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加文,”黑袍少年走到西利亞身邊,用腳尖輕輕踢了踢他︰“怎麼在這就睡了?加文?”

    那嘶啞的聲音實在太有標志性,海因里希幾乎瞬間就確認了——那竟然是少年時代的尤涅斯!

    那個時候的尤涅斯沒有現在這麼蒼白詭譎,但眼窩深眉骨高,嘴唇緊緊抿著,面相很有一絲戾氣。他站著等了片刻,見西利亞好像是真的睡熟了,便坐到草地上怔怔的看著他。

    遠處夜蟲聲聲,燦爛的星河如同一條光帶般橫貫在頭頂。西利亞的臉在漫天星光下異常平靜,尤涅斯盯著他看了一會兒,慢慢低頭去親吻他的唇。

    然而就在兩人呼吸交錯的那一刻,西利亞驟然睜眼,一手擋住了他︰“干什麼?”

    尤涅斯僵住了。

    兩人對視片刻,西利亞挑起一邊唇角,目光竟有些邪性。

    “我只是……”尤涅斯結結巴巴道,然而西利亞沒等他說完,徑直起身走了。

    緊接著周圍場景突然變幻,仿佛有有一只無形的手從海因里希面前揮過,眼前變成了一片昏黃的漫天風沙。

    飛舞的沙礫打在臉上帶來火辣辣的痛感,緊接著不遠處鮮血沖天而起,西利亞失聲大叫︰“師傅——!”

    話音未落便只見人頭落下,撲通一聲無頭的尸體跪倒在地,手中的黑金長槍重重砸在沙地上。

    “師傅!師傅——!”西利亞的聲音幾乎泣血,踉踉蹌蹌想沖上去,但緊接著就被幾個暗星武士同時按住了。隨即天空中飛下幾台龍騎,高階武士們個個全身浴血,看上去像經歷了一場苦戰,尤涅斯提著長刀位居其首,居高臨下的注視著西利亞。

    “怎麼樣?”他表情殘忍而漫不經心,就像是剛完成一場精彩的表演,聲音甚至是很享受的︰“給個評價吧,加文?”

    西利亞被強迫按著跪在沙地上痛哭失聲,幾乎以瀕死的力道狂暴掙扎,幾次想撲向老師那白發蒼蒼的人頭,但都被暗星武士們勉強按住了。兵荒馬亂間只見尤涅斯突然舉刀挑起西利亞的下巴,刀尖瞬間刺破了皮膚。

    “你早知道有這麼一天的,為什麼要背叛?”

    西利亞被迫仰起頭,鮮血順著咽喉落到領子里,牙關幾乎都在發抖︰“尤涅斯……尤涅斯!”

    那聲音中的仇恨幾乎滿溢,他右手猛然從桎梏中強行掙脫,一把緊緊抓住刀刃,鮮血頓時順著掌心流了滿手︰“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死——!”

    尤涅斯臉色驟然一變,瞬間好幾個人都沒拉住西利亞,少年徒手抓著刀刃猛然回身,一把就割斷了身後武士的喉嚨!

    “拉住他!”高階武士齊聲大吼,尤涅斯駕駛龍騎飛身而下,然而還沒撲到西利亞面前就被橫飛而來的龍騎“紓 幣簧卜閃順鋈ュbr />
    那一幕簡直讓人眼花繚亂,在暗星武士的包圍中西利亞縱聲怒吼,聲音尖厲直上雲霄,十數台龍騎聞聲而動,同時一齊甩掉駕駛員往高空飛去,繼而猛撞在一起爆炸了!

    火光將太陽都反襯得黯然失色,暴雨般燃燒的碎片從滾滾黑煙中傾瀉而下,所有人都大吼著四散開來。尤涅斯在沙地上滾了兩圈後一骨碌爬起來,舉刀向西利亞撲去,卻被迎面一把掐住脖子,瞬間重重按在地上!

    “你他媽的!你他媽的怎麼不去死——!”

    西利亞幾乎瘋狂,只顧著死死掐住尤涅斯,連背上被人連砍兩刀都沒有覺察。直到第三刀時他被人橫里一撞,這才猛然噴血倒下!

    尤涅斯狂咳著飛快爬起來,一把拎起滿身是血的西利亞,怒道︰“你這叛徒——”

    話音未落便被一架凌空而來的龍騎當頭撞倒,狼狽不堪的滾下了沙丘。只見那龍騎將西利亞當空一撈,流星般掠向不遠處無頭的尸身,緊接著西利亞伸手抓起黑金長槍,一把捧住他老師的人頭,緊緊抱在懷里。

    “——暗星堂!”龍騎倏而遠去,只听西利亞尖厲的叫聲遠遠回蕩,帶著血氣撕裂每個人的耳膜︰“你們注定滅于我手!死無全尸!暗星堂——!!”

