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那一刻無數人霍然起身,桌椅紛紛被撞倒在地,很多人被砸到腳都毫無覺察。

    “西利亞——”

    “不不,不可能……”

    “真的!真的是西利亞元帥!”

    人群像浪潮般涌來,外交官們連形象都顧不上了,彼此推擠著爭先恐後的奔向門口,甚至有人踉蹌間被踩掉了鞋都沒發覺。

    西利亞靜靜看著這一切,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甚至連眉峰都沒動一下。

    他走進富麗堂皇的會場,腳步落地的剎那間,仿佛有種無形的力量逼著眾人不由自主向後退去,紛紛為他讓開一條路。每個人臉上都帶著難以置信、敬畏恐懼的表情,尖叫聲仿佛被鍋蓋壓下的沸水一般硬生生消失了。

    西利亞順著人群中的路走向高台,所有人目光都死死盯在他身上,半晌突然有人顫抖道︰“元帥,你真的回來了嗎?”

    這一聲雖然微弱,但在死寂的禮堂中明顯得刺耳。

    就像是一粒石子投入水中,漣漪迅速蕩漾、擴大,慢慢的所有人都再次騷動起來︰“是真的嗎,元帥?”

    “元帥您還記得我們嗎!鐘面星系!”

    “您還會繼續我們的軍事合約嗎?!我們是河外星系自治省!”

    “聯盟會不會立刻和帝國開戰,求你回答我們元帥!”

    ……

    嘈雜迅速擴大拔高,幾乎掀翻房頂。西利亞卻仿佛對周圍的一切都視若無睹,冰冷的側面紋絲不動,就這麼直直的穿過人群,在議員們神色各異的目光中走上了高台。

    那一刻馬卡斯議長正巧放下微型通訊器,貌似無意般對西利亞微微頷首。

    然而這個動作太快了,連站在他邊上的道格拉斯•孔塞特林都沒覺察,只猛然上前一步︰“元帥,聯盟歡迎您的回來——”

    話音未落只見一個黑色的身影霍然站起,伸手就攔在了西利亞面前。

    道格拉斯一哽,定楮一看只見是尤涅斯。

    “西利亞,”他冷冷道,伸手就抓住了西利亞的手腕。

    剎那間一切喧囂都飛速遠去,驚慌的議長、疑惑的道格拉斯、激動人群投來的眾多目光,都在兩人的對視中化作了模糊的背景。

    “尤涅斯大人……”馬卡斯議長上前一步,又訕訕頓住了。

    “是你麼?”尤涅斯的聲音嘶啞冰冷,只有他們兩人才听得見︰“——親愛的西利亞?”

    尤涅斯如蛇般的豎瞳仿佛能穿透人心,直直刺進西利亞眼窩里。而後者臉上沒有絲毫波瀾,目光如死水般毫無動靜,甚至連——甚至連手腕上的脈搏都沒有半點變化。

    尤涅斯目光微微變了。

    難道眼前這個真的是試驗體?

    那麼昨晚殺死巴奈特的又是誰?!

    “尤涅斯大人。”道格拉斯猝然上前一步,用眼神示意他趕緊放手。

    畢竟現場眾目睽睽,這個試驗體站太久會露出破綻。尤涅斯一言不發的盯了西利亞幾秒,緩緩松開手,退去了半步。

    道格拉斯終于松了口氣,一邊示意心腹將“試驗體”引到座位上坐下,一邊轉身向激動的人群重重咳了幾聲︰“尊敬的來賓們——”

    他重復了好幾次,人群才勉強安靜下來,只听他將手指向一身黑甲的尤涅斯︰“尊敬的來賓們,請容許我向大家介紹聯盟議會的新盟友。他是暗星政府的代表人,與西利亞元帥有著同門之義,在此次聯盟重新建立政府的過程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重大貢獻——我要代表聯盟政府,向尤涅斯先生表達誠摯和熱烈的感謝!”

