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亞倫微微喘息著,目光茫然呆滯,在海因里希和加文臉上緩緩徘徊︰“你……你們……”

    這聲音沙啞粗糲,充滿遲疑,海因里希頓時心頭火起,一個箭步沖上去揪住他領子喝道︰“亞倫!你他媽的玩什麼把戲?”

    加文面色一變︰“住手!”

    但已經來不及了。亞倫本來看著他們眼熟才會稍作遲疑,但一被攻擊,立刻凶性大發,立刻抓住海因里希的手下死力往外推︰“滾……開!”

     擦一聲他鎧甲掌上彈出無數齒輪,當即把海因里希割得滿手是血!

    “你他媽的!”皇帝怒喝一聲,簡直出離憤怒,抓起亞倫重重往牆上一推︰“安德斯•亞倫!你他媽的想干什麼——?!”

    轟然一聲重響,海因里希被一腳踹開,飛了好幾米才摔落在地。緊接著亞倫凌空躍起,從身後抽出一把阿克塞爾合金長刀,眼看就要當空劈下的瞬間,加文沖上去橫腕一擋!

    只听 當一聲亮響,水果刀毫無懸念的被劈成兩半,飛彈的斷刃瞬間深深插進牆壁。

    加文被巨力沖得趔趄半步,霎時和亞倫來了個近距離臉對臉。那一刻亞倫目光更迷茫了,喃喃的道︰“西、西利亞——”

    啪!加文順手抽了他一嘴巴,返身抓起海因里希︰“快跑!”

    先是被人覬覦菊花,然後最好的兄弟翻臉叛變,縱使皇帝一貫好脾性此刻也受不了了。兩人跌跌撞撞沖過大廳,青筋暴突的皇帝吼道︰“到底是怎麼回事——!”

    “他被控制了!記憶被洗了!”加文怒問︰“你讓他去干了什麼?!”

    皇帝頓時啞口無言。

    亞倫緊追不舍,在身後悍然一揮長刀,無數電弧從刀身沖出劈向前面的兩人。海因里希和加文同時向前重重一撲,電弧擦著頭皮呼嘯而過,霎時整個大廳都被劈啪作響的電光照得恍如白晝。

    “給我站住!”兩人還未來得及從地上站起身,只見亞倫縱身一撲,霎時壓得加文差點把胃從喉嚨里吐出來。海因里希見狀立刻上前阻擋,但發瘋的亞倫簡直不是人能對付的,混亂間加文被狠狠踹了好幾下,剛想掙脫就被一拳打中臉頰,頓時噴出一大口血。

    “你簡直——”加文悍性大起,手掌狠狠抹掉鮮血,轉而閃電般掐住了亞倫的脖子!

    這一掐時機堪稱絕妙,他掌力又大,當即把亞倫掐得雙眼突出。海因里希立刻抓著他的頭發想把他砸暈,誰知就在這時,他們身後的虛空中突然裂開了一道縫隙——

    黑色龍騎悄然沖去,當即把海因里希撞飛了出去!

    這就看出Alpha的身體素質有多好了,龍騎即使在未完全形態也有幾噸重量,而海因里希被當胸一砸飛滾落地,竟然只哇的吐了幾口血——幸虧這不是加文,否則現在腦髓都能給它撞出來!

    “真他媽的……”海因里希勉強爬起來,卻只見龍騎在空中黑影一閃,被掐得幾乎昏厥的亞倫勉強一抬手,龍騎呼嘯而下,當即把他從地上拉了起來!

    掙扎間加文松手不及,十個指甲同時斷裂,在亞倫脖頸上留下了幾道猙獰的血痕。緊接著亞倫翻身跨上龍騎,目光在兩個敵人身上逡巡一圈,瞬間覺得還是這個Omega的仇恨值更高。

    他一把抓住加文,硬生生把他拖上了龍騎,緊接著拔刀向他脖頸砍去!

    加文•西利亞活了五百多年,死亡從未來得如此鮮明而又猝不及防。

    剎那間他瞳孔急劇放大,心跳近乎停止;風聲從耳邊呼嘯而過,仿佛時光的巨手將那一秒鐘無限拉長。

    他眼睜睜盯著那刀刃劈到眼前,甚至連脖頸都感覺到刀鋒上冰冷的殺氣——

    然而就在那一瞬間,海因里希飛身近前,轟然巨響中把亞倫從龍騎上硬生生撞了下去!

    所有變故都在那一刻發生,海因里希和亞倫還在空中尚未落地,加文已經失足摔下了龍騎。

    執法處大廳極高,此時龍騎已離地數米;從這個高度後腦著地那真是不死也得脫半層皮,剎那間加文全身的血都涌到了太陽穴上——

    然而緊接著,他耳垂處金光一閃,那枚小小的耳扣倏而爆出刺目的光芒!

