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卡列揚走進試驗場的時候眼皮跳了兩下,他疑惑的看看周圍,白光在金屬牆壁上反射出錚亮的光,空氣中回蕩著他們幾個人的腳步聲,除此之外一片靜寂,似乎沒什麼異狀。

    是心中有鬼作祟的緣故嗎?

    卡列揚嘴角微挑,露出了一絲自嘲的弧度。

    “按順序把導線切斷,培養艙整個搬走,注意別讓試驗體接觸到空氣。”卡列揚吩咐手下,轉眼瞥見所有人臉上都一副無所適從的表情,氣氛甚至有些凝滯,便問︰“——怎麼了?”

    “這——這真像元帥,”副官結結巴巴道︰“感覺實在太——太——”

    雖然理智上知道那是試驗體,沒有靈魂沒有思維的一具軀殼,然而真正面對它和元帥一模一樣的臉時,所有人都不禁有點悚然和怯意,就好像它隨時會睜開那雙熟悉的眼楮來看他們一樣。

    卡列揚早先也體會過這種感覺,後來見多才慢慢習慣了,便輕輕哼笑了一聲︰“當年通過基因修正後的試驗體都長這樣,可惜靈魂折射時都失敗了,最後只能銷毀掉。只有這個還沒來得及做靈魂折射基地就被封存了,因此得以幸存至今……這個也算難得了,暗星堂那些試驗品連基因修正都熬不過去。”

    卡列揚頓了頓,悠然道︰“這就害怕了?你們沒見過當年成批銷毀失敗品的樣子,整整幾排培養艙一起推進酸液里,研究員都快嚇出心理陰影了……”

    誰都沒注意到就在幾步遠外,加文全身緊貼在培養艙底部和地面的縫隙中,抓著艙底的手指微微一震。

    然而接下來的話更讓他愕然。只听剛才那副手低聲問︰“據白鷺星傳來的消息,據說紅土星上的那個試驗體已經成功接受了靈魂折射?連暗星堂的人也確認過了,那真的是西利亞元帥嗎?”

    一陣讓人心悸的沉默。

    片刻後卡列揚漫不經心的聲音傳來︰“難說,孔塞特林這人和暗星堂一樣不可信……再說如果靈魂折射成功的話,記憶什麼的事先都已經設定好了,突然又來個失憶是什麼意思?”

    幾個人悉悉索索的切斷導線,又合力推動培養艙,沉重的滾輪在地上發出悶響。加文緊抓著艙底,只見幾個流亡軍士兵的腳在地上走來走去。

    “如果紅土星上那個也不是真的話,”有人邊走邊問,“那他現在能跑能跳,到底算什麼東西呢?”

    加文心頭一緊。

    “我也不知道。”卡列揚淡淡道︰“要不是設定好的記憶完全沒輸入進去,我幾乎都以為靈魂折射技術已經成功了——但現在那是什麼東西還真難說,人造人?克隆人?”

    片刻後他又冷笑一聲︰“是不是真的又有什麼要緊呢?議會那幫人要的不過是一個傀儡罷了。也許真的西利亞來了他們反而會恐慌吧,假的說不定更趁那幫人的意呢。”

    他們開啟備用能源,把培養艙運到地面上,準備送出基地大門。然而一行人還沒站穩便只听外面傳來“轟——!”一聲巨響,緊接著地動山搖,通訊儀里有人大叫︰“帝國軍來了!中將!帝國軍來了——!”

    所有人同時拔出槍,卡列揚當機立斷︰“保護培養艙!輜重先別管了!跑!”

    加文幾乎被劇烈的顛簸摔出去,緊緊抓住艙底才勉強穩住身形。培養艙幾乎是被眾人推著向前滑行,沖過如雨般紛紛砸落的磚石,瞬間沖出了基地大門!

    所幸這時也沒人管那兩個失蹤的親衛了,戰斗機上沖出一群士兵來緊急接應,七手八腳的把培養艙搬上舷梯。

    “跑跑跑!”“別站著!”“掩護中將!”“地對空導彈準備發射——!”

