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暗星堂戰艦內,尤涅斯重重扔掉頭盔,喝道︰“通知全體艦隊成員,準備向蛇夫星座戍嶸星進行躍遷!”

    頭盔在合金指揮台上磕出一聲重響,幾個低階武士驚疑不定,目送他裹挾著一陣蕭殺之氣匆匆離去。

    “真不愧是尤涅斯大人,就算有輔助設備,但跨星系控制幽空之蛇都這麼易如反掌……”

    “據說尤涅斯大人的精神閥值和聯盟統帥加文•西利亞都有的一拼呢,這就是高階武士的過人之處吧。”另一人撿起頭盔,壓低聲音道︰“如果西利亞元帥真回來的話,這兩人到底會如何分出個高下呢?……”

    大門在身後悄然合攏,隔斷了竊竊私語聲。尤涅斯面目森冷直視前方,臉上看不出絲毫痕跡,內心卻仿佛被一只無形的魔爪狠狠撕扯著。

    分出個高下?

    他和西利亞永遠都無法分出高下,就像兩個世界的人永遠不能混在一起,水和油也永遠不能相交相融。

    他還記得那年剛進暗星堂的時候,那個桀驁不馴的少年坐在高台上,隨意控制著幾台龍騎飛來飛去,倏而沖上天空撞成一團團絢麗的火花;無數學徒發出陣陣驚呼和贊嘆,紛紛抬頭仰望,目眩神迷。

    “我是西利亞,你叫什麼名字?”

    “我……我叫尤涅斯。”

    那一刻他們手掌交握,沒人知道幾百年後,這兩個少年分別成為了戰死殉國的聯盟統帥,和權勢滔天的暗星堂高層。

    歷史將那場景凝成一張泛黃的畫,正面是少年兄弟並肩而戰,反面是翻臉成仇不死不休。就在那頁面輕輕翻轉的某個瞬間,他們的人生仿佛被命運之手拉拽著,從此徹底分離,向著極端的光明與黑暗漸行漸遠。

    尤涅斯走進司令室內,眯起眼楮環顧了一圈︰“——卡列揚呢?”

    “卡列揚中將听說艦內有事,剛才已經告辭了,說改日再來拜訪。”回話的中階武士看尤涅斯臉上風雲色變,不由惶恐問︰“有什麼不對嗎?”

    “這老狐狸回去搬救兵了,可惡的聯盟議會……想趁火打劫收復戍嶸星。”尤涅斯想了想,冷笑一聲道︰“別管他們,一顆星球的得失只是細枝末節罷了,重要的是殺死雙子座皇帝,以及把西利亞控制在我們手里。”

    他轉身走進門,冷不防看見奧斯羅德站在司令室的陰影里,微微冷笑著問︰“——控制在我們手里?”

    尤涅斯沒理他。

    “我以為你和聯盟的協議是把西利亞交給議會……現在看來你的計劃也有不少不可告人之處啊。”

    躍遷即將開始,整艘戰艦開始顛簸、震動。尤涅斯走到座位邊抓起安全帶,頭也不回道︰“你想多了,奧斯羅德。聯盟軍神的政治意義才是我們爭奪的重點,不論是議會還是我們,都需要借助西利亞之名收復光耀軍團、從精神上瓦解海因里希皇朝。至于你那齷齪陰暗的心思……”

    他回頭嘲諷道︰“加文•西利亞能帶來的價值比單純供你發泄獸欲要重要得多,知道麼?你這蠢貨。”

    奧斯羅德目光森然,兩人對視數秒,同時哼笑一聲轉過頭。

    與此同時戰艦之外,遷躍門煥發出了絢麗的光團。空間急速扭曲、鏈接,將整艘暗星戰艦吸了進去,轉而投向茫茫宇宙深處的蛇夫座。

    •

    同一時刻,戍嶸星。

    加文盯著海因里希,問︰“你是怎麼和帝國軍團取得聯系的?”

    大街四分五裂,倒塌的建築堆成小山,無數枝葉和磚石灑得滿地都是,幾乎讓人難以立足。

    海因里希面孔深邃,天生顯得森冷無情,但目光中又的確帶著一絲戲謔︰“這個怎麼能告訴你——我們可是對頭,你忘了?”

    “我是忘了。”加文略微一哂︰“所以你現在打算怎麼辦?”

