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大凡開國皇帝,個人武勇都不會差,何況海因里希的天下全是自己百年征戰打下來的,戰功彪悍自不必說,他一暴怒出手,直接就把尤涅斯這種等級的強者都掃飛了出去,黃金巨劍帶起的厲風甚至將在周圍牆壁上劃出了長達四十余米的巨大斫口!

    尤涅斯在空中撞碎了數根石柱,才轟然一聲撞塌了高台。高台上那幫議員都嚇傻了,道格拉斯勉強抓著欄桿才沒摔倒,饒是如此臉色也變了︰“這、這是怎麼回事?不可能,不可能——”

    “道格拉斯先生!馬卡斯議長!帝國艦隊大舉入侵,已經進入大氣層了!”演講台上方的屏幕不斷閃著雪花,只見監測員滿臉驚慌狼狽︰“請快轉移到防空基地!快!必須進行戰略轉移!”

    轉移個屁,人家皇帝都站到面前了!道格拉斯砰的一聲狠狠摔了通訊器,抬頭只見轟塌的房頂上露出大片夜空,星潮般的波浪正從天際席卷而來——那是帝國艦隊,是真的已經進大氣層了!

    “防空要塞呢?!天神之杖呢?!”道格拉斯轉身一把抓住艾伯爾上將,聲嘶力竭喝問︰“軍部到底在玩什麼把戲?!就這麼敞開大門讓人進來了是嗎?!你們這幫里通外國的叛徒——”

    “我只遵從馬卡斯議長的命令,”艾伯爾打斷了他,說︰“要是您有什麼意見,不妨去問議長。”

    道格拉斯顫抖著松開手,難以置信的回頭望向馬卡斯。

    “天神之杖已經做好打擊準備,但控制權在元帥手里。”馬卡斯議長從地上爬起來,矮胖笨拙的身軀和一頭灰土顯得格外滑稽,說話時聲音瑟瑟縮縮的提不起氣︰“我……我也是按章程辦事,S級空對地武器控制權歸最高軍事統帥掌握,這個當初議會也同意的。”

    ……當初議會同意是因為西利亞已經死了!最高軍事統帥等同于議長!道格拉斯幾乎要破口大罵,怎麼也想不到這個軟弱無能的傀儡議長竟敢自作主張!

    “聯盟要是在今日滅亡,你們就是萬古罪人——你們,你們——”道格拉斯剛要轉頭大罵西利亞,結果一抬頭,整個心就像被冷水澆透了︰帝國艦隊先鋒隊已從天俯沖而下,團團圍繞在禮堂建築上空。無數炮口如死神的巨眼,全數對準了禮堂中的每一個人!

    •

    “你沒事吧,西利亞?”

    海因里希大步走來,然而還沒走近就只見西利亞從空中一躍而下,赤金軍刀如流星般穿過禮堂,啪一聲被他緊緊握住︰“沒事。”

    海因里希瞳孔微微張大,西利亞的樣子絕不像是沒事——他一手流滿了血,頭發凌亂衣襟散開,側臉還有一道細細的血痕,在冰白的面頰的映襯下顯得格外刺目。

    雖然他氣度穩重沉靜,並不顯得如何頹勢,但這麼狼狽的樣子確實很少見到。海因里希心中微微一動,問︰“你是看我來了,才懶得跟他打了嗎?”

    “你說怎樣就怎樣吧。”

    “到底是不是這樣?”

    這追問得也太明顯了,西利亞頓了頓,就反問︰“是又怎麼樣?”

    海因里希定定的看著他,目光從頭發稍移到腳後跟,幾乎把他全身都一寸一寸檢視過了,才突然微微一笑道︰“不怎麼樣……但你既然這麼信任我,我肯定也不能辜負你的希望,是不是?”

