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阿納托利•唐•卡列揚,出生于銀河紀元三千年,早年是西利亞統帥的貼身侍衛隊長。後順利出師,擔任光耀軍團第八師師長,授少校餃。

    西利亞用人很有意思,他想提拔誰,一般都是先讓他擔任自己的貼身侍衛——說是侍衛其實也不干什麼活兒,更不用隨時準備沖上去給元帥當人肉防彈衣,要知道西利亞自己的武力值就足夠罩住一大片了。

    侍衛們日常要做的,主要還是跟在元帥身後學習軍務,領兵作戰,甚至跟他一起去聯盟議會听那幫老奸巨猾的議員們吵嘴皮子。

    從元帥身邊出師後,他們會進入光耀軍團基層,從小指揮官開始做起——按慣例沒幾年他們就能攢夠升上中級軍官所需的戰功,比起普通聯盟軍人,這樣的升遷速度堪稱是平步青雲。

    而卡列揚身為侍衛長,比起撲通侍衛無疑又興頭了很多。他剛出師沒多久就被公認為少年西利亞第二,艾德娜等人都覺得他性格、談吐跟西利亞年輕時仿佛是一個模子里刻出來的,因此在聯盟上層極得好感,沒幾年就實現了軍餃二級跳——成上校了。

    在西利亞本人看來,卡列揚有一點相當不行︰精神閥值太低,注定成不了頂尖機甲駕駛員。但他性格冷靜思維慎密,大局觀在軍隊中數一數二,是個當戰艦指揮官的好苗子。

    成為上校的同一年,西利亞將卡列揚調回光耀軍團司令部,讓他在一些小型戰役中擔任代總指揮,結果一連數戰告捷。轉年春卡列揚授餃少將,正式擔任光耀軍團副指揮官職務,被聯盟上下公認為才能杰出、智謀過人。

    海因里希成為元帥侍衛隊長的那一年,卡列揚首次在大型戰役中擔任代總指揮官,帶領兩千萬大軍徹底將星際分裂勢力——也就是帝國軍的前身——趕出了銀河系。這一戰奠定了卡列揚“聯盟軍方第二人”的基礎,回來後他被授餃中將,聲勢如日中天。

    對卡列揚來說,當時幾乎一切都很順遂,唯獨除了西利亞身邊的兩根眼中釘——安德斯•亞倫,以及賽特•海因里希。

    卡列揚這人吧,毒舌是肯定有的,刻薄也是有一點的,但這些特質放在聰明人身上都不會顯得太過分。聯盟內部他聲望不錯,大家都覺得他沒有架子好相處,卡列揚平時對同僚也都很和氣。

    但只有海因里希和亞倫兩人,那簡直就是眼中釘肉中刺,一日不除便一日不得安生。

    卡列揚授餃中將得勝歸來那天,西利亞元帥親自去接,海因里希就跟在他後邊;卡列揚從戰艦上下來,當著無數議員、將士的面,第一句話是︰“喲!小白臉兒!你還活著呢啊?”

    海因里希︰“……”

    事後元帥肯定是罰了卡列揚又安撫了海因里希,但小白臉兒這個名聲從此就迅速傳開了,快得跟坐了火箭似的。

    諸如此類的事情簡直數不勝數,海因里希當侍衛隊長當了多長時間,就受了卡列揚多長時間的氣。西利亞倒是有心調和,但架不住兩人一個有心找茬,一個偏不肯忍,因此到最後只能眼一閉裝看不見,你們愛怎麼鬧怎麼鬧吧。

    所以海因里希的仇恨排行榜上卡列揚妥妥排第一,連尤涅斯都要退去一射之地——看到光耀軍團從天而降的瞬間皇帝本來是有點感慨的,但卡列揚一開口,那感慨立刻變成了十分的怒火。

    “卡列揚!區區殘兵也敢來找死!”狴犴的咆哮驚天動地︰“第九艦隊,準備——”

    無數軍事代碼組成一條條指令,從內部通訊公頻上傳遍了第九艦隊。這支身經百戰的精英部隊即使遭了突襲也毫不驚慌,行動快捷勢不可擋,幾乎立刻就全體升上了天空,匯成洪流向光耀軍團沖去!

    “嘖嘖,真厲害。”卡列揚望著大顯示屏上的無數光點,懶洋洋道︰“傳令全軍,左右分列,大家準備——”

    代指揮官一抬手︰“——逃跑!”

    這也許是正面戰史上最滑稽的一幕了,就在第九艦隊沖向敵軍的剎那間,光耀軍團200艘戰艦同時左右分開,齊刷刷成為兩列,向東西兩個方向全速逃去!

