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5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陳橋兵變主謀是賽特•海因里希和安德斯•亞倫,從犯囊括了當時陳橋要塞中幾乎所有的光耀軍團高層。這些人叛變有個得天獨厚的條件,就是如果他們聯合起來,就能制住西利亞元帥。

    事實上兵變的第一步也就是制住元帥。他們在醫療艙中注入了大量麻醉成分,等西利亞措手不及被迷昏後再銬住他,用他的名義和他的專用通訊頻道發了獨立宣言給議會;同時切斷了陳橋要塞中的其他通訊,掌握火力和能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把其他不肯順從的軍官都控制住了。

    等西利亞醒來的時候,陳橋要塞已變成了太空中的一座孤島。

    他被銬在寬大的會議桌首座,兩個副官一左一右用槍指著他的頭,海因里希坐在他面前,左手捏著鳳凰機甲戒指,右手中按著一本《自治宣言書》。

    “請在這里簽字,元帥。”冰藍色眼楮的強壯侍衛將宣言書推到他面前,沉聲道︰“光耀軍團四十名將軍聯名在此,請帶我們走向獨立。”

    那一刻金色的恆星風從窗外投來,將海因里希側臉映得如雕塑般深邃堅硬。

    西利亞盯著他看了一會兒,突然微微一笑問︰“如果我不願意呢?”

    “元帥!”一個拿槍抵著他的副官忍不住開口,被海因里希一個眼色止住了。

    “我們不會殺害您,元帥,您對我們每個人來說都意義非凡。但如果您不從聯盟那灘無可救藥的爛泥中掙脫出來,終有一天您也會跟著他們一起滅亡。現在新生的希望和力量都在您手上,只要您願意站出來,跟隨您的將不止我們,還有千萬在聯盟暴政下受到壓迫和剝削的人民。”

    海因里希起身解開西利亞右手手銬,把筆放到他面前︰“——為了達成這個目的,就算您事後殺了我,我也毫無怨言。”

    西利亞拿起筆,似乎在沉思著什麼,面容沉靜而紋絲不動。所有人都緊張的盯著那懸空的筆尖,寬敞的會議室中連一聲呼吸都听不見,半晌卻只見西利亞將筆一扔,“啪”的一聲輕響。

    副官瞬間齊齊變色︰“元帥!”

    “我做不到。”西利亞說,“你們開槍吧。”

    他說這話時平靜淡定,眼神卻又帶著微微的譏誚,仿佛在等著看他們打算怎麼殺死自己。一個副官眼底迅速涌出淚水,拿槍的手微微顫抖以至于無法對準,幾秒鐘後突然一把扔了槍,退後半步跪在地上,難以抑制的大哭了出來。

    另一個副官也劇烈的發著抖︰“不,我也……我也……”

    然而西利亞沒有看他們,只用那種眼神靜靜的盯著海因里希。許久後海因里希猝然轉過頭,抓起那本宣言書,頭也不回落荒而逃一般走了。

    兵變在西利亞的非暴力不合作態度下僵持了兩天。

    ——這里就暴露出海因里希初次掌兵經驗不足的弊病了。他雖然有非凡的政治能力,說服了整整四十名高級將領來跟隨他,但卻沒有充足的軍事頭腦來組織這次兵變。

    如果換成卡列揚,這時一定不會放任陳橋要塞在太空中漫無目的的漂流,就算元帥不合作他也一定會帶著大軍出銀河系,去遠星找一個資源豐富能駐扎下來的星球來建立基地。或者更狠一點的,如果換作元帥的話一定就地把雙子座星系打下來,收編當地駐軍,建立叛軍據點,然後再跟聯盟議會談判,無疑就大大掌握了主動權。

    然而海因里希卻浪費了這寶貴的兩天。

    兵變發生48宇宙時後,卡列揚帶領二十萬大軍,穿過臨時遷躍門,神不知鬼不覺的包圍了這座太空孤島。毫無懸念的戰斗立刻打響,西利亞隔空召喚出機甲鳳凰,經過兩個小時的激烈爭奪戰後將陳橋要塞完整拿下,主謀海因里希等人則被全數活捉了。

    這次兵變時間雖短,卻讓整個議會都為之膽寒。一方面他們終于認識到自己的權力和地位並不是無可動搖的,另一方面,他們也深深體會到了軍部的可怕和光耀軍團的人心。

    正因為如此,他們一反之前幾乎和元帥決裂的態度,西利亞回到藍汐星時幾乎受到了整個議會的禮遇;同時他們又強烈要求處決海因里希和亞倫等人,並再三請求︰“元帥務必要親自處決他們,為後來人以儆效尤!”

