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海因里希的第一個念頭是︰

    我頭頂炮口十萬,身側精兵環伺,稍有異狀就能撲上去把在場的任何一個人撕成碎片——我怕你什麼?

    然而他剛走出一步,瞥見西利亞眼底那略帶著一絲戲謔的表情,頓時就清醒了。

    “為什麼不是你過來?”他站定在原地,哼笑著問︰“你明明知道的,西利亞,你來帝國和我去聯盟會得到的待遇可是天差地別啊。”

    “是嗎?”出乎意料的是西利亞竟然沒有推辭,反而笑著邁出一步︰“既然如此我過去好了。”

    眾人緊張萬分,刀疤男和幾個身經百戰的指揮官都下意識抓緊了槍,緊緊靠了過來。然而西利亞對眾人的警惕視若無物,他就這麼看著海因里希,一步一步走進了帝國士兵的包圍圈。

    刀疤男心中一緊——

    現在西利亞和他們之間的距離已經不超過五米了。這個距離內只要振臂一呼,周圍這麼多Alpha特種兵,硬壓也能把元帥壓住綁走!

    那麼……到底要不要動手?

    機會稍縱即逝,到底要不要動手?!

    然而緊接著事情的發展就讓刀疤男所有話都卡在了喉嚨口。

    只見西利亞上前一步,幾乎是面對面的站在皇帝身前。他們鼻尖之間的距離最多不過半米,海因里希甚至可以從西利亞眼底清晰看見自己的臉,帶著一絲難以掩飾的意外之色︰“你……”

    “怎麼?”

    “……沒什麼,但我有點受寵若驚……你是想跟我說什麼嗎?”

    “受寵若驚,”西利亞似乎感到很有趣一般重復道,轉而問︰“你猜我想說什麼呢?”

    那一瞬間海因里希心中掠過了無數個答案,大概是如此之近的Omega信息素刺激所致,他的第一個和最後一個念頭都是——“海因里希,我懷孕了!”

    然而他知道不可能,孕體酮上升時做不了基因修正。西利亞能夠站在這里就說明他當初失了手,發情期成結而不孕的幾率小于百分之一,竟然就恰好被他給趕上了。

    這個可怕的失誤足夠讓任何一個Alpha引以為恥,對皇帝來說更不例外——然而,此時此刻再想起這些,他內心卻有些隱秘的慶幸和遺憾一同閃過。

    幸虧沒有孩子。

    這樣西利亞就不會拿孩子來威脅他,而他也不用承受任何放棄骨肉的痛苦了。

    在這個位置上很多事情都不能憑一己愛恨,但就像五十年前看著西利亞在紅土星上自盡一樣,雖然針對時局做出了最正確的選擇,內心的痛苦和後悔卻永遠也不會平息。對海因里希這種人來說,他可以做一切努力來避免這樣兩難的局面;然而如果時運不濟,命運當真把這種選擇帶到他面前的話,那麼他自己的感情就必須放在最後一位了。

    海因里希幾不可聞的松了口氣︰“除了那個之外……你說什麼我都能承受。”

    西利亞顯然沒明白他的意思,但也順手拍了拍他的肩︰“別擔心,其實也沒什麼。”

    他的手自然順著海因里希的胳膊下滑,隨即輕輕抓住了皇帝的手。

    剎那間海因里希心中一暖,緊接著突然覺得不對,然而一切都已經太遲了——

    西利亞右瞳瞬間血紅,無數黑紋從眼眶中迅速涌出,順著他的胳膊延伸到兩人交握的雙手,緊接著海因里希只覺得掌心一燙!

    就像燒紅的鐵鏈猛然鎖住了腕骨,黑紋瞬間纏住兩人的手,閃電般延伸到了他手臂上!

    “西利亞——”海因里希驟然大喝,想掙脫卻發現連動都動不了。

    那黑紋像手銬一般將他們死死鎖在了一起!

    刀疤男等人立刻沖過來︰“陛下!”

