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光耀軍團是一支被失敗磨練出來的軍隊,歷經硝煙、戰火、屠戮和血洗,幾次從剛成立時的三百艘戰艦奮戰而至最後幾十艘甚至十幾艘,而西利亞本人更是經常游走于生與死的邊緣。

    在這段時期內,有一個人給了光耀軍團很大支持——當時的聯盟議長森克爾•孔塞特林。

    從西利亞的回憶來看,每隔一段時間他就要離開聯盟首都藍汐星,去自己的出生地白鷺星上的某個實驗室檢查身體。這些片段往往晦澀不清難以辨認,但海因里希能清晰的感覺到,每當這時西利亞的心情都不會太好,那些快速推進的零散畫面就是他刻意模糊這段記憶後的結果。

    值得注意的是,每次去做全身檢查的時候,孔塞特林議長和他的孫女、實驗室負責人艾德娜都在。

    西利亞的記憶並未清晰透露出原因,但這是一件很不尋常的事——要知道當時他還不是元帥,只是一個剛晉升沒多久的上將,而聯盟這樣的上將共有六十二位。在基因手術的作用下他們表面都維持在鼎盛之年,但除了西利亞外,所有上將都有著超過三十年的深厚資歷。

    一個小小的身體檢查都能勞動聯盟議長親自出馬監管,西利亞背後的水又該有多深?

    西利亞擔任上將的這段時間,大概是他跟艾德娜感情進展最快的時期。

    在他意識中最經常出現的,就是白鷺星上那片蔥蔥郁郁的薄荷田,年輕的艾德娜穿著白裙坐在躺椅上,光著雪白秀美的腳丫,咯咯笑著去踢拿著書走來走去的西利亞︰“真的有這麼忙嗎?去拿那杯薄荷汁給我!”

    “你在看什麼?別走了,快坐下來!”

    而西利亞回頭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無奈道︰“我有一大堆軍務報告要看呢……”說著仍然去拿了薄荷汁,俯身遞給艾德娜。

    他們坐在田野間看書,喝茶,聊天,一起度過溫暖而輕松的下午。傍晚時一架重重護衛的武裝飛艇降落在白鷺星,西利亞便會向艾德娜告別,登上回藍汐星軍部的旅程。

    那也許是他們之間最後一段毫無隱瞞、平靜順利的日子。如果時光一直這樣持續下去的話,也許他們最後真的會結婚,從此成為美滿幸福的伴侶。

    然而世事無常,銀河紀元三千一百年冬天,森克爾•孔塞特林議長在出訪途中遇刺,搶救無效身亡。

    盛大的葬禮在首都舉行,一身黑衣的艾德娜在水晶棺木前痛哭失聲。西利亞身著軍服,和一眾聯盟軍部高官排著隊行完禮,便離開眾人向艾德娜走去。

    “節哀順變,”他扶起艾德娜,低聲道︰“議長在天有靈也不會……”

    啪的一聲艾德娜抓住他的手,抬起滿是淚水的眼楮死死盯著他︰“加文,我需要你的幫助。”

    西利亞一愣。

    “議長改選在下個月舉行,包括我父親在內候選人一共有七個,最終按票數多少決定下任議長人選。”

    “你……”

    “我需要你那一票。”艾德娜的聲音斬釘截鐵,道︰“記住,不是我父親需要,也不是孔塞特林家族需要——是我,需要你個人的那一票。”

    後來很多事例都證明艾德娜•孔塞特林完全無愧于她身上的政治家血統,在敏銳而獨特的女性直覺幫助下,她的政治素養和嗅覺有時候甚至比西利亞還強。

    當時的七個候選人中,她的父親道格拉斯•孔塞特林其實希望不大,得票只佔總票數的12%;然而在西利亞投下自己那一票後,僅僅24小時內,聯盟軍部的政治風向就完全變了。

    代表光耀軍團全體的四票,經過短暫的團內表決後全部投給了孔塞特林;代表軍委會的六票本來遲遲未投,但在光耀軍團作出表態後的當天下午也投四張了孔塞特林;各星系駐軍隨風而動,第二天有超過百分之四十的投票都給了孔塞特林……

    當第三天西利亞從軍部例會上脫身並發現情況不對的時候,孔塞特林家族已經瘋狂吸收了聯盟軍界內超過半數的總票量!