    西利亞沒有這樣做。

    後來海因里希一直以為西利亞是不願處死亞倫,所以才將他們兩人放逐到遠星系的,為此非常慶幸自己當初拉了亞倫下水。同時也有些微微的心酸,這位有史以來國土最廣、權力最大的皇帝在日後數百年漫長的日日夜夜里,一直忍不住在內心深處問自己︰如果當初沒有亞倫,元帥會殺死我嗎?

    就仿佛埋在血肉里的一根刺,這麼多年過去了還是會感到疼。

    海因里希不知道的是,兵變事敗後西利亞曾就善後事宜跟議會談判過很多次,最終議會做出了讓步︰兩個主謀可以只處決一個,還有一個將永久放逐到遠星系,從此再不能回到銀河系半步。

    “這已經是最大的優待了,尊敬的元帥閣下……您知道聯盟雖然已經多年不用死刑,但對于叛國這樣嚴重的罪名,死刑是沒有被徹底廢除的……”

    西利亞站在走廊盡頭,半邊身體隱沒在濃重的黑暗里,沉默了很久很久。

    半晌他終于輕輕吁了口氣︰

    “……送海因里希走吧。”

    然而第二天公審的時候元帥又變卦了,頂著議會的巨大壓力宣布將海因里希和亞倫兩人同時流放,並立刻送上了休眠艙。

    這件事讓西利亞付出了怎樣的代價,海因里希永遠也不得而知。

    飛艇降落在離銀河系數千萬光年外的遠星上,這里有兩倍重力,氣候嚴寒,生存條件極度惡劣。海因里希和亞倫抵達後不出一個月,當初在陳橋要塞上參與叛變的其他將領也被陸陸續續送來了,機器人獄卒將看著他們在這里挖礦、做苦役,直到生命的最後一秒。

    海因里希也確實在遠星做了十三年苦役,直到銀河紀元三千三百零七年,一個格外酷寒的冬天,苦役犯們擠在一個破舊的草棚中,用凍到流血的手簽下了第二本《獨立宣言書》。

    隨後他們拿出儲備已久的武器,砍翻機器獄卒、搶了供給飛船,從遠星系揭竿而起,開始了轟轟烈烈的雙子座帝國獨立戰爭。

    光榮而艱辛的征程由此而始。

    銀河紀元3307年,獨立武裝于遠星系建軍,初始只有區區四千人跟隨;次年,獨立軍擴充至八萬人馬,擁有了兩百艘飛船;第三年,他們佔領了遠星系極北之星,聯盟終于下令開始討伐。

    第一次銀河大戰正式揭開了序幕。

    3340年,獨立武裝正式更名帝國軍,由海因里希擔任統帥,當日陳橋兵變中的其余三十九人擔任將領;3342年,帝國軍擴充至930萬人,飛船48萬艘,大型戰艦6萬艘;3354年,帝國軍第一次在和聯盟的交戰中取得勝利,保住了自己的遠星根據地,卡列揚中將無功而返;3387年,金星要塞之戰爆發,聯盟鳳凰被太陽風暴摧毀,聯盟200萬將士被帝國軍全殲;同年議會以重大失敗為理由將西利亞元帥免職,消息傳到遠星,帝國軍上下無一不彈冠相慶。

    西利亞被剝奪軍權的這段時期內帝國飛速發展,一鼓作氣吞並了聯盟邊疆數個星系。3392年春,聯盟雙子座星系失陷,帝國佔領了白鷺星,並將此定為首都。

    從那一年開始起,帝國的人口、經濟及軍備瞬間都得到了突飛猛進的發展;第一次銀河大戰中聯盟與帝國的強弱勢力對比,從此便徹底顛倒過來了。

    銀河紀元3399年春,急劇衰敗的局勢終于讓一部分議員意識到了滅國的危險,議會由此分成主戰及主和兩派。第二年,主戰派在經過一番殘酷的傾軋之後佔了上風,下令重新任命西利亞為聯盟統帥,領兵四百萬出征蛇夫星座,準備與海因里希所率領的帝國軍決一死戰。

    然而沒有人知道,出征前西利亞獨自一人離開聯盟,去拜訪了遙遠的幽空星。

    “還記得當年你們說欠我一次嗎?現在是報答的時候了。”

    “請以思維頻波的形式保管我的記憶,一旦我戰死,他們會利用幽空電磁來復活我的靈魂。如果你們發現他們輸入的思維波和我今天留下的備份不同,請不要折射我的靈魂。”

    “有朝一日我會回來,以真正的加文•西利亞的身份——在此之前請保管我最珍貴的遺產,一切就托付給你們了。”

    西利亞的目光投向天際,夜空之上蛇夫座,紅土星正發出明亮的光。

    此時是銀河紀元3400年,最後的決戰即將打響。

    持續百年的戰火與愛恨,都在這一年,畫上了血腥的句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