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是的,”海因里希打斷道,“我要打開鳳凰的駕駛艙。”

    那一刻艾德娜幾乎以為自己听錯了,然而當她被押到巨大的試驗場中時,她意識到海因里希要做的竟然不止開駕駛艙——

    他還要解剖西利亞的遺體。

    “你瘋了……”她驚駭的盯著皇帝,聲音微微發抖︰“萬一加文不是西利亞,萬一這只是流亡軍的陷阱,你竟然就這麼直接解剖了他的遺體……你不怕後悔嗎?!”

    “我受得住。”海因里希冷漠道,“五十年都過來了,現在我什麼都受得住。”

    他們站在懸空長廊上,越過欄桿看腳下巨大的試驗場,鳳凰銀白色的駕駛艙被豎放在電磁場中,兩千六百台切割機器人已準備就緒,所有人都抬頭等著皇帝的命令。

    海因里希緩緩開口,吐出一個字︰“開。”

    瞬間所有機器人發動,無數鋸齒飛轉著切開駕駛艙門。電磁場中充斥火花,鳳凰的最後一道精神栓都被強制解開,很快沉重的真空艙鎖被完全切斷,巨型機械手臂伸出抓住門閂——

    隨著轟然一聲巨響,封閉了半個世紀的沉重艙門被緩緩打開了。

    艾德娜瞳孔緊縮,不由自主退後了半步。

    然而更讓她崩潰的還在後面︰隨著艙門落地,黑暗的機艙中緩緩升出一張寬大的駕駛座,雖然覆蓋著錯綜復雜的神經網和導線,也仍然能隱約看出仰躺在座位上的半個人影——

    “不……”艾德娜急促喘息著,嘶聲道︰“不,快停手……不——!”

    她猛然捂住眼楮,然而皇帝卻站在原地,身形如磐石般紋絲不動。

    西利亞的遺體只有一半,因為迫降紅土星時他的左側上半身已經被壓成血泥了。經過駕駛艙真空封閉的五十年,坍塌的駕駛座和導線已經成為了一個整體,將他殘缺的遺體牢牢包裹在里面。

    海因里希死死盯著駕駛座,眼底滿是血絲,但表情如刀刻般沉默冷硬︰“給遺體抽取DNA……驗明正身。”

    其實這個時候所有研究人員的手都在發抖,西利亞死得太慘烈了,整個駕駛座底部都是凝固的血跡,乍一看去都能想象當時鮮血如噴泉般迸濺出來的景象。

    但沒有人說話,甚至沒人發出多余的聲音,兩個研究人員發著抖從導線的縫隙中伸進鉗子,抽取了一部分遺體組織,面色青白的送去化驗。

    片刻後皇帝面前的通訊器響了,研究組長結結巴巴的聲音傳來︰“陛——陛下,這不可能,遺——遺體是Alpha……”

    艾德娜猝然閉上了眼楮。

    “你以為我會驚訝嗎?”海因里希低沉道,聲音沙啞听不出喜怒︰“——不,我早就知道了。金星要塞一戰中鳳凰機體被熔化超過50%,西利亞就算是個機器人也絕無生還的可能,更別提僅僅一個月後就毫發無傷的在新聞發布會上亮相……是的,我當時就隱約有這種猜測了,但一直都不敢往深里想。”

    “我一直欺騙自己,也許鳳凰駕駛艙的恆溫程序可以抵擋上萬度的高溫,也許西利亞真的有某種不為人知的辦法可以逃生……但現在想來當初不過是自欺欺人而已,我取得勝利的那一刻,西利亞是真的死了。”

    海因里希頓了頓,低聲道︰“他被我殺死過兩次。”

    艾德娜眼底充滿淚水,甚至連視線都模糊不清︰“那你……還……”

    “我沒有辦法,這條路走上了就不能回頭,有些事不是你不希望它發生它就不會發生的。西利亞是聯盟統帥,在那種情況下他不犧牲誰犧牲?而我立場相對,難道我能為了保住他一個,把帝國千萬士兵送向絕路不成?”

    海因里希搖了搖頭,半晌後低聲道︰“感情之上還有更重要的東西,對我是這樣,對西利亞也是如此。”

    艾德娜充滿震愕和憤恨的盯著他,卻只見他一手打開通訊器,漠然道︰“通知生化組——取出遺體,準備開顱手術!”

    沒有人知道那一刻對皇帝來說是怎樣的煎熬,甚至連艾德娜都不能理解。

    就像沒有人知道為什麼皇帝要對西利亞元帥的遺體進行開顱一樣,當時很多研究人員都覺得海因里希瘋了,要麼就是被流亡軍激怒而心理扭曲了——這道命令下達的時候,生化組甚至有十幾分鐘不敢動手,全都在等著皇帝收回成命。

    然而他們注定沒有等到皇帝改變主意,最終只能趕鴨子上架,硬著頭皮把駕駛座上縱橫交錯的神經網和導線切斷,全組人雙手顫抖著抬出西利亞支離破碎的遺體。

    手術在全封閉狀態下進行,僅僅三分鐘後通訊器再次傳來了研究人員充滿震驚的聲音︰“陛下,我們在元帥的大腦中發現了一件東西!它是……它是一個信號發射器!”

