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這個學徒一頭金棕相間的短發,桀驁不馴的豎著,一看就很扎手的樣子。他眉骨高而眼窩深,嘴唇如刀削般薄,面相有種少年老成的陰霾,揮手又是當空一刀!

    鐺!

    西利亞再次擋下,刀鋒相撞火星四濺,他緊盯著少年森冷的眼楮︰“你怎麼在這里?”

    “誰知道你說什麼!”克萊爾叱道,閃電般連連出手,狹窄的空間里頓時滿是亮藍色的電光!

    西利亞還在白鷺星軍校的時候,就對這個一發情就有暴力傾向的Alpha軍校生沒什麼好感,校內選拔賽時還明堂正道的把他揍了一頓。但後來他們在復賽基地里遭遇暗星堂武士,克萊爾為保護隊友身受重傷,又讓西利亞對他有些改觀。

    ——這個少年是怎麼成為暗星學徒的?

    西利亞根本不把學徒放在眼里,隨手硬接了十幾刀,轉身一記飛踢將他踹到了數米之外。克萊爾砰的一聲撞到牆又摔到地上,落地便重重嗆出一口血,還沒來得及起身就感覺額上一涼,抬頭只見西利亞居高臨下的望著他,鋒利的刀尖正點在他眉心︰“回答我的話,你怎麼在這里?”

    “……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迪恩呢?”

    “老子不認識什麼迪恩!”

    西利亞微微眯起眼,這個動作讓他眼睫顯得極長,半晌又冷冷問︰“加文呢?”

    “老子說了不知道!不認識!”克萊爾一把抓住刀鋒,厲吼︰“快來人,這里有——”

    砰的一聲重響,西利亞一腳把他踹回地面,可憐克萊爾連哼都來不及,直接就昏過去了。

    “巴奈特大人死了!”不遠處傳來學徒們的怒吼︰“快去叫人,快去!”“巴奈特大人死了!”

    西利亞一把抓住克萊爾扛到肩上,瞬間給壓得眼前發黑。Alpha和Omega之間的體重差簡直沒法忽視,西利亞嘴角抽搐,勉強拖著克萊爾跑了幾步,突然听見獅鷲抓狂道︰“等等!等等!狴犴請求通訊!”

    西利亞還沒回答,只听海因里希的聲音立刻傳來︰“情況怎麼樣成功了沒有?!听著,我有兩件很重要的事要告訴你——”

    “我叫你接你再接!”西利亞呵斥獅鷲,後者立刻委屈的叫起來︰“矯情什麼!你們都睡過了!”

    “……”西利亞只覺得眉心直跳,剛要抽獅鷲就只听海因里希不滿的聲音傳來︰“喂你到底有沒有在听?我說了有兩件重要的事告訴你……你背上那是誰?!”

    “皇家軍校學生!”

    “為什麼穿得跟暗星堂似的?!”

    “校風不正!去怪皇帝!”西利亞隨口道,憑著方向感沖進中間那條狹窄的岔道,只听身後幾個暗星學徒的腳步立刻沖了過去。“你到底想說什麼?”

    “第一我最近才發現……等等,什麼叫校風不正就怪皇帝?!你明明知道皇家軍校不歸我管,怎麼不去怪艾德娜?!”

    “……”西利亞在錯綜復雜的磁場走廊里穿梭,冷不防身後沖來一個暗星堂低階武士,看到他穿學徒黑袍想開口呵斥,誰知聲音都沒來得及發出就被西利亞一刀重重拍向牆壁,咚的一聲倒地不動了。

    “做人不能偏心成這樣……小心!”海因里希話音未落,西利亞轉身將偷襲而來的鐵爪一架,旋即將赤金軍刀猛然變長,瞬間便刺穿了另一個暗星武士的左胸!

    “你到底想說什麼!快點說!”武士頹然倒在地上,西利亞一把抽回軍刀喝道。

    獅鷲大吼︰“正面兩點鐘方向!台階下有密室!”

    海因里希︰“他是叫我說!”

    西利亞拖著克萊爾沖下台階,突然燈光一滅,周圍頓時陷入了一片黑暗。緊接著不遠處鬼火幽幽亮起,映著一張張四處環顧的鬼面,場景頓時如幽冥地獄般極為駭人。

    “這這這,這是怎麼回事……”獅鷲差點發抖了,剛想往西利亞手里縮就突然發現不對——只見西利亞眼瞳瞬間變紅,無數黑色花紋順著臉頰流到脖頸,轉瞬間便在全身點亮了相同的幽光!

    獅鷲︰“啊啊啊啊啊啊——!!”

    “只是暗星印記而已!你太丟帝國機甲的臉了!”海因里希終于忍不住把一腔怒火都發到機甲身上,然而話音未落就听西利亞冷冷道︰“是暗星武士紋——你的孤陋寡聞也讓我大開眼界,皇帝陛下。”

    海因里希︰“……”

    獅鷲︰“……你……你在為我出頭嗎加文?”