    來賓們明顯有些心不在焉,停頓幾秒後才響起一陣稀稀拉拉的掌聲。

    但尤涅斯也不介意,起身居高臨下盯著來自各星系的外交官們,片刻後露出一絲冰冷的笑容︰“先生們女士們,晚上好。”

    從他發出第一個字音起,西利亞眼神就突然一變,但周圍眾人都毫無覺察。

    “我謹代表暗星堂,感謝各獨立星系的使節們前來參加這難忘的盛會。今晚的一切將注定被歷史所銘記,當日後人們回憶起暗星堂再次崛起的經過時,各位的名字,都將伴隨著暗星堂的榮耀與光輝,永遠留在宇宙的歷史里。”

    尤涅斯欠了欠身,臉上爬起一絲冰冷的笑容。

    ——這個時候他的聲音似乎有點變了,比平時更加嘶啞低沉,尾音甚至帶起了空氣微微的震蕩,听起來給人一種攝魂奪魄般的感覺。

    而台下那些听眾卻好像毫無覺察,前排貴賓首先安靜下來,個個都呆呆仰頭注視著尤涅斯,隨即安靜的範圍呈扇形迅速擴大,直到後排來客的騷動也漸漸停止。

    馬卡斯議長似乎感到不對,猛然轉頭望向道格拉斯。

    然而道格拉斯心有成竹的站著,目光毫不意外。

    “暗星堂曾經是一個偉大而光輝的組織,擁有銀河系近半的權力,然而在擴張的途中我們失去了一切。我們被封閉在五維空間,接觸到更高等玄妙的技術,擁有了在座各位無法想象的力量,然後今天帶著偉大的使命,重新站到了世人面前。”

    尤涅斯聲音中如同帶著一股魔力,整個禮堂都隨著他的話陷入了一片死寂中。

    馬卡斯議長震驚望著台下貴賓們呆滯的眼神,片刻後哆嗦著轉頭去看西利亞,卻發現他面沉如水,微眯的眼中有種難以言喻的光。

    “西……”馬卡斯無比輕微的聲音剛出口就被突然放在肩上的一只手打斷了,只听道格拉斯的聲音在身後響起︰“你怎麼了,議長?”

    馬卡斯心驚膽戰的回過頭︰“道格拉斯,這些人是怎麼回事?”

    道格拉斯眯起滿是皺紋的眼楮,冷冷道︰“催眠。”

    “催……催眠?!”

    “暗星堂是利用人類精神力量的先驅,尤涅斯大人更是其中翹楚,他的精神閥值和鼎盛時期的西利亞元帥相比也毫不遜色。正因為如此,他們的熱誠幫助對議會來說才更加可貴,是我們反攻帝國道路上的強大助力。”

    “但這種方法……”

    馬卡斯沒說完,只听尤涅斯的聲音突然提高了︰

    “——請各位回去告訴各星系執政官,只要他們想合作,暗星堂將永遠也不吝于伸出援助的手。我們所擁有的偉大的技術和力量,都是他們難以或缺的資源,也是實現大業必不可少的助力!”

    台下響起輕微的躁動,不少外交官臉上都透出狂熱的嘆服之色。

    這一幕簡直讓馬卡斯議長看得心驚肉跳,轉頭只見尤涅斯嘴角勾起一絲居高臨下的笑容——那表情出現在他蒼白僵冷的臉上,感覺真有些不寒而栗,如果底下這些人神志清醒的話一定會覺得毛骨悚然。

    “接下來讓我們言歸正傳——為了表示暗星堂與聯盟合作的誠意,我們特意幫助議會抓到了來自帝國的奸細,並將他帶到了這里。”

    尤涅斯一抬手,兩個黑甲武士從大門外抬進來一只閃著電光的鐵籠,只見籠子里赫然吊著血跡斑斑的迪恩!

