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西利亞在幾乎窒息的強吻中驚醒,驟然抬手去推海因里希,但緊接著被重重一頂,頓時死死陷進了松軟的大枕頭里。

    “唔唔……”唇舌糾纏帶起的酥麻和剛驚醒時手腳發軟,讓他幾乎沒法掙脫,足足十幾秒內只能全身癱軟的被壓在床上親吻了個遍。那親密到極致的糾纏幾乎讓他產生了一種類似交媾般的錯覺,情欲的暖流涌過全身,仿佛內髒都被燙得發抖。

    “海因里希……你這個……”

    “是你自己不鎖門,”海因里希啞沙啞著聲音指責︰“你就像塊蛋糕一樣藏在櫥窗里,然後又把門留個縫,你就是故意想讓我來的!”

    西利亞額角抽了兩下,來不及吞咽的唾液順著唇角流到下巴,配合著急促的喘息和嘖嘖水聲,在黑暗的室內顯得格外淫靡。他臉上不知何時變得通紅,慌亂間也不知道吞咽了多少口水,更沒發現的是舌尖嘗到了一絲甜腥——那是海因里希血液的味道。

    “為什麼沒有孩子……”海因里希喃喃著道,低頭去舔西利亞的脖頸,用力把他臉頂得偏了開去,然後猛虎叼食般一口咬住了後頸那塊鮮嫩的軟肉。剎那間西利亞全身如觸電般彈了一下,簡直從五髒六腑中升起一股舒爽的顫抖,緊接著全身都軟了︰“啊……啊啊……!”

    然而不管是抗拒還是迎合都沒用,海因里希尖利的犬齒幾乎是滑進了肉里,窮凶極惡的深深刺穿了早已被標記過一遍的腺體。強烈的Alpha信息素如洪水猛獸般傾瀉而入,一遍遍沖刷著懦弱而誘人的Omega信息素分泌腺,就像一下死死刺穿了身下這具身體的核心一般,瞬間就讓西利亞劇烈痙攣起來︰“你……太……”

    海因里希似乎說了什麼,但他耳朵里嗡嗡的什麼也听不到。

    重新標記的過程比長時間還要逼人欲狂,隨著Alpha信息素肆無忌憚的入侵,身體深處仿佛升起一種極度的焦渴,下身某處平時注意不到的地方突然存在感無比鮮明——它開始發癢。空虛讓它自發的蠕動,痙攣,每一下絞緊都暫時緩解了磨人的饑渴,但緊接著一放松,情欲便加倍猛烈襲來,同時分泌出大量黏濕的液體來浸透了會陰。

    “你好香,你真他媽香……”海因里希叼著後頸那口軟肉,聲音含混不清且語無倫次︰“他媽的,你怎麼能這麼好聞,太好聞了……”

    空氣中彌漫著腥甜、勾人的Omega信息素氣味,對Alpha來說那除了“來操我吧”之外沒有其他意思。這要是在地面上,這股濃厚的發情氣息足以把幾公里以外的Alpha都勾來,為了爭奪狠狠標記這個Omega並讓迫使他懷孕的權力,Alpha們甚至會像發情的雄獸一樣斗出個你死我活。

    但此時是在廣袤的宇宙空間中,整艘戰艦只有他們兩人,所以所有福利都是海因里希的。這一切豐美的盛宴都能讓他盡情獨享,不論怎麼刺穿、蹂躪、糟蹋身下這個人,都沒有任何人會來阻止,也沒有第三個人有可能會知道。

    海因里希內心被一股不可思議的惡意充滿了,漲得整顆心髒都在激動得發抖。他眼珠里布滿了猙獰的血絲,猛然起身半跨在西利亞身上,一個膝蓋狠狠頂開了他虛軟的大腿。

    “你都濕成這樣了……”他居高臨下道,充滿嘲諷的放輕聲音︰“喜歡嗎,嗯?”

    西利亞開口要駁斥,突然觸電般的快感從急竄而過,話沒出口就變成了一聲崩潰的驚喘——海因里希膝蓋正頂著他濕透的穴口緩緩磨動,每抵一下似乎都發出擠壓的水聲,甬道也驚恐萬狀的閉合絞緊了,絲毫不顧這將立刻引起更加要命的刺激。

    “一看你就喜歡得很,是不是想被插兩下?還想要更多對吧?”