    海因里希迅速冷靜下來,一抬手制止了他們,抬頭看著西利亞︰“就算這樣又有什麼用?你把我鎖了,誰制服誰還不一定呢。這里全是第九艦隊的人,實在不行把你一綁直接帶回帝國去,你連跑都跑不了……”

    西利亞做了個噤聲的動作,眼神甚至帶著微許笑意︰“抬頭看,海因里希。”

    皇帝愕然抬頭,只見空中全是密密麻麻的帝國艦隊。他眯起冰藍色的眼楮搜索了半天,才在無數飛船的疊影中發現有一星紅色的光,仿佛掛在天穹中的信號燈,極不引人注意的閃了一閃。

    “……那是什麼?”

    所有目光都集中在西利亞身上,只見他彬彬有禮的一點頭,說︰“天神之杖。”

    •

    這四個字一出,周圍的帝國軍官都面面相覷。

    緊接著刀疤男故作輕松的笑了起來︰“元帥您之前沒听見?高空要塞所有C級以上炮口都已經我們控制了地面操作台,天神之杖這種S級武器更是早就落到了我們的掌握之中……”

    “你叫伊薩克?”

    刀疤男頓了下,“……是。”

    “你不是聯盟出身,想必之前也沒被我調教過。”西利亞話是對他說的,眼楮卻沒看著他︰“抽空你被我帶幾天,以後就不會再說這種話了。”

    刀疤臉一愣,然而別說惱羞成怒了,他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這是什麼意思,就听海因里希冷笑一聲︰“D級支架炮——”

    “天神之杖的組件中有上百管D級支架炮,它們可以從高空要塞中單獨分離,無需通過地面操作台來引導,墜落途中就能對地面目標進行自由打擊。然而這種支架炮攻擊力極小,且範圍只有方圓五米,因為火力微弱早已被帝國淘汰。”皇帝英俊的臉此刻真是冷若冰霜︰“這就是你把我綁在這的目的?將炮口瞄準自己,用同歸于盡的方式來挾持我來做人質?!”

    西利亞並不答言,皇帝冷笑起來︰“但你別忘了支架炮一旦落地就沒用了,讓我猜猜,從這個高度墜下來用不用十分鐘?——十分鐘後D級支架炮墜毀,你哪怕把我按到炮口里都沒用了!西利亞,你就有這個把握在六百秒內說服我退兵?!”

    高台上的卡馬斯議長、道格拉斯等人本來都松了口氣,一听這話心髒瞬間都吊到了喉嚨口,個個都不由自主的看向西利亞,指望他能突然說出什麼殺手 來。

    然而西利亞卻搖了搖頭︰

    “你看見的確實是D級支架炮,但你只說對了一半。”

    “……什麼意思?”

    “支架炮不會開火,但它身上的零件卻是可墜落的。”西利亞頓了頓,突然拽下自己腕上銀色的袖扣,伸出手緩緩道︰“——阿克塞爾鎢金。”

    眾人臉色齊齊一變,只見那袖扣赫然是個極小的銀球,他卡擦一聲把小球捏碎,轉眼間頭頂一星流光勢如破竹,“砰!”重重一聲如子彈般從天而降,擦著西利亞的手直射進了地板!

    那沖擊力簡直跟拿機關槍對著地面打沒有什麼兩樣,大理石地面瞬間穿透了一個深不可見的圓孔!

    幾個帝國軍官齊齊退後半步,臉上表情都變了。

    “支架炮零件由阿克塞爾鎢金制作,磁性極強易受引導,因為其中含有鎢條,所以沖擊力極大,只要有指甲蓋那麼大的一片從高空中掉下來,就足夠把地面上的行人砸成一團血肉……所以它性能落後且不穩定,五十年前就已經被各大星系停用了。”

    西利亞將另一只袖扣咬下來,指尖捏著晃了晃︰

    “這只引導球非常脆弱,破碎、震蕩、受熱、受潮都能起效果。海因里希,如果你不下令退兵,數萬米上空那一顆比紐扣還小的阿克塞爾鎢金就會從炮口上掉下來,眨眼之間將你我二人一共擊穿……”

    “……然後我們都將橫尸在此,明天的今天就是我們的忌日。”

    周圍一片死寂,緊接著刀疤男猛沖上來想搶那只球,卻被西利亞搶先往嘴里一拋,輕輕咬在齒間笑了一笑。

    刀疤男立刻僵在原地,一時竟不知道如何動作——

    這要是個炸彈就好了,拼著命不要他也能開槍把西利亞打死!但現在這麼一個小小的引導球,哪怕他把西利亞一槍爆頭,口里的血噴出來也能讓它啟動!

