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如果聯盟元帥不是西利亞,隨便換個心眼稍微小點的,海因里希這輩子就算完了。

    但西利亞為什麼被後世稱作聯盟軍神呢——人家不光有神一樣的打仗本領,還有聖母瑪利亞一樣寬廣的胸懷。連假性發情這種讓人心中瞬間掠過千萬頭草泥馬的事情都能忍,繼續讓海因里希安安穩穩當他的侍衛長也就完全不奇怪了。

    銀河紀元三千二百九十年,西利亞元帥和艾德娜小姐的第三次訂婚宣告失敗。

    這兩人之間的矛盾由來已久,根據海因里希看來,西利亞雖然行為鐵血,但骨子里對有點絕對民主的理想化傾向;艾德娜雖然是Omega女性,但卻對中央集權制政治體系有著非常明顯的欣賞。這兩人身份、立場和政治主張都不同,很多看法是沒法調和到一起的。

    當時西利亞正帶兵遠征紅土星,婚約取消的消息傳來時,戰事正進行到最激烈的階段。他自己因為早有預感而並不太震驚,然而聯盟議會那邊卻非常不能容忍,尤其是艾德娜的父親道格拉斯•孔塞特林議長,嚴厲的警告自己女兒說︰“已經太久了,你這次必須立刻和元帥把事情定下來!”

    ——道格拉斯的態度是很能理解的,軍部因為西利亞那遙遙無望的婚事已經對議會很不滿了,而每到戰時軍部權力猛增,西利亞本人威望又高,輿論壓力議會根本吃不消。

    但這事壞就壞在,當時艾德娜和卡洛琳少將感情驟增,相對之下她對西利亞的憤怒和對父親的不滿就相當高。面對父親的詰問,她首先想到的就是——西利亞竟然通過議會來向我施壓!

    我辛辛苦苦為你調和跟議會之間的矛盾,結果你轉頭來利用議會向我施壓?!

    激動中的艾德娜于是犯下了人生中第一個無法彌補的錯誤,此事一直被後世的史學家們念念不忘︰那天晚上艾德娜在家門口被記者們堵住的時候,她憤怒的摔了媒體光腦,並宣稱︰“我不會和西利亞訂婚的……是的,因為他是個Beta,我們根本沒法在一起!”

    一石激起千層浪,元帥竟然是Beta的消息瞬間通過千萬家媒體轉播,短短幾小時後就撐爆了聯盟網絡!

    那天晚上艾德娜有多後悔後世不得而知,人們知道的只是,新聞出來的第一時間前線就發生了嘩變,第二天超過半數的前線指揮官回撤,緊急要求面見元帥!

    西利亞的全息影像投在指揮處台階上,仍舊是白色軍服、手套、鈦銀佩劍,俊秀的臉上毫無表情,眼神如刀鋒般閃著森寒的光。

    “不論我是什麼都不影響聯盟戰局,諸位現在關心的重點應該是紅土星。大局利益面前,所有私人情緒都請暫且讓步,實在有疑問的可以私下向我提出。”

    “至于聚眾堵門最嚴重時可視作嘩變處理,諸位都是我一手帶出來的前線指揮官,想必對嘩變的罪行多嚴重心知肚明。請記住,議會在後方坐鎮,我不希望各位的表現給聯盟軍部蒙羞。”

    指揮官的情緒雖然激動,但元帥積威日久,幾句話又暫時穩住了情況。

    眾人在台階下面面相覷,又一齊抬頭來看元帥,西利亞卻只是點點頭,三維投影驟然消失了。

    “這幫沒種的懦夫,只知道人雲亦雲煽風點火!”不遠處亞倫放下監視鏡,滿面暴躁罵道︰“元帥也真是的,直接說誰不服上來打就好了,我就不信誰還能打得過元帥?!整天只知道仗著性別自欺欺人,這一巴掌元帥早就該扇他們臉上了……”

    “冷靜點,亞倫。”

    “你說什麼?”

    海因里希抱臂靠在牆邊,目光冷淡的望著那群人,半晌搖頭道︰“現在不能刺激他們,最主要的是求穩……元帥只有兩個選擇,要麼巧舌如簧力挽狂瀾,把浮動的人心都拉到自己這邊來;要麼什麼都不說,因為多說多錯,不如等事情熱度下去後再慢慢籌謀。”

    “第一種方法險而有利,但你看元帥是那種擅長口舌爭辯的人嗎?他現在已經站在風口浪尖了,再出什麼失誤豈不是雪上加霜?因此元帥權衡之後沒有下注,而是采用了相對穩妥的第二種方法,雖然質疑和矛盾暫時還沒解除,但起碼贏得了一點緩沖的時間。”