    加文抓著艙底的手指幾乎都磕出了血,慌亂間只听見周圍轟然作響,整個戰斗機都在震動。到處是飛濺的沙石和彈片,不斷有人中槍倒下,但更多的人隨即補上,掩護著卡列揚一行人和培養艙且戰且退,最終完全退上戰斗機。

    艙門隨即合攏,黑色的蝠狀戰機頂著暴雨般的光束迅速升起,向低空中的光耀軍團母艦飛去。

    加文幾乎撐不住了,頂著艙壁的膝蓋止不住發抖,險些要掉下去。

    然而就在他掉下去的前一秒鐘,培養艙落到地上,他的背在懸空十幾分鐘後終于再次接觸到了堅實的地面。

    “就在這里吧,”卡列揚的聲音傳來,竟有些緊繃︰“你們先下去。”

    腳步聲漸漸走遠,隨即大門關上,室內陷入一片安靜。加文從縫隙中向外望去,周圍幾雙腳都穿著統一的軟鞋、白褲……是研究人員。

    站在培養艙前的還有兩個人,那是卡列揚和他的副官。

    “太冒險了卡列揚中將,GTX0012試驗體只接受過基因催化,根本沒有被靈魂折射過!它只是一具沒有靈魂也沒有意識的皮囊,萬一出現什麼故障的話……”

    “留著跟議會那幫人說吧,尊敬的院士閣下。”卡列揚懶洋洋道︰“我跟你都是听命于人的小卒子而已。”

    院士明顯哽了一下,半晌心不甘情不願的嘟囔了句什麼。緊接著加文听見頭頂傳來 當一聲——艙蓋被開啟了,滿溢的培養液瞬間順著艙壁流了下來。

    加文向里挪了挪,陰影中皺起眉頭。

    這幫人到底想干什麼?

    卡列揚凝視著培養液中的少年,半晌才深深吸了口氣,復又徐徐吐出,仿佛藉由這個動作將內心的焦躁和煩悶都吐了個干淨。

    他走上前親手將少年從溶液中抱了出來,抓起一直帶在手邊的白大褂裹在他身上,又用毛巾擦干他漆黑的頭發。長久不見天日讓少年膚色蒼白,五官帶著一股天生的冰冷,下頷、脖頸可以清晰看見淡青色的血管。

    卡列揚盯著他看了幾秒,仿佛也有點難以面對的挪開了目光。

    “開始吧,”他低聲道。

    院士走過來,將電極兩端接在試驗體太陽穴兩側,又給他戴上頭盔。

    隨即有人走來走去的調試儀器,周圍響起輕輕的交談和核對數據的聲音。緊接著嗡的一聲輕響,周圍儀器一齊啟動,電流瞬間通過導線,將試驗體電得全身一震!

    “啊……啊啊……”少年摔倒在地,全身劇烈顫抖了幾秒,醫生“啪!”的將電閘一關!

    幾個人沖上來卸下頭盔,少年還倒在地上抽搐不已,卡列揚上前一步把他拎起來,沉聲問︰“成功沒有?!”

    成功沒有?加文心念電轉︰如果這就是靈魂折射試驗的話也未免太簡單了些,但如果不是,那這幫人到底想干什麼?

    “信號已經完全輸入,指令開始激活!”院士緊緊盯著電腦,只見一排排代碼迅速閃過,最終出現一行綠色的100%,當即回頭激動道︰“指令全部激活,精神閥值開始上升!”

    少年抽搐著睜開眼楮,瞳孔散亂沒有焦距,只能發出“啊——啊——”的聲音。卡列揚松手退去半步,和所有人一起緊張注視著試驗體,直到他笨拙的從地上爬起來,雙手劇烈顫抖,下意識用白大褂裹緊身體。

    “成功了……”卡列揚喘息道,猝然回頭吩咐︰“啟動‘青鳥’!快!”