    西利亞完全沒想到,在最終結果揭曉前本應是一級絕密的投票內容,竟然在自己點擊提交鍵的那一瞬間就通過各種各種渠道流傳出去了,其幕後黑手當然不言而喻。而他個人那微不足道的區區一票,經過光耀軍團、聯盟軍委乃至地方駐軍的層層放大,最終撼動了整個選舉的票數體系。

    西利亞和艾德娜之間終于爆發了他們認識以來的第一場激烈爭吵,最終結果是西利亞憤而出走,並拒絕參加孔塞特林家族聚會——這是一件非常大的事情,因為他本來已經打算好和艾德娜一起在那場聚會上正式訂婚。

    然而這一切都已經無事于補。

    兩周後的改選投票結果公布,道格拉斯•孔塞特林以領先第二名17%的票數順利當選,成為了下一任聯盟議長。

    而彼時光耀軍團總指揮官加文•西利亞在極南星上練兵,拒絕參加他的就職典禮,甚至沒有在軍委發出的聯名賀電上簽字。

    這件事的結局是艾德娜親自飛往極南星,勸說了西利亞半個多月,才以增加兩名副議長的代價勉強平息了他的怒火。

    西利亞帶兵回到藍汐星,並沒有在媒體面前提及這場風波。表面上看一切都已經過去了,然而暫時的和解不能掩蓋明眼人都能看出的事實——

    身為政客家族的後代,艾德娜比西利亞還先一步看出了自己男友身上的巨大政治潛能。

    而他們的感情,從這一刻開始再也回不到最初了。

    銀河紀元三千一百二十年,西利亞憑借深厚的戰功及人望,被公投推選為三軍元帥,從此成為了聯盟軍事第一人。

    就職典禮上的西利亞一身白色軍服,同色手套馬靴,腰佩鈦銀軍刀,胸前和雙肩分別戴著三枚金色軍徽,象征著古地球時代海陸空三軍軍權。他面無表情腰背挺直,在光耀軍團十三鐵衛的簇擁下走上高台,從議長手中接過了雙S機甲鳳凰——一枚銀色戒指,並戴在了自己左手中指上。

    全銀河系都見證了這一幕。

    他的視線向台下一瞥,電光火石間與艾德娜對視,隨即一觸即分。

    剎那間他的記憶是如此深刻,以至于那畫面經過數百年的時光洗禮,仍然還清晰得縴毫畢現——豪華的禮堂中,艾德娜穿著昂貴精致的套裝,帶著羽毛禮帽和絲綢手套,隨著眾人優雅鼓掌;她眼中仍然洋溢著欣喜和愛意,但已很難分清真假。

    西利亞挪開了視線。

    值得注意的是,當時擔任議長護衛的卡洛琳正坐在不遠處,此時還是個觸世未深的年輕女性。如果有一架攝像機正巧掠過半空的話,就會發現艾德娜、西利亞和卡洛琳這三人的位置正好相對,形成了一個完美的等邊三角形。

    一切命運的昭示,此刻已隱隱現出端倪。

    西利亞成為聯盟統帥後的第二年,率軍巡回出征邊疆;第八年,周邊星系基本宣告平定。

    此戰奠定了他本人的軍神地位以及聯盟在銀河系中的聲威,此後18至25歲青少年中自願服兵役的人數上漲了百分之三十,申請光耀軍團的應征者更是足足提升了一倍。

    而此時銀河系已無較大戰事,聯盟進入了數百年來的第一次和平期。

    在比較平靜的大環境下,西利亞再次將訂婚提上了日程。

    其實這時艾德娜已經是很公開的元帥女友了,他們彼此身份匹配,門底相當,而且艾德娜身為罕見的Omega女性也比較受人民認可,普遍都覺得他們理應配成一對。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們很快會在白鷺星舉行訂婚儀式,西利亞甚至連場地都定好了,就在自己出生的那片薄荷田上——然而計劃趕不上變化,儀式舉行前突然發生了一個不大不小的意外。

    那天傍晚西利亞從軍委回到自己在市郊的私宅,赫然只見門口靠著個滿身是血的低級軍官。他立刻上前把軍官扶起來,卻被對方掙扎著抓住手,開口就是一個勁爆的信息︰“元……元帥,蛇夫……蛇夫星座暴動了!”

