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他們在街上逛了好久都沒找到任何跟媒體有關的東西,甚至連公共交通都沒見著。最終還是加文出馬找人套話,才打听出這個星球的名字叫戍嶸。

    海因里希能背出帝國版圖內所有星球的名字,戍嶸星不在其中,因此這里確定不是帝國無疑。他去街頭巷尾里轉了轉,回來看到加文正站在路邊等他,手里上下拋著一個錢包。

    “……”海因里希警覺問︰“哪來的?”

    “偷的。”前聯盟統帥神態自如的回答。

    西利亞公眾形象光輝正面,私下里卻精通各種旁門左道,只是平生很少用而已。海因里希第一次被驚掉眼珠子,是在兩百年前他剛成為元帥侍衛的時候,有一次別國大使來訪,身上藏著重要情報文件,為人又十分警惕小心,聯盟議會派出數個美女間諜來偷都無功而返。最終西利亞元帥親自出馬,熱情擁抱的瞬間閃電般出手將文件偷摸了來,那大使還傻乎乎的什麼都沒發現。

    偷竊犯元帥和從犯皇帝于是去買了身衣服,吃了頓飽飯。從酒館出來時海因里希問加文︰“出城?”

    加文肯定道︰“出城。”

    這個鎮子雖然是好不容易找到的人煙聚居處,但處處透著詭異,更關鍵的是無法從這里向外界發出求救信號,那麼留著就沒有任何意義了。

    兩人對這點心知肚明,緊趕慢趕在傍晚前抵達城門處,只見關卡果然還開著,城防處那個崗亭里一個工作人員都沒有。

    加文向關卡那道僅容一人通過的小門走去,誰料剛到近前,突然看似空空蕩蕩的門框處閃過一道藍光︰“請出示出城證明。”

    加文猛然頓住腳步,只听海因里希大步走來︰“別動!這門里有高壓電!”

    “怎麼回事?”加文皺眉道。

    這時關卡外正巧有個行人走來,古怪的看了兩人一眼,抬腳跨進小門,順著石路往城里去了。

    “……”加文滿腹疑竇,試探性的向小門伸出手。剛觸到門前半米處,突然又是一道藍光︰“請出示出城證明!”

    海因里希隨手撿起個石塊向關卡外拋去,刺啦一聲尖響,空蕩蕩的門口瞬間藍光交織,把石塊燒成了齏粉!

    海因里希︰“……”

    加文︰“……”

    兩人同時意識到自己陰溝里翻了船,搞了半天這座城不是毫無防備,人家是不管進只管出的!

    “上哪去開這個出城證明……”加文額角抽搐問,但心里也知道這不是個好主意。不管誰設計的這座城鎮,都擺明了只許人進不許人出,搞不好城中居民的古怪之處就由此而來。

    這到底是什麼地方,軍事重地?絕密試驗場?

    “從其他路線出去?也許還有其他出城的路……”海因里希環顧周圍一圈,但眼見夕陽西下,這個星球的傍晚就快要到了。他們在這里人生地不熟,身份又極其敏感,大晚上的企圖在別人的地盤上偷溜絕對不是個好主意。

    “既然關卡設計成這樣,其他出城路線估計也被堵了。”加文靜了片刻,問︰“什麼人才會在自己的地盤上設置一個歡迎來客,卻不準離開的地方呢?”

    兩人面面相覷,半晌海因里希給出了自己的回答︰“——他們需要來客。”

    需要來客做什麼?以前的來客離開了嗎?

    沒有離開的話,他們上哪去了?

    這個問題簡直不能細想。

    如果是正常旅客,這個時候一定向居民打听著直奔城鎮執法處去了。但這兩人一個是死而復生的聯盟統帥,一個是活生生的帝國元首,稍微輕舉妄動就是嚴重的外交問題,最好的辦法是不要打草驚蛇,悄無聲息的自己出城就完了。

    眼下唯一的道路被堵死,他們只能再轉回城里去。

    回到旅館已經是傍晚。店主正在前堂焦急的踱著步,一見他們立刻站住腳,驚喜問︰“你們回來了?”

    雖然他竭力掩飾,但神態間的異樣還是非常清晰,海因里希和加文都同時有所發覺,但都佯裝什麼也不知道。

    “讓您費心真是不好意思,”加文微笑道,“鎮子上風光不錯,我們多走了幾圈……”

    店主立刻說沒事沒事,又帶他們去樓上看客房,又熱情請他們吃飯。前堂有個小走廊連通著後院,種滿了火焰草和月光花,綠叢中放著幾張小巧咖啡桌,此時已經有四五個人正坐在那里低頭用餐。

    這幾個人都是壯年Beta男性,海因里希和加文走過時,他們都作漫不經心狀抬眼斜覷。

    “想吃點什麼?”懸浮菜單飄到他們面前,店主期待的看著他們問︰“本店的月光花酒是特產,配乳汁肉排味道更好,吃完了還可以去客房睡會兒……”

    兩人立刻表示自己沒錢,客隨主便。店主于是去廚房準備吃的喝的,海因里希佯裝彎腰提靴子,起身時隨意瞟了那桌Beta一眼,感覺他們在豎著耳朵向這邊偷听。

    他坐起身,和加文交換了一個隱秘的眼神。

    片刻後,加文突然漫不經心問︰“咱們出來這麼長時間,你那些朋友難道都不來找你?”