    迪恩的樣子已經很難說是否還清醒了,肋骨大片折斷造成胸腔明顯的變形,干涸的血跡從兩條胳膊倒流到肩窩、胸前,留下一塊塊觸目驚心的暗黑色痕跡。雖然台下來賓們的神智已經被操控,但看到這殘忍的一幕,還是發出了低低的驚嘆聲。

    “這個奸細名叫迪恩•拉格瑞,是帝國軍部拉格瑞少將的獨生子,受帝國指派潛伏到聯盟政府,竊取了大量重要情報。暗星堂在議會的請求下抓到了這個奸細,但他寧死也不認罪,議會出于無奈之下,只好判處他死刑。”

    尤涅斯猛一回頭︰“——西利亞元帥。”

    西利亞靜靜坐在那里。

    “世人皆知您和帝國有著不共戴天之仇……”尤涅斯冷冷一笑,一字一頓道︰“既然您已經回歸聯盟了,那麼就請您親自為這個帝國奸細執行死刑吧。”

    那一刻西利亞明白了為什麼憲兵隊要給試驗體準備控制頭盔。

    如果他們只打算讓試驗體進場去坐下來,像個木樁一樣杵到底,那只是個簡單的任務罷了。但現在尤涅斯打算用他的手殺了迪恩——這個任務的復雜程度,就必須要用事先編好精密的程序才能讓試驗體按計劃行動。

    一個暗星武士捧著槍走到尤涅斯面前,欠身將手高高舉起。尤涅斯接過槍,轉身抵向西利亞,眼底帶著極有深意的冰冷笑容。

    而西利亞面無表情的注視著這一系列動作,全場靜寂好幾秒後,只見他才緩緩站起,走到尤涅斯面前。

    “以這個人的血來祭奠聯盟戰死的英魂吧。”尤涅斯冷冷道,聲音響徹全場︰“——西利亞元帥,從今天這第一槍開始,你將代表聯盟向帝國報仇雪恨!”

    西利亞連眼睫都沒動一下,伸手木然接過槍,轉向囚籠中被吊著的迪恩。

    台下來賓發出一陣輕微的騷動,似乎是有人覺得不妥,但轉眼就被尤涅斯用更強的精神力壓制了下去。十幾秒後所有人都眼睜睜盯著那黑洞洞的槍口,前排幾位女士臉色蒼白,但不論如何都轉不開目光。

    “……”囚籠中迪恩勉強抬起頭,干裂的嘴唇動了動,聲音細如蚊吶︰“加文……”

    西利亞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動手啊元帥,”尤涅斯加重語氣,問︰“你不想為戰死的將士報仇了嗎?你不想反攻帝國了嗎?我現在就能代表暗星堂做出保證,只要聯盟拿出合作的誠意,我們可以立刻——”

    “加文……”迪恩再次重復,淚水從血跡斑斑的眼角滲了出來。

    然而西利亞卻沒有听他們任何一個人的聲音。

    他一手在扳機上慢慢扣緊,一邊微微偏過頭,似乎在聆听什麼其他的動靜,緊接著眼光驟然轉向門口——

    空氣中仿佛有一根無形的引線,就在它即將燃到盡頭的那一剎那,只听一聲重重的——紓br />
    “尤涅斯——!”幾個暗星武士踹門而入,首當其沖便是奧斯羅德,厲聲怒吼︰“別做夢了,我不同意!”

    所有變故都發生在剎那間——奧斯羅德一個箭步沖上高台,猛然抽刀當空劈下!

    緊接著西利亞和尤涅斯都動了。

    西利亞丟槍,伸手,獅鷲凌空化作赤金軍刀,一把抓住翻腕橫劈;尤涅斯抓起腰間劍鞘,黑電光刀鏘然彈出,在空中劃出一道扇形的光芒!

    ——鏘!

    兩人的回擊竟然化作同一聲巨響,從左右兩個方向同時砍到奧斯羅德的刀身上!

    巨大的作用力在電光火石間將刀身完全絞斷,甚至將奧斯羅德本人都重重摔了出去!

    “你們!”奧斯羅德一聲還未罵出口,只見尤涅斯和西利亞的刀鋒在半空中同時轉向,下一秒“叮!”一聲震耳欲聾的亮響,兩人瞬間便死死抵到了一起!

    “果然是你!西利亞——!”

    “廢話,”西利亞哂道,一振刀身將尤涅斯甩了出去!

    這下道格拉斯再遲鈍都知道不對了,愕然回頭問︰“這是怎麼回事?!”

