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一股無形的恐怖在戰場上迅速蔓延。

    它無聲無息而又清晰刻骨,就像遮天蔽月的黑色幽靈,迅速包裹每一架帝國戰艦、飛機,把所有人都包裹在沉重而鮮明的恐慌中。

    ——“它”來了。

    從死亡的國度中回來找他們了。

    通訊頻道里響起沙沙的電流聲,第九艦隊指揮官手指微微顫抖,半晌僵硬的轉過身。

    所有人都圍在戰艦駕駛台前注視著他,每個人的臉色都蒼白震驚。海因里希陛下的臉映在前方大屏幕上,眉頭緊皺神色冷峻,眼神中藏著一絲深深的焦慮。

    主艦內一片靜寂。

    “陛——陛下,”指揮官結結巴巴道,“前方軍報,鳳……鳳凰出戰了。”

    鳳凰出戰了。

    鳳凰帶來的巨大恐慌幾乎是立竿見影的,幾分鐘內原本佔據上風的帝國軍都停止了攻擊,緊接著全線回撤!

    高空中立刻形成了暗星堂和帝國軍遙遙對峙的局面,兩軍涇渭分明,而聯盟軍團可憐的200艘戰艦呈扇形鋪開;主艦之前,“機甲鳳凰”靜靜佇立,向帝國軍舉起了手中的長槍。

    “卡列揚,”狴犴正面迎著長槍,聲音卻絲毫不懼︰“西利亞元帥已經去世了,你在玩什麼把戲?”

    卡列揚冷冷一笑,並未回答,下一秒西利亞熟悉的聲音劃破天際︰“蛇夫星系是聯盟政府的轄地,海因里希,你又在玩什麼把戲?”

    如果說鳳凰的出現只是引起了恐慌的話,那麼這個聲音簡直就是在戰場上點爆了一顆星際核彈,整個艦隊全炸開了!

    帝國軍內部公開頻道內簡直炸開了鍋,無數指揮官失聲驚呼︰“元帥!”“西利亞元帥!”“不不,不可能!不可能!”“我們不相信,給我們一個解釋!”

    “安靜!”“安靜!整肅軍紀!”“第九艦隊主隊列陣!”司令部聲嘶力竭大吼,但根本無濟于事。戰斗機們嗡嗡作響,先頭隊伍成群退後,幾架C級機甲被裹挾在亂流中來不及抽身,瞬間砰砰砰的撞成了一團火花!

    “穩住!各先鋒官穩住!”艦隊副指揮悍然向天一炮,怒吼︰“誰敢亂動!就地格殺——!”

    轟隆一聲炮響,帝國軍這才勉強穩住陣型,每艘戰艦內的指揮官們都驚疑不定的對視著。

    而機甲青鳥內,加文也詫異的望著試驗體GTX0012——聯盟統帥西利亞這個名字對帝國軍的威懾有這麼大嗎?

    死去整整五十年後,竟然還能引起這種廣泛而深刻的恐慌?

    “你不是西利亞……”海因里希緩緩道,每一個字都仿佛是從胸腔里沉沉發出來的︰“鳳凰在白鷺星上,你不是西利亞——你到底是什麼人?!”

    GTX0012神色不變,與西利亞一模一樣的聲音說出設定好的語句︰“五十年不見你變膽小了啊,海因里希,連我也不敢認了麼?”

    海因里希︰“……”

    加文︰“……”

    兩周以前還在一起滾過床單啊!

    加文瞬間心中叫糟,然而這時已經來不及了︰海因里希霎時完全明白過來,暴怒的聲音響徹天地︰“卡列揚!你竟敢拿西利亞的遺體來裝神弄鬼——?!”

    狴犴就像金色的閃電一般沖到青鳥面前,一拳將它打翻了出去!

    駕駛席外沒有防緩沖系統,加文立刻“ 當!”摔了出去,緊接著他還沒爬起來,駕駛艙里地動山搖,青鳥已和狴犴打作了一團!

    而在機甲之外,第九艦隊總副指揮帶領大軍全線壓上,浩浩蕩蕩向光耀軍團和暗星艦隊碾去。天空立刻被炮火交織而成的光網籠罩住了,光耀軍團在卡列揚的帶領下全速退後,而第九艦隊當著機甲鳳凰的面,竟然也不敢跟聯盟軍糾纏,只一味向暗星戰艦沖去。

    “媽的……”尤涅斯眼底映出高空中絢爛的炮火,喃喃的道︰“那老狐狸在玩什麼把戲?”