    那速度簡直比流星還快,連沖在最前的帝國沖鋒隊都沒抓到光耀軍團的一根毛。緊接著跟隨在光耀軍團身後的暗星堂戰艦暴露了出來,在茫茫天空上,直接跟氣勢洶洶的帝國軍來了個臉對臉!

    海因里希︰“……”

    尤涅斯︰“……”

    “友軍!就靠你們了!”卡列揚情真意切叫道,轉眼消失在了地平線上。

    無恥之尤!卑鄙至極!海因里希恨不得捅了卡列揚,但情勢已經不允許他抽出主力再去追了。

    “左右側翼分頭追捕光耀軍團!正面主力迎敵,集中火力攻擊幽靈主艦!”

    海因里希話音剛落,兩邊偏路同時向光耀軍團消失的方向追去——緊接著無數光彈在空中爆炸,帝國軍第九艦隊和暗星堂幽靈戰艦,就這樣別無選擇的直接對上了!

    海因里希轉身四下搜尋,毫不意外的發現獅鷲已經不見蹤影了。

    加文豈是那種坐以待斃的人?星際核彈剛打響,所有人都在躲避的時候,只有他果斷將獅鷲分解還原,變成赤金耳釘帶在身上,頂著核彈爆炸後的余波跑了出去。

    此時大街上已經空無一人,倒塌的房屋堆成了一座座小山,高達五六十度的空氣中布滿靜電,刺得人全身仿佛刀割般劇痛。加文咬牙順著大街跑去,突然見到不遠處停著一架帝國戰斗機,駕駛員探出頭來對地上的同僚吆喝︰“快上來!要出發去追流亡軍了!”

    那是在戰場上搜救迫降的駕駛員的飛機……加文心中一動,有個大膽的想法瞬間在腦海中成型,于是順手抓了塊尖銳的碎石。

    “我的飛機都摔成碎片了……”迫降駕駛員抱怨道,正要往舷梯上爬,突然敏感的抽了抽鼻子︰“嗯?什麼味道?”

    兩人同時回頭望去,只見街角一個衣著襤褸的少年正捂著流血的手臂,怯生生望著他們。

    “……”十幾秒長長的靜寂後,駕駛員不可思議問︰“那是Ome……Omega?!”

    帝國Omega保護法中,詳細規定了在各種情況下遇見受傷Omega的處理辦法,其中有一項便是在戰場上遇見非帝國國籍的Omega時,應當將其視同本國Omega一樣,給予優先治療及保護待遇。

    當然如果能順便宣傳下帝國的強大和福利就更好了,要是能把Omega忽悠得加入帝國國籍那更是好上加好,士兵都是要被記功的。

    兩名駕駛員立刻拿出醫療設施,一開始還有點警戒,但當他們發現這個Omega比他們還害怕還警戒時,兩人就立刻放松了。那個迫降的紅頭發甚至試探性的走到了Omega面前,和藹問︰“小兄弟叫什麼名字?”

    加文面色蒼白,滿臉警惕的向牆角里縮了縮。

    “別害怕,我們是正規帝國軍,來幫你們打壞人的……你胳膊受傷了?疼不疼?”

    紅頭發一輩子也沒遇見過幾個Omega,當下壯著膽子蹲下身,試探性的伸出手。也許是見他滿面和氣,幾秒鐘後加文終于抽噎一聲,小心翼翼把受傷的胳膊伸給他看。

    Omega信息素的味道讓紅頭發有點發暈,趕緊回頭沖同伴叫道︰“把治療儀拿來!”

    那個駕駛員果然離開戰斗機,提著治療儀走了過來。不得不說這些帝國軍人的戰斗意識還是很高的,兩人都槍不離身,走到加文面前時還仔細把他上下打量了一下︰“小兄弟是當地人?”

    加文瑟瑟發抖,半晌哆嗦著點了點頭。

    大概他的表現太逼真了,而且全身單衣的樣子也不可能藏武器,駕駛員口氣便放緩下來︰“別怕,我們會把你送到避難中心……手伸出來給我看看,這樣還疼嗎?馬上就好了……”

    兩人緊張且小心的給加文治好傷,甚至連剛才和海因里希對毆時留下的磕踫也治好了,順手讓他在治療儀記錄上按了個指紋。這是戰時一種資源維護機制,事後兩人的長官如果責問他們為什麼沒有第一時間跟隨部隊行動,他們也能憑這個作出解釋。

    “我們會把你送去避難中心,但戰斗結束後可能會有人來接你。你想加入帝國國籍嗎?福利很好待遇很高……算了,反正戰斗結束後這里就變成帝國了。”紅頭發收起治療儀,示意加文跟上,卻見這個柔弱的Omega剛站起身就向後倒去︰“——小心!”

