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救救我們……”

    “救救我們……”

    “快來……快來救救我們——!”

    仿佛深淵中的無盡厲鬼,那悲慘的哭號從深不可測的電梯井底盤旋而起,西利亞一瞥腳下,瞬間只覺得仿佛有一層無形的灰色霧氣籠罩而上!

    “加文——”獅鷲驚慌的聲音未落,西利亞一把攥住它,同時將一直和它從未斷過的精神鏈接撤了回來,瞬間完全發散!

    狹小的金屬空間內霎時充滿了無聲靜寂而又震人發聵的慘叫︰“救救我們!不管是誰,求求你救救我們——!”

    仿佛閃電劃破黑夜,西利亞腦海深處突然涌出無數畫面︰他站在宇宙戰艦指揮台上,操縱台前坐滿了激動的研究員。大廳中回響著星際電磁炮試驗發射的倒計時,再過三十秒後,這顆史無前例的巨大電磁炮將拖著長而絢麗的尾光,如流星般劃過太空。

    年輕的聯盟統帥垂下眼楮,突然感覺一絲微不足道的風掠過耳邊,緊接著有個遙遠的聲音漸漸響起︰“有人嗎?有人能听見我們嗎?”

    “求求你听見我們!”

    “快阻止……快阻止這一切!”

    “求求你听見我們吧——!”

    西利亞猛然抬頭︰“你們是誰?”

    “元帥?”周圍眾人都詫異回頭,與此同時前方一個研究員猝然起身,指著監控錄像驚道︰“元帥身邊是什麼?有霧氣!”

    “是不明電磁波,快拉開元帥!”

    侍衛隊長海因里希一個箭步沖上前,然而還沒來得及動手,就被西利亞一擺手制止了。他閉上眼楮集中思維,只听風中無助的呼救瞬間清晰起來︰“我們是幽空星人,我們以電磁波的形式生存!”

    “快阻止導彈發射,電磁干擾會殺了我們的!”

    “求求你,人類統帥!只有你能听見我們,求求你!”

    ——西利亞臉色瞬間就變了。

    “十四、十三、十二……九、八、七、六……”大廳里倒計時越來越響,導彈專家們緊盯著監控屏,只見艦體外電磁炮口猛然閃現出奪目的白光。就在導彈即將發射時,西利亞猝然睜眼喝道︰“——住手!”

    “元、元帥?!”

    所有人都驚駭莫名,千軍一發之際西利亞猛然拔槍,一槍打碎了數十米外操縱台上的綠色發射鍵︰“我說住手!停止發射,立刻!”

    砰然一聲巨響,總工程師下意識飛撲出去,霎時將動力推進拉桿死死板到了底!

    “三,二,一——發射程序中止,警告,警告,發射程序中止……”

    大廳里紅光閃爍,導彈在最後一秒堪堪停在了炮管里。周圍人人都驚魂未定,總工程師抓著拉桿回過頭,喘息著望向聯盟統帥。

    一時周圍無比安靜,西利亞在眾目睽睽之下松了口氣︰

    “不好意思,剛剛發現附近磁場狀況有異,讓科學院勘察後遞一份報告上來吧……導彈試驗繼續進行,通知全軍躍遷至一光年外再行轟炸。”

    沒人知道就在他說這話的時候,幽空星人匯聚成一縷清風,從聯盟統帥耳邊悄然拂過︰“謝謝你,人類統帥!”

    “幽空星欠你一個人情,我們會再見面的!”

    •

    記憶的畫面猝然消失,西利亞猛然回過神,瞬間只覺得一陣旋風毫無預兆的在電梯里刮起︰“求求你!人類元帥!求求你听見我們!”

    “快救救我們吧,暗星堂就要來殺死我們了!”

    “……幽空星人?”西利亞從剎那間的記憶中提取到了這個重要名詞︰“我們曾經見過?”

    風聲中響起很多細小瑣碎的聲音,大概是幽空星人們用獨有的頻率互相交流,幾秒鐘後它們同時嘰嘰喳喳的叫起來︰“是的,你救過我們!你來幽空星求我們幫忙,但我們之中出了叛徒!”

    “暗星堂把我們抓到反制磁場里,逼我們交出你的遺產!”

