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三天後,仙女座金水星,光耀軍團緩緩降落在巨大的停機坪上。

    卡列揚帶著一眾副官走下艦橋,左手邊跟著神情木然的“試驗體GTX0012號”。筆挺的聯盟軍裝很好的掩飾了中將的身形,沒人知道軍褲下他的小腿肚子此刻正一個勁發抖。

    議會代表特爾瓦議員、軍部代表艾伯爾上將正被眾人簇擁著等在艦橋下,一見卡列揚下來,兩人的表情同時都變了︰“漂亮的勝仗,卡列揚中將!”特爾瓦議員熱情而不失矜持,上前一把拉住卡列揚的手使勁握了握︰“一路辛苦了,議會會記住你的貢獻和功績的!”

    卡列揚擠出一絲扭曲的笑容,哆哆嗦嗦瞥向艾伯爾上將︰“您過獎了……”

    艾伯爾目露凶光一言不發。

    特爾瓦卻毫不在意︰“這就是試驗體GTX0012?為什麼還沒注射基因修正劑?——一定是回程太匆忙了吧,如果軍部空不出人手的話我可以讓研究院來幫忙,他們對試驗體一直非常感興趣……”

    “不了,議員。”艾伯爾終于開口道,聲音低沉而嗡嗡作響︰“軍部已經安排好了。”

    兩大巨頭終于對上,目光 里啪啦閃出無數火花。

    卡列揚不易為人察覺的退後了半步。

    “既然如此,我就在議會恭候你們的好消息了。”片刻後特爾瓦終于冷冷道,轉身向私人飛艇大步走去。

    在場氣氛驟然一松,卡列揚剎那間松了口氣——然而他今天注定在劫難逃,特爾瓦還沒走遠,只見艾伯爾突然像頭黑熊般猛沖上來,劈頭蓋臉給了他一巴掌!

    啪!

    卡列揚瞬間摔倒在地,昏眩間只听見艾伯爾怒吼︰“為什麼沒攻下戍嶸星!貪生怕死的廢物!明明再進一步就可以干掉帝國第九艦隊!廢物,都是被你毀了!”

    不遠處特爾瓦一個踉蹌,剛要沖回來算賬就被手下死活拉住了,片刻後終于悻悻上了飛艇。

    卡列揚頭昏眼花,在地上坐了半天才被副官發著抖扶起來。艾伯爾余怒未消,接近兩米的巨大身軀仿佛一頭暴躁的黑熊,指著他怒斥︰“我罵的也有你!”

    卡列揚兩只眼楮轉圈圈,有氣無力道︰“對……對,您罵得對……”

    “為什麼議會一拖後腿你們就縮了?還有沒有軍人的骨氣!就一鼓作氣沖上去又怎麼樣,打下戍嶸星,回來難道會被議會處死不成?!”

    “就算處死還有軍部在前邊頂著!軍部會眼睜睜看著你們被處死嗎?!懦夫!貪生怕死!這幫整天只想著高官厚祿的老狐狸們……”

    艾伯爾上將唾沫橫飛,周圍幾個副官都遭了殃。卡列揚勉強拿手擋著,滿臉痛不欲生的表情,好不容易等艾伯爾把口水噴得差不多了,才拿袖子抹著臉苦笑道︰“話是這麼說,但打下來轉手也得送出去,不是送給帝國就是送給暗星堂……”

    艾伯爾立刻無話可說了,只得不滿意的哼哼著,目光四下逡巡,緊接著一眼瞥見直挺挺站在不遠處的加文。

    “這就是戍嶸星上的試驗體?議會那幫老不死整出來的東西?”

    艾伯爾大步走上前,極其厭惡的上下打量了加文一會,又伸手揪了揪他的頭發。卡列揚抬眼瞥見這一幕,頓時心生不妙︰“哎等等——”

    話音未落慘劇已經發生了,艾伯爾習慣性揚起蒲扇般的大手,想也不想便一掌揮下去︰“這玩意兒看了真讓人惡心!”

    ——啪!

    巨掌在離頭頂十公分處被穩穩架住,艾伯爾一驚,只見“試驗體”冷冷的看著他,眼底閃動著讓人無比熟悉的寒光︰“君子動口不動手,小時候媽媽沒教過你麼?”

    緊接著轟然一聲重響,艾伯爾大熊般的身軀被推得猛退兩步,重重一屁股坐到地上!