    他說這話的時候,聲音里已夾雜了一絲不加掩飾的殺氣。

    Alpha最痛恨的不是沒有Omega——Omega畢竟少,實在沒有也就沒有了。他們最痛恨的是到了手的Omega被其他人覬覦,這種對綠帽子的痛恨之情,下到平民上到皇帝那都是一樣的。

    海因里希那野獸般的直覺已經讓他感受到了來自尤涅斯的威脅,更讓他起殺心的是,尤涅斯竟然對他給西利亞做的標記沒有感覺!

    ——要知道海因里希的雄性本能之強,足夠讓任何一個Alpha從標記中感到強烈的威脅和排斥,但對尤涅斯竟然沒用!

    這說明尤涅斯的Alpha信息素也極其強烈,甚至有一定可能性,能夠覆蓋他在西利亞身上做的標記!

    這對任何一個Alpha來說都是絕對沒法容忍的,尤涅斯的身份立刻從“敵對勢力中必須要消滅的重要人物”上升為了皇帝的個人天敵。海因里希突然伸手把西利亞臉頰上的血痕一抹,低聲問︰“要是我殺了他,你怎麼說?”

    西利亞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很難形容︰“你可以去試試,然後就知道我會怎麼說了。”

    這時第九艦隊的高層指揮官們帶著特種兵紛紛從禮堂上空的戰斗機群中飛快降下,為首赫然是軍校機甲聯賽中出現過的那個刀疤男。他一看西利亞,當時就愣了,還沒來得及叫皇帝,就只見海因里希猛然將刀一甩,大步向暗星武士的陣營走去!

    “陛下!——”

    海因里希腳步不停,倒是西利亞偏頭來看了他一眼,刀疤男立刻哽住了,遲疑片刻後回頭大吼︰“陸戰小隊補上!護衛陛下!攔住那些暗星武士!”

    他帶來的顯然是首都護衛軍里精英中的精英,幾乎瞬間如猛虎般四散開來,以多對一的形式將在場所有暗星武士團團圍住,又將關著迪恩的鐵籠強行破開,迅速把人搬了出來。

    西利亞眯眼看著這一切,突然問︰“你叫什麼名字?”

    刀疤男手握雙匕,聞言謹慎的退後了半步︰“蒙您垂問,我的名字叫伊薩克。”

    “怎麼听著耳生?”

    “我不是聯盟出身,從銀河大戰中期才開始追隨帝國,承蒙陛下賞識授了中將餃。”

    西利亞點點頭,半晌只听刀疤男又遲疑道︰“金星要塞之戰時……雖然我只是個少尉,但還是感謝元帥救命之恩,可惜沒什麼能報答的……”

    西利亞卻隨口打斷了他︰“立場不同,不用謝了。”

    刀疤男的暗示被一語點破,倒有點尷尬,訕訕轉過了頭。

    禮堂高台之下濃煙滾滾,只听  幾聲,尤涅斯變形的身體恢復原狀,幾秒鐘後咬牙爬了起來,“海因里希……”

    他一伸手,黑電光刀呼的飛來被他握住,隨即向硝煙中走來的人影一指︰“你想找死嗎,塞特•海因里希!”

    “這話在皇家軍校你已經說過一遍了,但結果是暗星堂大舉潰敗,灰溜溜從白鷺星退回了五維空間。”海因里希從硝煙中走出,黑色軍服森嚴筆挺,手中狴犴悄無聲息化成一把細長錚亮的黑金長劍,“但不論如何暗星堂的野心都值得夸贊,只是你們的愚蠢毀了一切,當你們決定繼而聯盟聯手的時候,就注定了被徹底消滅的命運……”

    尤涅斯冷笑起來,眼底盡是嘲諷之意︰“你真以為西利亞會放棄聯盟而跟帝國合作?你不了解他啊,侍衛長,你知道他才是真正為了達成目的而不惜一切手段的人嗎?”