    西利亞不答言,他成功混在這層樓的無數武士間,拖著克萊爾沖下了台階,很快在短短的甬道盡頭發現一扇深深嵌入牆壁的密封合金門——這扇門的顏色和牆壁本身非常接近,就算是燈光大亮的時候看也未必能立刻發覺,門邊還瓖嵌著密碼鎖。

    “獅鷲,解鎖。”

    獅鷲沉浸在感動中不可自拔,忙不迭變成光腦飄起來,迅速連接了密碼鎖的系統中樞。

    對這台凌駕于銀河系巔峰的3S機甲來說,流亡政府所用的一切技術都跟戰斗力負五的渣沒什麼兩樣,它甚至不用建立四維數據模型,幾秒鐘後就飛快的輸入了四十位數字密碼。

    “——指令通過,磁場控制室放行。”

    機械聲驟然一停,緊接著大門滑開。

    這就是磁場控制室?西利亞一步走進去,合金大門立刻在身後合上了。

    主電源已被暗星武士切斷,但磁力控制室里還有備用電源,巨大的室內籠罩著一層昏暗的光。西利亞把克萊爾靠牆放下,突然只听獅鷲警惕道︰“小心!房間里有人!”

    這話一出,正準備說什麼的海因里希立刻就閉嘴了,皺眉擔憂的看著西利亞。

    西利亞倒並不慌張,拎起軍刀緩緩向昏暗深處走去。磁力控制室里到處是連著天花板的機櫃,反制磁場中樞運轉發出嗡嗡的聲音,輕易就蓋過了他幾乎無聲的腳步。很快西利亞轉到某一座機櫃背後,突然猛一回身︰“什麼人!”

    嘩啦一聲鏈響,金屬相纏炸出一圈亮藍色的電光!

    那偷襲的黑影如猛獸般撲來,差點把西利亞撞翻在地——然而只听叮!叮!數聲亮響,閃著電光的鎖鏈被嘩然掙脫,偷襲者發出一聲痛苦的咆哮,被西利亞一腳狠狠踹到牆角!

    “媽的——”偷襲者嘶聲痛罵,緊接著被西利亞一腳踩上胸口,劇烈的壓迫立刻讓他所有言語都化成了慘叫!

    西利亞刀尖抵著他咽喉,借著刀身反光一看,卻有點出乎意料︰“迪恩?”

    ——那蜷縮在陰影里滿臉是血,如同負傷猛獸般不斷喘息的,赫然是白鷺星軍校里的優等生迪恩!

    “這是怎麼回事?”海因里希顯然對這個毛還沒長齊的假想情敵印象深刻,聞言也被震到了——迪恩身份跟克萊爾不同,後者出身富商家庭,前者卻是堂堂軍部少將的獨生子!不論他是被擄還是自願加入暗星堂,這里面的政治意義可都太棘手了!

    “要殺就殺,讓我求饒是做夢!”就在這時迪恩猛然抬頭,狠狠呸了一聲︰“——多行不義必自斃,我死了也會等著看你們自取滅亡的!”

    海因里希︰“……”

    西利亞︰“……”

    西利亞輕輕踢了他一腳,收回刀尖問︰“罵得好——但你又怎麼會在這里?”

    這話問得跟熟人一樣,迪恩聞言就愣了,極為警惕的盯了西利亞一眼。

    迪恩全身纏著電磁鎖鏈,臉上、身上血跡未干,明顯有被毆打過的痕跡,腹部還有被刀刺穿後留下的猙獰傷疤。他這樣子跟軍校那個滿口道德規矩、自尊心強烈的Alpha優等生相比簡直判若兩人,西利亞蹲下身,拍拍他的臉問︰“你不認得我了嗎?”

    迪恩眼珠顫抖,緊緊盯著他臉上的暗星武士紋︰“你是……”

    “‘謝謝你那天保護我,盡管只是你高人一等的自尊心作祟,但我會報答你的’——皇家軍校,機甲聯賽,這些都忘了嗎?”

    “你、你是——”迪恩難以置信,全身發抖的結結巴巴道︰“加、加文?!”

    “加文•西利亞。”西利亞抽刀幾下砍斷鎖鏈,一伸手將他拉了起來︰“這事說來話長,你先把你為什麼會在這里的事告訴我。”

    迪恩大腦幾乎停轉了,整個思維完全是空白,就像個木偶一樣被西利亞扶到機櫃邊坐下。

    雖然目前情勢緊張,迪恩的狀況也很值得同情,但海因里希對他此刻的心情實在深有體會,忍不住就有點幸災樂禍。還好西利亞為人厚道,讓獅鷲給他臉上、身上的傷做了緊急處理,半晌才听他顫抖著聲音問︰“但是——但是加文•西利亞——是西利亞元帥啊?”