    “獅鷲——!”

    那嘶吼幾乎破了調,尾音尚未落盡,獅鷲騰空而起,在半空中瞬間化形,變為數條細細的鋼索飛射而出,同時勾住了大廳橫梁!

    加文的身體在空中蕩了個漂亮至極的半圓,緊接著鋼索收回,變為軍刀,挾著狂卷的厲風和千軍萬馬般的氣勢,當空一掄將龍騎攔腰斬成了兩半!

    這一斬實在是驚天動地,龍騎在轟然巨響中爆炸開來,火光亮起的同時,海因里希和亞倫兩人才撲通一聲落到了地上。

    加文收刀落地,喘息著一把抹掉滿臉鮮血。他扶著軍刀抬起頭,只見亞倫摔得昏頭脹腦,正暈暈乎乎從地上爬起來;海因里希一腳把他踹倒在地,回頭怒問︰“獅鷲怎麼在你手里?!”

    加文︰“……”

    加文一臉淡定,問︰“亞倫沒事吧?”

    皇帝真是被耍得夠了。海因里希冰藍色的眼珠幾乎被火光映得通紅,厲聲質問︰“獅鷲怎麼會在這里?!”

    加文低頭問︰“獅鷲,你怎麼會在這里?”

    “……”獅鷲勃然大怒道︰“你們把我的主人變成什麼樣了,我怎麼不能在這里?!”

    加文慣會打太極,獅鷲又是個一點就炸的二貨。皇帝陛下滿肚子怒氣發不出來,正要從冰山搖身一變成火山,突然腳下地面劇烈搖晃起來!

    這一晃可不得了,不僅本來就暈乎的亞倫,連海因里希和加文都一並摔倒了下去。在空中燃燒的龍騎被晃得四分五裂,大塊零件裹挾著火苗當空落下,在地上砸出巨大的縫隙;緊接著大廳中間的地板上鼓起了一個小山包,仿佛有什麼東西正從他們腳下全力往上頂來。

    “這這這這是什麼玩意——”獅鷲一邊慘叫一邊拼命掙扎,恨不得躥出去營救他的前主人。但加文一把抓住了它,喝道︰“等等!”

    “等什麼!你睡過皇帝就不管我們家亞倫了是嗎!睡沒睡過的差別待遇就那麼大嗎!”獅鷲涕淚橫流,深情大叫︰“亞倫——!亞倫上將你不要怕,我來救你了——!”

    加文一把抓住獅鷲,此刻是真淡定不能了︰“你怎麼知道我們睡過?”

    “我就是知道!你打算什麼時候睡我們家亞倫?說!你到底什麼時候才睡我們家亞倫!”

    “……”加文的表情幾乎都龜裂了。就在此時,大地仿佛被用力拱了一下,小山丘猛然破裂,一頭巨大無匹的黑色生物瞬間沖了出來!

    這大概是皇帝、元帥和上將這輩子最狼狽的時候,地板碎裂造成的巨大震動讓三人都不約而同摔倒,緊接著只見黑色旋風沖上房頂,差點把堅固的金屬天花板撞出個大洞。

    令人作嘔的腥氣撲面而來,昏暗的光線下只見那旋風中閃爍著點點艷光——緊接著它驟然一停,身軀在半空中微微擺動著,發出“嘶嘶”的尖響。

    “天、天哪,是蛇……”獅鷲驚嘆道︰“好大的巨蛇……”

    那巨蛇微微俯下身,頭顱一擺便掀起一陣撲面的腥風。它渾濁的黃眼轉動一圈,緊接著緊緊盯住加文,兩柄雪亮毒牙中緩緩吐出鮮紅的蛇信來。

    “幽空之蛇……”加文輕聲道,語調中充滿了難以掩飾的詫異︰“竟然是真的……幽空蛇!”

    與此同時,與戍嶸星相隔千萬光年的遠星系中,一艘巨大堪比太空要塞的戰艦正在星海間緩緩移動著。

    指揮室外的走廊上,一個身穿白色軍服、約莫三十多歲的男人正在黑甲武士的帶領下向前走去,直到走廊盡頭的鎢合金大門悄然開啟,武士欠了欠身,退到門邊站定。

    男人氣定神閑的走了進去,對數道冰冷的目光視而不見,自顧自笑吟吟打了個招呼︰“——喲!怎麼好像少了幾個人吶?”