    之前海因里希听艾德娜的描述,以為西利亞在老師死後立刻回聯盟組成了光耀軍團,從此練兵黷武要向暗星堂報仇,但現在才知道不是這樣。

    少年西利亞在沙漠深處安葬了老師,跪在簡陋的石頭墓碑前哭了整整一天一夜;隨後他搭了個草棚,竟然就這麼住了下來,開始守這個小小的墳墓。

    這里風沙極大,食水難尋,西利亞便依靠那柄黑金長槍以狩獵沙蝠為生。每天早上他都要挑著水桶去很遠的地方尋找古井,白天趁著強烈的日光硝制沙蝠皮,偶爾傍晚時分有商隊經過,他就用這些皮交換一些日常用品。

    這些記憶瑣碎而平淡,而海因里希卻能感覺到西利亞心態上的悄然變化——隨著日復一日重復的勞作,他內心深處仿佛有什麼東西真正穩定下來了,浮躁和戾氣都漸漸褪去,青澀尖銳的稜角被悄然撫平,仿佛粗糙的琥珀被時光反復打磨,最終泛出溫潤而細微的光。

    往來于大漠的商隊也漸漸注意到這個孤身守墓的年輕人,有關于他的傳說總是籠罩著一層神秘而旖旎的色彩。最終有一天,一個商隊首領在交換完貨物後,突然拉住西利亞的手,誠懇問︰“你願意跟我走嗎?”

    “……”西利亞搖了搖頭,輕輕抽回手。

    商人首領非常失望︰“但是為——為什麼?”

    “因為我還有其他事要做。”

    西利亞微帶歉意的看著他,那一刻海因里希發現,他眼底深處的邪性竟已消失得無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平和、堅定和無可動搖。

    商隊首領的話就像一個契機,標志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西利亞已在墓邊守滿三年了。

    這是沙漠旅人的規矩,老師死後學生要守墓三年後才能離開,這些在大漠中旅居、狩獵的人們每一代都是這麼過來的。而這條規矩看似嚴苛沒有道理,實際上卻是前輩們對後人最後的庇護和約束——沙漠中爭殺甚多,強大的老師死後往往留下弱小而又滿懷仇恨的學生,如果沒有強制守墓的規矩,學生們可能立刻就會動身報仇,最終往往是白費性命而已。

    當然也有人滿懷強烈的復仇欲,在守墓期間勤學苦練,一朝期滿便立刻下手復仇成功,成為大漠深處流傳的佳話——然而放在西利亞身上這顯然是不現實的。

    他只是個孤身居住在沙漠中的年輕人,面對的卻是縱橫遠星系數百年、連聯盟都束手無策的強大恐怖集團暗星堂。

    那天傍晚當商隊再次經過時,遠遠就看見草棚被付之一炬,燃燒的大火和千萬里連綿不絕的夕陽熔合在一起,老遠都能看見飄揚的黑煙。商隊還以為草棚遭了沙漠強盜,然而急匆匆趕去一看,只見那個年輕人靜靜的站在大火前,裹著粗布披風,手提黑金長槍,聞聲回頭向他們微微一笑︰“我要離開這里了,能用你們的商船捎我一程嗎?”

    商人們面面相覷,最終首領擔憂問︰“你要去哪里?”

    “聯盟。”西利亞頓了頓,說︰“聯盟首都藍汐星。”

    少年加文•西利亞出走二十年後,終于再次回到了聯盟的政治軍事權力中心。

    同年他被任命為少校,駐留首都擔任護軍;次年基因工程專家們鑒定他危險性已小于正常值,身體各指數都超出預期,于是被任命為中校,派往戰場擔任中級指揮官。

    這段時期頻繁爆發的小型戰役加速了西利亞的升遷之路︰第二年開春,周邊小國進犯,當地聯盟駐軍司令被殺,西利亞臨時指揮手下組織反撲,干脆利落的打退侵略軍並扳回了事態,以此晉升上校;時隔不久當地駐軍嘩變,議會內部焦頭爛額,西利亞出面調停了地方駐軍和政府之間的激烈沖突,以此被晉升為少將。

    那是一段艱辛而忍耐的歲月,西利亞從真正的孤身一人到開始發跡,再到擁躉者眾,中間經歷了整整幾十年炮火和戰斗的洗禮。他在聯盟議會的直接命令下輾轉于各星系戰場,軍餃隨著不斷積累的戰功一升再升,漸漸贏得了大半中、低級軍官的好感與支持。

    銀河紀元三千年,隨著邊疆戰事日益擴大,各地駐軍難以統一,成立聯盟直屬軍團的呼聲也越來越高。同年議會改選中早已下台的孔塞特林前議長成功再次當選,上台後第一道軍令,便是批準組建了聯盟史上第一支軍方直屬的全功能精銳戰斗部隊——它的官方名稱叫“中央直屬一號空戰部隊”,後世稱其為光耀軍團。

    而加文•西利亞,終于被正式授上將餃,成為了這支軍團的總指揮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