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暗星武士佔領這個城鎮後,把巨蛇的巢穴建在了城鎮政治中心——執法處的地下。

    按照計劃加文和海因里希將扮作肉票,由店主和其他幾個居民護送到執法處。慣例會有一個暗星武士出來把居民打發走,然後把肉票帶進去,剩下發生的事就只有巨蛇和死者知道了。

    加文和海因里希假裝被反縛雙手,面對面的坐在車上。幾個居民鼻青臉腫的坐在他們身邊,車廂里氣氛一片凝固。

    半晌海因里希終于忍不住問︰“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加文閉目養神,連眼楮都沒睜。

    “……問你話呢!”

    “……”

    海因里希大怒,起身要來捏加文後頸。他們手腕後綁的都是活結,居民見狀立刻驚恐萬狀往後退,加文終于睜眼喝道︰“我開玩笑的!坐下!”

    海因里希悻悻坐回去,冰藍色的眼珠還一眨不眨盯著加文。這目光太具壓迫性,居民們都戰戰兢兢不敢說話,半晌才听他咳了一聲問︰“你有什麼計劃嗎?”

    加文略微一哂,說︰“沖進去,全打死,找到通訊設備,發送救援信號。等回去後招來帝國軍,二十萬鐵騎足夠踏平這個星球了。”

    海因里希還是第一次听他這麼不假思索說出把人“全打死”的話,不由略感驚奇,半晌問︰“如果讓你來帶這二十萬鐵騎的話……”

    “免了。”

    一般慣于統領軍隊的人,長時間不帶兵都忍不住會想,但加文說這話時連眼神都沒波動一下,看起來是真的完全對帝國軍沒興趣了。

    海因里希不由有些失望,自己也說不清心里是什麼滋味——西利亞帶兵會讓所有上位者都非常忌憚,但西利亞明確表示對帶他的兵不感興趣,又讓他覺得自己的魅力被否定了。

    車廂里就這麼沉寂了半晌,眾人都膽戰心驚的屏住呼吸,突然听加文淡淡道︰“別擔心。”

    “……?”

    “暗星堂慣例,這種城鎮最多只會安排三個人來鎮守,基本還都是學徒……學徒麼,心狠手辣有余,謀略手段不足,根本無以為懼。”

    海因里希看他神色,試探道︰“你對暗星堂很熟悉?”

    加文閉口不言。

    他當然熟悉,叱 風雲數百年的尤涅斯當年被他擠兌得沒有立足之地,最落魄時簡直難堪得跟小丑一樣。後來他詐降時,那些所謂的後起之秀奧斯羅德、巴奈特等人在暗星堂威風八面,在他面前屢屢被當做空氣,別說費神去擠兌了,那是連名字都不屑于記的。

    暗星堂等級森嚴,新人武士和學徒根本沒什麼地位。雖然只要擺出暗星堂三個字就足以讓人聞風喪膽,但在加文看來,一手捏死一個也完全沒有任何難度。

    “當初你為什麼要加入暗星堂?”海因里希終于忍不住問,“尤涅斯說你五百年前就……”

    加文默然片刻,說︰“沒有為什麼。”

    “不可能!艾德娜說你少年時孤身一人離開聯盟,如果不是因為什麼事——”

    海因里希的聲音戛然而止,車廂里只能听見眾人長短不一的呼吸聲。加文盯著空氣中某個漂浮的點,半晌終于說了實話︰“因為聯盟沒人看得起我。”

    他頓了頓,緩緩道︰“而我想證明我自己。”

    他眼神中閃過一絲悔意,海因里希不由得愣住了。

    車終于停在執法處門口,黑色的建築在夜幕中仿佛怪獸,靜靜矗立在台階盡頭。

    Beta居民們一路上被兩人的對話唬得戰戰兢兢,下車後更是連什麼都忘了,只知道站在原地發抖。半晌還是店主好不容易鼓起勇氣,滿臉快哭出來的表情,對海因里希和加文深深鞠了一躬︰“一切就拜托兩位了……”

    加文安撫的點點頭,示意他去敲門。

    店主一步三回頭走上台階,雙手發軟的在黑色金屬大門上拍了拍,聲音抖得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達、達克大人,這個月的人我們帶過來了……”

    金屬大門嚴絲合縫,月夜下一片靜寂。幾秒鐘後,突然震動聲漸漸響起,大門裂開了一道狹窄僅容單人通過的縫隙。

    一個黑甲武士昂首挺胸從縫隙中走出,冷冷向台階下掃視了一圈。

    “一個Alpha和一個Omega?你們是把下個月的份額也帶來了嗎?”