    “是的,我就是那個叫西利亞的倒霉元帥。你怎麼會在這里?機甲聯賽決賽時發生了什麼?”

    迪恩眼珠都不會轉了,嘴巴張了又合,張了又合,重復數次後才顫抖著道︰“你不是暗星武士?你們是不是又給我催眠了?告訴你們我是不會上當的,有種就干脆把我殺掉……”

    “我不是暗星武士,迪恩。”西利亞俯身用力按著他雙肩,緊盯著他茫然無措的眼楮,目光仿佛帶著巨大的力量︰“你听我說,現在局勢緊張,我們的時間不多。我不敢肯定能把你和克萊爾都活著帶回地面,所以你現在說的每一個字都很重要。告訴我決賽後發生了什麼,為什麼你們會在這里,暗星堂把你帶來聯盟是為了什麼?”

    他說的每個字都異常凝重,迪恩終于意識到了情況的嚴酷性︰“你見到克萊爾了?”

    西利亞一指身後。

    “……!”迪恩終于發現靠在牆邊人事不省的克萊爾,急道︰“他沒事吧?他被暗星堂催眠了!當初在那條基地的走廊上——”

    他頓了頓,像是要理清腦海中紛亂的記憶︰“對……當初在復賽基地的走廊上,我們都被爆炸沖到了沙漠……然後我和克萊爾都被那個叫奧斯羅德的暗星武士抓住了,他們本來想殺掉我們,但有個叫尤涅斯的說‘這個叫克萊爾的有當暗星武士的天賦,可以帶回總部去進行手術。這個叫迪恩的出身帝國軍部,以後說不定有大用’……當時我就奇怪,為什麼他知道我出身軍部呢?!”

    “因為有叛徒。”西利亞靜靜道,緊接著又問︰“後來怎麼樣?”

    “他們給克萊爾和我都做了催眠,醒來後克萊爾就什麼都不記得了,暗星武士讓他做什麼他就做什麼。至于我不知為何催眠就沒用,尤涅斯試過很多次,最後只能用嚴刑拷打的辦法強迫我為他們做事——”

    西利亞驀然打斷了他︰“暗星堂的催眠對你沒用?”

    迪恩點點頭,少年滿是血跡的臉在燈光下格外倔強︰“沒用,他們催眠了很多次,最後只能把我打成這樣。”

    “……他們把你打成這樣,你都沒屈服?”

    迪恩的眼神堅定而清明,只說了一個字︰“不!”

    昏暗的燈光下西利亞臉色有點古怪,說不上是動容還是難以置信,半晌他輕聲問︰“海因里希……你听見了嗎?”

    迪恩還沒反應過來海因里希是誰,就听空中傳來一個聲音︰“難道是他的精神閥值高?”

    “不,跟那沒關系。”西利亞深吸了口氣,緊緊盯著迪恩澄澈明亮的眼楮︰“——是純意志的作用,是他……毫無破綻的堅定信念。”

    他起身拍拍迪恩的肩,口氣微微有點變化︰“後來怎麼樣,暗星堂為什麼把你帶來聯盟?”

    這個問題就非常好答了,迪恩咬牙道︰“他們想殺我!他們想把我當禮物送給聯盟,讓聯盟向全宇宙公開我的死刑!”

    ——向全宇宙公開帝國將軍之子的死刑,這條計策不可謂不狠毒。一方面對帝國來說這是個極其嚴重的政治羞辱,另一方面也徹底讓帝國和聯盟撕破了臉,以馬卡斯議長為首的主和派也被逼上了不得不跟帝國開戰的境地。

    這條一石二鳥之計簡直明明白白暴露了暗星堂的野心——他們想促成聯盟和帝國的戰爭,想從中獲取漁翁之利。

    “蛇夫星系——”西利亞低聲道,幾乎一字一句的︰“果然如此,暗星堂正準備聯合聯盟,向蛇夫星系發兵!”

    海因里希面色驟然變了。

    西利亞站起身,深邃的側臉在燈下泛出一種類似玉石質地的光。他沉吟片刻,微微眯起眼轉向迪恩︰“抱歉,我今晚不能帶你上去。”

    迪恩顫抖了一下,但目光沒有退縮。

    “如果你失蹤了,奧斯羅德就沒理由再懷疑巴奈特的死是尤涅斯搗鬼,因為誰都知道尤涅斯非常想和議會聯手進攻帝國,他不會自毀長城的把你放走。”西利亞頓了頓,拍拍迪恩的肩膀︰“——但我也不會讓你死,臨刑前一定會救你出來。”

