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翌日傍晚,聯盟議會空中大禮堂。

    佔地數十平方公里的巨大禮堂猶如彩虹般懸在空中,兩端被頂天立地的環形電梯所支撐。整座建築由無數雲錦晶片所組成,隨著夕陽下沉,便從不同角度反射出奪目的炫光,仿佛神話中橫跨天際的神之橋。

    禮堂上空停著數艘戰艦,一百多架暗星堂龍騎繞著建築不斷盤旋。來往貴賓及媒體乘坐的小型飛梭如鳥群般,不斷從入口處飛進電梯,升入禮堂下方的室內停機坪。

    禮堂大廳內衣香鬢影人聲鼎沸,幾乎所有非帝國勢力、獨立星系及國家的外交使團都來了——仔細看的話甚至有幾位帝國名流也夾雜其中,非常低調的縮在牆角里等待著。

    今天是流亡政府正式公布和暗星堂聯手的日子。

    暗星堂,這個一度差點吞掉半個銀河系的遠星勢力,已在漫長的時光中被人完全遺忘,甚至連很多帝國上將都不記得它的名字了。然而今天他們將第一次獲得政治承認,以協助聯盟、抗爭民主的面目出現,再次向銀河系伸出瓜分權力的刀。

    這注定將引起全宇宙的軒然大波,然而這不是重點。

    今天在場的很多人都是為了另一個消息來的。

    雖然這個消息還沒得到聯盟的承認,雖然帝國還未對此發表任何看法,但種種征兆都顯示這個流言可能並不僅僅是流言而已——

    西利亞回來了。

    五十年前戰死紅土星的聯盟統帥,光耀軍團至高無上的精神象征,帝國公認不可戰勝的一代軍神——加文•西利亞,竟然死而復生的回來了。

    •

    禮堂頂層。

    馬卡斯議長急匆匆穿過走廊,高級皮鞋在錚亮的地面上發出咚咚聲,艾伯爾上將聞聲回過頭︰“議長。”

    “你叫我來干什麼?什麼叫元帥有事想跟我談?你我都知道那只是個復制人而已!”

    艾伯爾不答言,馬卡斯不耐煩的看了看表︰“告訴你我只有幾分鐘時間,你最好別故弄玄虛,馬上孔塞特林那個老家伙就要來找我——”

    “他沒有故弄玄虛,”馬卡斯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熟悉的聲音,淡淡道︰“確實是我想和你談談,尊敬的馬卡斯議長。”

    馬卡斯回過頭,頓時整個人都僵硬了。

    空曠的走廊上,一個穿白色軍服的年輕人靠在拐角,雙手隨意插在褲兜里。余暉透過落地窗灑在他腳下,他一半側臉隱沒在陰影里,但嘴角那絲微微的笑意卻無比清晰並且熟悉。

    “不、不可能……”馬卡斯震驚退後,結結巴巴道︰“你已經死了,你,你已經死了——”

    “你知道我沒有。”

    “但你也不可能——”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事實就是我做到了。”西利亞似乎覺得很有趣,微微笑著問︰“現在你還要趕著去跟道格拉斯•孔塞特林見面嗎,馬卡斯議長?”

    這議長兩個字似乎格外意味深長,馬卡斯腦子里亂嗡嗡的,下意識打了個寒顫,回頭求救般望向艾伯爾。

    艾伯爾卻臉色沉沉的什麼都看不出來,如鐵塔般堵住了去路。

    是了,軍部那幫人跟西利亞都是一條心的……但他怎麼這麼快就收服了艾伯爾?難道他早就有所計劃?不不,這簡直太不可置信太荒謬了……等等,他既然能復活就代表軍部早就有所準備,難道軍部已經暗下脫離議會形成了自己不知道的勢力?……

    馬卡斯思維簡直混亂了,只覺得懼意從心頭竄起,半晌狠狠用手一掐掌心,勉強擠出一絲扭曲的笑容︰“這、這不是正好?我們今天就舉行發布會,向全宇宙通報你已經回來了的消息——”

    “對你來說一點也不好吧,議長先生。”西利亞揶揄道,“孔塞特林家族想利用我來反攻帝國,但你最大的心願不就是跟帝國議和?”

    ——雖然這在議會是公開的秘密,但被一語點破還是讓馬卡斯有些難堪︰“我、我沒有這樣想,光復聯盟是每個公民的義務和責任,作為議長我時刻都把這項使命牢牢的……記在心里……”他的聲音在西利亞的目光中越來越小,最終幾乎變成了囁嚅。

    但西利亞的下一句話就讓他心髒提到了嗓子眼︰“別擔心,議長,我是站在你這一邊的。”

    馬卡斯幾乎覺得自己的耳朵出錯了︰

    “什麼——什麼意思?!”

