子槍一邊左躲右閃,聞言氣急敗壞大吼︰“你們能不能別秀恩愛了!快往下看!”

    西利亞︰“……”

    西利亞眼皮狂跳,伸頭往舷窗外一看。只見地面上的戰艦赫然已經成了一座黑壓壓的山包,無數小蛇匯聚成厚厚的浪潮,在戰艦表面不斷涌動、嘶鳴,那景象簡直讓人一看頭皮都炸起來了!

    “這到底是什麼人在搗鬼?”海因里希也探頭過來一看,當即惡心得聲音都變了︰“獅鷲,用電磁炮把艙門表面的蛇潮炸開!”

    “可是萬一把艙門轟破——”

    “沒事它撐得住!”

    “我撐不住!”獅鷲鬼哭狼嚎︰“我的髓液不夠了!沒發現我只能變飛艇變不了機甲嗎?你們還記得上一次給我補充髓液是什麼時候嗎?你們這些愚蠢的人類整天只知道使喚機甲,有沒有想過機甲的感受啊?!”

    皇帝︰“……”

    元帥︰“……”

    飛艇從戰艦上方猛然拔高,險險避過了又一輪蛇潮。海因里希嘴角抽搐的轉向西利亞,半晌問︰“親愛的,你上次給它補充髓液是什麼時候?”

    西利亞面無表情︰“忘了。”

    獅鷲從來不像其他機甲一樣沒能源了自己會叫,它都是悄沒聲息的貼在西利亞身上,自己偷偷摸摸吸取體液來轉化成髓液。一開始西利亞也曾想監控它的能源狀況,但後來發現剩余量總是百分之百,另外還多出一大部分被它藏起來了,據說是準備給鳳凰當聘禮。

    ……對此西利亞簡直無話可說,只能隨它去。

    本來這頭蠢獅整天暗搓搓的跟著西利亞,髓液什麼的取之不盡用之不竭,從來沒有出現過任何問題;但在戰艦上的這二十多天里它一直鎖著海因里希,後來還間接成了元帥被皇帝吃掉的幫凶,惹得元帥勃然大怒,險些被扔進馬桶里沖走。

    自知理虧的3S蠢獅這些天一直躲在角落里裝小透明,根本沒敢湊到西利亞身上去偷髓液。本來它就在聯盟議會那場惡戰中損失了不少能源,再加上在戰艦上的二十多天,剛才又發射了一枚威力巨大的電磁炮,眼下能源量一下就降到橘色警報區域了。

    “先往空中拉升,讓火力系統待命!”無數黑蛇戰艦下方的某處沙地上井噴而出,那景象實在非常惡心,西利亞當即撇頭從駕駛台下的工具格里翻出一把小刀︰“你的能源接口在哪里?”

    獅鷲忙不迭從駕駛台上伸出一個小小的金屬凹槽,西利亞抬手便把胳膊劃了一道,把傷口伸到凹槽上去滴血。然而海因里希抬眼一看當即就驚了︰“——你這是干什麼?”

    “補充髓液。”

    “髓液不是從大腦分泌的麼,為什麼要用這種方法?!”

    “這個我沒必要告訴——”

    獅鷲突然大叫︰“等等!”

    海因里希︰“你是不是想說你沒必要告訴我?!”

    “這本來就是我的私事……”

    “等等!你們等等!”

    “任何有關于你身體的事都不是私事!”

    “你給我住口別發神經!”

    “你們都給我住口!”獅鷲驟然大吼,簡直十萬分委屈︰“老子沒法吸收這個髓液!”

    機艙里驟然安靜,皇帝和元帥兩雙威嚴的眼楮同時瞥來︰“怎麼了?”

    “……”獅鷲打了個寒戰,弱弱道︰“信息素含量太高,髓液成分不足……這是發情前期的體液,我沒法吸收。”

    機艙內一片靜寂。

    海因里希剛才那半死不活的模樣瞬間一掃而光,滿面振奮的望向西利亞。

    “……”西利亞眉角抽搐,突然想起鳳凰在皇家軍校啟動時也曾拒絕吸收他的血液,但當時沒來得及問出這個尷尬的原因——雖然他的血液中富含能轉化為髓液的物質,但發情期信息素濃度增加百倍,連3S機甲都很難從中提取出有效物質了。與其說他血管里流的是血,倒不如說是液體春藥比較合適。

    “需要髓液?沒關系換我!”海因里希立刻捂著傷口坐起身︰“腦部提取裝置呢,快拿過來我沒問題!”