    “你覺得我該怎麼辦呢,西利亞?其實按我的脾氣,應該把你帶回去好好看看帝國的江山……雖然你什麼都忘了,即使炫耀也沒多大意思。”海因里希頓了頓,意猶未盡道︰“但想想從今以後你將生活在帝國的土地上,也確實是件讓人回味無窮的事。”

    加文搖頭不語,似乎覺得有點可笑。

    “你覺得我異想天開?”海因里希微笑道︰“不,西利亞,我的要求一點也不過分,因為除了帝國你也無處可去——你被聯盟流亡政府暗中復活,卻變成了Omega,這其中明顯有些你不知道的陰謀;老對頭暗星堂和聯盟聯手,目前正在全宇宙範圍內圍捕你,他們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瘋子……銀河勢力已經被分割完畢,就算你再神通廣大也沒法建立起第二個西利亞王朝了。而現有的幾方勢力中,只有帝國是真正歡迎你的。”

    “我只希望你能把家安在帝國白鷺星。”海因里希悠然道,“你只需要抽空跟我參詳參詳國務,其他事情一律不必出面,最好再和我一起生個孩子……作為交換你可以把機甲鳳凰收回去,怎麼樣?”

    加文沉默片刻,略帶嘲諷道︰“太優厚了,優厚得我都有點受之有愧了。這是對待戰俘麼?怎麼看著像是對待政治避難者?”

    戰俘和避難者的待遇當然是完全不同的,前者就算再優待,也不過是不凍死不餓死,勉強有口飯吃而已,只有後者才會受到如此詭異嚴密的監視和保護。

    海因里希沒有明說,但事實上以帝國和聯盟的關系而言,他的確是戰俘——而且如今不論到宇宙何處他都是戰俘。最重要的是,連理應為西利亞最堅實後盾的聯盟議會,此刻都暴露出了陰謀的端倪。

    如果此時此刻站在此地的是西利亞,那他立刻就能想通其中的關竅︰聯盟和暗星堂都難測深淺,去帝國也許反而能獲得一線生機。雖然帝國是老對手了,但正因為是老對手,彼此都拿捏著對方不為人知的軟肋,對付起來才更容易一些,也好徐徐圖之以謀後動。

    ——但此刻站在這里的是加文。

    對加文來說,最重要的不是人身安全,而是趕緊搞清自己是誰︰知己知彼才能百戰不殆,現在他不僅不熟悉敵人,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這不是找死麼?

    “所以你這是答應了嗎?”海因里希故作疑惑問︰“現在動身應該還趕得及明天早上皇宮里開飯……”

    他伸出手,加文卻退後了半步︰“菜單是什麼?”

    “你喜歡什麼?”

    加文還未回答,海因里希嘲道︰“煎蛋、水果和茶,八百年雷打不動的早餐菜譜——你這人沒有喜不喜歡,只有習不習慣。”

    在他身後,第九艦隊燦爛的光海逐漸迫近,無數戰斗機蜂擁而下,將漫天炫目的光網倒映在加文眼底。

    海因里希背光上前一步,伸手去拉加文的手。

    然而就在這時,加文更退了半步︰“我要是不願意怎麼辦呢?”

    那一刻兩人站在光影交界處,眼底深處映出彼此的倒影。緊接著他們同時動了——

    海因里希縱身前撲,加文飛身退後,大喝︰“獅鷲!”

    獅鷲嘩然變形,組合成赤金軍刀凌厲一揮,硬生生將海因里希逼退數步。緊接著加文咬破舌尖把血往刀刃上一噴,星星點點的血滴頓時滲進五維合金。

    “能源值百分之二十六!”獅鷲大吼。

    就在這時天空中終于出現了龍騎的身影——附近幾座城鎮的暗星武士終于趕到了。第九艦隊先鋒軍正全線迫降,雙方剛一接觸便爆發了激烈的交火,無數煙花般絢爛的火光在高空中紛紛綻開。

    防空警報響徹城鎮上空,炮火將海因里希的眼珠映得微微發紅︰“難道你有其他打算嗎,西利亞?”

    加文遺憾道︰“不好意思,我覺得去帝國好像沒什麼前途!”

    又是一輪炮彈在天空中炸響,兩架龍騎被巨能炮擊中墜地,震動讓兩人同時向前撲去。混亂間加文轉身向長街盡頭狂奔,海因里希追了兩步,突然身後一架戰斗機俯沖而下,從艙門中丟出一只閃爍著金光的黑環。

    海因里希看都不看,沉聲道︰“——狴犴!”

    黑環應聲分解、變形,半空中組成3S機甲的頭顱和手腳,駕駛艙從大塊零件中飛速俯沖,瞬間貼地將海因里希一撈!

    機甲在炮火墜下的剎那間組合完畢,火流從頭到腳澆了狴犴一身。

    緊接著機甲巨人浴火而出,全身籠罩著讓人難以直視的光芒,就像落地的太陽一般將半個城鎮都映得恍如白晝。遠處響起居民陣陣驚叫,而海因里希沒有理會,只向前一步沖加文伸出手——

    這其實是非常危險的,3S機甲實在太大了,人對它來說就像螞蟻一般稍不留神就能捏死。

    加文猝然轉身,毫不遲疑道︰“獅鷲!現在!”

    不用他吩咐第二遍,獅鷲當即變分解變形,在狴犴手掌拍下的瞬間化作了頂天立地的赤金巨人。轟然一聲兩機相撞,獅鷲死死抓住了狴犴的手,猛然發力將它一推!