    “但你的遺產已經回幽空星了,再被關下去我們會死在反制磁場里的!”

    ……

    跟幽空星人交流是一件很費勁的事,它們以電磁波的形式彼此混淆融合,說起話來吵吵嚷嚷的混雜成一片。西利亞當機立斷的打斷了它們︰“等等,當初找你們的是‘我’?我可能只是靈魂折射後的復制品……”

    “靈魂不可復制!”幽空星人尖利道,“是的,來找我們的就是你!”

    西利亞愣了愣,隨即一種說不出的復雜感覺從心底升了上來。

    原來紅土星上的試驗到底成功了,而我也確實是……

    但所謂的遺產是什麼,為什麼“已經回幽空星了”?尤涅斯把幽空星人抓來又是因為——

    “求求你幫我們破壞反制磁場!”也許是電梯越發接近第二百五十層,反制磁場的威力越來越強,幽空星人的聲音也猛然淒厲絕望起來︰“想要你的遺產,就來幽空星,但小心尤涅斯!”

    “我的……”

    “一定要來幽空星!千萬小心尤涅斯!暗星堂就要向蛇夫星座——”

    叮咚!

    電梯上方的數字定格在二百五十,一股令人極不舒服的氣場陡然籠罩了這小小的金屬空間,空氣中布滿了靜電,而幽空星人的聲音已猝然消失不見了。

    “……反制磁場,”西利亞喃喃的道。

    他抓起獅鷲,瞬間化為手套,猛然起身緊貼到電梯頂部,整個身體如同一層薄薄的紙。與此同時電梯門緩緩打開了,門外是一道短短的走廊,盡頭有個巡邏到此處的暗星學徒聞聲回頭,疑惑的看著空無一人的電梯。

    “誰在那里?”

    周圍一片安靜。

    “誰在那里?”

    學徒警惕起來,舉起槍緩緩向電梯靠近。周圍靜得只听見他自己的呼吸聲,然而就在他一腳踏進電梯門的剎那間,頭頂猛然一道疾風,西利亞當空而下,雙膝緊緊夾住學徒的頭,一個漂亮利落的扭腰就將他死死按倒在地!

    “唔——”

    學徒根本發不出聲音,就被西利亞閃電般推出電梯,擠到牆角邊一手抓住他右肩生生拗斷,同時鐵鉗般捂住他的嘴︰“別叫!否則殺了你!”

    閃電般的劇痛貫穿神經,學徒臉上冷汗汩汩而下,卻只能發出“唔唔”的無助聲音。

    “巴奈特在哪里?”

    “唔唔唔唔……”

    西利亞稍微將手放松了一點,誰知學徒立刻大叫︰“快來——唔唔!”

     嚓一聲脆響,他左肩也被干淨利落一把拗斷,這劇痛讓學徒立刻軟倒在地,除了發抖之外什麼力氣都沒了。西利亞撿起他掉在地上的槍,頂著學徒的太陽穴緩緩道︰“看在還是學徒的份上我就不殺你了……巴奈特在哪里?磁場控制室在哪里?”

    學徒顫如顛篩,眼中情不自禁流露出恐懼和求饒的神色。西利亞靜靜看了一會兒,才稍微松開堵著他嘴的手,果然只听他啞著嗓子發抖道︰“3、3B區,巴奈特大人住3B區——”

    “磁場控制室呢?”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西利亞手一動,學徒立刻崩潰尖叫起來︰“別殺我,我真的都——”

     當一聲重響,西利亞一槍柄重重砸到那學徒後腦上,頓時將他砸得昏死了過去。

    “獅鷲,掃描3B區。”

    獅鷲這只有眼色的小光腦,不等西利亞吩咐第二遍就查出了結果,迅速將通向目的地的最短路徑在空中投射了出來,同時疑惑道︰“咦——不對啊,3B區為什麼這麼多人……”

    那些人在投影中都是綠色的熱成像,西利亞只瞥了一眼便迅速扒下學徒的黑袍披到自己身上,抓起他的槍向前走去。

    整個250層就像一個錯綜復雜的大迷宮,而兩側牆壁大多是臨時構建起來的電磁材料,可見是匆忙間被改造成這樣的。這些材料構成了反制磁場,同時很大程度上干擾了獅鷲的掃描系統,西利亞一路上跟巡邏的其他暗星學徒險遇了好幾次,所幸仗著偽裝,每次都僥幸逃過。