    “來……來人!”刀疤男回頭大吼︰“通知戰斗機組升空搜索D級支架炮!快!”

    然而比他更快的是西利亞︰“卡列揚!光耀軍團何在?”

    刀疤男怒道︰“光耀軍團已經被我軍尾翼完全控制在大氣層內……”他突然意識到什麼,聲音驟然一頓,冷汗隨即順著鬢角流了下來。

    數萬米高空之外的大氣層,光耀軍團和帝國軍尾翼遙遙對峙,彼此之間沒有任何一架飛機敢移動分毫——不是帝國軍控制了光耀軍團,而是光耀軍團堵住了帝國軍穿越大氣層,通向那枚致命鎢片的唯一路徑!

    從帝國軍著陸開始,所有細節都像是被算好了一樣,就這麼照著西利亞的劇本演繹至今!

    •

    “……西利亞,”許久後海因里希緩緩開口,低聲問︰“你竟然肯因為我,連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這話如果仔細听的話,其實包含著驚怒、痛惜、感慨、欣慰等種種難以言描的情愫,然而周圍沒人有那個心思去細品。所有人都緊張的盯著西利亞,生怕他一個不留神真把引導球咬碎了,帝國和聯盟的最高軍事統帥就得當場死在他們眼前。

    “你要問我的話,其實我不大在乎。”出乎意料的是西利亞的聲音非常平靜,甚至有那麼一點看透了的豁達︰“對聯盟來說我不是獨一無二的,死了我還有很多杰出的將軍,卡列揚可以接替我的位置來當元帥;雖然道格拉斯是個沽名釣譽的懦夫,馬卡斯又膽小怕事毫無主見,但聯盟議會在沒有暗星堂的情況下玩不出任何花樣,最多幾年後大選換一屆政府就是了。”

    “但你就不一樣了,海因里希——你是帝國政府唯一的核心,殺了你誰來當皇帝?你為了制衡那些跟自己一起從聯盟起義的開國將領,特地培養出伊薩克這樣的副手來分軍部的權;然後因為軍部坐大,又特意放縱議會長老用政治手段來制約軍隊。種種錯綜復雜的勢力糾纏在一起,除了皇帝外沒人能操縱這個龐大的帝國,但如果皇帝死了呢?”

    “你沒有繼承人,海因里希。”西利亞頓了頓,淡淡道︰“——所以現在,你不敢拿自己的命開任何玩笑。”

    四下里沒人說話,所有人都低下了頭。

    海因里希冰藍色的眼楮緊緊盯著西利亞,似乎要透過眼珠直直的看到他心底里去︰“……為什麼是卡列揚?”

    “什麼?”

    “聯盟軍部上千人,為什麼接替你的是卡列揚?”

    這個問題似乎有些難答,西利亞開口道︰“因為——”

    他突然又住了口,沉默片刻後搖了搖頭︰“現在說這些都沒有用了,海因里希。要麼你我一起橫尸當場,要麼帝國退兵以待和談,你來選吧。”

    •

    仿佛過了一個世紀那麼漫長,周圍眾人身上冷汗都出了好幾層,才听海因里希嘶啞的開口道︰“伊薩克。”

    “是——”

    “通知第九艦隊,全體退兵。”

    刀疤男一言不發的敬了個軍禮,帶著周圍的帝國士兵退出了禮堂。房頂上空的飛艇拋出繩索把他們拉了上去,很快皇帝的命令隨著電波在整支艦隊範圍內轉播開,夜空中無數戰艦匯聚成一股洪流,迅速向高空飛去。

    光耀軍團一路監視著撤退過程,不斷將種種情況通過光腦反饋給卡列揚。

    不知道多了多久,第九艦隊終于完全脫離了金水星大氣層,如蜂群般駐扎在金水星大氣層外;聯盟太空要塞也最終在被駭數小時後恢復了運行。

    只有那架帝國飛艇還懸空在禮堂上方,刀疤男拽著繩索一躍而下,冷冷問︰“現在可以了嗎?”

