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啊啊啊啊我的能源不夠啊啊——!”

    “要死啦要死啦要死啦——!”

    “虐待機甲甲甲甲甲甲——!!”

    加文忍無可忍,道︰“閉嘴!”

    獅鷲在大樓間蹦蹦跳跳,歪七扭八躲避來自身後的槍林彈雨。那樣子實在非常滑稽,除了狴犴內的海因里希還神情肅穆以外,第九艦隊的內部頻道幾乎笑成了一團。

    “能源總量只夠發射一次巨能炮!不能飛!啊啊啊我的後甲板也被打壞了!”獅鷲一邊逃跑一邊檢索外殼損毀情況,心疼得哇哇亂叫︰“第九艦隊這群兔崽子,回去讓亞倫上將好好操練他們——!”

    為了生擒駕駛員,皇帝簡直是下了血本。密密麻麻的機甲和戰斗機成環狀包抄,數不清的激光如同亂箭齊發,而可憐的小獅鷲能源只剩百分之二十二——要不是皇帝親口下令說要生擒,現在它已經被炮火熔成一堆五維合金碎塊了。

    饒是如此它也給將士們提供了不少笑料,每當它像兔子一樣手忙腳亂蹦過大樓,都有不少駕駛員一邊拍照一邊發出喪心病狂的笑聲。

    “我們已經跑過上千公里了!我不行了!啊啊啊啊快想想辦法——!”

    “沒有辦法!”加文咆哮道︰“除非你一炮殺了海因里希!你能麼?!”

    “我能!我能!快讓我調轉炮口!”

    加文︰“……”

    獅鷲︰“……”

    “所以你只是不想殺吧——!”五秒鐘後獅鷲的慘叫聲劃破夜空︰“睡沒睡過的差別真的就這麼大嗎——?!”

    “那駕駛員是誰啊?”第九艦隊公頻里有人問︰“怎麼跟活寶似的,這都跑多久了?”

    “沒辦法啦——陛下說要生擒……第二隊!第二隊從右側包抄!左右夾角巨能炮準備!”

    “哈哈哈哈又跳起來了!好險,拍照拍照!”

    沒有人認為只會逃跑和蹦跳的獅鷲有什麼威脅力,生擒它應該也只是時間問題而已。駕駛員們從一開始的緊張到漸漸放松,最終開始哈哈大笑,笑聲在公頻里匯聚成一片歡樂的海洋。

    然而與此相對的是,高層指揮頻里卻是一片凝重。

    “一千二百公里,”第九艦隊副指揮官布蘭登報出一個數字,道︰“陛下,如果您再不讓我們直接開炮攻擊獅鷲駕駛艙的話,對方就真的要跑了。”

    海因里希面色肅然,盯著前視屏一言不發。

    所有人都以為他下令生擒是因為不願損壞機甲,只有他知道3S機甲可不是那麼容易壞的,哪怕只剩個核心光腦都一樣能修好。

    他之所以堅持生擒,是因為投鼠忌器——他不想傷害駕駛艙里的加文。

    這個場景對皇帝來說其實並不陌生,五十年前蛇夫星座戰役,第九艦隊將光耀軍團徹底殲滅,然後在漫天炮火中追殺傷痕累累的機甲鳳凰。當時也是這樣,鳳凰在前面飛,身後綴著無數大小戰艦,炮火在太空中交織出一幅壯麗的圖畫,猶如創世之初宇宙爆發的盛景。

    然後呢?

    鳳凰毫無懸念的被擊中了,帝國取得了光輝偉大的勝利。

    然後西利亞死了。

    那一幕對海因里希來說簡直不堪回首,就像午夜夢魘一樣糾纏了他整整半個世紀。他曾想過如果時光倒流的話,自己還會帶領帝國軍追殺鳳凰嗎?結論是作為皇帝,有些事他別無選擇必須去做,但那痛苦的煎熬和絕望,他卻寧死也不想再經歷一遍了。

    “傳令全軍不準攻擊敵方駕駛艙……我要的是生擒。”長久的沉默後,海因里希終于冷冷道︰“以生擒敵方駕駛員為第一要務。”

    指揮官們在各自的機甲內互相交換驚異的目光。

    “但是陛下,這個人已經跑很久了,敵方的駕駛技術實在是……”

    “是、是的,對方的高移動速度讓我們實在很難在不損傷駕駛艙的情況下擊中能源核心——”

    連副指揮官也囁嚅道︰“獅鷲的駕駛艙非常堅固,如果我們把炮火頻率調試好的話,應該不會危及到駕駛員的性命?……”

    海因里希眼神間閃過一絲厲色。

    下一秒,狴犴越眾而出,猶如從天而降的黑色巨鳥,凌空抓向獅鷲的後背!