    西利亞瞳孔瞬間緊縮。

    “副司令打死……打死士兵,軍隊聯名抗議,被鎮壓死……死了幾百人……現在當地軍營全部封鎖,通訊被監管了,放消息出去的人……全部都……全部都……”

    那軍官喘息兩口,淚水順著眼角淌下來︰“我們藏在商船上,逃到藍汐星,但剛落地就有憲兵來抓……只有我逃出來,我只能來找你……”

    西利亞手指微微顫抖,半晌撫了撫軍官凌亂的頭發︰“沒關系,我知道了。你叫什麼名字?”

    “卡列揚……”那軍官一張口血沫就從嘴角涌出來︰“——我的名字叫卡列揚。”

    聯盟軍史上最大的貪腐案由此揭開了序幕。

    沒有人想到西利亞的行動力竟然如此之高︰卡列揚告密的當天晚上,憲兵隊隊長被捕下獄,首都防衛軍被正式解除武裝;第二天元帥侍衛隊開到蛇夫星座,十三鐵衛如狼似虎,落地第一件事就是把蛇夫星座駐軍司令抓起來綁了。

    很快當地的情況被反饋到元帥面前,那天下午西利亞親自帶兵包圍了軍部大樓,面對匆匆趕來的道格拉斯議長,他只說了一句話︰“軍部要清理門戶,回去管好議會吧。”

    事實證明就算道格拉斯想管也沒用,很快這把火從軍部燒到議會,無數被揭開的黑幕讓議員們想逃都來不及了。

    貪污腐敗、徇私舞弊、盜賣軍火、玩忽職守……一樁樁驚人的罪行被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短短兩月內便有數十位議員落馬。開始道格拉斯議長還想強行阻止調查,但隨著越來越多的證據牽涉到孔塞特林家族,連他也不得不閉上了嘴巴。

    那是聯盟政治集團震動最大的兩個月,反腐風暴從地方駐軍刮到中央軍部,再從中央軍部席卷了最高議會。每天都有不同的官員被“請去談談”,絕大多數一談就不會再回家了;緊隨而來的就是家人被監視,賬戶被凍結,所有資產都要地毯式清算一遍。

    這還算好的,行政體系內的議員畢竟還能先去“談談”,談好了說不定還能免去被清算的命運;然而在軍隊,西利亞幾乎一手遮天的地方,被牽扯到的軍官根本沒有任何“談談”的機會,直接都是解除武裝原地監禁,然後立刻開始清算資產——要是清算出哪里不對了,自然有人會上門跟你談。但如果“不對”得太大了,那是根本談都不談的︰你他媽上軍事法庭跟元帥親自說去吧。

    這場風暴整整刮了四個月,聯盟議會落馬了六十二個議員,軍部四十名校級軍官被抓,三十九名將軍奪餃,其中甚至包括八名上將。原本西利亞還要繼續查下去的,但很多黑幕已經深入到了無法想象的地步,再往下就要查到道格拉斯議長本人了。

    “你必須停止!”那天晚上艾德娜強行接通了元帥辦公室電話,當著侍衛的面對西利亞咆哮︰“議會已經一團糟了!再像這樣下去行政體系會癱瘓!你必須立刻停止發瘋,現在就給我住手!”

    西利亞站在辦公桌前,神色冷漠問︰“你想怎麼辦?”

    “撤銷調查組,把目前在押的官員立刻放回家,從現在開始抹平事態!還有之前封存的資料全部銷毀……”

    “不。”

    “——你說什麼?”