    卡列揚這才抬起頭,對西利亞遙遙做了個搞定的手勢。

    帝國皇帝和聯盟元帥還保持著一手交握的姿勢站在空地上,海因里希看看自己又看看西利亞,突然生出一股不合時宜的荒謬感︰“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跟我一起回帝國?”

    “……”

    “那片鎢金總不能穿越太空射到帝國去吧,還是說你打算把我打包往太空一扔,自己拍拍手就走了?”

    “……”

    正當海因里希懷疑他是否真打算這麼干時,只听西利亞古怪的笑了一下︰“我只是想讓你把狴犴解下來。”

    狴犴正如普通手環般微微閃光,海因里希頓時有些狐疑︰“你應該知道聯盟沒人能駕駛或拆卸3S機甲吧?”

    “我是讓你給他,”西利亞一指刀疤男,又轉而指向頭頂那艘巨大的帝國飛艇︰“我跟你一起開飛艇離開聯盟,其他人可以駕駛狴犴隨便去哪里……當然我猜他們還是會跟在後面的。”

    這話一出不僅海因里希,連到刀疤男都有點發愣了。

    元帥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藥?

    但此時刀疤男已經徹底放棄了猜測,只听海因里希詭異的沉默了幾秒,遲疑問︰“西利亞,如果你是想私奔的話——”

    聯盟議員都躲得遠,附近只有刀疤男一人。乍听這話他的第一反應是搞笑,但緊接著突然意識到什麼,猛然望向西利亞,眼楮慢慢就瞪圓了。

    “是啊,我都等不及要跟你私奔了!”西利亞忍俊不禁,笑著伸手拍了拍皇帝英俊的臉︰“——不過那得等等再說,現在我更需要帝國戰艦里的星圖……我要去一趟幽空星。”

    •

    戰艦內機組人員全體撤離,刀疤男帶著他們登上狴犴,起飛前屢次回頭盯著西利亞猛瞧,眼底充滿了難以形容的悚然。

    西利亞沒反應過來,隨口調侃︰“真想跟我走?聯盟軍部待遇不好,怕委屈你呢。”

    誰知刀疤男一反常態,連忙哆嗦著點頭又搖頭︰“不委屈不委屈……不不不,您開玩笑了,我的意思是我對帝國忠心昭昭……”

    西利亞還沒說什麼,倒是邊上被下屬表忠心的海因里希哼了一聲,刀疤男立馬縮頭鑽進了機甲駕駛艙,一個字都不敢說了。

    偌大一艘戰艦全給皇帝和元帥空了出來,衛生、醫療、食水服務系統都完善待命,星圖已經被自動設置成了幽空星的方向。為防止西利亞突然使用艦上的電磁炮攻擊狴犴,戰艦內的火力系統都已經被解除了,但饒是如此眾人的目光還是憂心忡忡,眼睜睜目送著皇帝和元帥的身影消失在了艦橋盡頭。

    戰艦會根據星圖生成路線,並完成基本的自動駕駛。西利亞站在空蕩蕩的操作大廳里,看著全新的導航系統、錚亮的航行設備以及腳下一排排錯綜復雜的指揮台,也不知道在想什麼,只仿佛喟嘆般搖了搖頭。

    “比聯盟先進多了?”海因里希直截了當道。

    “你就這麼厭惡聯盟?”西利亞不答反問。

    “如果你指的是聯盟政體,是的,我很討厭。”