    意亂情迷中西利亞只能听到只字片語,但這強勢而羞辱的話就像催情劑一般,更他朦朧間突然意識到自己的模樣看上去有多不堪,本來就不堪重負的下身立刻加倍敏感起來,“你給我……閉上嘴……”

    “不說就沒事了嗎?”海因里希低頭俯在他耳邊,輕聲道︰“還是說你想多听听自己淫蕩的聲音,你這個口是心非的家伙——”

    他下身早就硬得快爆炸了,睡褲勾勒出明顯的形狀,隨著俯下身的動作直接挺在了西利亞面前。西利亞滿臉通紅的扭過頭,冷不防被海因里希一口叼住耳垂︰“想要就開口說,不然……”

    仿佛是為了彰顯自己的仁慈,他頂著那濕透的下身研磨的動作稍稍放緩了,西利亞仿佛溺水得救的人一樣好不容易從鋪天蓋地的情欲中掙扎出來,目光茫然的喘了幾口,好不容易回過神︰“獅……獅鷲!”

    海因里希猛然起身暴喝,聲音大了不止一個數量級︰“——獅鷲!!”

    獅鷲︰“……”

    事後被惱羞成怒的元帥抽死,還是事前被欲求不滿的皇帝砸死,這是個嚴肅的問題。

    3S機甲光腦飛速轉動,因為轉速太快而冒出了裊裊的白煙。幾秒鐘後它終于沉痛的做出了決定,手銬自動解開叮當一聲掉在地上,隨即咕嚕咕嚕的滾走了。

    皇帝︰“……”

    元帥︰“……”

    西利亞難以置信的看著獅鷲的身影消失在門外,嘴角微微抽搐。

    “說明特定的時刻,我的精神閥值還是可以超過你的,”海因里希勾起嘴角,躊躇滿志的活動手腕︰“這就是意志的力量啊。”

    西利亞還沒反應過來,緊接著被皇帝一個餓虎撲食狠狠按倒在床上。點燃的情欲仿佛一場場小型爆炸一樣從兩人皮膚相擦的部分燃起,西利亞心里剛升起一種被算計了的荒謬感,就听見海因里希凶狠而低聲的警告︰“你自己也想要的。”

    “……”

    “我們已經互相標記過,你想要我是正常的。”

    “……”

    “不就來一次麼,我不進入那里面去,你不會生孩子的,乖……”

    西利亞直愣愣望著獅鷲滾走的方向,直到被海因里希一把翻過來,強迫他跨坐在自己身上。怒張的性器直直抵在他已經非常濕的穴口,每磨動一下就引起大片酸軟,急不可耐的穴口甚至自己一張一合的收縮起來,手指一攪就發出細微的水聲。

    海因里希不加掩飾的笑起來,那笑容竟很有種西利亞往常揶揄人時的意思。

    “……”西利亞心里的疑惑終于慢慢清晰起來,那一刻他的惱怒甚至壓過了強烈想被插入的欲望︰“你他媽……意志力對精神閥值是不起作用的!”

    海因里希立刻狡辯︰“但是剛才明明——”

    “你對獅鷲做了什麼?還是你自己做了什麼?你的精神閥值是怎麼上去的?”

    海因里希啞口無言,兩人對視片刻,皇帝終于祭出殺招了︰“我就不告訴你,怎麼樣?”

    西利亞︰“……”

    就這麼幾秒功夫,情欲又如附骨之疽一般攀繞上來,發軟的膝蓋再也無法支撐跨跪的動作。西利亞抓住海因里希的肩膀惱火的盯著他,但身體已經不知不覺向前探去,穴口完全抵在了碩大的性器頂端,因為水流得太多甚至稍微滑進去了半個頭。

    那將含未含的動作讓海因里希眼楮都紅了,抓住西利亞腰胯的手幾乎暴出了青筋︰“還想不想讓我插你了,嗯?”

    “……”

    “還想不想,嗯?說想不想!”