    海因里希頓了頓,又道︰“如果眼下再刺激這些Alpha情況就真的無法挽回了——當然元帥能輕易打敗他們,但他們現在需要的不是失敗,而是一場漂亮而徹底的勝利……只有勝利,才能挽回他們對元帥的崇敬和對軍部的信心。”

    海因里希抬頭望向天際,紅土星的巨大光暈正從地平線上緩緩升起。

    那血紅的光芒映在他眼底,仿佛昭示著一場即將爆發的戰爭。

    銀河紀元三千二百九十年冬,聯盟軍在紅土星一戰大勝,回國後西利亞發表公開講話,在全聯盟公民面前承認了自己的Beta身份。

    整個銀河系為此轟動,無數人憤怒、質疑、拒絕相信,甚至徒勞的宣稱這只是議會為了污蔑軍方而想出的陰謀。然而在舉國沸騰的狀況中,議會首先向元帥釋放出了善意,道格拉斯議長發表公開講話宣稱︰“西利亞元帥對聯盟的貢獻是不可磨滅的,議會對他的信任將不會有絲毫動搖。”

    隨即軍部、法院、各大執政省都發來了相同的公函,表示元帥的性別不會影響聯盟軍事權力體系。

    各位大佬的表態終于開始影響風向,加上紅土星一戰大勝讓媒體和輿論的態度都偏寬容,不久之後公眾對于漸漸開始接受了元帥的性別。

    ——當然這場風波不可能沒有任何後遺癥,當質疑漸漸平息之後,民眾突然同時興奮的反應過來一件事︰Beta有生育能力!

    哦,當然Alpha也是有生育能力的,但Beta可以懷孕!

    這是多麼的讓人亢奮啊!

    此事過後不到兩個星期,軍部舉行首都閱兵。當西利亞元帥帶領一眾上將出現在主席台的時候,突然貴賓席上出現了一陣騷動,緊接著一個執政省官員手捧鮮花越眾而出,直接越過了震驚的觀眾和試圖攔阻的警衛,跑到西利亞面前單膝一跪!

    “我一直仰慕您,尊敬的西利亞元帥。”那個Alpha官員抬頭激動道,從花束中取出一個深藍色鑽石盒虔誠的打開︰“請相信我的誠摯和執著,如果您能接受我炙熱的愛意,從此我們將組成一個最幸福美滿的家庭……”

    那一刻盛開的花束、輝煌的鑽戒和西利亞略顯錯愕的臉都通過攝像機,同時投射到了銀河系的每一個角落。

    主席台上一片靜寂,所有人都驚呆了。

    當時元帥侍衛隊正圍在場外,海因里希最先發現不對,立刻大步向主席台走來。

    “……”西利亞短短的怔愣了一下,立刻反應過來,微笑著伸手扶起那個Alpha官員,手勁極大但看上去沒有半點用力的跡象︰“我必須要感謝您的誠懇和好意,但我和艾德娜已經準備訂婚了,實在非常抱歉不得不辜負您的熱情……”

    一襲白色長裙的艾德娜從貴賓席上款款而來,伸手挽住西利亞的胳膊,與他並肩站在一起微笑著望向那個官員。這一刻他們簡直是一對金童玉女,官員震驚的目光在他們臉上逡巡著,半晌才結結巴巴道︰“但我以為……我以為……”

    “先生,閱兵要開始了。”海因里希快步走來,自然而然把手往官員肩上一按︰“請跟我回到座位上吧。”

    失魂落魄的官員下意識被帶走了,媒體鏡頭在他身上停留了數秒,似乎有點同情和意味深長混雜起來的意味。緊接著主席台上眾人紛紛落座,每個人臉上神色各異,閱兵儀式在二十八聲禮炮響後正式開始。

    這件事稍稍緩和了軍部官員對艾德娜的厭惡,但沒有制住網上無數群眾的意淫。Alpha官員求婚事件就好像一根導火索,突然讓大家意識到這個爆炸性的事實︰作為Beta西利亞是可以跟Alpha結合的,甚至還可以孕育後代。

    ——雖然Beta受孕幾率小且只能生育Beta,但如果能讓西利亞生的話,你還指望要幾個?