    西利亞不說話了,垂下眼睫靜靜看著屏幕上變幻的星圖。

    戰艦在沉悶的震動中轟然起飛,先是在半空中滑行,緊接著緩緩拉高,幾乎以水平抬升的方式迅速向大氣層掠去。重力系統極大緩沖了機艙內的壓力,沖破大氣層的剎那間,西利亞只稍微踉蹌了一下,隨即抓住欄桿站穩了身形。

    戰艦正沖向星際空間,高空要塞“天神之杖”已被遠遠甩在了身後。這時候也沒有繼續持人質的必要了,西利亞閉上眼楮,再睜開時暗星武士紋無聲無息的從他身上褪去,順著手腕爬回肩膀、脖頸,繼而消失在了黑色的眼瞳里。

    桎梏終于解除,西利亞把跟海因里希鎖在一起的手縮回來活動了一下;然而他還沒來得及說什麼,突然眼前一花,緊接著——砰!

    後腦頓時一陣劇痛,幾秒昏眩後他才發現自己被海因里希狠狠推到牆上,整個身體死死抵住,同時用手強行扳開下頷,硬生生從他嘴里掏出那枚袖扣往邊上一扔!

    啪的一聲引導球被砸成碎片,西利亞還沒來得及說什麼,海因里希抓著他衣領問︰“為什麼沒有孩子?!”

    “什麼?”

    “為什麼沒有孩子,我不是都射進去了嗎?!”

    “……”西利亞說︰“我怎麼知道,去問你自己去。”

    他推開海因里希,然而還沒走開就被一把抓了回來,隨即被這個強壯的Alpha頂在牆上重重吻了下去。炙熱的唇舌撕咬舔舐,快感如電流般直入腦髓,每一寸神經末梢都顫栗著蜷縮起來,幾乎讓人膝蓋發軟難以站穩。

    舌頭在口腔內糾纏廝磨,那觸感立刻將兩人體內的信息素全部激起,幾秒鐘內就完全散發開來。體內的潮涌簡直凶猛而迫不及待,屬于Alpha和Omega之間的氣息立刻就融合到了一起,散發出勾魂奪魄的甜香。

    海因里希瞳孔完全變成了深藍,那種如墨般的深色仿佛隱藏了難以形容的激烈情緒,他用力一把將西利亞抱起來抵在牆上,伸手就扳住他下巴,喘息著重重舔吻他的脖頸和咽喉。

    “你知道嗎,”在激烈的動作間隙他聲音听起來含混不清︰“我有辦法……讓你……”

    西利亞只覺得腦子里一陣陣空白,Alpha信息素就像能讓人上癮的毒藥般控制他的思想,讓他幾乎忘了自己在做什麼。恍惚間他听見急促而渴求的喘息,那聲音既熟悉而又陌生,半晌他幾乎麻痹的大腦才反應過來那竟然是他自己。

    “獅……”他掙扎著吐出幾個字︰“獅……獅鷲!”

    赤金耳釘驟然化作一道旋風,猛然將海因里希拽出去按倒在扶手椅里,隨即 的一聲攔腰鎖在椅背上——

    “獅鷲!!”

    皇帝眼楮都燒紅了,脖子上青筋直暴,那樣子看上去相當可怕,獅鷲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我我我——我也是沒辦法……”

    西利亞緊靠牆壁喘息半晌才回過神,身體還有點發軟,只能扶著牆勉強站直,臉上還殘存著不知是激動還是羞恥的紅暈︰“你這是怎麼回事?!”

    這情景看得海因里希簡直想咬牙,強自忍耐半晌眼底的血絲才慢慢褪去,“什麼怎麼回事?”

    “你突然……”

    “為什麼指名卡列揚?!”

    西利亞愣了愣,內心感覺有點荒謬︰“這是聯盟內部的事情——”

    “他根本不合格!他哪點都配不上!”海因里希頓了頓,還是忍不住怒吼︰“聯盟軍部上千人!為什麼你偏偏要‘指定’卡列揚?!”

    大廳內一片靜寂,西利亞皺眉看著海因里希,目光中有種很難形容的復雜神情。

    許久後他轉開目光,淡淡道︰“因為我本來想指定的那個人,現在已經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