    然而不管卡列揚的行為有多卑劣,此刻效果卻是立刻顯示出來了︰第九艦隊不愧是身經百戰的帝國第一軍團,就算驚魂未定余悸未消,仗一開打也立刻顯示出了鐵血軍團的彪悍本色,無數戰斗機像蜂群一般將暗星戰艦包裹得嚴嚴實實;而暗星戰艦決不束手待死,它釋放出了無數龍騎,兩方主力瞬間就死死的絞殺在了一起。

    漫天炮火將黎明前的天空映得慘白,被擊毀的戰機和龍騎混雜在一起,冒著黑煙向地面墜去。

    “現在怎麼辦,卡列揚中將?”光耀軍團主艦內,副官緊張問道。

    卡列揚注視著屏幕上纏斗的狴犴和青鳥——試驗體GTX0012的精神閥值雖然近百,但青鳥本身只是仿制品,和3S機甲狴犴不可同日而語。何況海因里希暴怒出手,每一擊都恨不得置青鳥于死地,短短片刻間就佔據了絕對上風。

    “無所謂……死了也好。”

    副官還以為自己听錯了︰“您說什麼卡列揚中將?”

    “沒什麼。”卡列揚淡淡道︰“我說無所謂,輸了機甲贏了戰斗的時候也不是沒有,西利亞元帥生前不經常這麼說麼?第九艦隊已經不敢對上我們了,讓他們跟暗星堂自相殘殺去吧,我們注定能贏得這場戰爭。”

    副官恍然點頭,只听卡列揚高聲道︰“傳令各小組,按原計劃全線撤退佔領地面!戰斗部隊空中待命,等待時機發動總攻!”

    高空中光耀軍團分散開來,迅速向下墜去。第九艦隊副指揮官立刻發現了這一動靜,沉聲道︰“他們要趁機佔領地面!”

    “分不出人手阻止他們了!媽的——”司令部有人痛罵︰“他們還留了一支戰斗部隊在天上,等我們跟暗星堂兩敗俱傷後再來打我們!”

    “該死的卡列揚!”副指揮官一拳砸在操縱台上。

    光耀軍團這一系列戰斗部署,都太卑鄙下流也太有效了。如果機甲鳳凰里的那個真的不是西利亞元帥,那能干出這一切的絕對是卡列揚——

    好人不長命禍害留千年,這頭狡詐成性的老狐狸怎麼還沒死?!

    副指揮官抬起頭,還沒來得及下令就只見狴犴一腳狠狠踹開青鳥,轉身向光耀軍團主艦撲去,同時架起了肩上的星際核彈!

    海因里希的目標很直接也很明確︰暗星艦隊就交給帝國軍主力去對付了,他先駕駛機甲轟掉光耀軍團的指揮艦,那麼整個聯盟軍隊的步伐都會被止住,戰局會立刻向帝國傾斜。

    然而卡列揚反應也不慢,畢竟是身經百戰的聯盟名將,狴犴轉身的剎那間他便厲聲喝道︰“敵方要過來了!火力準備!”

    龐大的太空母艦展開密密麻麻上百塊炮板,同時對準了沖刺而來的狴犴;天地間只剩下這兩架炮台遙遙對峙,毀天滅地的炮火頓時一觸即發!

    “我擦……”加文捂著流血的額角從青鳥的駕駛艙里爬起來,回頭一看頓時就怔了。

    3S機甲轟得過太空母艦嗎?

    這個其實很難說,畢竟3S機甲是帝國專有,之前也從沒跟太空母艦對轟過。不過如果真開始轟了,母艦機動性弱目標大,而機甲技術精密體型較小,防御性方面肯定比較吃虧。

    那一瞬間加文腦子里什麼都沒想,他瞳孔急劇放大,眼底只映出狴犴閃出白光的炮口,和母艦上百炮板上明亮的電磁光。

    緊接著他轉過身,一個箭步沖上駕駛台,狠狠扯開神經網把試驗體推開,一把抓住轉向手柄——

    瞬間屏幕上精神栓連接數   猛增,達到了駭人听聞的398%!

    機甲青鳥發出一聲尖銳的嘶鳴,張開雙翼猛然回頭撞去!

    所有目睹這一刻的人都驚呆了。青鳥全身沐浴烈火,就像掠過天空的耀眼流星,電光火石間將黃金狴犴狠狠撞了出去!

    嗖的一聲銳響,狴犴收手不及,星際核彈拖著長長的尾煙飛向廣袤的平原。

    緊接著它在遙遠的地面上爆炸了,黑雲冉冉升起,戰場上電磁信號霎時一起大受影響,所有頻道都在滋滋亂響。

    皇帝暴怒回頭︰“你他媽的——”

     當一聲狴犴的手被青鳥按住了。只見通訊屏上雪花亂閃,緊接著畫面突然跳出來,加文喘息著望向他,隨口問︰“想挨揍麼,海因里希?”

    海因里希︰“……”

    加文一甩手,青鳥將龐大的黃金狴犴遠遠扔了出去!

    光耀軍團母艦內,火力系統緊急停止,還沒來得及發射的炮板被迅速收回艦內。

    卡列揚緊盯著遠處的青鳥,目光中透出一絲愕然︰“這……怎麼感覺……”

    “怎麼了中將?”副官疑惑問。

    “……你不覺得那很像元帥?”