    “字面上的意思。”

    “但是你……”

    “我同意跟帝國議和,事實上我就是為此而來的。”

    馬卡斯茫然搖頭,難以置信的目光在西利亞和艾伯爾臉上來回逡巡,仿佛想竭力找出一絲一毫開玩笑的痕跡,然而最終還是失敗了。他張開嘴又合上,半晌才勉強從喉嚨中擠出一絲聲音︰“不……不可能,這世上誰都有可能跟帝國議和,但是你——只有你不可能——”

    “此一時彼一時,馬卡斯議長。”西利亞打斷了他混亂的昵語,冷靜的聲音回蕩在走廊上,顯得格外清晰而冷酷。

    “聯盟現在最大的危機不是帝國,而是暗星堂。當然這是從我的角度來看問題,換成你的角度的話,當務之急應該是徹底鏟除孔塞特林家族,否則一旦他們徹底取得暗星堂的支持並向帝國開戰,你作為主和派的權力和地位會立刻被架空,從此徹底成為道格拉斯•孔塞特林的傀儡。”

    “……我現在也是傀儡,”馬卡斯夾雜著憤怒和不甘的低聲道。

    “問題是現在道格拉斯沒理由徹底把你趕下台,因為聯盟人民不支持他,他們永遠都記得他是帶著聯盟投降的議長。”西利亞頓了頓,話鋒一轉道︰“——但一開戰就未必了,擁有暗星堂支持的主戰派道格拉斯會很快刷新他在民眾心中的地位,屆時他有資歷、有人望、有孔塞特林數百年的深厚政治基礎,而你又將如何自處?”

    ——這番話說得很有煽動性,而且準確抓住了馬卡斯的軟肋。

    西利亞的政治才能一般,主要體現在他做的比說的多,跟嘴皮犀利的職業政客沒法比。但這並不代表西利亞就完全不會說了,四百年前他以元帥身份投降暗星堂的時候幾乎沒人相信他不是詐降,尤涅斯還在長老面前一力主張殺掉他,但最終都被他憑著口舌一一說服。

    那個時候他能說服狡詐如狐的暗星長老,現在就能說服利欲燻心的議長馬卡斯。

    走廊上沉寂片刻,果然只听馬卡斯慢慢道︰“我同意你的看法,但是……你憑什麼幫助我?”

    西利亞從陰影處走出來,站在馬卡斯面前,目光帶著巨大的壓迫性的力量。

    “——我並不是幫你,而是幫我自己。”

    “你想做真正的議長,而我也不願當被孔塞特林家族控制的傀儡。道格拉斯•孔塞特林跟我之間的舊怨人盡皆知,而暗星堂更是和我有不共戴天之仇——試想如果他們控制了議會,你最多不過卸任離職,而我還能有活路可走嗎?”

    ——這話說得簡直無懈可擊。

    馬卡斯眼神當時就是一亮。

    是啊,西利亞是親手將暗星堂封進五維空間的人,是代表軍部跟道格拉斯斗了上百年的人,尤其他五十年前戰死紅土星,那還得歸功于道格拉斯等人的出賣……他應該比我更看不得孔塞特林家族掌權才是啊!

    尤其議會現在落入暗星堂的控制,除了帝國之外,銀河系再找不出第四方勢力能跟暗星堂抗衡了。西利亞肯定也知道,憑他的地位如果歸順于帝國,那幫親衛隊出身的帝國高層們怎麼可能薄待他?而他如果想在議會找一個能跟帝國談判的人,除了我他還能找誰?

    “這一切都建立在聯盟不向帝國開戰的基礎上。”西利亞一瞥馬卡斯的臉色就知道他想通了,于是將話鋒一轉︰“——今天議會將在發布會上宣布和暗星堂聯手進攻蛇夫星系,這個消息一出,就徹底斷絕了你向帝國議和的可能。當暗星堂領著聯盟軍隊向帝國轟出第一炮的時候,你這個議長也就當到頭了……”

    馬卡斯一個激靈,脫口而出︰“但我該怎麼阻止他們?”

    西利亞嘴角略微一勾,似乎早已預料到他會這麼問︰“你只需要按我說的做就行。”

    馬卡斯這時已經被完全說動了,但本性中的優柔寡斷還是讓他遲疑著不敢開口。這倒也很符合他的個性,要不是因為他心性軟弱又好控制,孔塞特林家族也不會抬舉他來當這個傀儡議長。

    短短十幾秒鐘的猶豫就仿佛幾個世紀般漫長,在他身後艾伯爾臉色都變了,拳頭緊緊攥著,用盡全身力氣才能勉強克制自己不發出聲音。

    西利亞倒非常從容,臉上看不出一絲表情。

    “……我不知道,”許久後馬卡斯終于低聲說,“我不知道……我憑什麼相信你?”

