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賽特•海因里希陛下被巨蛇追得上氣不接下氣,怒道︰“亞倫——!這次老子非得把你的腸子揍出來!!”

    皇帝和元帥順著走廊一路飛奔,身後巨蛇緊追不舍,稀里嘩啦的撞翻了大片牆壁。亞倫坐在巨蛇背上,聞言拔刀一揮,無數電弧瞬間把金屬走廊砸得地板翻起。

    海因里希險些被迸濺的碎石絆倒,所幸加文即使逃跑也很專心,見狀立刻把他一拉。混亂中獅鷲脫手而出,在空中飛了個赤金色的半圓,緊接著被皇帝一把撈在手中,悍然回身一炮!

    轟然巨響中大蛇往後縮去,獅鷲尖叫︰“亞倫上將啊啊啊啊——!”

    “他又沒死!”海因里希火冒三丈︰“你怎麼還不變身?!”

    “變不了!能源不夠!”

    “……你的能源呢?”

    “給鳳凰了!”

    海因里希周身氣溫驟降二十度,簡直都要飄起雪花了。加文渾然作看不見狀,一臉淡定沉穩,指著走廊盡頭的某條岔道︰“這邊!”

    這條岔道很小又很窄,巨蛇的體型暫時進不來,哪怕憑蠻力把通道砸開也需要一會功夫。岔道盡頭連接著一個小小的配件室,兩人擠在配件室的金屬門後,海因里希好不容易才理清一頭亂麻︰“所以亞倫是被暗星堂武士控制了?還能回來嗎?”

    加文體力不比Alpha,扶膝喘息了一會兒才道︰“可……可以,精神控制是通過幽空之蛇來鏈接的,首先要找出是哪一條。”

    “不是外邊那條?”

    “未必,這種蛇暗星堂養了很多。”

    “通過蛇能……催眠亞倫這樣的軍人?”海因里希畢竟只活了兩百年,人生一半時間都花在打仗上了,對宇宙深處那些晦澀的秘密知之甚少︰“我只听你說過幽空星的風能折射靈魂,但幽空之蛇可從沒听說過……”

    “我什麼時候跟你說過這麼不著調的東西?”加文以前在聯盟時的記憶顯然沒回來,但這種緊急關頭他也沒追究,只隨口道︰“幽空星上能折射靈魂的不是風,是以電磁形式存在的高等智慧生命體。而幽空之蛇是一種低等生物,能輕易接受第三方的思維侵入,所以一般被暗星堂用來潛伏、偵查、監視……他們有一種技術能讓人的思維進入蛇腦,當成千上萬武士以蛇形作戰時,普通軍隊根本防不勝防。”

    海因里希思維敏捷,立刻想起在四百多年前暗星堂最活躍的歷史上,確實有幾個小國因為蛇災而戰敗覆滅,想必那就是暗星堂的杰作了。而與之相對的是,聯盟從未在對抗暗星堂的戰爭中吃過虧,是不是西利亞有一些罕為人知的隱秘辦法?

    “必須殺死那條蛇,”加文想門外漆黑的走廊上看了一眼,沉吟道︰“它不僅是邪教圖騰,還是暗星堂高階武士安置在這座城鎮的耳目……”

    話音未落突然配件室深處亮光一閃,海因里希猛然回頭,只見黑色縫隙在半空中無端出現,緊接著亞倫的身影一步跨出。

    他轟然一聲落到地上,緩緩站起身來,滿面戾氣的盯著海因里希和加文。

    那一刻狹小的空間幾乎完全凍結。

    “你們……”亞倫的聲音低沉嘶啞︰“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那一刻海因里希真想一腳踢上去,大吼老子是什麼人?老子是皇帝!但他到底忍下了這個沖動,冷冷道︰“問題不是我們,問題是你,安德斯•亞倫。你明明是帝國上將,什麼時候變成暗星堂武士了?”

    亞倫微微一震,充斥在他腦海里的殺戮和暴戾竟然稍微減退了些許。海因里希神情冰冷、輪廓堅硬的臉突然從記憶深處浮現出來︰浩浩蕩蕩的艦隊,炮火連天的戰場,月光下明亮岑寂的紅土星沙漠,以及冰冷的墓碑與淚水……

    “海因里希……?”他喃喃道,目光茫然的轉向加文︰“西……西利亞?”