    “本來就應該像元帥啊。”

    副官大惑不解,只見卡列揚張了張口,仿佛想說什麼,卻不論如何都說不出來。

    “到底怎麼了中將?請下令向地面降落,您忘了我們之前的作戰計劃——”

    “啊……啊。”卡列揚勉強壓下混亂的情緒,點點頭道︰“通告全軍向地面降落,準備佔領重要軍事據點……狴犴就交給試驗體GTX0012了。”

    雖然剛才狴犴的反擊搞出了一點意外,但這個計劃本身是非常完美的。暗星堂和帝國軍已經把彼此拖入了苦戰中,雙方的戰力都在以驚人的速度飛快消耗;只要在空中留下一支高火力部隊,很快就能把這兩方都盡數吞滅。

    雖然有些驚險,但到那個時候戍嶸星將完全落入聯盟的手中,甚至帝國第九艦隊也將受到重創。

    “我明白了。”副官點點頭,轉身剛要把軍事代碼傳達下去,突然一個駕駛員急匆匆趕來︰“中將!聯盟軍部傳來最新指令,請您立刻返航!”

    副官一震,脫口而出︰“怎麼可能——”

    卡列揚臉色微微一沉,伸手接過駕駛員遞來的通訊扣。數條紅線同時構出立體影像,只見一個年老而倨傲的聯盟議員站在半空中︰“卡列揚中將,根據聯盟議會的最新指示,請您立刻帶上機甲青鳥和試驗體GTX0012進行返航。”

    “……我不明白,”卡列揚深深吸了口氣,片刻後問︰“特爾瓦議員,我們已經快要勝利了,議會看過實況戰報嗎?”

    “我們當然仔細研究過,但對是否快要勝利的看法顯然與您不同。議會認為正面和帝國軍對上是非常危險的,而且您已經完成了帶回試驗體GTX0012的任務,請立刻撤退吧。”

    卡列揚還沒來得及說什麼,副官怒道︰“我們才是前線指揮官!對戰局的分析竟然要听後方議會的?!”

    “慎言!”特爾瓦議員怒道︰“請約束你的手下,卡列揚中將!”

    副官還想吼什麼,被卡列揚一手制止了。中將臉上顯出一絲淡淡的疲憊,半晌道︰“傳令全軍,收回青鳥,立刻撤退吧。”

    邊上幾個指揮官還想說什麼,最終都忿然止住了。特爾瓦議員這才滿意的點點頭,傲然道︰“這就對了,卡列揚中將——回來後軍部會對您的出色表現予以嘉獎的。”

    卡列揚卻只是一擺手,按斷了通話。

    立體影像頓時在空中消失,副官立刻憤然道︰“明明上邊那些人爭權奪利的結果,還不是怕軍部勢力坐大?到了手的勝利都要強迫放棄,自家人拆自家的長城——”

    “這就忍不了了?”卡列揚打斷他,露出一絲難以察覺的冷笑︰“當年西利亞元帥出征,一天收了議會發的十二道召回令,那個時候大家都能忍下來,現在反而忍不了了?”

    幾個人一時語塞,半晌副官小聲道︰“但是元帥頂得住……”

    指揮台仿佛被無形的壓力所籠罩了,連空氣都凝固起來。

    半晌卡列揚淡淡道︰“所以我們現在要學會適應,因為再也沒有一個頂得住的元帥了。”

    在所有人難以置信的目光中,光耀軍團全體拉升,退後,竟然就這麼準備離開戰場了。

    海因里希注視著屏幕里的加文,只見他鮮血浸透了額角,整個側頰都是血,但神情悍利目光清醒,絲毫不顯得狼狽。海因里希心中微微一動,操縱狴犴緊緊跟著向母艦飛去的青鳥,嘴上卻漫不經心問︰“你是怎麼混進去的,西利亞?”

    “商業機密。”加文隨口道︰“流亡軍正在回收這台機甲呢,你還要跟麼?這個皇帝是真不想做了?”

    狴犴的步伐緩了緩,但並沒有立刻停下。海因里希古怪的笑道︰“如果我說為了你這個皇帝不當也罷的話……”

    加文戲謔的盯著他,目光中似有嘲弄之意。

    “你這是什麼意思?皇位本來就不是我——”

    海因里希剛要辯白,卻被加文搖頭打斷了︰“你理解岔了,其實我是在想……你也許搞錯了一件事。”

    “……什麼事?”

    加文靜了片刻,緩緩道︰“一件很關鍵的事,關于誰才是那倒霉催的聯盟統帥加文•西利亞。”

    海因里希一愣,但還沒反應過來就只听加文說︰“我有個東西想給你看。”

    他起身走到駕駛艙角落,把那呆滯機械的試驗體GTX0012拉了起來,轉身推到鏡頭前;頓時兩張一模一樣的臉出現在狴犴駕駛艙的屏幕上。

    海因里希瞬間僵住了。

    “我叫它西利亞第二,但究竟有幾個還真說不清……”加文頓了頓,調侃問︰“所以你到底願意為哪一個放棄皇位,嗯?海因里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