    艾伯爾恍然沒听到一般,卡列揚專心監視著場內的動靜,仿佛渾然不知道這話是問自己。道格拉斯氣急敗壞的轉向馬卡斯議長,議長這才恍然大悟一樣,緊跟著問︰“這是怎麼回事?”

    “我……”道格拉斯堪堪忍下罵人的欲望,“卡列揚中將!這是怎麼搞的?!”

    “問我?”卡列揚這才回過神,莫名其妙問︰“什麼怎麼搞的,你不是要元帥麼?”

    “但是——”

    卡列揚指指場內︰“元帥啊。”一臉你還有什麼可說的表情。

    道格拉斯簡直七竅生煙,抓起通訊器喝道︰“憲兵隊!叫憲兵隊來禮堂控場!快!”

    誰知通訊器里響起驚慌的叫聲︰“不好了道格拉斯先生,衛星顯示我們的太空要塞已被攻破!遷躍門被一支外來艦隊佔領了,請立刻發布橙色二級空響警報!”

    “這……這是怎麼回事?”道格拉斯臉色煞白,幾乎搖搖欲墜︰“快,快通知光耀軍團準備迎戰,再叫地面機甲隊來保護大禮堂……”

    通訊器那邊響起嘈雜的奔跑和叫聲,片刻後監測員驚慌的聲音再次響起,這回刺耳得幾乎變了調︰“大事不好道格拉斯先生!雷達顯示地面機甲隊已進入光耀軍團駐地,而光耀軍團總部沒有任何呼叫反應……”

    道格拉斯啪的狠狠摔了通訊儀,紅著眼楮盯向卡列揚︰“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卡列揚驚訝的指指自己的鼻子,還是一臉很無辜的樣子︰“你……你問我?我一大早就坐在這里啊,我可什麼都不知道……”

    他這樣子簡直比開了嘲諷技能的西利亞還要可惡,涵養差點的說不定就要撲上去揍他了。道格拉斯氣得全身亂顫,然而幾秒鐘後驟然冷靜下來,死死盯著卡列揚問︰“——西利亞讓你們做了什麼?”

    他的眼神猙獰到幾乎可怖,甚至連馬卡斯議長都打了個寒顫。

    “……什麼也沒有,道格拉斯先生。”卡列揚終于收起了那讓人一看就恨不得揍他的笑容,淡淡道︰“你不覺得可笑嗎?從數百年前孔塞特林家族還當權的時候起,你就一直逼著軍部追問‘西利亞到底讓你們做了什麼?’,但直到今天你都搞不清楚,西利亞到底想做什麼……”

    •

    “真是計劃周詳啊西利亞。”會場另一邊,尤涅斯從地上爬起來緩緩道,緊接著猛然轉向奧斯羅德︰“——住手!”

    奧斯羅德剛要沖過來,聞聲硬生生頓住了腳步。

    他和闖進來的這幾個手下看上去都很狼狽,顯然是巴奈特死後他們和尤涅斯那一派人發生了激烈沖突,但吃了大虧——這倒是可以想見的,暗星武士之間輩分差別涇渭分明,奧斯羅德本人雖然極其強橫,但比尤涅斯他們那個派系晚了一百多年,實力上的鴻溝很難跨越。

    尤涅斯的手下立刻把跟奧斯羅德闖進來的幾個人團團圍住,場內一時箭拔弩張。尤涅斯上下打量了奧斯羅德幾眼,冷冷問︰“你是怎麼脫身的?”

    “蛇有蛇路鼠有鼠道,”奧斯羅德剛要發怒,西利亞揶揄道︰“關不住他是你的問題,不明白麼尤涅斯?這麼多年過去還是一點長進也沒有啊。”

    尤涅斯當即要反駁,但剛開口又變成了一聲冷哼︰“你以為我還會被你輕易挑釁嗎?”

    “你竟然以為你有被我挑釁的價值呢。”西利亞微笑道。

    還是這副讓人熟悉而痛恨的嘴臉……尤涅斯連疑問都省了,直接咬牙確認道︰“是你殺了巴奈特!你殺了他,然後嫁禍給我,是想挑起暗星堂的內部沖突對嗎?!”