    “這這這,這不是,這這這……”艾伯爾只覺得千萬匹草泥馬從腦海中轟轟而過,整個人簡直了︰“這是什麼?!”

    卡列揚一臉慘不忍睹的表情,半晌才把手從臉上放下來︰“這是紅土星上失敗的那個試驗體,戍嶸星上那一個被這一個扔在飛船外了。”

    “但這一個不是去白鷺星了嗎?!不是在皇家軍校失蹤了嗎?!”

    “我也不知道他怎麼會在戍嶸星……”

    “為什麼你不知道?為什麼這一個把那一個扔在飛船外了?什麼叫這一個把那一個扔在飛船外了?現在議會要那個試驗體來——”

    艾伯爾突然靜了,繼而瞳孔緊縮,難以置信的盯著加文。

    卡列揚在心里嘆了口氣,“你確定要在這里說嗎,上將?”

    黑熊上將終于如夢初醒,一邊用震驚、崇敬、懷疑混雜起來的目光緊緊盯著加文,一邊爬起來踉踉蹌蹌的向飛艇退去。

    “……事情就是這樣,然後我們就一起回金水星了。”二十分鐘後,飛艇後座艙,卡列揚用一個無可奈何的聳肩結束了自己的敘述。

    卡列揚和艾伯爾縮在狹窄的前座下,身後一大片豪華皮質座位,加文正漫不經心的坐在窗前往外看,仿佛對不遠處兩人的竊竊私語毫無所聞。

    艾伯爾從椅背上悄悄探出頭,飛快打量一眼後又立刻轉回來,面部肌肉因為過分僵硬而微微顫抖︰“卡列揚,你必須老老實實回答我一個問題。”

    “……是。”

    “如果他真是紅土星上的那個試驗體,你憑什麼認定他是失敗的?”

    卡列揚心中一跳,臉上卻毫無異狀︰“你認為他真是西利亞元帥?不可能的,靈魂折射技術理論上是將思維頻波完完整整直接投射出去,對記憶不應有任何損害。試驗體一片空白的記憶說明靈魂沒有被完整折射,或只折射了一個假的鏡像,在這種情況下醒來的人不過是復制體而已。”

    艾伯爾銅鈴般的眼楮瞪視著他,半晌問︰“有沒有可能……”

    “不可能,五十年都沒成功的事,你覺得突然現在就成功了嗎?”

    艾伯爾不說話了,緊皺眉頭盯著自己放在膝蓋上的手。許久後只听他遲疑道︰“其實我听過一個傳說,只是不知道真假——他們說靈魂折射至今不成功是因為議會刪改了元帥的記憶,導致思維頻波對不上號……如果有一天元帥醒來的話,就說明思維頻波對上號了,那麼醒來的應該就是——”

    艾伯爾頓了頓,道︰“需要西利亞元帥的不光議會,也有我們軍部。你我都知道現在軍部是什麼樣子,士氣和人心都已經散了,年前莫文中將倡導的那次整風運動也沒收到什麼成效,這說明什麼?——當然我不是說軍部幾十個將軍都沒法支撐日常運轉,但有沒有那根主心骨,到底是不一樣的。”

    卡列揚眼神沉了下去,半晌舔了舔嘴唇,說︰“但你也不能因為需要就強說這個是真的,上將。”

    “是不是真的可以想辦法證明!”艾伯爾不耐煩的一揮手,差點打到卡列揚的鼻子︰“目前的關鍵是我們需要有那個人在,你明白嗎?戍嶸星上那個連自主思維都沒有,這個卻能跑能跳還能跟議會爭嘴皮子,我們怎麼能把他送走?”

    卡列揚不說話了,艾伯爾知道他心里很不爽,難得也勸了兩句︰“我知道你們這些人跟元帥感情深,不想讓這個甭管是失敗品還是真身的……來參合這攤渾水。但你想如果是真的元帥活過來了,你讓他自己選擇,他會對如今的聯盟袖手旁觀還遠走高飛嗎?元帥是為聯盟而活的,聯盟就像他的生命一樣,你們這種私心又將他本人的意願置于何地?”

    “不過是個失敗品罷了。”卡列揚冷冷道。

    “你憑——”艾伯爾勉強忍住爭論的欲望,翻著白眼重重一拍座椅扶手︰“總之失敗品也好真身也罷,現在我們就是需要這麼個人!你必須讓他把基因液打了,然後我們會召開新聞發布會公布元帥回來了的消息!”

