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怎麼了西利亞?”尤涅斯冷笑起來︰“你征戰上百年,手里的死人尸山血海,卻連這點小事都害怕嗎?”

    在他身後一個外交官緩緩站起來,滿臉蒼白眼神木然,轉身抓起自己同樣神情恍惚的妻子,突然一拳重重砸在她太陽穴上,頓時將她打得腦漿迸裂!

    女人的身體軟綿綿倒了下去,卡列揚等人霍然起身撲向那外交官,然而一切都已經太遲了——他們剛一動作就被暗星武士團團圍住,緊接著台下貴賓席中站起數十個被控制了神智的客人,抓起同伴的頭發就開始往牆上猛砸!

    那些人在劇痛中竟然也不掙扎,有幾個當時就顱骨塌陷氣絕,在牆上留下了淋灕的血跡。幾個坐得較遠的客人還沒完全被尤涅斯催眠,一開始都被嚇愣了,這血腥的一幕終于把他們從茫然中喚醒,立刻驚聲尖叫著起身往大門口沖。

    然而緊接著,尤涅斯回頭一使眼色,幾個暗星武士頓時起身向他們撲去!

    西利亞面色驟變,剛想阻攔就被尤涅斯一使力,刀鋒硬生生被壓下去數寸︰“——怎麼了西利亞?你不是要攔著我嗎?”

    刀鋒僵持時拼的就是那一口氣,西利亞震驚之下手一軟,頓時被黑電光刀貼到了臉頰上,凌冽的電光頓時在他側臉劃開一道細細的血痕。

    “你還是像四百年前一樣令人生厭,西利亞……”他們兩人幾乎臉貼著臉,尤涅斯就著這個姿勢深深聞了一口,饒有興味的嘶啞道︰“但你現在好聞了很多,我甚至覺得你少討厭一點了。”

    “可惜我對你沒有改觀,”西利亞緊咬著牙,從齒縫間一字一頓道︰“——你這下水道里的耗子!”

    鏗鏘一聲金屬猛濺,亮藍色電光瞬間炸飛數米!

    尤涅斯被迎面而來的巨力猛推半步,只見西利亞在電光火石間繞過他,幾乎同一時刻出現在那些追殺來賓的暗星武士面前,赤金刀鋒剎那間揮出奪目的扇形光輪,緊接著將數個暗星武士同時甩飛了出去!

    尤涅斯暴喝︰“為你的婦人之仁而哭泣吧,西利亞——!”

    一切都已經阻止不及,就在西利亞落地收刀的瞬間,尤涅斯如當空而下的巨大猛禽般出現在奧斯羅德身後,黑電光刀透體而過!

    噗呲一聲黑血濺出,奧斯羅德低頭難以置信的看著胸前透出的一截刀尖,“尤……尤涅斯……你這小人……”

    他根本來不及說完,只見整個身體從腳開始融化成一灘黑泥,幾秒鐘內便完全灘在了地上,緊接著消失無蹤。

    •

    尤涅斯收刀,轉身,居高臨下望向西利亞。

    卡列揚和艾伯爾等人正迅速把那幫嚇癱了的議員拖出去,又沖進來阻止場內自相殘殺的來賓。這時地上已經攤了好幾具尸體,西利亞和幾個暗星武士對峙著,緊抓刀柄的手指用力到青筋暴起。

    “你還是一樣的好對付啊,”尤涅斯隨口道。

    他將黑血滴答的刀身猛然一甩,轉身向這邊走來。武士們立刻欠身為他讓開一條道,只見他走到西利亞面前數米處,站定了腳步,豎瞳中隱隱透出猩紅的血色。

    卡列揚等人立刻警惕的往西利亞身邊靠,然而剛一挪步,便立刻被其他武士擋住了。

    偌大的會場里劍拔弩張,每一絲空氣中都布滿了殺機。

    所有人的神經都繃到了極限,突然只听尤涅斯緩緩的開了口︰“你還記得我們年輕時麼,加文?”

    ——這話聲口極為緩和,要不是他手里的刀還滴滴答答的流著血,听起來簡直就像是許久不見的老朋友在敘舊一般了。

    西利亞只一哂,並不答言。

    尤涅斯也不介意,慢慢品味著空氣中那一絲若有若無的腥甜氣息,嘆道︰“你聞起來讓我特別懷念……但那時我們從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吧,也許這就是對我們當初無知的懲罰?不過現在想想,其實你只把我當做一種表示叛逆的方式,對你來說我實在沒什麼特別的。”

    “你特別的讓人生厭,”西利亞淡淡道。

    “哦,是嗎?哪種厭惡?”

    “像趁著夜晚溜出來吱吱作亂的老鼠,任何人都會感到正常的嫌惡,確實沒什麼特別的。”

    尤涅斯靜了一會兒,突然浮起一絲古怪的笑容,“你何必把自己的不屑一遍遍強調出來呢,加文?你我都知道自從沙漠聖者華爾頓死後,我們彼此之間的感情和仇恨就強烈到超越了一切……”

    “他不是聖人!”西利亞厲聲打斷︰“他只是個普通老人!一個毫不出名的旅者罷了!”

