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秘密基地大門在黑夜中就像一張猙獰的巨口,遠遠望去巍峨怪異,讓人不寒而栗。

    光耀軍團主艦在平原上盤旋,一架戰斗飛艇從主艦上分離,打著探照燈降落在基地門口。緊接著卡列揚帶著一隊聯盟士兵從飛艇上下來,急匆匆向大門走去。

    “先去銷毀數據庫,所有文件都必須完全粉碎。所有材料、儀器、失敗的試驗品和培養艙都必須毀掉,事成後去底層試驗場把‘水晶棺’帶出來,大家在門口集合。”卡列揚急匆匆吩咐完,從親衛手中接過身份卡在門上一刷,大門應聲而開。

    “你們兩個準備炸藥。”卡列揚又把卡遞給親衛,吩咐道︰“等我們出來就立刻把入口炸塌。”

    兩個親衛點點頭,立刻在門口蹲下開始組裝儀器。卡列揚帶著其他人快步走進基地,大門在他們身後鏘然合上了。

    不遠處的岩石後,加文臉色變得有點微妙。

    這些流亡軍應該不知道他們已經被帝國軍定位了,戰斗部隊很快就會趕來……話說回來這是個試驗場?為什麼要摧毀?

    而水晶棺……總不會真是個水晶棺材吧,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他不由想起自己清醒時的情形︰也是在蛇夫星座一顆人跡稀少的星球上,也是平原試驗場,醒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躺在透明的培養艙里……

    加文心念一動,抓起飛來飛去的獅鷲光腦。

    “你要進去嗎?”獅鷲小聲問。

    加文示意它噤聲,然後把獅鷲變成赤金匕首反握在手里,借著夜色和岩石的掩護,快速向基地大門那兩個正制作炸藥的親衛潛去。

    “……這個也不成功,只能拿出來當個幌子……”

    “幌子也難得了,基因催化程序也不是每次都能成的……”

    兩個親衛正隨意交談,突然一個咽喉被人從身後一勒,頓時眼珠暴突,喉間發出  的聲音,當即倒了下去。

    “怎麼了?”另一個听到動靜回過頭,瞬間只覺身後風聲閃過;緊接著他看清同伴倒在地上,當即厲聲喝問︰“誰在那——”

     當!

    另一個親衛後頸遭受重擊,來不及掙扎便軟綿綿的倒了下去。

    加文把兩人拖到岩石後,迅速扒了其中一人的制服套在身上。那人是個Beta,身材不如Alpha那麼強壯夸張,加文最近又長高了些,因此穿起來也勉強合適。

    他從那人身上搜出門卡,學著卡列揚的樣子往大門一劃。

    叮當!門禁屏幕射出一道網狀藍光︰“請拍攝虹膜數據。”

    加文還來不及反應,藍光已經自動對準焦距,迅速往他右眼上 嚓一拍。緊接著門禁屏幕又變了,閃現出一行光字︰“準許進入。”

    加文︰“……”

    這也可以?!

    大門悄無聲息打開,加文嘴角抽搐半晌,舉步走了進去。

    這個基地雖然冷清多時,但能看出來並沒有廢棄。基本光照和通風設施還在運行,走廊上閃著微弱的光,隱約可以看見盡頭有一排實驗室,士兵們正走來走去的搬東西、說話。

    加文貼著壁角往里走,突然拐彎處樓梯口傳來卡列揚的說話聲︰“還要多少時間?帝國軍已經在路上了……我知道,不用探測都知道他們肯定會追來的……時間不多,你們動作盡快,我們從武器庫出來後就去底層搬‘水晶棺’。”

    一行人順著樓梯快速跑過,加文縮在拐彎夾角那二十公分的縫隙里,眼見著卡列揚從身前兩米處擦肩而過。

    加文閉住呼吸。

    “……能帶的都帶走,尤其是核能和電磁能源,流亡政府資源太少了……”突然卡列揚聲音一頓,站住腳步回頭望來。

    “怎麼了?”手下奇怪的問。

    卡列揚抬手示意他噤聲,銳利的目光緩緩向周圍環顧,半晌喃喃的道︰“奇怪。”

    就在他身側數米處,加文一動不動,整個人和黑暗完全融為一體。

    “……真熟悉……”卡列揚又低聲說了一句。

    手下們驚疑不定,互相對視一眼。半晌其中一人壯著膽子道︰“快來不及了中將閣下,帝國軍正往這邊趕來,再不快點的話——”

    卡列揚終于點點頭,轉身向下走去。

    直到一行人的身影消失在樓梯盡頭,加文才幾乎無聲的松了口氣。

    “現在我們去哪?”獅鷲小聲問。

    加文做了個向下的手勢,又側耳听了一會,確定不會再有人經過了,才貓著腰迅速順著樓梯向下跑去。

    ——底層試驗場,水晶棺。這兩個詞不知為何給他一種非常微妙的感覺,流亡軍到底在這個秘密基地里研究著什麼呢?