    迪恩咬住嘴唇,用力點點頭。

    那一刻不僅西利亞,連海因里希都有點欣賞這個年輕的Alpha軍校生了。被嚴刑拷打多日後還要面對死亡的威脅,好不容易被人救了,卻要在最關鍵的時候被放棄,就好像絕境逢生又被打入地獄一樣,其中的大起大落足以把真正的軍人逼瘋——但這個軍校生竟能承受。

    這需要多強的意志,簡直是不可想象的。

    “少年強則國強啊……”西利亞輕輕嘆了一句,也不知是嘆帝國日益強盛,還是嘆聯盟頹勢難挽。

    他轉身扶起角落里昏迷不醒的克萊爾,往周圍打量了一圈。幽空星人口中的“反制磁場”在帝國和聯盟都非常罕見,一時也不知道如何操作這里的開關,西利亞沉吟片刻,示意迪恩躲到牆角去,緊接著調出獅鷲裝備內的肩扛式電磁炮,悍然一炮將整個操作台轟塌了!

    火光猛然沖上天花板,迸飛的大塊零件把附近幾個機櫃都撞得變了形。備用電源頓時一滅,緊接著響起急促的紅燈——“警報!警報!磁場控制室發生爆炸,磁場控制室發生爆炸!”

    轟然一聲大門洞開,西利亞抓起克萊爾,只見迪恩突然從機櫃後奔出來,幾乎用盡全身的力氣大聲問︰“元帥!你是站在帝國這一邊的嗎?!”

    這句話簡直將他所有的希望都孤注一擲,火光中他們深深對視著,半晌西利亞沉聲道︰“是的,我站在帝國這一邊。”

    淚水瞬間從迪恩眼底涌出,這個面對死亡都無所畏懼的少年,此刻終于哽咽著點了點頭。

    •

    爆炸幾乎立刻就將半層樓的暗星武士都引了過來,但西利亞的裝扮在黑暗中和暗星武士無異,又扶著一個昏迷了的暗星學徒,在人群最慌亂的瞬間便混了進去,直接沖向電梯。

    強烈的旋風從大樓地面上憑空卷起——那是終于從反制磁場中掙脫出來的幽空星人。它們認人一般從直接通過思維頻波,因此沒被偽裝所迷惑,立刻撲到西利亞耳邊︰“快跑!”“尤涅斯來了!”“快跑——!”

    尤涅斯還沒來得及下令封鎖電梯。其實爆炸發生的第一時間就有人飛奔去告訴了他,然而他還沒來得及發出任何命令,就被奧斯羅德帶著一群手下找上了門︰“巴奈特被人殺了。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個解釋?”

    尤涅斯立刻反問︰“誰殺的去找誰,關我什麼事?”

    兩方人馬互相對峙,只听遠處人群的奔跑聲、叫喊聲響成一片。火光中奧斯羅德突然一笑,那目光中竟有些不加掩飾的志得意滿︰“你知道他是怎麼死的麼?”

    “他是被一個精神閥值很高的人用控制試驗體的方式暗殺的——尤涅斯,大家都知道這里能做到這一點的人,就只有你了。”

    與此同時百米外,電梯叮咚一聲打開,西利亞翻腕猛然削下了一個中階武士的頭,在沖天血光中退進了電梯。

    “尤涅斯正往這邊趕來,我們要走了!”大門合上的瞬間幽空星人盤旋而起,如風般拂起西利亞的頭發,緊接著消失在了電梯上方︰“我們在幽空星等你——但我們不能等你很久,請一定要來!”

    西利亞喘息著抹掉濺到臉上的血,剛要問什麼,幽空星人已經飛快的消失了。

    電梯平穩而快速的上升,如果尤涅斯這時趕來的話,雖然無法阻止電梯運行,卻能用精神控制住這些幽空星人。所幸它們已經走了,這些以電磁波形式存在的生命能輕易穿透宇宙,想必很快就能回到幽空星上。

    “下一步你打算怎麼辦?”海因里希問。

    “等明天發布會再說。”

    “為什麼騙那個迪恩?”

    “……”西利亞皺起眉,還沒開口就听海因里希冷冷道︰“別狡辯,你就是在騙他——你永遠也不可能和帝國站在同一邊,除了對付暗星堂!”

    “對付暗星堂是我們立場達成一致的基礎,至于其他的,你知道我們分歧在什麼地方。”西利亞突然話鋒一轉,問︰“你不是說有兩件重要的事想告訴我?”

    海因里希沉默了幾秒。

    “我解剖了鳳凰……”半晌他低聲說,似乎在遲疑什麼。“然後把它……修好了。”

    西利亞幾乎立刻就感覺到他隱藏了什麼沒說,但並未拆穿,只嗯了一聲。

    “我只想讓你放心,第二件事是在你殺巴奈特的時候我已經召集第九艦隊了——”

    西利亞猛一抬眼,唇邊浮起一絲笑意,只听海因里希說︰“我們現在就在去聯盟的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