    “白刃戰!”獅鷲吼道︰“他們動手了!小心後方!”

    機甲白刃戰對所有駕駛員來說都不陌生,他們在軍校上學的時候,所有訓練都是在白刃情況下完成的,機甲格斗可以說是基礎中的基礎。

    然而真刀真槍上戰場的時候,機甲倚靠的大多還是精神鏈接、火力裝備,除非到了彈盡糧絕的最後一刻,否則誰會卸掉火力來空手對付敵人呢?

    因此獅鷲有剎那間沒反應過來,直到背甲被狴犴凌空一抓,整台機甲差點離地而起。緊接著狴犴轟然落地,一腳把失去平衡的獅鷲踹得跪倒,伸手就去掏它心口的駕駛艙!

    暴雨般的炮火倏而停了,所有機甲紛紛聚攏過來。獅鷲怒吼一聲,猛然抬手抓住狴犴,用盡全身力氣將它往追兵中狠狠一推!

    這個動作簡直透支了獅鷲雙臂的動力上限,它的肘彎、手腕等各處關節在那一刻發出了尖響。緊接著狴犴重重撞倒了一片機甲,而獅鷲在混亂中趁機躍出,穿過包圍圈向正東方向奔去!

    副指揮官及時趕到,怒吼︰“抓住它!”

    空中移動比較靈敏的戰斗機當即掉頭,然而立刻就被皇帝阻止了。狴犴一個箭步沖上去,速度明顯比能量瀕危的獅鷲要快很多,幾乎瞬間便擋在了赤金巨人面前。

    “沒用的,加文!”海因里希喝道︰“你已經沒能量了!”

    獅鷲駕駛室內,能量柱已經由鮮紅變成了可怕的紫色,剛才狴犴的那一擊讓它能源值驟降到了不足百分之十五。整個駕駛室被閃爍的紫光所籠罩,機械聲不斷重復︰“警告,警告,請立刻補充能源或脫離機體,否則駕駛艙將被強行彈出,駕駛艙將被強行彈出……”

    獅鷲的神經帶伸出,緊緊拉住加文的手。

    加文的側臉在陰影里泛出一種玉石般堅硬的質地,眼神鎮定冰冷,顯示屏上漫天光芒全數映在他黑色的眼底。

    “精神栓鏈接報數——80%,95%,120%……”

    “260%,372%……400%!”

    屏幕上飛竄的指數終于停在可怕的百分之四百,那一瞬間加文的思維和3S機甲完全重合——

    下一秒,獅鷲悍然出手,一拳將狴犴轟然揍翻!

    “陛下!”狴犴駕駛艙里,神經帶飛快將海因里希扶了起來。

    雖然精神力之海有效緩解了沖勢,但皇帝的額角還是撞到了指揮台,沾滿鮮血的側臉看上去異常剛硬森冷︰“我沒事。情況如何?”

    “獅鷲的精神連接突破百分之四百!從來沒有過的數據!我們現在在直接跟西利亞元帥戰斗!”

    狴犴的驚慌是有道理的,連接數越高意味著機甲動作越快,連接破百時,指令剛在駕駛員腦海中成型,機甲就會立刻做出相應的動作,中間發出指令的那一步就可以省了。

    別看發出指令只要零點幾秒——有時那零點幾秒就是生與死的區別。尤其現在各種高精尖武器都在迅猛發展,以前發送一顆巨能彈要七八秒,現在零點六二秒就能把對方轟成渣了!

    所以能否將精神連接突破百分之百,是評判頂級駕駛員和一流駕駛員之間的區別;而帝國剛成立五十年,記載中最高的一次精神連接是皇帝自己完成的,百分之二百六十四——那時皇帝已經覺得自己就是機甲了,他直接在宇宙中飛來飛去,甚至感受了下近距離靠近太陽的感覺。

    至于百分之四百?