    那暴起的蠻力讓狴犴踉蹌退了半步,緊接著反手抽出雙刀︰“第九艦隊全體听令——!”

    第九艦隊上千戰艦,在那一刻同時接到了皇帝自公頻發來的戰斗訊息︰“主力出動圍捕機甲獅鷲,生擒駕駛員!”

    “先鋒結隊剿滅暗星龍騎,不需招降,就地格殺!”

    •

    蛇夫星系,一支黑色幽靈艦隊正悄無聲息逼近戍嶸星大氣層。

    指揮台前,一個中階武士正低頭向長官們匯報︰“第九艦隊已全面佔領戍嶸星領空,當地駐軍幾乎被格殺殆盡,亞倫上將的精神鏈接也被帝國軍用強力干擾儀控制住……我們只有幽空之蛇埋伏在地下武裝庫,可以隨時監視第九艦隊的最新動向。”

    “保護情報源,”尤涅斯淡淡道,“啟動三叉戟,一旦第九艦隊開始集結,立刻定位發送星際核彈。”

    手下領命而去。

    尤涅斯又轉向奧斯羅德︰“帶著你的人準備打地面戰。核彈發送後你們要下去抓住聯盟統帥,別讓他落到皇帝手里,事成後立刻回來——”

    當著所有人的面,他的語調幾乎是命令式的︰“別再發生上次的失誤,否則你也不用回來了。”

    奧斯羅德咬緊牙關,但終究吊兒郎當一笑︰“哼……”

    暗星堂新老兩代人互相爭權已經很久了,奧斯羅德身為高階武士中的年青一代,和代表傳統勢力的尤涅斯屢屢針鋒相對,但大多數時候都棋差一招。

    這其中有尤涅斯深受長老信任的因素,但更多是因為他本人武力超卓、地位出眾︰西利亞第一次叛逃後,首席武士地位被尤涅斯取代,此後他獨攬大權數十年,直到西利亞以聯盟統帥的身份第二次加入暗星堂,重組了當時的權力格局。

    而當尤涅斯和西利亞兩人斗得你死我活時,奧斯羅德不過是嶄露頭角的新人而已,兩人都懶得理睬他。

    所以尤涅斯在暗星堂內的身份、資歷和人脈都是相當深厚的,奧斯羅德私下再怎麼呼風喚雨,表面都不能公然抵抗他的命令。

    尤涅斯也不想跟他多說,剛轉回頭就見屏幕上閃出一條通訊,是來自前線先鋒艦的︰“請求司令部,請求司令部!我們前方發現了另一支艦隊,預計規模約200艘戰艦軍團!”

    這下所有人都站起身︰“是誰?”

    200艘戰艦組成的軍團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至少已經有打一場接駁戰的實力了。先鋒官支吾片刻,似乎在電流的嘈雜中說了什麼,緊接著通訊波頻突然一變︰“各位先生們,晚上好。”

    其他人還沒听出來,但尤涅斯的目光瞬間就沉了下去。

    “我是聯盟光耀軍團代指揮官卡列揚,很高興在此地與各位偶遇——”卡列揚頓了頓,懶洋洋問︰“听說聯盟轄地內發生了民眾暴動,各位是來打醬油的嗎?”

    所有人都同時一滯。

    蛇夫星系理論上歸帝國,實際上歸聯盟,暗星堂不過是仗勢把駐軍強行派上去而已,這其實是所有人都心照不宣的事實。

    尤涅斯嘲道︰“真是見了骨頭的餓狗都沒你跑得快啊,卡列揚。”

    “謝謝夸獎,我都不好意思了。”卡列揚彬彬有禮問︰“有什麼可以幫忙的嗎?”

    “……”

    卡列揚簡直完全繼承了元帥的衣缽,尤涅斯僵硬剎那,冷冷道︰“多謝關心,我們的駐軍陷在戍嶸星上了,現在正要去把他們解救出來。”

    “我們的民眾陷在戍嶸星上了,現在正要去把帝國第九艦隊打跑——既然大家目的一致不如就一起行動吧,我們先走?”

    誰都知道先下去的一方先掌握地面戰主動權,但卡列揚這話問得天經地義理所當然,語調都隨意得跟聊天似的。

    尤涅斯眯起眼楮,半晌咬牙道︰“你們……先走吧。”

    廣袤的宇宙間,光耀軍團依次掉頭,向戍嶸星大氣層俯沖而去;暗星堂武士緊跟著他們的腳步,兩支艦隊一前一後沖向了那被炮火籠罩的星球。

    而在地面上,帝國第九艦隊正迅速集結,準備向當地駐軍發起最後一次沖擊。

    此時此刻誰都沒有料到,帝國軍隊、流亡政府、暗星堂這三方戰力的第一次交戰,就在這麼倉促的情況下,猝不及防的拉開了序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