    卡列揚還想說什麼,艾伯爾起身大步走出座艙,氣哼哼到外面抽煙去了。

    艾伯爾站在甲板大廳前,深深吐出一口白煙。

    這年頭真煙草的價格已經超出人們想象了,也許某些帝國貴族還能支付得起,但基本上大家用的都是物美價廉的電子煙草。更受年輕人歡迎的是電子致幻劑和迷情藥,這些在遙遠的古地球時代都是違禁品,但現在去除依賴性之後,卻變成了倍受追捧的新時髦。

    西利亞當政那時候,軍部高官們連抽根電子香煙都得偷偷摸摸躲著藏著。這才短短五十年呢,各種奇葩的時髦物就流行起來了。要不是年前幾個中將嚴令抨擊軟毒品,現在那些底層軍官會糜爛成什麼樣都難說……

    艾伯爾嘆了口氣,隨手把煙頭丟給清潔機器人,正準備回座艙去繼續抽卡列揚,突然轉身就愣住了︰“你——”

    加文正站在大廳另一頭,靜靜看著腳下飛速退後的原野。

    飛艇正向金水星主城掠去,遠處夕陽漸漸沒入山巒,金紅余暉連綿成一條千里長線,全數倒映在加文沉靜的眼底。那一刻景象實在非常壯麗,艾伯爾愣了半晌才下意識道︰“你——”

    加文轉眼望向他。

    他們在無人的大廳中互相對視,許久後艾伯爾張了張口,聲音茫然而不確定︰“——你還記得我嗎?”

    加文漠然回過頭,“印象不大清楚了。”

    “不——等等,你還有印象?”

    “不確定。”

    “可是卡列揚說你一點記憶也沒有啊?!”

    “顯然他沒完全說出事實。”

    艾伯爾愣愣盯著面前的加文,表情既驚訝又意外,一時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片刻後加文從玻璃上看了他一眼,仿佛在腦海中搜索著記憶︰“——你叫列夫•艾伯爾,聯盟第八軍團總指揮,暗星堂之戰後因為維護擅自行動的卡列揚而持槍闖進元帥辦公室,還抄起一壺熱茶潑了我全身……就記得這麼多了,其實我也很好奇後來這事是怎麼了結的,罰款還是拘禁?”

    “……因為舉止不端而被罰款五千聯盟幣。”艾伯爾喃喃的道,“我的天,你到底是誰?”

    不知何時卡列揚從後艙中走出來,靠在大廳門口表情復雜的看著他們。加文表情很鎮定︰“我也不知道,但除非找回記憶,否則過去的事已經沒意義了。”

    艾伯爾微微喘息著搖頭,上下打量著這個跟西利亞有著同一張臉的Omega少年,似乎有點難以接受。半晌他終于咬緊牙關下定決心,沉聲道︰“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元帥,你都必須成為元帥——聯盟需要你,哪怕作為一個沒有任何實際作用的精神代表也行,我們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個了。”

    “如果我說不呢?”

    “……什麼意思?”

    加文抱著臂,轉身靠在灑滿余暉的落地玻璃上,這個姿勢讓他有一側臉頰完全隱沒在陰影里,艾伯爾只看見他嘴角一絲揶揄的笑意︰“——聯盟是什麼?”

    “聯盟是……”

    “聯盟是政權,鷹派、鴿派和中立派是組成這個政權的政黨。聯盟的全稱是銀河系及部分河外星系聯盟共和國,由5720個執政省和17646個聯盟星球組成,在聯盟政權鼎盛時期其人口總數曾達到24兆6800億——現在請你告訴我,這些人能代表聯盟嗎?”

    艾伯爾有點氣怯︰“能——能吧……”

    “那你說聯盟需要我,”加文嘴角微微上勾,問︰“他們需要我嗎?”