    “難道不是因為這點他才會選擇跟帝國合作的麼,”海因里希一揚劍,只見夜空中密密麻麻布滿了從天而降的巨型艦隊︰“——你以為你們今天還能活著離開這里?”

    從房頂上望去,觸目所及的所有天空都被第九艦隊蓋滿了,無數炮光猶如滿天星辰,頃刻間就能把整片大地都陷入火海之中。尤涅斯眯起眼楮,泛黃的豎瞳中劃過寒光,半晌冷笑著轉向西利亞︰“這就是你的計劃?”

    西利亞默然不語。

    “你以為借帝國的手趕走暗星堂是那麼容易的事麼,你以為你能把第九艦隊怎麼來的怎麼送走?西利亞,你等于把整個聯盟的核心拱手送給了帝國——”

    “閉嘴!”海因里希暴吼一聲,狴犴金劍轉瞬間便劈到了尤涅斯脖頸前!

    這是一場很多年來都相當罕見的戰斗,來自河外星系的神秘勢力代言人尤涅斯,和銀河系歷史上史無前例的最高集權者海因里希,在聯盟中央政府的舞台上,向彼此揮出了致命的一劍。

    巨響震動天地,整座建築晃動不已,坍塌的牆壁和高台發出轟然悶響。強烈的沖擊讓準備沖上去的暗星武士都被踉蹌震開,刀疤臉帶著幾個士兵沖上前幾步,緊接著都摔倒了。

    西利亞一把將軍刀插進牆壁,借此勉強穩住身形,只見狴犴金劍在硝煙中驟然變長,將吐著血的尤涅斯重重挑飛,緊接著海因里希反手一劍當空而下︰“你給我去死——!”

    噗呲一聲鮮血四濺,金劍從尤涅斯左胸刺進,將他死死釘在了地上!

    一切都發生在閃電之間,仿佛連空氣都凝固住了,暗星武士全數僵在了原地。

    刀疤男臉色一松。

    西利亞卻面沉如水,看不出一絲表情。

    “哈哈哈哈,”尤涅斯倒在地上,卻突然笑了起來︰“哈哈哈哈……”

    海因里希居高臨下的緊握劍柄,眉頭微微一皺,突然臉色就變了——

    只見那洞穿心髒的傷口中竟然沒出多少血,就像刺進了虛空中一樣,尤涅斯就這樣笑著抓住胸前的刀鋒,用力將它一點一點拔出身體,然後坐了起來!

    海因里希瞳孔微微緊縮︰“你……”

    那黑洞洞的傷口竟然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全部愈合,很快連翻出的血肉都隱沒在了黑甲之下。與此同時尤涅斯一伸手,身後時空如無形的漩渦般扭曲,出現了一道長長的虛空裂縫︰“——你現在知道他會怎麼說了?”

    海因里希一愣,剛要上前動手,就只見尤涅斯轉頭對西利亞露出一個森冷的笑容,倒頭翻進了黑洞之中!

    幾個暗星武士身後也都出現了相同的時空入口,此刻都紛紛沖了進去。帝國士兵想上前攔阻,但那黑洞中有種天然的排斥力,其他人剛靠近就被重重推了回來——頃刻之間,會場中這些暗星武士,除了橫七豎八倒了幾個死的以外,其他竟然都走了個干干淨淨!

    •

    “這是……”刀疤男臉色鐵青︰“這是怎麼回事?!”

    “五維空間技術,”西利亞還沒開口,海因里希就替他回答了︰“甚至連他們的黑甲里也有空間裝置,絕對無懈可擊的防御措施。”

    他轉向西利亞,苦笑問︰“所以你本來是想說什麼的?”

