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黑暗里加文和海因里希都沒有作聲,靜靜的盯著店主的動作。只見那黑影遲疑了一會兒,輕輕叫道︰“賽特先生?”

    他連叫了好幾遍,海因里希都不答,假裝被麻翻了。片刻後店主終于放心,輕手輕腳的向加文走來。

    其實這也挺有意思的,一般人都不把Omega的戰斗力放在眼里,店主甚至都沒叫加文一聲,好確定他睡沒睡著。他走到大床邊屏息等待了一會兒,見兩人確實沒動靜,才松了口氣對門外道︰“沒事了!都進來吧。”

    走廊上這才響起動靜,幾個Beta居民魚貫而入,為首一個紅頭發問︰“不會醒吧?”

    “不會,那劑量連大象都能放翻,麻昏這兩人還不是易如反掌。”又有人問︰“這個Alpha怎麼辦,殺了?”

    “太浪費了,不如一起交上去,也許下個月的份額也可以免了……”

    他們嘀嘀咕咕的商量了一會,也許對親手殺人這種事還是膽量不夠,于是都同意了這個建議。隨即店主悉悉索索的不知道抽出了什麼東西,走到床邊,站住了。

    加文和海因里希的呼吸同時一停。

    就在他們要睜眼動手的剎那間,突然只听店主帶著哭腔道︰“實在抱歉了兩位,我們也是被迫無奈才這麼做的,請你們千萬不要怪罪……誰叫你們到這里來呢?那些人每個月都要我們從鎮子上送人去喂蛇,我們實在沒法反抗啊!”

    加文和海因里希同時愣了——喂蛇?!

    “你們倆要是在天有靈,就怪那些瘋子和蛇吧,千萬別怪我們!我們真是沒有辦法,回來後一定給你們在城郊立個墓碑,每年都去祭拜看望……”

    店主抹了把眼角,說不下去了,顫抖著俯身下來綁海因里希的手。

    然而就在這時,海因里希猛然抬手反扣,喝道︰“干什麼!”

    滿屋子人都一震,加文睜眼起身,抓住離自己最近的紅頭發,啪的一記肘擊正中頭顱,當場打得他軟了下去。幾個居民這才慌慌張張的反應過來,怒吼著撲上來要抓人,但又怎麼是這兩人的對手?

    海因里希一拳就把那店主揍昏了過去,緊接著兩個人同時撲上,他也不躲,一手一個凌空抓住那兩人脖頸,直接推到窗口扔了下去。另外兩人不敢招惹Alpha,都撲過去企圖制住加文,卻只見加文一把抽了那紅頭發腰間的皮帶,啪啪兩聲清脆的亮響,兩個人齊聲慘叫,左右臉頰頓時被抽了個正著!

    “你他媽的——”兩人捂著帶血的嘴沖上來,加文搖頭不語,劈手又是當空一抽。這一下真是快、準、狠,皮帶的金屬扣正中左邊那人腦袋,當即打得他口鼻噴血倒了下去;右邊那人臉頰又被抽了個正著,哇的噴出了好幾顆帶血的碎牙。

    “住手住手住手……”那人痛得在地上翻滾討饒,下意識想去抱加文大腿,被海因里希一腳踹到到牆角。

    加文搖頭嘆息,扔了皮帶,看著滿地的戰五渣,甚至都懶得綁他們。

    “求求你們饒命……饒命……”那人竟然還頗年輕,年紀不過二十歲出頭,滿臉又是血又是淚又是口水的,看上去也有點可憐。

    按海因里希的脾氣,現在就該把這群人綁起來挨個拷打審問了,越求饒說不定打得還越狠。但加文看他那樣子,不覺動了點惻隱之心,只輕輕踢了他一腳問︰“到底是什麼回事?”

    “是我們有眼無珠,是我們鬼迷心竅,求求你饒了我們吧……咳咳咳!求求你別打!”小年輕見海因里希又舉起手,當即嚇得連滾帶爬,一把抓住加文的褲腳求饒︰“我說!我都說!別打死我,求求你們!”

    海因里希面色一沉,還沒開口呵斥就把小年輕嚇得魂不附體。倒是加文打斷了海因里希,冷冷問︰“喂蛇吃人到底是怎麼回事?你想把我們抓到哪里?老實交代清楚所有人就都能活,否則……”

    海因里希心說他們不交代也能活,反正你又不會下殺手,保不準聖母病一發作還得放了他們……西利亞這毛病看來是天長地久海枯石爛也改不掉了。

    但小年輕不知道,立刻被這虛張聲勢的威脅當真了,一把鼻涕一把淚的說︰“我們真的是被逼無奈啊,雙子座帝國又不來佔領這個星球,我們又沒有執政官,據說從銀河大戰後就成了三不管地帶了,這麼多年來連個幫大伙兒做主的人都沒有……”

    往海因里希膝蓋上射了無數箭之後,小年輕終于顫顫巍巍的把整件事情說明白了︰原來這個星球隸屬于蛇夫座,但直到幾百年前才被開發。銀河大戰後蛇夫座成了帝國邊界駐軍和聯盟殘余勢力的混戰處,為了避免戰亂,很多人陸陸續續攜家帶口的遷移到此處,漸漸形成了幾個比較大的聚居地,這座城鎮便屬于其中之一。