    幾乎一夜之間,西利亞從眾多Omega的頭號理想對象變成了Alpha的頭號幻想對象。元帥辦公室整天接到各種狂熱的求愛信件,電視上花樣頻出的真假新聞層出不窮,星際網絡更是塞滿了各種讓人瞠目結舌的荒誕圖文。要錢不要命的走私商們甚至開發出了一種無比酷似西利亞元帥的仿真娃娃,在地下黑市賣到了上百萬聯盟幣的高價,而且經常因為太受歡迎而脫銷。

    ——是可忍孰不可忍,西利亞的忍耐終于到了盡頭。

    狂熱的事態終于在兩個月後被聯盟軍方緊急叫停,不僅黑市交易被肅清、大量節目被停播,網絡也設置了相關屏蔽詞。一時網上爆炸式增長的各種意淫圖文都消失了,有些太過分的網站負責人甚至被憲兵隊實施了拘留。

    然而軍部在這場鬧劇中最惱火的,不是在網上暗搓搓自我YY的Alpha,不是在電視上搏出位博眼球的各路名人,甚至不是倒騰出了西利亞元帥少年、青年、中年版的黑市商人。

    ——拉了最多仇恨值的是聯盟議會,或者說,是公布了元帥性別秘密的艾德娜•孔塞特林。

    西利亞和艾德娜這兩人內心是否還有舊情,這個外人很難知道,但就海因里希看來這兩人的感情已經降至冰點了。閱兵儀式上的一挽不過維持了表面上虛假的平衡,實際上情況怎樣只有幾個親近侍衛清楚——

    儀式結束後在回去的路上,艾德娜接通了元帥的飛艇通訊,含淚問︰“你到底想怎麼樣?”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

    他們隔著光屏互相對視,許久後西利亞率先伸手,按斷了通訊。

    這一按仿佛是一個信號,宣告西利亞和聯盟議會之間的和諧期從此正式結束了。

    沒有了艾德娜從中斡旋,軍部和議會之間的種種摩擦便越發明顯起來。而此時恰巧爆發了邊境叛亂事件,光耀軍團開拔前夕,議會強行往指揮艦上塞了幾個監軍,為此引起了整個軍部上下的極大憤怒。

    銀河紀元三千二百九十四年春,雙子座叛亂事件爆發,西利亞帶兵出征。

    同年,議會與軍部發生重大沖突,西利亞緊急回馳。

    隨即沖突升級,議會將趕回首都的西利亞強行關押,引起軍部震怒,由此爆發了著名的“火燒議會”事件。

    一周後西利亞脫困而出,立刻趕往雙子座前線指揮戰役。而在他身後,首都局勢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與此同時在前線暫代指揮的海因里希、亞倫等人互相配合,成功將叛亂軍狙擊出了雙子座星系之外。這兩人近幾年來經常以西利亞之名領兵出征,在軍中建立了很高的威望,大勝之後便率領全體光耀軍團退回雙子座星系,開始修建陳橋要塞。

    西利亞趕到時他們正坐在白鷺星司令部開會,听聞元帥到來的消息,海因里希立刻帶著所有人出艦去迎接——然而西利亞走上艦橋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吃了一驚︰“元、元帥……”

    西利亞面色蒼白,神情冷靜,但額前凌亂包著繃帶,看得出只做了應急處理。紗布上、衣領下透出的血污還清晰可見,上身襯衣里的繃帶順著肩膀一直纏到指根,左臂骨有點不正常的彎曲。

    海因里希只覺得血瞬間都沖上了腦子︰“這是怎麼回事元帥!是道格拉斯讓人干的?憲兵隊那幫混賬——”

    西利亞抬手制止了他。

    “帶軍回撤,”他低沉道,“議會要點兵。”

    ——西利亞再次對議會妥協了,但這個決定不可說不老成,妥協多少、以何種方式妥協都是經過深思熟慮的。

    然而當時在光耀軍團其他人眼里看來,議會的咄咄逼人以及元帥的再三退讓都已經到達他們的忍耐極限了;強行囚禁元帥一事將眾人的不滿情緒推向了巔峰,幾乎成了後來一切事件的導火索。

    在場幾個人互相交換了一個隱蔽的眼色,繼而都望向海因里希。然而海因里希似乎毫無覺察一般,十分隨意的一點頭,旋即上前道︰“我明白了元帥。請先去醫療艙躺一會兒,建立要塞的收尾工作大概要明天下午才能完成。”

    西利亞目光在眾人臉上一掃,似乎感覺到氣氛有哪里不對,但又說不出來到底是哪里;片刻後他終于把疑惑暫時收了起來,禮貌的一頷首,跟著海因里希向軍醫處走去。

    西利亞萬萬沒想到的是,就在他轉身的那一刻,聯盟軍史上最大的內部叛亂終于揭開了序幕——

    銀河紀元三千二百九十四年,雙子座白鷺星,光耀軍團高層劫持元帥,向聯盟議會提出了獨立與自治聲明。

    聲明中痛陳議會之弊,公布軍部所受之害,並要求建立以西利亞元帥為中心的獨裁政權;聲明甫一發出便全議會震動,軍部內亂由此而始。

    這場內亂直接導致了聯盟分裂及日後雙子座帝國的建立,史稱其為——陳橋兵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