    紅頭發立刻伸手來拉,手腕卻突然“啪!”的一聲被扣住。

    紅頭發一愣,加文沖他戲謔的眨了眨眼,手起掌落把他劈翻在地!

    “怎麼了?住手!”他的同伴聞聲立刻回頭,還沒來得及阻止,只見加文閃電般從紅頭發身上摸出粒子槍,也不開保險栓,直接將槍飛起一扔!

    啪嘰一聲悶響,同伴和紅頭發一樣連慘叫都來不及發出就倒了下去,沉重的槍柄差點把他砸了個腦袋開花。

    “太可憐了,”加文拍拍他的臉,充滿同情道。

    紅頭發還迷迷糊糊,被加文掄起槍管一砸,也安靜了。加文把兩人拖到街角隱蔽處藏好,確定就算有暗星堂的人經過也很難發現他們,然後才轉身爬上戰斗機。

    “獅鷲?你還好嗎,獅鷲?”

    “……虐待機甲……”加文叫了好幾聲才听見獅鷲有氣無力道,“真是太過分了,你竟然這麼虐待一只無辜又可憐的小機甲……”

    “這不是在給你找能源嗎?”加文打開戰機鎖,又找了幾件工具,爬到舷梯下熟練的拆了能源箱。雖然戰機能源在純度上遠遠不如機甲能源,但危急關頭也夠用了,獅鷲終于勉強從耳扣恢復成了光腦。

    “小半年了,終于又喝到了能源油,我真是世界上最可憐的小機甲……”獅鷲淚流滿面道︰“快給我放點血,快!老子等不及了!”

    加文抽搐著割破手腕,放了一百毫升血給它。

    S級機甲的動力來源分成兩部分︰高純度能源油,以及髓液。正常情況下能源油易得而髓液不易得,因為髓液是駕駛員的大腦提取物,不僅稀少而且相當珍貴。

    獅鷲早就發現加文跟其他人不同,他不僅大腦,全身體液內都含有可以制成髓液的物質。對高級機甲來說加文無疑是一座尚未開發的金礦,但問題是它只有髓液而沒有能源油——光用髓液來當能源是極其浪費的,就像明明用一百塊錢就能買到的東西,它卻偏偏沒有鈔票,只能一甩一塊金磚!

    雖說金礦是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吧,但金磚也不能老取啊。狴犴隨便一點髓液就能配合著能源油用半個月,它費盡心思存下整整一桶髓液,打個架就用完了!

    “看在你為我準備能源油的份上,你出賣色相勾搭那倆駕駛員的事我就不告訴亞倫上將了。”獅鷲吃飽喝足,哼哼唧唧的說︰“還有你到底打算什麼時候回去嫁給亞倫?皇帝雖好但不是良配啊,一入侯門深似海,紅顏未老君恩斷——”

    “停!你在胡說什麼?”

    “我說的明明是實話!亞倫哪里不好了?有權有錢有地位,器大活好身材棒,全宇宙有名的鑽石單身漢!上次A&J演藝公司還出重金請他去演小黃片兒……哼哼,我們亞倫上將可是差點就征服了娛樂圈的人……”

    加文嘴角抽搐,半晌迦壞潰骸拔也瘓醯謎庵幀 鞣 惺裁春媒景戀摹!br />
    加文順著舷梯爬回戰斗機駕駛艙,系上安全帶,開始思索下一個行動方案。獅鷲光腦在他周圍飄來飄去,不停念叨著如果當初亞倫接了那個小黃片會怎麼樣,現在那些紅透半邊天的三級片男模比起亞倫簡直差遠了,為什麼皇帝不準現役軍官去演小黃片呢……

    加文簡直想把它抓過來踩死,就在他伸手時,突然戰斗機通訊儀里響起一個聲音︰“第九艦隊側翼中隊A組听令,第九艦隊側翼中隊A組听令!先鋒隊已確定目標位置,坐標將發送至各機終端,請立刻向目標進發!重復一遍,請做好一級戰斗準備,立刻啟程向目標進發!”

    緊接著導航儀被自動設置好,加文盯著那一閃一閃的光點,突然想起這架戰斗機本來是要去追捕流亡軍的。

    在紅土星上將自己復活,然後就此銷聲匿跡的聯盟流亡軍……

    加文幾乎立刻就做出了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