    “當然找了,”海因里希淡淡道,“不急,先放他們兩天……等我有心情了再理會。”

    “那我昨晚看你在跟誰聯系?”

    海因里希一時語塞,加文咄咄逼人問︰“是不是你父母介紹的那個Omega姑娘?”

    加文滿面怒容,黑色的眼珠明亮深邃。海因里希看了他幾秒,突然怒道︰“——根本不是!我就討厭那個叫艾德娜的小娘們兒,你要怎麼樣才相信?!”

    加文︰“……”

    一邊那幾個人都紛紛不再掩飾,光明正大的回頭看他們吵嘴。一扯上艾德娜,加文就不大說得下去了,半晌才冷冷問︰“我怎麼知道?人家聰明漂亮還出身名門,誰不喜歡?”

    海因里希立刻反唇相譏︰“那可未必,出身名門就了不起了?男子漢大丈夫建功立業靠的是出身?據說聯盟被帝國打敗時那些投降的走狗一個個都是所謂的出身名門……”

    “人家漂亮!聰明!善解人意!”加文表情都掛不住了,怒道︰“就算排除出身名門這一點也能打滿分,怎麼可能有人不喜歡她?”

    “我就不喜歡她!哪天老子非得——”

    海因里希剛要說哪天老子非得踹死她,店主端著餐盤上來了,一臉尷尬的看著他們︰“這個,晚餐來了……”

    加文和海因里希同時往餐盤上一掃,兩份煎得香嫩的乳汁肉排一左一右,放在加文那邊的醬料在左側,放在海因里希那邊的醬料在右側。

    店主把兩份晚餐放到桌上,還沒開口請他們嘗嘗,就只見加文霍然起身︰“我就知道你都是騙我的!都到這個地步了還對那個女人念念不忘!”他順手抄起海因里希面前的餐盤,砰的一聲摔了他滿臉︰“我恨你!去死吧!”

    海因里希︰“……”

    店主︰“……”

    眾人︰“……”

    海因里希面無表情,醬料和肉汁順著頭發啪嗒一聲掉到桌上。加文猶自不解氣,抄起他面前的酒杯“嘩啦!”一聲照臉潑下,轉身跑了。

    整個花園一片靜寂。

    “不……不好意思,”幾秒後海因里希苦笑著站起來,用餐巾用力抹了把臉︰“他就是脾氣大,我得上去哄哄……您白費心做這頓飯了,真是不好意思。”

    老板六神無主,下意識看了那幾個客人一眼,後者頻頻對他使眼色,海因里希只作沒看見。片刻後老板勉強笑道︰“沒關系沒關系,這不還有一份嗎?人不吃飯可不行,要不你帶上去給他?”

    海因里希心知這是推辭不過的,于是欣然道謝,端起餐盤往樓上客房走去。

    此時加文正繞著客房周圍排查監控設施,見他進來頭也不回︰“菜汁沒進口吧?”

    “沒有。”海因里希把餐盤放到桌上,問︰“你也發現了?”

    “沒什麼好奇怪的,這里的人都是Beta,天生對Alpha感到忌憚,如果想動手必定要先除掉你。”

    “那萬一你這份也是毒藥呢?”

    加文一哂︰“費那麼大功夫,只為了把我們都干掉麼?這份里最多就是麻藥了。往嘴里含一口再吐出來裝裝樣子,剩下的隨便倒哪吧,空盤子先還給店主讓他安心,等晚上再看他們要刷什麼花招。”

    海因里希身材高大面容冷峻,看樣子就不是個好相處的人,但對加文這話卻意外的順從,連菜里放的到底是毒藥還是麻藥都沒計較。片刻後他出去把空盤還給店主,回來時指著嘴巴道︰“你說得對,我舌頭都麻了。”

    加文毫不意外︰“去漱漱口,躺下裝睡吧。晚上說不定還有場硬仗要打呢。”

    這時天已經全黑了,客房的自動調節系統開啟,將室內調到最適宜人體休憩的溫度。房間里就一張大床,兩人合衣躺在上面,海因里希到底又忍不住了︰“加文……”

    那聲音很低沉,但有種渾厚的磁性。加文瞬間感到指尖都掠過一陣酥軟,當即聲音都微微變了︰“什麼?”

    海因里希不說話,在黑暗中伸手摸向加文後頸,在那塊有牙印的地方捏來捏去,還用指甲輕輕的掐那一小塊皮肉。

    加文第一反應是斥責,但緊接著就被讓人窒息的酸軟席卷了全身。Alpha的氣息、動作、標記處被反復愛撫的感覺……每一點都讓他心醉神迷,無法說話,只能無聲的軟在大床上,竭力壓抑住喘息。

    “舒服嗎?”海因里希小聲問。

    那一刻加文突然明白了這是怎麼回事︰Alpha對被自己徹底標記的Omega具有極大的影響力,而A、O之間存在的所謂精神控制,第一步就是從生理影響開始的。

    “放……放手!”加文咬牙逼出一句。

    海因里希動作一頓,正當加文以為他要來硬的時候,突然他真無聲無息的縮回了手。

    “我想讓你別怕,”他低聲道︰“萬事都有我呢……”

    這保護意味強烈的話讓加文有瞬間的意外和不適應,半晌他才反應過來,自己第一次被放在弱小者的位置上了,而一個Alpha竟然說要保護他。

    “你……”加文剛要開口駁回,突然門鎖 噠一響。

    兩人齊齊一頓,房間里靜寂無聲。半晌只見門被小心推開,店主閃身溜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