    本來大家日子過得都還不錯,直到二十多年前,聚居地突然來了一批奇怪的武士——他們蒙面黑甲,蓄養巨蛇,擁有隨意穿越空間的能力,據說還能直接控制人們的精神。

    戍嶸星本來就人煙稀少,沒有像樣的軍隊,而黑甲武士幾乎個個是超出人類想象的強者,一來就佔領了整個星球,把所有不服從他們的人都直接殺了。為了防止他們向外界求救,所有聚居地的通訊設施都被嚴格監管,這麼多年來幾乎沒人能逃出去。

    “還好他們也沒奴役驅使我們,但他們信奉奇怪的宗教,在每個城鎮都養了巨蛇,每個月都要求我們提供活人去給巨蛇吃……這個城鎮發展起來還沒多久,鎮上幾乎每個人都認識,互相之間怎麼能下得了手?”

    小年輕又咳了幾口帶血的唾沫,哭道︰“本來鎮上還有Omega的,但巨蛇最喜歡吃Omega,那些武士就要求我們優先提供,慢慢的整個聚居地的Omega都絕跡了……”

    海因里希和加文對視一眼,兩人臉色都微微變了。

    黑甲武士,穿越空間,蓄養巨蛇……

    ——暗星堂!

    空間隧道無數個隨機著陸點,他們竟然恰好就掉在了暗星堂的地盤上!

    “我們也不想對你下手的,但被那些武士知道城里來了Omega,我們又沒主動獻出來,他們怎能饒過我們?”小年輕越說越絕望,忍不住撲通一聲跪在地上︰“那些武士殺人不眨眼,我們根本打不過,他們兩個人就能滅掉整個城鎮……”

    店主和其他居民也陸續掙扎著醒過來,聞言都悲愴大哭。

    加文心中不忍,皺緊眉頭一言不發。海因里希打量他半晌,才突然問︰“暗星堂為什麼要拿活人來喂蛇?”

    這問題沒頭沒腦,要是西利亞當年存心想隱瞞自己跟暗星堂的聯系,只說一句不知道就完了。

    但加文沒想那麼多,他對聯盟的記憶很零碎,但對暗星堂的記憶是完整的,聞言便漫不經心道︰“邪教而已。那種蛇是暗星堂的信仰來源,喂活人不過是威懾手段,就跟他們明明能橫掃千軍,卻偏要強迫居民自己提供活人是同樣的道理。”

    海因里希點點頭,片刻後古怪道︰“你跟尤涅斯到底是什麼關系?”

    “……你問這個干什麼?”

    “問問而已。”

    加文靜了片刻,答非所問道︰“尤涅斯不可能在這里,他這個級別的暗星武士只會在遠星總部坐鎮……尤其是剛打敗仗,一定回去跟長老會請罪去了。被派出來駐扎這種三等星球的武士,不是學徒就是新人,甚至可能是暗星堂從五維空間出來後才收的弟子。”

    他轉向店主,問︰“有武器嗎?”

    這話一出所有人臉色都變了,店主戰戰兢兢問︰“你、你、你們難道要……”

    “逃不走躲不開,只能往死里打了。你們一般都把活人送到哪里?”

    店主已經完全嚇呆了,根本沒想到這個Omega竟然不逃,也不殺他們滅口,而是要拿起武器幫他們反抗!

    “我、我們把人送到執法處,會有武士出來把人帶走。有時他們看去送的人不順眼,動不動就隨手殺光了……”

    加文神色放松,只隨意一點頭,讓店主帶他去找武器。暗星武士接管這個星球後控制了所有電熱、電磁、核能設備,店主只有幾把普通獵槍,加文看了一眼便扔開,隨手從廚房抽了把水果刀。

    海因里希抱著臂站在廚房門口,嗤笑問︰“你打算用水果刀對付暗星武士?”

    “不行?”

    加文手指一彈刀身,抬眼望向海因里希。高大的男人一身白襯衣、制服長褲,袖口卷到手肘,露出精壯結實的手臂肌肉,看上去不像皇帝,倒像是個剛從戰場上下來度假的指揮官。

    卡列揚老叫他小白臉,他也確實有當小白臉的資本。

    “暗星武士大多自矜身份,不會親自出面跟普通人接洽,駐扎在這座城里的說不定只是學徒。”加文雙指夾著刀鋒轉了一圈,淡淡道︰“這種學徒我一手一個……隨便就捏死了。”

    海因里希盯著他的臉,心中突然涌現出一股惡意︰“還是我去吧,你現在情況比較特殊——”

    “……”

    “你還不知道嗎?”

    廚房里一片靜寂,兩人久久對視,半晌海因里希眯起眼楮道︰“你可能已經懷孕了。”

    加文盯著海因里希,眼神平靜無波。片刻後他橫刀指向皇帝,刀尖隔空往他咽喉上一劃。

    海因里希一愣。

    但緊接著就見他收刀出去了。

    ……這是什麼意思?

    皇帝抓狂的摸摸咽喉,什麼都沒發生,古代小說里隔空一劃人頭飛起的場景根本連影兒都沒有。

    ……所以這是威脅?開玩笑?別扭的害羞方式?還是死亡預告?

    皇帝滿腹疑慮,左思右想半天無果,只得追著加文離開的方向悻悻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