    很快前方牆壁上出現了3B區的標號,西利亞緊貼牆壁,無聲無息的伸頭望向拐彎處,突然瞳孔微微放大了——

    拐彎外竟靜靜的蜷縮著一個人影。

    那是個全身赤裸的少年,燈光下大片蜜色的肌膚讓人不敢正視,頭深深垂著,大半張臉都隱沒在劉海下,看不清長什麼樣。

    然而西利亞瞬間就認出了他——那是自己!

    是在紅土星上剛醒來時,還沒經過基因修正的自己!

    西利亞眉心完全擰了起來,從拐角處上前一看,表情頓時變成了難以掩飾的反感和厭惡——那試驗體上身青紅交錯,雙腿大張,下身還有受過蹂躪的痕跡。可以想見巴奈特是在這里對它做了什麼,然後就隨便把它丟在這里不管了,就像個隨手丟掉的性玩具一樣!

    “這變態……”西利亞低低說了一句,突然听見獅鷲小心道︰“呃,加文?”

    “怎麼?”

    “我收到一條通訊請求,是……是狴犴發來的……”

    “接。”

    這還是獅鷲“失身于人”後第一次收到來自其他帝國機甲的通訊,其意義不異于叛國犯逃到外國後突然某天接到了來自本國總統的電話。獅鷲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接通視頻,出乎意料傳來的是海因里希的聲音,其中滿含抑制不住的激動︰“加文,我——”

    聲音戛然而止,海因里希望著面前的少年,表情一片空白。

    “……你誤會了。”西利亞一把抓住獅鷲擰向自己,鎮定道︰“不是你想象的那樣。”

    “不你現在在——”

    聲音再次戛然而止,海因里希望著面前的成年體西利亞,表情一片空白。

    “……這個倒沒誤會。”西利亞摸摸臉︰“——基因修正劑。”

    海因里希腦海中瞬間塞滿了各種不堪入目的黃色鏡頭,他顫抖的手來回指著西利亞和試驗體,嘴巴張合了好幾次,才勉強發出聲音來︰“你——你——你們——”

    “毛片看多了吧,”西利亞揶揄道,“是巴奈特干的。”

    海因里希沉浸在一腦子香艷的想象中,半晌才反應過來那個巴奈特是誰——當初跟奧斯羅德一起在機甲聯賽上入侵皇家軍校,事後被狴犴和鳳凰一起聯手打退,沒想到這個炮灰竟然還活著,竟然還敢對西利亞是試驗體做出這種事!

    海因里希只覺得內心有股邪火瞬間沖上頭頂︰“你現在在哪?這是怎麼回事?!”

    西利亞一邊小心前進,一邊把事情簡單快速的解釋了一下。皇帝不愧是玩弄政治的天才,一听西利亞說來找巴奈特就立刻反應過來︰“你想在議會的地盤上暗殺此人,借故挑起暗星堂和議會的爭端?”

    “不僅如此,巴奈特是奧斯羅德那一派的,而奧斯羅德和尤涅斯為了權力爭鋒相對,互相猜忌已經很久了。”

    皇帝聞言立刻搖頭︰“但你這計劃太倉促,不可能不留下任何破綻,恐怕不至于讓奧斯羅德就此跟尤涅斯翻臉成仇吧?”

    西利亞欠身掠過走廊,只見盡頭有兩扇半開的臥室門,門縫中透出柔和奢華的燈光和淫靡的聲響。他緊盯著那門縫,勾起一邊嘴角,笑意中竟有些冰冷的意味︰“不,奧斯羅德不關心破綻,他只欠缺一個理由罷了……尤涅斯尚能看到大局,而奧斯羅德,不過是個只能看到眼前小利的廢物。”

    這時只听吱呀一聲,臥室門被推開,兩個一模一樣的試驗體走了出來。

    獅鷲光腦飛在西利亞耳邊,攝像頭正對著臥室門,所以海因里希也同時看到了這個讓他血脈賁張的場景︰那兩人手里拖著另一個試驗體,但只能軟軟的癱在地上,看樣子全身骨骼都盡碎了,顯然受到了相當嚴重的性虐和毆打!