    西利亞一哂,隨手從腰間拔出赤金短匕,在手背上一劃。

    鮮血立刻涌出,Omega信息素特有的勾人腥甜也隨之揮發開來。馬卡斯頓時一愣,但緊接著就被那信息素中極其強大、異常排外的Alpha氣息逼得退後了半步,驚慌之下連聲音都變了︰“這是什麼,標記?!這是誰?!”

    “賽特•海因里希。”西利亞淡淡道,目光沉靜沒有絲毫變化︰“——具體情況等以後再解釋,但現在,你應該相信我了。”

    •

    馬卡斯議長失魂落魄離開後,西利亞站在原地,緩緩舔掉了手臂上的血。

    那一刻他額前的頭發遮住了眼神,鮮紅血跡沾在唇角,和冰白的臉頰對比,有種驚心動魄的鮮明。

    艾伯爾站在邊上愣愣的看著,喉嚨里卡著無數話都不敢說,半晌才從喉嚨里擠出一絲聲音︰“您……您開玩笑的吧?其實……”

    西利亞抬手打斷了他的話,“我不想提這件事。”

    艾伯爾一時語塞。西利亞積威甚重,他想追問又不敢,遲疑半晌後思維轉到了另一方面︰“馬卡斯會照你的計劃去做嗎?”

    “會。”

    “那……我們真的要跟帝國議和?”

    這時樓下禮堂里的發布會已經開始了,他們兩人順著走廊下去,只听西利亞的聲音不咸不淡︰“你說呢?”

    這個艾伯爾也不好說,但私心里又隱隱覺得,剛才西利亞勸馬卡斯的話也不無道理。聯盟剛投降那會兒,軍部所有人都一心想著反攻帝國、報仇雪恨,議和什麼的純屬是天方夜譚。但現在聯盟政府已經在各星系間輾轉流亡了五十年,人口銳減經濟衰退,報仇這兩個字听著就有些底氣不足了——別的不說,就算真開仗了,你拿什麼跟人家船堅炮利的帝國軍打呢?

    “議和吧,也不是不行……”艾伯爾一眼瞥見西利亞的臉色,那話就卡在喉嚨里了。

    “——‘不是不行’。”西利亞一字字重復,倏而冷冷道︰“是絕對不行。”

    這話語氣說是斬釘截鐵也不為過,艾伯爾當即就愣了一下。

    “只有當雙方實力對等,或一方特別難纏打不死的時候,才能退一步坐下來議和。眼下聯盟連一支像樣的軍隊都湊不起,對帝國來說根本沒有議和的價值,只怕我們剛坐下來就要被對方打死了。”

    艾伯爾忍不住想反駁,被西利亞毫不留情的打斷了︰“就算帝國出于政治考量答應議和,對我們來說也不是好事。目前聯盟吏治混亂人心浮動,一旦被帝國從內部侵入,整個聯盟政體都會在頃刻間顛覆,後果將更不堪設想!”

    “但你答應馬卡斯議和……”

    “只限于對抗暗星堂,其他都是騙他的。”西利亞皺眉問︰“不會連你也當真了吧?”

    艾伯爾嘴角抽搐半晌,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

    按照議會的原定計劃,禮堂後台已經被憲兵隊重重監控。“試驗體”將在這里靜靜等待,直到大幕拉開,燈光亮起,它便如提線木偶般在萬眾矚目下粉墨登場。

    隨後西利亞復活的消息傳遍宇宙,帝國聞聲震動,聯盟聲望大漲,反對獨裁的第一炮順利在蛇夫星系打響……

    ——如果不是試驗體突然變成了本人的話,這應該是一出完美的政治秀。

    西利亞推開後台的門,第一眼就看見十幾個憲兵被綁著扔在牆邊,卡列揚站在中間“  ”的扳指關節,回頭只見一臉躊躇滿志的表情︰“都搞定了,元帥,你怎麼說?”

    “……”西利亞沉默片刻,“轉告你的副官們,辛苦了。”

    “喂這真的是我做的!元帥你怎麼可以這麼說!你竟然不相信我!……”

    卡列揚連耳朵根都紅了,西利亞全當沒听見,走到那幫昏迷的憲兵面前撿起一只頭盔,拿在手里翻來覆去的打量。只見那頭盔極厚極沉,兩邊太陽穴的位置上連接著電極,金屬探針足有三四寸長,西利亞隨手舉著它向卡列揚一揮︰“你知道這是做什麼的?”