    西利亞並不答言,轉向奧斯羅德問︰“你相信麼?”

    這挑撥幾乎連一點掩飾都沒有了。

    如果奧斯羅德說相信,那聯盟的人殺了暗星堂武士,尤涅斯提出的跟聯盟合作反攻帝國的計劃勢必要流產。作為一貫反對這個計劃的奧斯羅德,這對他是只有好處沒有壞處的。

    如果他說不相信,堅持殺死巴奈特的凶手是尤涅斯,那尤涅斯在長老會面前肯定要脫一層皮,搞不好手里的權力都得丟掉大半。作為一貫跟他爭權奪利爭鋒相對的奧斯羅德,那有可能得到的好處就更大了。

    不論如何情況已走到對尤涅斯最壞的局面,除非一點——

    奧斯羅德願意放過巴奈特的死,轉而跟尤涅斯站到同一條戰線。

    但他會願意這麼做嗎?

    “你知道……”奧斯羅德眯眼望向西利亞,緩緩道︰“我是有可能為巴奈特報仇,轉而和尤涅斯一起對付你的。”

    西利亞卻連眼皮都沒抬一下,“如果你真的這麼想,剛才就不會尋死覓活的來找尤涅斯算賬了。”

    這話雖然刁毒但卻不無道理,奧斯羅德頓時一哽,只听他又笑了一下︰“不過如果我是你,現在就直接回暗星堂去跟長老告上一狀。巴奈特好歹是個高階武士,尤涅斯無緣無故就把他殺了,還企圖把你們一同滅口,這膽大包天的行徑一定能讓長老會認清他包藏禍心的真面目……長老會一旦出手,那力度可就不是你現在哭天抹淚亂折騰所能比的了,連這點都想不到麼?”

    奧斯羅德聞言有些動搖,尤涅斯一看他神色,當即冷笑︰“你以為你想走就走得了?”

    “你一人是走不了,但如果我幫你拖住尤涅斯的話——”西利亞將刀尖一挑,唇角勾起一絲譏誚的笑容︰“都做到這份上了,可別說師兄不疼你。”

    尤涅斯猛然轉頭盯著西利亞,那目光極其陰沉,半晌問︰“你以為他真想放你一馬麼,奧斯羅德?你可別忘了剛才是誰第一個拿刀來擋你的,如果他真想幫你,怎麼不幫你砍死我?!”

    兩個派系的人馬互相對峙,空氣緊繃得要窒息一般。奧斯羅德目光在他們兩人身上緩緩逡巡,半晌突然嘶啞著聲音道︰“我知道,他不過想挑起你我之間內訌罷了。”

    赤金軍刀錚亮的刀身上映出西利亞的笑意︰“哦,那我會成功嗎?”

    偌大會場一片死寂,幾乎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听得見。奧斯羅德緊緊攥著拳頭,指甲刺破了掌心的肉,但他瞬間只感到一陣扭曲的快意。

    “你會的。”他退後半步,突然起身飛速向後掠去,厲聲喝道︰“——幫我擋住尤涅斯!”

    所有人都在那一瞬間動了!

    奧斯羅德那一派的暗星武士不約而同全部退後,如閃電般剎那間沖到門口!

    尤涅斯箭步上前,但緊接著面前寒光劃過,“鐺!”一聲重重金屬交激,只見西利亞橫刀死死擋在了他面前!

    ——那一下真是太重了,甚至將虎口震得發麻,相抵的刀鋒在難以想象的巨力作用下咯咯發顫。尤涅斯和西利亞彼此僵持著,四目相距不到一掌距離,幾秒鐘後那個有著一雙蛇瞳的男人突然詭譎一笑。

    “你以為我還是四百年前那個在你面前屢敗下風的我嗎?——西利亞,你失算了。”

    話音未落突然西利亞瞥見了什麼,他一抬頭,尤涅斯身後的情景頓時躍入視線,讓他瞬間臉色劇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