    ——什麼意思?加文從陰影中探出頭,驚疑不定的注視著少年。他全身濕漉漉的異常狼狽,眼神茫然嘴唇微張,看上去不太像神智正常的人,倒像是基因實驗中培育出的失敗品。

    他們在他大腦中輸入了指令……到底是什麼指令?

    他們想讓他干什麼?

    研究人員迅速各就其位,試驗場里光芒變幻,幾秒鐘後地面發出一陣沉悶的震動,緊接著從中間裂開了。加文這才注意到他們所處的空間非常大,這應該是流亡軍主艦的核心部分,逐漸開裂的地板就像一張難以想象的巨大獸口。

    而隨著獸口完全張開,一座半完全形態的機甲緩緩從地底伸出,在燈光下反射出奪目的光澤——

    加文愕然睜大了眼楮。

    那是鳳凰!

    那竟然是嶄新完好的機甲鳳凰!

    少年呆呆望著機甲,直到它鏘然頓住,胸甲後的駕駛艙徐徐打開。

    卡列揚望著這一人一機對視的場景,剎那間一股深深的荒謬感從心頭升起。

    這是多麼可笑的一幕︰幾百年前西利亞就在站在這里召喚出機甲鳳凰,軍官們用敬仰狂熱的目光注視著他走進駕駛艙,就像注視著聯盟不滅的精神象征;而現在,相同的地點相同的場景,那機甲卻是照著鳳凰仿造出來的假冒品,那人也只是一具酷似西利亞的軀殼罷了。

    多麼荒唐無稽,就像一個活生生的笑話。

    “好了,”院士喃喃的道︰“現在……上機吧。”

    少年動了動,向大開的駕駛艙機械走去。周圍屏幕上頓時顯示出一系列身體數值,血壓、呼吸、思維頻波都成為一根根曲線不斷變化,而其中最醒目的綠色徐曲線代表著精神閥值。

    卡列揚和研究人員都回頭緊盯那根曲線,只見它在擺動中不斷上揚,很快便突破了80%——緊接著一路走高,在眾人期待的目光中向90%直沖而去。

    而在他們身後,加文望著少年的背影,他已經快走進駕駛艙大門里了。

    加文瞳孔緊縮,突然一個大膽的想法在腦海中瞬間成型。

    他悄悄從艙底鑽出來,貼著牆角快跑幾步。卡列揚似乎略有所感,但回頭的前一剎那加文已在他身後溜了過去。

    那一刻時機把握得絲毫無差,卡列揚向試驗體看了一眼,轉頭望向精神閥值曲線——

    而在他身後的陰影里,加文無聲的松了口氣,起身箭一般沖進了駕駛艙!

    剎那間他和試驗體擦肩而過,前後腳進了機甲;緊接著艙門關閉,加文沖進角落里迅速藏好。

    而試驗體則機械的走到神經網前,坐下,面對操縱台。

    它要干什麼?駕駛機甲?

    加文微微眯起眼楮,下一秒,機甲周身一震,母艦層層鋼板突然全數抽空——

    機甲青鳥直接從試驗場中漏了出去,就像一個無助的鋼鐵巨人,刷然掉進了高空冰冷的空氣里!

    “試驗體GTX0012準備——!”卡列揚的吼聲在通訊儀中炸響︰“對準目標,啟動火力系統!”

    試驗體周身被神經帶圍繞,機械的推動操縱桿。

    那近百的精神閥值畢竟不是開玩笑的,火力輸出系統立刻自動對準目標——正全速逼近的帝國第九艦隊戰斗飛艇,隨即悍然一炮!

    半秒鐘後,屏幕上亮起一團火花,數艘飛艇頓時在火光中灰飛煙滅!

    加文站起身,緊緊盯著少年木然的臉。

    現在他終于明白流亡軍想讓試驗體干什麼了——他們想利用它的精神閥值來打仗,想在戰場眾目睽睽之下把它當做招牌一樣推出去!

    它將會是聯盟官方認證死而復生的西利亞元帥,整個銀河系都會因此而震動不安;而這,才是“幌子”的真正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