    “我說不。”西利亞的聲音很平靜,道︰“我會暫時收手,但那些資料將被永久保存,作為將來再次啟動調查的依據。另外指向孔塞特林議長的相關證據已經被保留下來了,下任改選時我重新做出選擇的。”

    艾德娜仿佛哽了一下,許久後緩緩問︰“你一定要這麼跟我說話嗎?”

    回答她的是一片沉寂。

    “加文……你還記得,前天是我們本來打算訂婚的日子嗎?”

    西利亞挪開目光,低聲道︰“那天我去了白鷺星。”

    “你去了白鷺星,”艾德娜冷冷道︰“但你去之前卻沒來接我。”

    寬敞的辦公室內一片安靜,兩人隔著光屏對視,彼此的呼吸都清晰可聞。

    半晌艾德娜苦笑一聲︰“算了,反正也不是沒推遲過,下次再說吧。”

    全息影像消失在光屏上,她切斷了通訊。

    西利亞緩緩坐下,一手扶著額角,看不出臉上是什麼表情。片刻後他無聲的揮了揮手,兩個侍衛立刻如蒙大赦的退了出去。

    “你可以進來了,卡列揚。”西利亞低聲道。

    大門外屏聲靜氣站著的卡列揚當即一愣,磨磨蹭蹭的端著茶盤走了進來,臉上有點難堪︰“抱歉元帥,我不是故意……”

    “沒關系。是什麼茶?”

    “薄、薄荷——”

    卡列揚偷覷西利亞一眼,遲疑數秒後小心翼翼把茶杯放到他面前,忍不住道︰“其實我覺得艾德娜小姐早就知道蛇夫星座兵變的事,但……”

    “我知道,所以她才想提前訂婚。”

    “……其實這世上還有很多好女孩兒,元帥。”卡列揚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道︰“而且孔塞特林家族在地方駐軍的名聲並不好,艾德娜小姐只是想把您綁在他們的大船上,如果換成一個出身清白、人品賢惠的好女孩兒的話——”

    “卡列揚,”西利亞沉聲道,“閉嘴。”

    卡列揚驟然止住,半晌低聲道︰“對不起,元帥。”

    西利亞端起茶喝了一口,熱氣氤氳中他眼睫低垂,看不清什麼表情。卡列揚忐忑不安的候在一邊,本以為接下來他就該摔杯子叫他滾蛋了,但許久後卻听見西利亞的聲音非常平和,問︰“你有沒有想過回蛇夫星座?”

    ……這是打發他回原籍的意思嗎?卡列揚眼神立刻黯淡下去,說︰“我隨時都可以走……謝謝您這段時間的照料,回去後我會自己向長官解釋的。”

    其實他根本沒法解釋,西利亞雖然把他通風報信的事在議會面前掩蓋住了,但這麼大一活人消失又出現,在地方駐軍中肯定瞞不住,他的長官立刻就會發現異樣。被這次政治風暴拉下水的人太多,西利亞位高權重他們動不了,但弄死他這只小蝦米來出氣是絕對沒問題的。

    卡列揚越想越苦澀,心內便有些自暴自棄,剛想強裝歡顏道個別,就只听西利亞搖頭問︰“你怎麼可能自己去向長官解釋?被人知道了你有一百條命也不夠死——這樣吧,我身邊有幾個親兵名額,你願意來我身邊當侍衛嗎?”

    卡列揚瞬間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覺得心髒砰砰跳,血液一時全沖上了頭頂。

    “但我——但我只是低級軍官,又不是首都軍校畢業——”

    “我沒上過軍校,”西利亞哂道。

    卡列揚徒勞的張開嘴又閉上,張開嘴又閉上,反復幾次後終于從喉嚨中擠出一點聲音︰“那好……好的,我答應……不我願意成為……不我是說我非常榮幸……”

    然而卡列揚的效忠詞注定沒機會說完。

    西利亞起身拍拍他的肩,把空茶杯塞到他手上,轉身走出了辦公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