    西利亞咬牙緊盯著他,突然死死抓著他肩膀,下身便硬生生沉了下去。已經被折磨到完全濕透的穴口毫不費力就把頭完全吞沒了進去,緊接著粗大的柱身也一寸寸沒入了體內,滾燙緊窒的甬道立刻讓海因里希極度興奮起來︰“媽的,你可真是——”

    “閉嘴!”

    西利亞眼圈發紅,眼角甚至有些微微的濕潤,嘴唇漲紅哆嗦,但話里的威懾力並未因此而打分毫折扣。海因里希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他一把按住手臂,緊接著微微抬起身,就著這個騎乘的姿勢把那充血堅硬的柱身完全插入了自己的身體。

    “啊——!”

    那一刻飽脹的快感如同重錘般擊打在神經中樞上,海因里希手臂肌肉瞬間鼓起,只想起身把西利亞狠狠壓倒在身下!

    然而這沖動緊接著就被西利亞的動作打斷了。

    他喘息著上下移動,動作從慢到快,濺起明顯而情色的水聲。欲液不斷從交合部位流淌下來,在激烈動作中流到白皙結實的大腿內側,簡直煽情得讓人發狂。

    海因里希根本沒法把眼楮從那一幕上離開,他甚至連眨都不肯眨一下。

    西利亞身材削瘦結實,長腰窄胯,腹肌線條削薄漂亮,一看就充滿了爆發力。跟上次發情時柔軟的少年軀體不同,這才是海因里希真正熟悉的西利亞,是數百年前他還在侍衛的位置上抬頭仰望時,成熟精悍高高在上的加文•西利亞。

    “快一點……”海因里希意亂情迷,反手抓住了西利亞壓在自己胳膊上的手腕︰“快一點,別讓我來幫你,快一點……”

    然而隨著角度變換,性器在甬道里急劇脹大,西利亞動作不由驟然一停,面上充滿了難以忍受的、夾雜了痛苦和歡愉一般的神色。汗水順著他修長的脖頸流到鎖骨上,在昏暗的光線中泛出難以言語的淫靡光彩。

    “爽嗎?”海因里希俯在他耳邊低笑著問。

    西利亞劇烈喘息,半晌哼笑著一搖頭︰“你簡直就是個……”

    “是個什麼?”

    但西利亞搖搖頭,什麼都不肯說了。問過兩遍後海因里希失卻了耐心,伸手一把將他掀倒,就著深深插入的姿態把他按到自己身下,手肘屈起撐在他耳邊︰“你到底想說什麼?”

    “……”

    “簡直是什麼,嗯?”

    西利亞咬緊牙關,但緊接著甬道深處那要命的點被狠狠頂了兩下,強電流一般的快感頓時讓他徹底癱軟了下去。Omega信息素氣息如同無形的濃霧一般蒸騰而上,海因里希簡直都聞得著迷了,情不自禁再次叼住後頸那被屢次蹂躪的部位,一邊用牙尖輕輕撕磨一邊含混不清道︰“等明天……我一定得……”

    緊接著他連話都沒來得及說完,就被那絞纏的內壁催得迫不及待再次動作起來。

    這個體位讓他每下插入都像恨不得全釘進去一樣深入到底,拔出來時便帶起淫靡的水聲。甬道急切吸吮著那滾燙的性器,每當離開時便很舍不得一般緊緊挽留,那感覺欲仙欲死,讓海因里希簡直什麼都忘記了。

    他甚至忘了自己有多沉,只拼命抵著西利亞讓他不能掙脫,同時像對待仇人一樣發了狠的穿刺他,每下動作都重得能把人碾碎。西利亞連叫都叫不出來了,視線模糊得什麼都看不清楚,但身體本能卻在熱烈的迎合著,竭力在重壓下抬腰去迎上那粗硬剛猛的凶器,同時發出含著水的崩潰的喘息。

    “你答應過……海因里希……別……”

    他們都知道那未盡的語句是什麼,海因里希頓了頓,幾乎費了全部神智才勉強把狠狠插入那更深處的生殖道,成結堵住脆弱的甬道口,並射到他哭出來的沖動壓下。

    ——沒用的,還沒到發情期,就算成結也不能懷孕的。

    海因里希深吸了口氣,仿佛要彌補自己一樣放縱的加快了動作。又重又快的插入像打樁一般讓人難以承受,西利亞的呻吟簡直都崩潰了,神智混亂間只感到海因里希的動作越來越快、越來越深,最終在幾下往死里頂撞之後抵在了最敏感的深處,緊接著精液噴薄而出,滾燙的沖刷在了那要命的一點上。