    艾伯爾瞬間就愣住了。

    “這些人不論在聯盟還是在帝國都能活,以現階段局勢來看,生活在帝國說不定更幸福一點。至于你口中的聯盟其實是聯盟議會,或者更廣泛一些的聯盟政權,它不過是個隨時都可以被替換的東西罷了,真正重要的是它所代表的,更加虛無飄渺而不可捉摸的東西。”

    加文頓了頓,說︰“——是聯盟精神。”

    卡列揚似乎理解了什麼,而艾伯爾卻呆呆的站在原地。

    “聯盟議會確保民眾眼下的自由,聯盟精神卻確保民眾永遠的自由。後者不需要什麼人來當它的‘精神代表’,前者卻需要一個幌子來遮掩他們非聯盟的本質,所以你們復活了我。”

    加文的笑意更加深了,艾伯爾在他的眼神下有點無所適從,半晌結結巴巴問︰“那你的意思是你不想……”

    “他不是那個意思,”卡列揚沉聲道。

    艾伯爾用求救般的眼神望向加文。

    “我從紅土星上醒來後……”加文突然漫不經心道,“……因為一些失誤,去了白鷺星皇家軍校,在那里恢復了一些記憶。”

    艾伯爾從議會得到這個消息後就覺得匪夷所思,當時還以為是孔塞特林家族玩的把戲,現在知道竟然是真的,不由吃了一驚。

    “再從白鷺星到戍嶸星,從戍嶸星到這里,我所走的每一步都是命運各種巧合的推動,從沒哪一件事情是自己有意識要去做的。但是,雖然我從沒追求過‘為什麼要被制造出來’這種答案,但並不代表我心里就不想。”

    “我想知道自己曾經是怎樣的人,抱有怎樣的夢想,為了什麼信仰而甘願赴死。我想知道自己曾經做過哪些正確的事情,而那些錯誤還有沒有改變的可能,來不及做的還有沒有彌補的機會。為了追求這些答案我願意配合你們,但並非是出于所謂聯盟議會的需要。”

    艾伯爾愣了一會才漸漸明白過來,忍不住辯解道︰“可是西利亞元帥從來都不為自己追求任何東西,他做的所有事情都是為了聯盟,聯盟就是他的生命——”

    卡列揚想開口反駁,卻被加文打斷了︰“不,西利亞不是這麼高尚的人。”

    艾伯爾滿心委屈,卻只見加文冷冷道︰

    “他只是為個人的信仰戰死而已,並沒有被任何人虧欠,也沒有任何值得敬佩的地方。”

    最終卡列揚的反對沒有起到效果,抵達金水星主城後,艾伯爾的人將加文接走,安排了基因進化液注射。

    第一針只是幾分鐘的事,但隨後的持續注射和基因修正是個漫長而艱辛的過程。它將加文在白鷺星上容貌變化的過程急劇縮短,七十二小時內他的骨骼增長,細胞分裂加快,性征發育被強制催熟到古地球時代二十四至二十六歲成人水平。

    這個時期男性生理狀況最為成熟鼎盛,西利亞成為元帥後的兩百多年間,公眾形象便一直保持在這個階段。

    為了達到最佳輿論效果,議會和軍部都同意現在的“元帥”也必須以這個年紀出現。幸虧加文現在這個身體已經接近成年了,各方面基因修正都不太多,燒灼般的生長痛也僅僅只持續了三天。

    期間他被關在封閉實驗室里,為了防止基因污染連卡列揚都不能來看他。其實對加文來說這是件好事,因為據獅鷲事後形容,未完成的基因修正讓加文看起來相當古怪︰“前兩天你左手一直比右手長五厘米,而且眼楮一大一小哈哈哈哈——!!”

    到第四天早上,加文從被冷汗浸濕的床上驚醒時,伴隨他整整七十二個小時的炙熱和酸痛都消失了。他動動手指,感覺還有些無力,但那是虛脫過後緩慢恢復的正常現象。

    “——完成了。”獅鷲肯定道,像只圓溜溜的光球一樣飄在半空中︰“下來看看吧。”

    加文試探性的踩住地面,片刻後向前邁了一步,繼而走到玻璃鏡前。

    鏡中映出一個面無表情的年輕男子,深黑頭發膚色白皙,體型削瘦卻非常挺拔,從肩到腰、腿的站姿都顯出一種習慣性的整肅。

    他眉眼輪廓非常深刻,鼻梁挺直,嘴唇薄而緊抿,從下頷到脖頸的線條修長利落。這種面相有種秀麗的冷峻,甚至有些不近人情,一看就是那種意志極強、不好說服的人。

    ——這是西利亞。

    這是被聯盟千億將士所擁戴,馳騁軍界數百年的聯盟統帥加文•西利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