    “巴奈特——!”海因里希霍然起身,眼底燃燒著駭人的怒火︰“老子一定要——一定要——!”

    “我怎麼不知道你對充氣娃娃的愛有那麼深。”西利亞隨口道,趁著兩個試驗體走到自己身邊時猛然伸手勾住一個。

    試驗體沒有靈魂,純粹是靠精神指令來行動的。這一個被勾住了,另一個也沒有停,麻木的拖著同伴繼續向前走去。西利亞也沒有管它,只緊緊盯著手里這一個試驗體的眼楮,同時將自己的精神閥值提到最極限——

    就像鏈接機甲虛擬神經栓一樣,試驗體猛然彈了一下,抬眼回望西利亞。

    剎那間西利亞眉心微微一跳︰試驗體畢竟是人類,大腦中精神栓的設置比機甲精神栓復雜得多,連他都有種力不從心之感。

    但緊接著試驗體順從的伸出手,西利亞微微吁了口氣,將獅鷲變成一把極小的光匕放到它手心。

    試驗體轉過身,在原地站了一會兒,似乎精神栓中兩股相悖的指令在彼此斗爭。片刻後終于來自西利亞的指令佔了上風,它就像來時一樣拖著腳步,緩緩向臥室門走去。

    走廊上沒人說話,只听試驗體的腳步一聲聲落在地上,空氣緊繃得幾乎要凝固。十數秒後試驗體終于站在了敞開的大門前,舉起手中光匕。

    臥室里巴奈特想必還想溫柔鄉中享受,根本沒注意到一個行尸走肉般的性愛娃娃,已經對他亮出了屠刀——

    就在這一瞬間,光匕自動對焦,試驗體猛然抬手下劈,藍色的扇形電磁光呼的一聲向巴奈特劈去!

    所有事情都在同一秒發生,快得連肉眼都看不清楚——

    藍光劈出的那一瞬間,巴奈特猛然從大床上一躍而起,如巨大的猛禽般當空而下︰“什麼人——”

    轟然一聲他將試驗體踹倒在地,手起掌落一把扭斷了它的頭!

    試驗體頭頸鮮血狂涌,巴奈特奪過它手中的光匕,正要仔細打量卻猛然覺出不對︰“機甲?!”

    與此同時走廊盡頭,西利亞猝然抬手,在巴奈特將光匕遠遠扔開的前一瞬間暴喝︰“獅鷲——”

    那一刻不論巴奈特反應再快都來不及了,五維合金瞬間變形,獅鷲化為一柄長達半米的倒刺,只听噗呲一聲,從巴奈特手中悍然刺穿了他自己的咽喉!

    撲通一聲,巴奈特頹然跪倒在地,眼楮死死盯著走廊盡頭的人影,半晌才從擠出幾個字︰“西……西利亞……”

    西利亞一伸手,獅鷲猛然化作軍刀飛了回來。

    “你、你果然……”

    巴奈特每說一個字就有大股鮮血從嘴里冒出來,然而西利亞面無表情,冷冷看著他就此氣絕,轟然倒在了地上。

    “怎麼回事?”“什麼聲音?”與此同時迷宮般的走廊深處傳來腳步聲,巡邏的學徒都被驚動了。西利亞迅速往周圍環顧一眼,只見周圍有無數四通八達的走廊,一時根本無法分清暗星學徒是從哪個方向沖過來的。

    所幸千鈞一發之際,獅鷲猛然將刀尖往面前兩點鐘方向一指︰“那邊!”

    西利亞閃電般沖進那條甬道,幾步過後地形又是一變,竟出現了左右四條岔道。獅鷲正緊張的掃描逃跑路線,突然從岔道處傳來一陣急促的奔跑,轉瞬間一個黑色的影子從岔道出口撲了出來!

    說時遲那時快,偷襲者當空舉刀下劈,就在迎面襲來的那一瞬間,西利亞反手拔刀一擋——

    叮!

    金石交激的亮響震得人耳疼,西利亞緊盯那學徒的臉,神色間終于透出一股訝異來︰“——克萊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