    圓形指揮台周圍寥寥坐著幾個高階武士,臉色毫無例外都不大好看。巴奈特缺了條胳膊,腿邊跪了個蜜色皮膚的少年,他一邊漫不經心用僅剩的那只手撫摸著少年的臉,一邊索然無味道︰“被打殘的狗也配來嘲笑別人麼,卡列揚中將先生?”

    卡列揚環顧周圍一圈,微笑道︰“被鳳凰從皇家軍校一腳踢回遠星系的好像不是我們聯盟流亡政府呢,各位暗星武士們。當然也許你們認為被鳳凰揍好過被海因里希揍,但問題是……比起被帝國千億軍團打敗的我們,被海因里希一個人打殘的各位是不是更應該羞愧一些?”

    話音未落他猛一偏頭,剎那間水晶杯貼著他耳邊摔到牆上,霎時摔得碎片四濺。

    “卡列揚——!”巴奈特起身咆哮︰“你別太過分了!聯盟如今不過是我們稱霸銀河的一條狗而已,你真以為暗星堂非你們不可嗎?!”

    “閉嘴!”卡列揚還未開口,奧斯羅德搶先打斷了他︰“滾一邊呆著去!給我閉嘴!”

    巴奈特忿忿坐下,那口氣憋在喉嚨里咽不下去,索性順腳把那少年狠狠踹到了牆角!

    這些人的武力是沒得說的,少年連慘叫一聲都來不及,在地上抽搐幾下後就不動了,片刻後才看見鮮血從後腦上緩緩流出一灘來。

    卡列揚眯起眼楮,轉過頭淡淡道︰“何必火氣這麼大呢?”

    “皇家軍校的事你們都知道了?”奧斯羅德不答反問。

    在座幾個高階武士中,像巴奈特這麼蠢的畢竟是少數,奧斯羅德、尤涅斯等人都不是容易相與之輩。卡列揚環顧圓桌一圈,半晌漫不經心道︰“是,我們都知道了——包括你們企圖下手謀殺卻被元帥逃脫一事,議會內部也爭論了很久呢。”

    奧斯羅德一頓,只听尤涅斯冷冷道︰“那可不是我的計劃,某些人的自作主張讓我也倍感疑惑呢。”

    頓時那天跟奧斯羅德一起行動的幾個武士臉色都不大好看。然而卡列揚只作沒看見,微微笑著問尤涅斯︰“這麼說,暗星堂本來的確是打算將元帥和鳳凰一起交予聯盟政府的嘍?”

    “我以為我們和聯盟合作的誠意早就已經表現出來了。”

    卡列揚抱臂靠在指揮台上,面色悠閑而難測深淺。

    尤涅斯簡直受夠了跟這頭老狐狸打交道,聲音不由也冷了下來︰“——得了吧,如果沒有暗星堂你們能跟幽空星人打上交道?能徹底掌握靈魂折射技術?給西利亞準備的那種Omega身體,憑你們的技術也根本做不出來,而紅土星上的那幫廢物竟然還被帝國第九艦隊徹底打跑了,導致現在連西利亞的一根頭發都抓不著……”

    “聯盟議會感謝您的幫助,”說這話時卡列揚語調平平的沒有絲毫波瀾︰“不過我想這也沒什麼大不了的,反正你們把試驗體做了很多,資源充足得甚至能隨時踢死一兩個——”

    他瞥了瞥牆角尚在流血的尸體,神色間充滿嘲諷。

    “我們還能隨便送人一兩個呢。”尤涅斯反唇相譏︰“怎麼樣,反正也是給你準備的,要不你先帶幾個回去嘗嘗鮮?”

    那一瞬間卡列揚的神色相當微妙,緊接著搖頭道︰“謝謝,免了。”

    尤涅斯可能是在座所有人中最討厭卡列揚的一個,雖然迫于職責不得不出面周旋,但得空了還是忍不住想給兩句難堪。他剛要再開口,突然守在門外的黑甲武士快步走進,低聲道︰“尤涅斯大人,蛇夫星座戍嶸星好像出事了——”

    尤涅斯一皺眉︰“什麼事?”

    蛇夫星座一直是流亡政府根據地,卡列揚頓時耳朵一動,只听那武士道︰“有大批艦隊正通過遷躍門向戍嶸星靠近,目前無法辨別身份,但制式很像雙子座帝國第九軍團。另外——戍嶸星上可能發生了民眾暴亂,從幽空之蛇的眼楮往外看,有兩個人闖進基地殺死了我們的學徒,其中一個看上去好像是……”

    黑甲武士頓了頓,尤涅斯立刻警惕問︰“是誰?”

    “……不敢確定,”黑甲武士猶疑半晌,終于道︰“只是看上去……像雙子座皇帝,賽特•海因里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