    “沒什麼,”西利亞淡淡道,“勇于嘗試是件好事。”

    海因里希順手收起狴犴,金劍重新變為一只毫不起眼的黑色手環套在他胳膊上。他走下廢墟,毫不掩飾的上下打量著西利亞,哼道︰“真是驚天動地的回歸啊。”

    “……”

    “可惜聯盟還像是以前一樣軟弱無能,只能任憑別人在自己的地盤上開戰……話說回來,那幾位議員看著還真是眼熟呢,我以為他們也早該殉國了才是。”

    海因里希回頭盯著道格拉斯,後者鐵青著臉向後退了半步,忍無可忍叫道︰“西利亞!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

    西利亞打斷了他︰“我以為暗星堂走了,你應該會比較識相的躲起來才對。”

    道格拉斯臉色立刻變得相當精彩。

    看著西利亞把毒舌技能施展在別人身上總是一件賞心悅目的事,海因里希對幾個魂不附體的議員笑了一下,眼神中充滿了毫不掩飾的惡意︰“別擔心,今天不會再有人見血,我向各位保證你們頭頂的炮口不會真正開火——如果一定要給它們的存在做個定義的話,起碼今天,它們都是作為禮炮而存在的。”

    他向西利亞的方向深深頷首,姿態相當謙遜,但眼底一直閃爍著亮度駭人的光芒。

    西利亞一哂,並未答言。

    倒是道格拉斯沉下臉,咬牙問︰“禮炮?慶祝你兵不血刃拿下聯盟政府的禮炮嗎?!”

    “聯盟政府在五十年前宣布投降的時候就已經滅亡了,各位現在不過是它的幽魂,妄想借助暗星堂的野心和貪婪對帝國造成微不足道的困擾而已。”海因里希頓了頓,聲音高傲而清晰︰“——但我仍然寬容的宣布帝國將與聯盟議和,事實上,今天我就是為這個目的而來的。”

    那一瞬間高台上的議員們臉色都變了,各個精彩紛呈不一而足。

    “……”道格拉斯幾乎以為自己耳朵出了毛病,僵硬半晌才破口大罵︰“誰說要跟你議和,誰有權力——”話音未落他突然反應過來了什麼,難以置信的看向西利亞︰“你——!”

    “我可沒這麼答應過。”

    西利亞聲音不高,但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瞬間集中到了他身上,第九艦隊的指揮官們更是眼神炯炯連眨都不眨。

    海因里希不由笑著搖了搖頭︰“何必把話說得這麼絕,西利亞?你明知道現在第九艦隊所有目光都集中在你身上,軍部那個位置也一直為你保留著……況且現在所有人都知道,這顆星球上所有的聯盟武裝加在一起都無法與第九艦隊抗衡,一切反抗都注定會導致和五十年前一樣的結局。”

    如果內心也能發出聲音的話,場內所有帝國指揮官一定都在嘶吼著為皇帝加油,幾個靠得近的緊緊握著拳,臉頰肌肉都緊張得微微發抖。

    然後皇帝果然不負眾望開始打感情牌了︰

    “其實這半個世紀以來,第九艦隊每十年都會專門去一趟紅土星祭奠你,西利亞。也許你不熟悉他們,但他們對你的熟悉完全不比任何一個光耀軍團士兵少,他們對國家的信仰和忠誠,也並不比聯盟士兵虛假半分。”

    “值得夸獎,”西利亞微微一笑。

    海因里希仿佛受到鼓勵般上前一步︰“我們之間沒有任何不共戴天的仇恨,雖然立場不同,但對于人類未來的希望和努力是一樣的。聯盟被取代完全是時代的選擇,你知道如果沒有帝國也會有其他東西,因為沒有哪種政體能萬世永存,聯盟只是到了應該走下歷史舞台的時候。”

    “正因為如此,我請求你拋開國家和政體的界限,和我一起看向人類共有的未來——不論是聯盟還是帝國,或者是以後出現的其他政體的公民,他們所共有的利益和未來……”

    海因里希頓了頓,沉聲道︰“所以今天我不希望用流血的方式來解決問題,歷史上曾出現很多用和平演變的方式化解戰爭的偉人,希望今天我們也能成為他們當中的一員。這樣當千百年後人們翻閱史書時,也能看到此時此地此刻,人們是怎樣用睿智而和平的方式向前推進歷史的……”