    加文微微頷首,手里卻並未放松赤金軍刀。

    這時加文五官已經很貼近少年時代的西利亞統帥了,亞倫眯著眼楮辨認半晌,腦海中一時清醒又一時模糊。

    恍惚間他想起很多年前的一個場景︰自己滿身血痕跪在地上,脖子上架著銀亮的刀鋒;西利亞握刀柄,滿面怒容望著自己,嘴巴一張一合的仿佛在怒吼什麼,但周圍亂糟糟的什麼都听不清。

    這是什麼時候?

    他仿佛置身于一片嘈雜的海洋,只有脖頸處傳來的劇痛異常真實透骨。半晌他自己的聲音終于漸漸清晰起來︰“……要殺就殺!盡管殺了我!在這種骯髒腐敗的聯盟憋屈到死,我寧願現在就死個痛快!……”

    “閉嘴!”西利亞反手一刀背把他狠狠劈翻在地︰“連你也跟海因里希一起造反?你真想跟著死是嗎?!”

    亞倫摔倒在地,只覺得全身血液都涌上了頭頂︰“造反又怎麼樣?!是聯盟虧待了你啊元帥!只有擺脫那幫老家伙才能自謀生路,如果是你獨裁的話……”

    啪的一聲亮響,西利亞再次一刀背打翻了他。

    劇痛讓亞倫翻滾掙扎,周圍的嘈雜越來越響,仿佛有無數議員正居高臨下交頭接耳。恥辱、激憤和不甘充滿了亞倫的心,他咬牙勉強爬起來,嘶聲道︰“反正你們等著——”

    話音未落他突然被一只手按住了,轉頭只見是同樣跪著的海因里希。

    海因里希的樣子更加狼狽,滿頭滿臉都是血和灰塵,但眼神隱忍而堅定,對他輕輕的搖了搖頭。

    “你……”亞倫說不下去了,幾乎要失聲痛哭起來。

    西利亞冷冷的盯著他們,片刻後轉身向遠處走去。亞倫噙著淚抬起頭,卻只听他冷冷的丟下一句︰“先不處決,把這幾個人關起來。”

    周圍議論大起,幾個議員爭先恐後的站起身︰“元帥!怎麼能不處決這些叛國犯?”“您到底在想什麼?!”“我們要求立刻處決,立刻!”……

    然而西利亞並未理睬。

    他走向議院大門,臨出去前回頭看了亞倫一眼。那個目光是如此難以形容,以至于到數百年後的今天,都深深烙印在帝國上將安德斯•亞倫的心里——

    那眼神就和現在一模一樣。

    “西利亞……”亞倫喃喃的道,目光茫然沒有焦點︰“西利亞元、元帥……”

    配件室內,加文緊握軍刀的手松了又緊。亞倫上前一步,似乎想努力辨認什麼,然而緊接著他們身後突然——轟!

    金屬碎塊紛紛落下,碩大無比的蛇頭從碎裂的門口探進來,簡直像座小山一樣。它燈籠一般的黃眼楮在狹小的配件室里逡巡一圈,隨後緊緊盯住了加文。

    這目光和剛才它在大廳里橫沖直撞時迥然不同,似乎更加陰冷而富有靈性,看起來竟然有種人類的感覺……海因里希腦中某根神經驟然繃緊,脫口而出︰“——什麼人?!”

    巨蛇吐了吐信,剎那間詭異的臉上仿佛笑了一下。

    “真不愧是皇帝。”它說話時聲音  的,竭力細听才能勉強辨認出來︰“還有——西利亞,你看上去真是……嘖嘖……”

    加文冷冷道︰“尤涅斯。”

    他一伸手,獅鷲自動重新組合成臂式電磁炮,炮管旋轉對準蛇頭;然而巨蛇卻不躲不閃,嘲笑道︰“好不容易才私下見面一次,你卻連舊情都懶得敘了嗎?”

    話音剛落便只听“轟!”的一聲,加文肩上的電磁炮激射而出!

    幽空之蛇軀殼堅硬如鐵,但這麼近的距離內用電磁炮攻擊,哪怕是鎢合金都能打成一灘爛泥——炮彈沖出的同時三個人奪路而出,然而還沒跑兩步,突然巨蛇嘶然長叫!

    它面前如閃電般劈開長長的空間裂縫,電磁炮在千鈞一發之際飛進了黑暗的虛空,緊接著傳來了悶雷般的震動!