    西利亞看著他積極的樣子就有點牙疼,但情況也不容遲疑了,獅鷲立刻從倉庫調出提取器︰連接轉化器的頭盔,內部還有數根細長的金屬探針。

    這才是機甲提取髓液的標準配置,正常情況下髓液只能從駕駛員腦部分泌出來,產量也極其微小,經過一系列復雜的轉化工序後和能量液融合,才能成為S級機甲使用的高等能源。獅鷲本來跟隨亞倫的時候都是用這個辦法獲取能源的,但後來跟了西利亞,這套裝置就不用了,直到今天才從倉庫角落里重新翻出來。

    皇帝用獵人養肥獵物一般不懷好意的目光看了西利亞一眼,很開心的戴上了頭盔。

    “……”西利亞頭頂冒出無數省略號,轉身望向舷窗。只見平原幾乎被蛇潮蓋滿了,戰艦已經被覆蓋在千萬條涌動擠壓的黑蛇下,只能隱約從形狀上分辨出兩側突出的機翼,艙門就在右側機翼的正下方。

    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是誰主使了幽空星上的這場異變?

    •

    “髓液含量上升至26%,已脫離橘色警報區域。注意,髓液含量已上升至26%,火力系統準備輸出……”

    系統機械聲響起,海因里希一把掀開頭盔,赫然只見他眼珠泛紅滿頭冷汗,臉色異常難看。提取髓液對駕駛員來說是個不輕的負擔,更何況他現在蛇毒未清,勉強將髓液含量提高到26%就已經彈盡糧絕了,再繼續下去有可能會對他的大腦造成不可逆轉的傷害。

    獅鷲迅速將髓液和能量液混合,隨即啟動火力系統,緊張問︰“用電磁炮攻擊艙門?以多大火力輸出?”

    “百分之百!”海因里希喘息喝道︰“帝國戰艦經得起這個!”

    只听嗡的一聲轉響,飛艇前翼兩側伸出炮台,黑洞洞的電磁炮對準了蛇潮覆蓋下的戰艦。此時情況已十分危急,地面上又一波浪潮正嘶嘶尖響著向飛艇沖來,就在迎頭相撞的那一瞬間,炮口閃現出奪目的白光,緊接著——

    轟!

    兩排電磁炮左右沖出,如從天而降的巨型閃電,剎那間將蛇潮當頭劈開;緊接著炮光狠狠砸到戰艦艙門上,將覆蓋其上的無數黑蛇炸得飛濺起來!

    “就是現在!”

    艙門轟然打開,飛艇當空沖下,穿過一團團爆開的黑血從縫隙中沖進了甲板!因為去勢太猛,獅鷲重重砸到牆上才停了下來,緊接著前方打開的艙門緩緩閉合,卡在蛇潮重新卷來的前一秒鐘“ 當!”緩緩合上了。

    飛艇內,皇帝和元帥對視一眼,彼此都在對方臉上看到了心有余悸的表情。

    “你沒事吧?”西利亞問。

    “撐得住,你呢?”

    “沒事。”

    兩人分頭爬出駕駛艙,獅鷲立刻變回耳扣回到西利亞身上。戰艦內光線昏暗而安靜,海因里希倒退兩步靠在牆上,捂著傷口喘息問︰“這不是幽空星的自然現象吧?你覺得是什麼人主使的?”

    “我在聯盟的時候听幽空星人說——”西利亞突然聲音一頓,只听身後傳來熟悉的笑聲,頓時僵住了。

    “——親愛的師兄,沒想到來的竟然是你。”那聲音頓了頓,冷笑著問︰“你想過我們還有見面的一天嗎?”

    西利亞瞳孔微微擴大,眼神中帶著難以掩飾的詫異。半晌他才緩緩轉過頭,一字一頓問︰“奧斯羅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