    那是听都沒听說過,理論上完全不可能達到的事情。

    海因里希咬緊牙關,一時之間只能駕駛狴犴飛速退後。然而獅鷲的動作實在是太快了,它就像一道赤金色的閃電,眨眼間便沖到了狴犴面前!

    狴犴甚至連雙刀都來不及施展,便被陡然揍了個滿頭白煙。兩台鋼鐵巨人的激烈格斗讓戰斗機們紛紛後退,幾架來不及撤退的立刻被卷入戰團,隨便被機甲手臂一踫,當即在天空中爆成了一團火花。

    戰斗機駕駛員們狼狽不堪的拉著降落傘跳下來,而在他們頭頂上,獅鷲發出震動天地的怒吼,一記掃堂腿將狴犴踹飛了出去!

    “陛下!出動電磁炮!”

    海因里希喝道︰“不!全部能源集中到防護罩上!”

    事實證明機甲的判斷比不上人腦,狴犴飛至最高點時,只見獅鷲肩部的巨能炮終于旋轉而出,炮口閃爍著白光對準了目標——

    那一瞬間炮光激射而出,以雷霆萬鈞之勢撞上了狴犴,在防護罩上濺起了瀑布般絢爛的火花!

    狴犴不得不佩服皇帝在千鈞一發之際的判斷,獅鷲那一炮孤注一擲,集中了最後所有的能源,拿電磁炮和它對轟的話只會兩敗俱傷。

    龐大的機身在空中驟然一停,狴犴沉聲問︰“現在怎麼辦,陛下?”

    地面上,獅鷲維持著最後的動作,代表能源的雙瞳光亮迅速閃爍,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迅速黯淡下去。駕駛室內一片黑暗,加文手腕被神經帶死死勒住,汗水隨著劇烈的喘息一滴滴打在指揮台上。

    如果現在還有能量的話,以他百分之四百的可怕精神率,狴犴必死無疑。

    ——但現在說什麼都太遲了。

    天空中皇帝凝視著他,那目光透過駕駛艙內的顯示屏,帶著一絲幾乎能稱得上是溫情的東西。風從天地間刮過,他們就這樣遙遙對視著,直到狴犴緩緩從身後抽出雙刀,交叉在身前。

    “陛下……?”狴犴低聲問。

    海因里希的回答是抽出雙刀,驟然向地面上的加文俯沖而去!

    這一下如果挨實了,光雙刀下劈的重力就能讓獅鷲完全分解,然後駕駛艙被蜂擁而上的戰斗機們徹底按死在地上。

    而駕駛艙本身是不帶任何火力裝備的,加文縱然生了三頭六臂也擋不住這麼多人,最終肯定是束手就擒的命。

    那一刻加文眼底只剩下越來越近的黃金狴犴,以及聲勢浩蕩的電弧雙刀;風聲轉瞬劈至眼前,就在獅鷲即將灰飛煙滅的剎那間,突然狴犴身後的夜空中響起一聲悶雷般的——

    轟!

    星際核彈從天而降,轉眼把大片帝國艦隊炸上了天。

    狴犴猝然轉身,怒吼聲響徹天地︰“——什麼人!”

    艦隊垂落雲海,點綴出大片星星點點的光,艦身上的雄鷹圖騰在燈光映照下格外蒼勁醒目。

    海因里希瞳孔緊縮——光耀軍團,竟然是聯盟解體後,幾經血洗卻延續至今的光耀軍團!

    就在這時開放頻道里響起幾聲咳嗽,緊接著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了起來︰“——女士們先生們,以及親愛的小白臉海因里希陛下,大家晚上好!我是光耀軍團代指揮官卡列揚,好久不見別來無恙?”

    海因里希︰“……”

    加文︰“……”

    第九艦隊全體︰“……”

    地面上一片沉寂,緊接著不遠處突然傳來轟隆幾聲地動山搖;火光從地底沖天而起,在眾人震愕的目光中瞬間沖上了雲霄!

    “哎呀——尤涅斯大人,你們暗星堂埋在戍嶸星上的武器庫炸了。”半空中卡列揚搔了搔頭,無辜道︰“現在可怎麼辦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