    這一震雖然不比電磁炮在室內直接爆炸,但也差不了多少了。一時間整棟建築都在劇烈搖動,振幅之大甚至連天花板都紛紛碎裂,殘桓斷壁如暴雨般轟然墜下。

    巨蛇拼命扭動,整條走廊都被它龐大的身軀塞得滿滿當當。加文站立不穩正要摔倒,突然整個人被海因里希從後護住了,兩人在劇烈的震動中跌跌撞撞的跑出走廊,沖到大廳一根勉強支撐的金屬圓柱下。

    “你沒事吧?”加文喝道。

    海因里希剎那間很希望自己有事,但他低頭掃視了幾遍,最終也只得遺憾的把手臂上幾塊皮肉傷指給加文看︰“沒……沒事。”

    “……”加文霎時無言,隨手在他肌肉結實的胳膊上拍了拍。獅鷲猛然化作光腦躥出來,心急火燎吼道︰“亞倫上將怎麼辦——?!”

    震動轟響不息,海因里希搖頭道︰“待會去救他!”

    加文隨口問︰“你們很熟?”

    “情敵!”

    “……”

    “開玩笑的,”海因里希把加文往角落里按了按,說︰“我們從上學時就是好兄弟,跟你和尤涅斯的那種‘好兄弟’不同……後來一起成為你的侍衛,一起起兵反聯盟,只有一件事我覺得很對不起他。”

    “……什麼事?”

    “陳橋兵變。”海因里希一字一頓道,倏而冷笑一聲︰“事前我特意拉了亞倫下水,就是覺得如果有他在,萬一事敗你也不會下手處決我們——事實證明我的決定是對的,你頂住議會的壓力把處決改成了流放,但如果當時只有我的話……”

    他頓了頓,聲音在周遭此起彼伏的轟響中模糊不清︰

    “也許現在……就沒有帝國了吧。”

    加文微微怔住了。

    周圍地動山搖,巨蛇咆哮,他們在這末日一般的盛景中對視,皇帝冰藍色的眼楮深邃如海。

    加文張了張口,半晌才低聲道︰“別這麼妄自菲薄。”

    同一時刻配件室內,巨蛇終于從坍塌的門口退出前半身,龐大的身軀用常人難以想象的靈活速度轉了個彎,頂著滿頭金屬碎磚沖了出來!

    這時整個房頂幾乎都塌完了,巨蛇高昂的頭顱甚至伸到了建築外。大街上靜寂幾秒,緊接著炸起一片驚呼︰“救命啊!”“有蛇!有蛇!”“大家快逃——”

    巨蛇輕蔑一笑,猛然低頭扎進執法處大廳。它在滿地狼藉中四處搜尋加文的身影,然而那個角落非常隱蔽,海因里希搶先一把抓過獅鷲電磁炮,對準巨蛇搖晃的粗壯脖頸——

    那一下真是準得不能再準,巨蛇轉頭的那一瞬間,電磁炮劃過長弧,將它整條身軀都炸得轟然飛起!

    這次連空間門都來不及開,幽空之蛇將建築外牆整個砸塌了,幾噸重的身軀完全飛上了大街。

    起碼七八棟樓、幾十棵樹被從天而降的巨蛇砸倒,居民們尖叫著四散奔逃,到處是震耳欲聾的呼救和哭叫。海因里希順手將冒著白煙的電磁炮丟給加文,緊接著把他攔腰一抱,便從堆滿了磚石的角落里爬上了地面。

    大街上人群散得干干淨淨,只有巨蛇的身體橫貫城鎮,尾巴還在不停抽搐。加文抬頭看了看夜空,輕聲道︰“這麼一鬧動靜太大了,附近城鎮的暗星武士都會趕過來的……”

    ——他說的沒錯,遠方天空已經傳來了尖銳的警報聲。附近幾個聚居地的暗星武士將聞風出動,很快就會聚集到他們頭頂。

    然而海因里希卻沒答話,半晌古怪一笑︰“西利亞——”

    加文瞥向他,微微眯起眼。

    “這個星球很快就會由帝國接管了,天明之時,第九艦隊將佔領戍嶸星領空,屆時我們腳下這片土地將完全回歸帝國的版圖。”

    海因里希退後半步,瀟灑的張開雙手。

    與此同時在他身後那遙遠的夜空中,突然閃現出星海一般奪目浩瀚的光點——那是白鷺星第九艦隊,雙子座帝國唯一一支由全Alpha組成的精英軍團。

    “這好像是我們第一次在坦誠身份的情況下,彼此以故人的姿態站在帝國國土上……西利亞,你有什麼話想說嗎?”

    加文盯著海因里希,半晌扶著軍刀緩緩站定,面上看不出一絲表情。

    “沒有麼?”海因里希一笑,說︰“我有。”

    皇帝向加文伸出手,看上去仿佛某種鄭重的邀約,甚至連語調都是彬彬有禮的︰“以皇帝的身份歡迎您,親愛的西利亞元帥——歡迎來到雙子座帝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