    “我——我好歹是個中將!別那麼看不起人!……不是用來控制試驗體的嗎?”

    西利亞點點頭道︰“暗星技術。”

    這東西是用來給人體大腦加以刺激,輸入事先設定好的程序,借此來控制試驗體的。孔塞特林家族通過艾德娜的情報,以為那個真正復活的西利亞已經在機甲聯賽上失蹤了,戍嶸星上挖出來的只是個沒有思維的軀殼而已,因此只能利用暗星堂的技術,讓試驗體在發布會上看起來像真人。

    西利亞隨手把頭盔往卡列揚懷里一扔,穿過後台向側門走去。卡列揚下意識追了兩步,問︰“你真的準備亮相?”

    西利亞頓了頓,推開通向幕後的側門。前台激昂的演講聲立刻穿過厚厚的幕布,回蕩在一片靜寂的後台,依稀可以听見是道格拉斯•孔塞特林的聲音︰“聯盟政府永遠不放棄光輝的事業!……帝國的獨裁將走到盡頭……”

    幕布縫隙中透出的光映在西利亞臉上,只見他嘴角微微勾起,竟像是笑了一下︰“半個世紀都沒落幕的戲,當然要亮相。”

    他走進通道,反手關上了門。

    這條通道和大廳僅隔著一層幕布,透過縫隙可以看見會場中坐滿了貴賓。

    聯盟已落魄到了如此程度,但這場發布會還是有很多獨立星系派了外交使團來參加——所謂獨立星系,一般情況下既不從屬于帝國,也不依附于聯盟,但帝國和聯盟的勢力斗爭卻和他們息息相關,一旦兩方開戰,他們就將成為銀河系內重要的第三方勢力。

    貴賓席周圍站著幾個暗星武士,看似隊形松散,但都眼楮都牢牢盯著場內的動靜。

    西利亞目光在全會場範圍內一掃,只見果然不出意料,奧斯羅德和他手下的人一個都沒出現。而尤涅斯一身黑甲黑袍,臉色僵冷蒼白,正面無表情的坐在演講台後身後,就像道格拉斯•孔塞特林身後一道沉沉的陰影。

    ——暗星堂的名頭是真的沒人知道了。這要換作幾百年前,別提跟這麼多黑甲武士同處一室,只要放出暗星堂的名字就能讓這幫人四散奔逃。

    “……就算屢遭打擊,聯盟也沒放棄在民主的道路上灑遍熱血,五十年來勵精圖治……堅持人類最根本的自由和權利,得到了銀河系各界民眾的支持和鼓舞……”

    道格拉斯•孔塞特林的聲音從高台上傳來,這個頭發花白的老人慷慨激昂,猛然抬手舉向空中︰“五十年前,光耀軍團被帝國無恥偷襲,不幸惜敗于蛇夫星系紅土星!如今半個世紀過去了,那恥辱一直牢牢記在每一個聯盟公民心間,我們永遠也不會忘記自己的國土!自己的家園!我們將光復聯盟作為畢生的信念,誓將永遠奮戰到底!……”

    台下響起雷鳴般的掌聲,將整個禮堂都震得嘩然作響。

    西利亞站在大幕後靜靜的看著,半晌道︰“獅鷲。”

    獅鷲化作金扣飛到他耳側,幾秒鐘後接口處綠燈亮了亮︰“狴犴傳來消息,陛下已帶領第九艦隊跨過最後一道遷躍門了。”

    西利亞微微一點頭。

    與此同時演講台上,道格拉斯猛一揮手,高聲道︰“今天我代表聯盟,要向大家宣布兩個重要的消息!”

    “第一,來自遠星系的暗星政府將和我們結為盟友,共同對抗反文明、反人類的帝國專制統治!”

    掌聲弱了幾秒,台下很多人面面相覷,眼底都透出同樣的疑問︰暗星政府是什麼?

    尤涅斯冷冷望著他們,如蛇般的瞳孔中劃過一絲輕蔑。

    “第二,”道格拉斯頓了頓,驟然提高了聲音︰

    “——五十年前失蹤于紅土星的加文•西利亞元帥,近日終于再一次回到聯盟,回到他奮斗百年的人類民主事業中來了!”

    “散落在宇宙各地的聯盟士兵們,以西利亞元帥之名,再次拿起槍為聯盟而戰吧!”

    ——隨著最後一個字落地,大幕緩緩拉開,身穿白色軍服、胸佩黃金軍徽的西利亞,終于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目光中。

    會場中剎那間死一般的靜寂——

    緊接著,就像一盆水潑進了滾油中,整個會場瞬間就炸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