    海因里希見過尤涅斯、奧斯羅德等人,這些高階武士身材看上去都相當魁梧,甚至有種詭異的恐怖感。然而眼前這個叫達克的就正常很多,雖然戴著面具看不見臉,但整體跟正常人是沒什麼區別的。

    “那是因為他的黑甲沒有經過特殊處理。”加文輕聲道,“他是個學徒。”

    海因里希點點頭,動作微小得站在他面前都未必能發現。

    達克視線隨意掃過他們,斜覷向哆哆嗦嗦的店主︰“你們打的什麼主意,是不是想下個月就不準備活人了?告訴你們,下個月的份額也一樣沒變,敢耍花招偷懶的話——”

    店主早膝蓋一軟跪了下去,達克冷冷一笑,指著加文問︰“為什麼明明鎮上有Omega卻到現在才送來?”

    “不不,不是,其實我們……”

    店主話音未落,達克早已不耐煩了,飛起一腳把他從台階上狠狠踹了下去︰“閉嘴!敢在暗星堂武士面前耍花招,我看你們都是想找死!”

    緄囊簧曛魎ッ詰厴希 吹寐卣踉夜觶 匆P粞攔匾壞閔舳疾桓曳 隼礎br />
    居民們敢怒不敢言,都低頭盯著地面。達克似乎對這場景非常滿意,輕蔑欣賞了一會兒才抬起頭,頤指氣使的沖兩個肉票揚了揚下巴︰“——你們倆,給我過來!”

    倆肉票都十分順從,低著頭走上台階。然而達克的惡劣個性在此刻又一次得到了體現,加文剛抬起腳,還沒落下去,就只見他在台階上把手一揚!

    那一刻他皮手套上出現了和巴奈特在復賽中使用的一樣的裝置,指腹間伸出數道細齒輪,隨手一抬就有無形的力量散發出來,把加文凌空提起往地上一扔!

    砰!

    加文摔倒在他腳下,膝蓋瞬間像裂開一般,痛得他當即倒抽一口涼氣。

    海因里希臉色瞬間就變了,差點就一個箭步沖上來——達克立刻抬手指向海因里希,喝道︰“干什麼!”

    “……”海因里希幾乎用盡了全身克制力才勉強站住,僵硬的一步步走上台階,站在他面前。

    這太不容易了,Alpha對Omega的保護欲簡直是沒有上限的,連Omega自殘都萬萬不行,何況達克還當著他的面故意摔加文?

    “哼,兩個死人。”達克輕蔑的轉過身去,頭也不回道︰“跟上來!”

    海因里希此時是真後悔按加文的計劃走了,他就應該把加文留在旅館里,然後堅持按照自己的想法來。至于什麼沖進去什麼全打死,那些統統都是多余,他現在就能召來二十萬帝國鐵騎,把那倒霉催的暗星堂都踏成白地!

    不過眼下決不是翻臉動手的好時機,海因里希面色如霜,跟在加文身後進了那黑色金屬大門。

    執政處大廳冰冷昏暗,地上仿佛有粘稠潮濕的水,走路時便發出讓人不舒服的吱吱聲;達克昂首挺胸的穿過大廳,來到盡頭一排辦公室前,只見陰影處站著另一個暗星學徒,倒沒蒙臉,目光陰沉而不耐煩︰“怎麼這次有兩個?”

    達克奇道︰“阿德萊,你怎麼在這里?”

    那人冷笑一聲,指指身側某扇緊閉的辦公室門︰“——又犯病了唄。人家可是高階武士,咱們這樣的怎麼能比……”

    加文聞言一愣,心說高階武士?這里怎麼會有高階?

    暗星堂低階和中階武士那都是沒數的,想提拔多少就提拔多少,一般在戰爭中都拿他們當炮灰使。但高階就不同了,這批人手握實權,輕易是不出惑星總堂的,而且編制多少要按定例,基本都是死一個才補充一個。

    像這種三等星球上的普通城鎮,派一個正式武士來駐守都算破例了,怎麼會突然出現一個高階呢?

    不過達克和阿德萊沒有就高階武士的話題繼續討論下去。他們打量了海因里希和加文一圈,出乎意料目光沒有落在Omega身上,而是轉向了海因里希。

    “嘖嘖,就這種小地方竟然還有Alpha,你說那些人是從哪抓來的?”

    “誰知道呢,保不準是自己要來的。”阿德萊繞著海因里希走了一圈,不懷好意問︰“喂,是你自己要來的嗎?”