    外面帝國軍正和暗星堂打得天昏地暗,流亡軍卻急匆匆過來搬東西,到底是為了什麼“幌子”?

    而所謂的水晶棺里,又裝著誰的尸體呢?

    在這種秘密基地里沒有電梯實在是太苦逼了,想必為了在長久不供電的情況下維持運轉,這座基地已經把除了照明和通風以外的所有用電設施都停了。

    樓梯輾轉足有幾十層,加文幾乎跑斷了腿,最後幾層樓梯幾乎是摔下來的。他汗流浹背的坐在地上喘氣,獅鷲變成光腦飄起來,輕蔑的在他腦袋上彈了兩下︰“真沒用,要是Alpha的話,這點路根本是小菜一碟!”

    加文喘息笑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個Omega……”他神態坦蕩平和,倒也沒什麼窘迫難堪之情,指指大門上的密碼鎖︰“去開一下,我要進去看看。”

    獅鷲傲嬌的輕輕一彈,躍到空中投射出一束光,從密碼鎖的核心部分照了進去。無數算式從半空中密密麻麻羅列下來,不多時盡數一收,變成一行長達數百位的密碼。

    獅鷲將密碼輸入系統,大門震動了幾下,緩緩向內打開了。

    雪白的全金屬地面冰冷錚亮,無數生命維持儀器靠牆依次而立。密密麻麻的導管從儀器上連接出來,通向不遠處一座透明的巨大培養艙。

    而那培養艙中,隱約有個人影,正靜靜懸浮在海水狀的營養液里。

    加文心髒狂跳起來。

    他一步步走上前,大門在身後悄然合攏。短短十數米道路竟如一個世紀般漫長,最終他走到培養艙前的時候,背後衣物竟已被冷汗浸透。

    ——培養艙里是一個少年,約莫十八、九歲年紀,面色蒼冷雙目緊閉,五官深邃俊秀,有種玉石般微微的光澤。

    那張臉他很熟悉。

    ——那是他自己的臉。

    “加文……”獅鷲的聲音竟也有點哆嗦︰“這、這是怎麼回事……”

    加文用力一咬舌尖,劇痛迫使他神智驟然清醒過來。

    周圍靜悄悄的,少年還毫無意識在懸浮在溶液里,仿佛一具冰冷僵硬的尸體。

    “這就是那個‘幌子’……”加文輕聲道,語調中隱藏著一絲難以察覺的喘息︰“流亡軍在這里制造了一個加文•西利亞,可能是想把他推向公眾,然後吸收他的巨大政治影響力來達成自己的目的……幾十年前蛇夫星座本來是流亡軍的地盤,實驗應該就是在那時進行的,但後來這顆星球卻被暗星堂強行派兵佔領了。流亡軍撤退的時候可能沒來得及把這個試驗品帶走,因此現在暗星堂和帝國一開戰,他們就立刻趁機過來封閉整座基地。”

    獅鷲愣住了,半晌小心翼翼問︰“可是……可是你才是加文•西利亞啊?你、你才是聯盟統帥,對嗎?”

    加文沉默片刻,說︰“我不知道。”

    他盯著那少年的臉看了一會兒,轉頭環顧周圍,這才注意到培養艙邊有把椅子突兀的放在那里,椅背上搭著一件白大褂,因為年月過久布料已經微微泛黃。

    這熟悉的場景讓加文有點恍惚,他抓起白大褂一看,胸前銘牌赫然寫著——

    Gavin.

    “……為什麼……”加文喘息道,緩緩抬起頭。

    他突然想起自己在紅土星上醒來的那一刻,天空陰霾昏暗,培養艙在爆炸中震開,手邊搭著一件不知何時留下的白大褂,被他匆匆拎起往身上一披。

    而那件白大褂的銘牌上也寫著這個名字。

    “我也是……我也是他們的……試驗品。”加文喃喃的道,目光轉向培養艙中的少年。

    他幾乎能想象如果這個少年醒來,會在如何措手不及的情況下面對這個世界,會如何茫然起身,順手抓起離自己最近的衣物披在身上。

    一切細節都已被人刻意設定,沿著固定的軌跡演繹至今。

    而他在不知不覺中,早已成了任人擺布的棋子。

    “他也是Omega……所有試驗品都是Omega,因為只有這樣他們才能輕易控制住西利亞,甚至可以讓他——”

    加文頓住了,臉色罕見的扭曲起來,半晌狠狠一拳打在培養艙上!

     當一聲巨響,獅鷲駭然震住!

    “加、加文……”

    突然腳底傳來一陣震動,打斷了獅鷲膽怯的叫聲。加文眼底血絲密布,回頭一看只見大門微震,顯然馬上就要被人從外推開——

    是卡列揚。

    他們終于來到這里,準備搬走培養艙中的試驗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