    啪,啪,啪。

    “真是天生的演說家啊,海因里希。”西利亞抬手輕輕鼓掌︰“史書應該把你這番漂亮的言辭也一並記下來才對。”

    他臉上的表情雖然在微笑,但笑意並未到達眼底,海因里希心中頓時微微一沉︰“我只是在盡力避免流血罷了。”

    “感謝你五十年來不變的盛情,但我注意到你說這番話的時候,我們頭頂上的炮口可沒有移開半分……”西利亞抬頭向天空看了一眼,無數勘探鏡頭頓時將他眼底的揶揄映到了艦隊大屏幕上,很多指揮官頓時尷尬的別開了目光。

    西利亞笑著向他們揮了揮手,又轉頭望向皇帝︰“聯盟是不可能被帝國和平演變的,所以我可不可以理解為,今天的流血沖突勢不可免?”

    海因里希表情鎮定,但脊背上的冷汗已微微濕透了襯衣。

    每個人都有弱點,哪怕身為皇帝也不例外。西利亞也許不知道他的弱點在哪里,但現在無疑已經準確擊中了那一點——

    他怕招降。

    銀河大戰上百年,帝國招降聯盟敗軍無數,到末期可以說就是靠政治對話和招降來解決問題的。海因里希一度對自己的政治口才極有信心,直到五十年前紅土星,他人生中唯一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招安失敗,西利亞元帥斷然拒降,自殺殉國。

    那一刻他才意識到語言的力量有多蒼白,他不是輸在了政治能力上,而是輸給了虛無飄渺的可笑的聯盟精神。

    痛苦如陰影般在海因里希心頭橫貫了整整五十年,無數次午夜夢回,每當他想起紅土星夜幕下的沙海,都會反復問自己︰如果再來一次,我能說服西利亞嗎?如果再多一些時間,結局會不會有所不同?

    ——然而不論如何反思,結論都是不能。

    他只能眼睜睜看著西利亞走向命運的死亡,如同悲劇早已注定的落幕;從故事開始的瞬間,就寫好了分離的結局。

    “西利亞……”會場內一片死寂,半晌才听見海因里希嘶啞的開了口︰“我不想威脅你……但如果聯盟拒絕和平演變,第九艦隊也不可能就這樣無功而回……”

    西利亞靜靜看著他,半晌問︰“一定要打?”

    “……一定要打。”

    “你確定打得贏?”

    “打得贏。”

    西利亞眼底露出一絲若笑非笑的表情,海因里希看著他搖了搖頭,鄭重道︰“我知道你對光耀軍團很有信心,但這支艦隊現在已經完全沒落了——第九艦隊尾翼已經在大氣層外將光耀軍團控制住,現在他們根本無法趕來,你死心吧。”

    他們兩人對視著,半晌西利亞偏過頭,提聲問︰“卡列揚?”

    卡列揚從光腦前抬起頭︰“是。”

    “光耀軍團情況如何?”

    “目前在高空防御最頂層,周圍鎖定了第九艦隊所有尾翼艦艇,敵方其他有生力量都已經進入了大氣層。”

    “太空要塞周圍有發現敵蹤嗎?”

    “沒有。”

    海因里希突然冷冷打斷了他們︰“帝國陸戰部隊已經控制了你們的太空要塞地面控制中樞,所有C級以上要塞炮口都已經被鎖定了——西利亞,聯盟已經走投無路,你還有什麼能用的?”

    會場內氣氛緊繃得讓人喘不過氣來,所有人都閉住了呼吸,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听得見。

    聯盟議員滿面恐懼,帝國將領們都警惕的抓緊了槍,慢慢向皇帝身邊聚攏。

    然而就在這時,西利亞淡淡一笑,向海因里希招了招手,說︰“——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