    ——被另一個雄性的精液徹底玷污身體內部的屈辱,以及因此而生的極度快感,直到這一刻才同時沖到了頂端。西利亞也猝不及防的射了出來,腦海中一片空白,只剩快感炸成的火花順著脊椎爬上腦髓,其余的什麼都看不見也听不到了。

    海因里希似乎在不停喃喃著什麼,然而就像夢境一樣恍惚而不清晰。

    西利亞大腿難以合攏,身體還在下意識微微痙攣。高潮的余韻如潮水般鋪天蓋地,很快將他淹沒至頂,緊接著他便失去了意識。

    •

    對海因里希來說這一覺無比漫長,他做了很多夢。

    那些夢境的碎片都非常零散而不清晰,恍惚間他仿佛回到了帝國,但聯盟也在銀河的另一端迅速崛起。他在宇宙間到處追尋西利亞的身影,然而每次剛看見時就消失了,速度快得甚至來不及伸手觸踫一下那張熟悉的臉。

    他心急如焚,回首四顧,剛要開口大聲叫西利亞的名字,就看到遠處西利亞仿佛坐在一片霧氣中,身側小小的襁褓里裹著一個嬰兒。

    不知為何海因里希一看那情景就平靜了下來,只覺得滿滿的暖意從心底涌出,忍不住靠近想仔細看看那孩子。然而就在他快要走近的時候,突然一陣強光映在眼底,刺得他立刻轉過頭——

    幾秒鐘後海因里希睜開眼,惱怒的從床上坐起身。

    舷窗外拂過金色的恆星風,如同千萬條絢麗的紗帶一般飄揚耀眼,就是那光芒把他從幸福的夢境中拉了出來。

    “我他媽的……”

    海因里希滿心憤恨爬下床,緊接著發現西利亞竟然已經起了。

    身側大床空空蕩蕩,只有凌亂的床單和隱約腥羶的氣味暗示著昨晚發生了怎樣一場激烈的交媾。海因里希對自己竟然比西利亞還晚起這一點有些懊惱,匆匆沖了個澡便穿上衣服,走出了房間。

    廚房里傳來開水燒好的咕嚕聲,海因里希知道那是西利亞在準備他八百年雷打不動的早餐——煎蛋、水果和茶。他循聲走進廚房,出乎意料發現西利亞只裹著一件白色睡袍,面色有些微微的憔悴,面前僅放著一只空玻璃杯。

    獅鷲光腦坐在他面前的桌子上,正哆哆嗦嗦往玻璃杯後藏,一見到海因里希立刻寬面條淚飛撲過來︰“陛下——!元帥要拆我啦元帥他一定要拆掉我!快救救我這只無辜的小機甲——!!”

    皇帝忙不迭把獅鷲從自己臉上撕開,還沒來得及順手摜馬桶去順便按下沖水鍵,就听見西利亞冷冷問︰“海因里希……”

    皇帝腦海中瞬間閃過無數中猜測,三秒鐘後決定先下手為強︰“我簡直是個什麼?”

    “……”

    “你昨晚說我簡直是個什麼?!”

    “……你是個棒槌。”西利亞冷冷道︰“反控獅鷲後的第一件事竟然不是去修改自動導航,也不是跟帝國聯系增派援兵,而是先滿足Alpha那無時不刻都在膨脹的情欲……我已經認識到了你就是個百分之百的純棒槌,但我現在要說的不是這個。”

    皇帝自然接受了棒槌的稱呼,但听到最後一句話時警惕的豎起了耳朵︰“你到底想——”

    “我查看過獅鷲的虛擬精神栓,你的精神閥值提高了,從極限值264%漲到307%,已經很接近我的正常數值。”

    “短時間內增長百分之四十三根本不符合常理,我只想知道你是怎麼做到的。”西利亞頓了頓,一字一頓道︰“或者說……你是怎麼通過我,來做到這一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