    “一個培養出你這種學生的普通老人?你明明知道從你出名後他就封聖了。”

    西利亞不說話了,明顯看出他牙關咬得很緊,目光森寒的盯著尤涅斯。但後者毫不在意,舉刀向西利亞的方向一挑,那幾乎是個非常挑釁的姿態︰“——來一決高下吧,加文。四百年漫長的光陰過去,現在是你重新認識我的時候了。”

    大地突然極其輕微的顫動了一下,就在這一瞬間,西利亞鏘然拔刀,如閃電般沖了過來!

    •

    巨大華麗的空中禮堂,剎那間被無數森寒致命的刀光籠罩了。

    沒有人能看清他們的動作,只看見刀鋒掀起的電光乘風破浪,如同交錯糾纏的無數道弧形閃電,耀得人簡直睜不開眼。強烈的壓力從戰團中心向整個空間輻射,凡是沾到那光芒的桌椅、牆壁都立刻碎成齏粉,在巨響中驟然坍塌!

    “元帥!”卡列揚上前一步,數個暗星武士同時逼上,艾伯爾一把拉住他喝道︰“不要沖動!”

    這時的戰況已經無法用肉眼直接判斷,因為實在是太迅速而激烈了——西利亞慣用長槍,招式都大開大合,往往將全身力量都壓在雷霆般的刀鋒上;尤涅斯應對極其迅猛,刀刃一劈便帶起凌冽的黑色颶風,與赤金色閃電相撞,便迸濺出數米遠的奪目火光!

    大地的震顫越來越劇烈,仿佛有什麼巨大的東西正漸漸逼近頭頂,很多人紛紛驚恐的抬頭仰望。與此同時只听雷鳴般“轟!”重重一聲,刀風將龜裂的牆壁硬生生震碎,尤涅斯從暴雨般的瓦礫碎石中迎頭沖出,悍厲暴烈令人生畏,電光火石間便撲到了西利亞面前——

    “你輸了,加文!”

    黑電光刀迎面而下,鐺一聲震耳欲聾,西利亞的軍刀應聲脫手而出!

    難以想象的巨力將西利亞重重摜到牆上,碎石應聲而起,牆壁在 嚓聲中以他為中心迅速龜裂。西利亞噴出一口鮮血,竭力向急速墜落的赤金軍刀伸出手,然而下一秒,他的掌心被當空刺下的黑刀死死釘在了牆上!

    鮮血四下飛濺,如電影中無限拖長的慢動作,只見尤涅斯的黑袍在硝煙中揚起又落下。

    他居高臨下的停在了西利亞面前。

    “我就是想看你多出點血……你看,加文,多讓人懷念啊。”

    尤涅斯一點點將刀柄往下壓,刀刃在手掌上貫穿得更深,他甚至用一種享受的眼神看著西利亞的手劇烈發抖,鮮血從刀鋒上汩汩流下。

    “這一幕我想了很久,如果有一天我能以絕對的戰勝者的姿態站在你面前,我應該對你說什麼,才能緩解我四百年來無時不刻的痛恨和懷念。”

    “但今天我終于明白了,這時根本什麼也不用說,只要靜靜的看著……只要這樣看著你,把你狼狽不堪的樣子牢牢記住……”

    尤涅斯俯下身,幾乎貼到了西利亞耳邊,聲音中帶著殘忍的笑意︰“——這就夠了。”

    西利亞眯起眼楮,盡管有那麼一些痛苦,但他臉上卻沒有尤涅斯急切尋求的屈辱或狼狽,只說話的時候聲音有些沙啞︰“有一件事你搞錯了。”

    “——哦?”

    “你是勝利者,但不是絕對的。”

    禮堂又一次顫動起來,頭頂隱約傳來悶雷般的轟鳴。搖搖欲墜的屋瓦散落大片碎石,狂風從破裂的牆壁縫隙中卷入,瞬間將兩人的頭發一同拂起。

    “我讓你暫時佔據上風,因為有人會幫我解決你。”

    “而我的全副精力要用來對付一個更棘手的人。”

    西利亞唇角一勾,那笑容中竟帶著不加掩飾的嘲意。

    尤涅斯一愣,突然身後整個禮堂地動山搖,玻璃窗都在轟鳴聲中齊齊震碎!他猛然一轉身,還沒來得及所有反應就只听半邊房頂被轟然炸開,隨即一道開天闢地的暗金閃光如巨箭般當空而下,周身帶起的磚石碎瓦在落地前就被狂卷的氣流擠成了齏粉——

    那赫然是一座高達數丈的機甲巨人!

    “尤——涅——斯——!”

    那一聲怒喝驚天動地,機甲驟然解體、騰空,無數零件飛速組合,旋轉著成為一把巨劍,緊接著被海因里希當空一撈,裹挾著狂風橫拍而來——

    那一擊簡直是毀天滅地般的巨力,尤涅斯根本攔截不及,頓時被黃金巨劍攔腰狠狠摜飛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