    試驗場中一片嘩然,靜得連一根針掉到地上都听得見。海因里希沉默數秒,驀然轉身向樓下的手術室走去。

    艾德娜伸手想攔,但手抬到一半就頹然垂了下去。

    手術室內也是一片僵硬,海因里希推門而入,步伐快得讓研究組長都差點跟不上他。

    “我們在元帥的大腦里發現了這個,鑒定發現是一個類似發射器的東西……”主刀醫師驚魂未定的呈上一個盤子,然而海因里希的視線首先投在了手術台上,幾秒鐘後才轉向盤中那沾著血跡的銀色紐扣。

    ——這是一個典型的生物電磁共振器,海因里希首先就確定了這一點。

    聯盟在生物電磁方面的卓越技術在這個小小的紐扣上得到了充分體現︰直到現在帝國都無法用一只這麼小的設備來折射靈長類動物的思維波,而人類的腦容量更以千百倍計,換成皇家科學院的話,起碼要一張桌子那麼大的共振器才能勉強把人類思維的12%折射出去。

    聯盟在這方面的技術,簡直是超時代的。

    海因里希呼吸急促,幾次顫抖的伸出手,才終于下定決心一般輕輕拈起了那枚紐扣。

    “跟這只發射器配套的應該還有接收器,但我們追蹤不到它在哪。”研究組長為難道︰“可惜帝國在這方面的研究比不上聯盟,看不出它有沒有被使用過,我們能把它拆開來看看嗎?”

    “不,我知道……”海因里希想說他知道這個已經被用過了,否則西利亞是怎麼復活的?但他話還沒出口,突然一股旋風從紐扣中憑空升起,瞬間席卷了整個手術室!

    “這是——”研究人員面面相覷。

    海因里希瞬間踉蹌半步,駭然睜大了眼楮!

    ——竟然是風!

    是來自幽空星的風!

    無數悉悉索索的聲音蘊含著生命的力量,蓬勃而熱烈,仿佛飛舞的精靈,轉瞬間從海因里希耳邊呼嘯而過︰“你是誰?”他听見那無數聲音匯聚成一股,好奇問︰“你不是人類元帥,你是誰?”

    “……”皇帝張了張口,但說不出話來。強烈的思維波如狂風大浪般沖擊著他的腦神經,數不清的記憶碎片就像自動放映一樣,洋洋灑灑光怪陸離,千萬幀畫面同時從眼前掠過。

    “為什麼不是人類元帥來見我們?”那聲音又問︰“為什麼跟約定的不同?”

    “你是誰?”

    “你把元帥藏到哪里去了?”

    海因里希根本說不出話,恍惚間他意識到這是幽空星人!

    當年西利亞站在幽空星上听風,告訴他自己在听幽空星人們說話,原來他指的竟然是這麼一回事!

    “噢——元帥告訴過你嗎?”幽空星人立刻捕捉到了他腦海中的畫面,紛紛笑道︰“你現在也能听見我們說話了啊,真難得呢。”

    “是啊,本來只有元帥可以……”

    “元帥到哪去了?為什麼不來見我們?”

    無數幽空星人嘰嘰喳喳的,繞著皇帝飛來飛去,掀起一陣陣漩渦般的風。海因里希只覺得眼前陣陣發黑,那些研究人員驚慌失措的尖叫也都听不見,恍惚間只能竭盡全力集中思維——【你們為什麼要見西利亞?】“因為他把最珍貴的遺產留給了我們,”幽空星人們的聲音響成一片︰“現在我們要按照約定,把一切都還給他。”

    【……最珍貴的遺產是什麼?】

    “你覺得呢?你覺得是什麼?”

    海因里希腦海里像裝個了發動機一般嗡嗡作響,幽空星人們得意的笑了起來,似乎很滿意自己的惡作劇︰“不知道嗎?你真笨!”

    “真的不知道嗎?還說是元帥的學生呢!”

    “是記憶呀,這都不知道嗎?”

    海因里希瞳孔緊縮,電光火石間仿佛明白了什麼,然而又什麼都沒有明白;緊接著他眼前驟然一花,一切嘈雜都消失了——

    周圍不再是混亂的手術室,而變成了一片徐徐的夜風。

    海因里希愕然環顧周圍,只見頭頂星空閃爍,腳下是一片草地,遠處傳來長長短短的蟲鳴;少年西利亞躺在月桂樹下,閉著眼楮仿佛在睡覺。

    而另一個黑袍少年,此刻正穿過草坪,在沙沙的腳步聲中向他走來。

    樹下的西利亞沒有動也沒睜眼,看上去好像睡著了,然而那一刻海因里希意識到他決不可能真正在睡覺……他終于明白過來,自己看到的是西利亞的記憶。

    ——西利亞交給幽空星人保存的,五百年來隱秘而不為人知的記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