    “……”

    “喲,這還 上了。”阿德萊哂笑一聲,突然伸手往海因里希頭上比劃了一下︰“咦,這小子還挺高!你看這身架子像不像打過仗的啊,達克?”

    達克懶洋洋道︰“我看像。怎麼,你又來勁了?”

    阿德萊聞言哈哈笑了起來,緊接著只听啪!的一聲,他竟然就這麼一巴掌拍到了海因里希的屁股上︰“是又怎麼樣?反正都已經是個死人了——”

    海因里希︰“……”

    加文︰“……”

    那一刻加文臉色極為古怪,仿佛要笑又勉強忍住了,嘴角都憋得有點抽筋。

    然而阿德萊還不知死活︰“進了這個門還想逃出去不成,死前不如讓我——”

    “——我操你祖宗!”

    轟然一聲巨響,海因里希轉身暴喝,一腳當胸把阿德萊踹飛了出去!

    那一下真是太狠了,皇帝從生下來到現在從沒這麼暴怒過,阿德萊連慘叫都來不及發一聲就足足飛出了十幾米!緊接著只見黑影閃過,海因里希沖過去抓起阿德萊右臂,二話不說 嚓一聲清脆的反擰!

    “啊啊啊啊——!”阿德萊的慘叫劃破大廳,他那條手臂竟然在鮮血四濺中被硬生生擰斷了!

    “他媽的給我住手!”達克怒吼著撲上去,然而剛剛邁步就只覺得眼前一花,緊接著被人死死抵住了。

    “是你?”他定楮一看只見是加文,當即輕蔑道︰“給我滾開,小心老子把你……”

    “把我怎麼樣?”加文微笑道。

    達克眼珠定住了,繼而瘋狂顫抖起來。只見加文瞳孔倏而變紅,無數黑色花紋從那血腥深處旋轉而上,頃刻間便蔓延了半張臉,如同有生命的毒蛇般從脖頸攀爬直至指尖。

    達克幾乎都不會動了︰“暗、暗星武士紋……”

    加文古怪一笑︰“你好,後輩。”緊接著一把抓住他脖頸,反手“呼!”的一聲狠狠摜到了地下!

    暗星紋是正式武士才有的東西,等級越高越明顯,像達克這樣的學徒那真是死都想不到怎麼自己抓了個武士前輩回來。那一刻他整個頭被狠摜在地,當即就震懵了,剛掙扎著要反抗就只覺得脖頸一涼——

    加文不知何時已抽出了靴管里的水果刀,手起刀落把他的黑甲從脖頸接口處硬撕了開來。那過程跟屠夫給豬剝皮沒什麼兩樣,達克剛要掙扎就被一拳擊在眼眶,當即“噗呲!”一聲,瞬間只覺得眼珠都爆了!

    “饒、饒命、求求前輩饒命——!”達克痛得拼命大叫,加文卻動作不停,撕拉幾聲便將黑甲扯成了幾塊。手臂那塊護甲難以揭開,加文便拿刀活生生把達克的手臂剁了,在迸射的鮮血中強行將整個黑甲的上半身都撕了下來。

    “啊啊啊——!啊啊——”達克痛得滿地亂滾,加文一腳把他踹了開去,撕下黑甲手套的部分戴在自己手上。

    他做這一切都有明確的目的性,黑甲手套剛上身便在指腹位置彈出細細的齒輪。緊接著他抓起另一只手套,剛想扔給皇帝陛下,誰知一看就抽著涼氣別開了臉︰“差不多夠了!海因里希!”

    身後啪嘰一聲,也不知道海因里希把阿德萊的哪個部分扔到了地上,怒道︰“什麼夠了?!這幫人十惡不赦!死不足惜——!”

    加文簡直不知道該說什麼,心想人家不就是想壓一壓你嗎,Alpha的思維方式真是……

    海因里希火冒三丈的走過來,身上血腥味重得加文都忍不住避開了半步。他把黑甲手套遞給海因里希,剛要教他怎麼用,突然眼角瞥見不遠處辦公室的門似乎開了,一個眼熟的高大身影正站在那里。

    那一刻連海因里希都似有所感,回頭一看登時愣住了。

    ——那是個暗星堂高階武士,眼珠通紅滿身黑印,仿佛僵直一樣站在那里;雖然他的氣息強大凌厲,但臉上表情茫然、遲鈍,仿佛夢游般恍惚呆滯。

    海因里希一看到他,就覺得全身血都涼了。

    半晌他才難以置信的輕聲道︰“亞、亞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