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這座城鎮總體給人的感覺就是︰死氣沉沉。

    帝國成立五十年來一直很注意疆域發展和人口管制,就算是極偏僻的小地方也都會配備齊全的身份識別系統。貨幣點數和身份識別儀直接連通,紙鈔極其罕見,超過一定點數就必須要刷身份卡,交易雙方一目了然。

    但這里什麼都沒有。進城門時毫無阻攔,簡陋的石路兩邊有很多空著的攤位,幾家零星商店都門可羅雀,偶爾有家庭主婦匆匆出來購物,用的大多是一種他們沒見過的紙鈔。

    所有人都默默的,低頭聳肩,不知為何看上去就一股深深的暮氣。

    加文和海因里希走到一座小旅館前,只听店主坐在大門後和人打電話,說話竟然夾雜著濃重的聯邦星系口音。他們離店主還有段距離,隱約只听見他在說︰“最近風聲緊,出城的都……遷躍門也鎖了,沒有辦法,趕在那之前還來得及再……”

    店主打完電話,關掉通訊儀在那坐著。加文和海因里希對視一眼,走上前去敲了敲門。

    店主倏而抬頭一看,只見是個十八九歲的陌生少年,眉眼俊秀面色蒼白,笑容溫和誠懇,口氣便不自覺軟了三分︰“什麼事?”

    “來討口水喝。”加文笑容可掬道,說話竟然也一口流利的聯盟音︰“麻煩大叔了,我們的車壞在外面,一路走過來的……”

    海因里希站在不遠處,盡量收斂身上強烈的Alpha氣息,隨著加文的話欠了欠身以示致意。

    店主目光在他們身上來回打量了幾圈,倏而眼神一亮,立刻起身把加文往里面請︰“進來吧進來吧,反正也沒什麼事,好久沒有旅客上門了……你們要喝什麼?月光花酒要嗎?給你們加兩塊冰好不好?”

    加文推辭不過,和海因里希一起進旅館里去坐著。客廳布置還算過得去,幾張沙發在牆角里圍著人造火爐,全息投影將聯盟時代歌星的的全真人像放射到天花板上,此刻正不知道在憂傷的唱著什麼。

    “你們的月光花酒——”店主將兩杯淺藍色的加冰酒液端來,又熱情問︰“要吃點東西嗎?”

    加文立刻止住他把酒杯往桌子上放的手︰“不好意思大叔,我們身上沒錢,都丟在外面壞了的車里了……”

    店主手一頓,緊接著卻熱情不減,非要把那兩杯酒放下去︰“沒事沒事,不就是口喝的嗎?什麼時候有空什麼時候去取好了,不方便的話不給也沒關系——你們是從哪兒來的?”

    店主把托盤一放,坐到兩人身前的沙發上開始打听了。海因里希不引人注意的瞥了加文一眼,只見他面色鎮定道︰“北邊。”

    店主奇問︰“隕野原?那邊多少年前就人煙絕跡了,你們去哪干嗎?”

    兩人同時心說原來那片荒原的名字叫隕野原,一定要找機會上網查查這是哪個星球。加文略一躊躇,突然笑道︰“不瞞你說大叔,我跟他……家里不是很同意,出來就沒告訴別人,胡亂一闖結果……”

    這座城鎮里大部分人包括店主都是Beta,對Omega信息素不敏感,但加文才剛剛過了發情期,氣息殘留一兩天是無法除盡的,進門時店主就有隱約懷疑了。現在他這麼一說,店主便更加確定,驚奇道︰“你是——你是Omega?”

    加文不答言,向海因里希身邊略坐了坐,後者立刻識趣的靠了過來。

    連帝國首都白鷺星上Beta和Omega的比例都是五千比一,這種邊陲小星球還不知道比例如何懸殊呢。店主驚得霍然起身,半晌才目瞪口呆的緩緩坐下來︰“不——不好意思,我們這Omega太少見了,這城里大概也就……你一個吧……”

    加文剛準備說什麼,聞言面色一變。

    他本來想趁機打听下周圍藥店,結果一听整座城里都沒有Omega,那他想要的東西藥店肯定也不會準備了。

    海因里希反應何等敏銳,立刻看了加文一眼。

    “你們有地方去嗎?晚上住在哪里?”店主立刻加倍熱情起來︰“我們這最近客人少,清靜又方便,要不你們就在這里住下吧?車壞了什麼時候修都行,有空你多在城里到處走走……”

    海因里希听得有點發毛,當即微笑婉拒︰“多謝您好意,但我們趕著上路,而且也沒錢付住宿費——”

    “不用不用。”店主連連擺手,倏而靜默了一會,轉向加文不好意思的搓著手道︰“其實我想問……如果有可能的話,你走的時候能不能隨便丟個東西下來?外套、襪子什麼的就好,如果有可能的話貼身衣物更佳,我要放在店里好好保存……”

    加文︰“……”

    這下連加文都開始發毛了。

    店主實在太熱情,加文再三推辭才婉拒了他充當向導的熱情,只答應晚上一定留宿,接著兩人一同出來繼續在街上逛。

    一路加文都有些心不在焉,海因里希瞥著他,冷冷問︰“你想找什麼?”

    “……”

    “從進城起就在東張西望,想找藥店吧?”

    “……”

    加文緊走兩步想抄到前面,但海因里希腿長步子大,緊緊跟在他身側連甩都甩不脫︰“別想了,有些違禁藥連白鷺星上的黑市都未必有,更別說那種……再說不明不白小藥店里的東西能亂吃?一劑下去命都沒了怎麼辦?”

    加文一言不發,臉色難看至極。

    海因里希眼神中有些得意,板著臉扭過頭去。

    這要換作其他人,現在已經準備翻臉了;但加文•西利亞畢竟百忍成金,沉默半晌後又開了口,語氣渾然若無其事一般︰“這個鎮子不大對勁。”

    海因里希看了他一眼,嗯了聲說︰“是,人不少但商業冷清,而且人人說話一股聯盟口音。你剛才注意那旅店里的裝飾了嗎?”

    “怎麼了?”

    “用了很多蛇形花紋,地毯上也是,還有前台擺設是一條青銅大蛇,看上去就不大舒服……”

    不知為何加文突然想起暗星堂那條關在鐵箱里的巨型毒蛇,臉色微微變了一下。

    “老板也熱情過度,”海因里希哼道︰“總想打听我們是從哪來的,一听我是Alpha就開始百般警惕;當你說我們跟家人已經沒聯系了的時候,他又立刻極力留我們多住幾天……”

    海因里希是個杰出的政治家,察言觀色見微知著的本領是很強的,何況店主剛才掩飾得並不成功,輕而易舉就被他發現了端倪。

    加文點點頭,半晌道︰“你說的都對,但我最關心的不是這個。”

    他在街道邊站定,扭頭望著海因里希,不知為何眼神非常凝重︰“這里沒有跨星系聯絡點,沒有星際通信店,我們沒法往白鷺星發送任何信號;而且路邊沒有聯網設施和電子報亭,剛才經過的那個廣場上甚至連播放星際新聞的大屏幕都沒有。”

    “這里的人很難跟外界取得聯系,更別說向其他星球發送信息了——這種情況不可能是自然形成,必定是有人刻意管束而導致的。”

    他們兩人在街道上久久對視,海因里希明白他想說什麼了。

    “這是一塊被孤立的地方,”加文道,“有人特意把這里的居民隔離起來,不讓他們接觸外界,也不讓他們了解彼此身邊發生的信息;這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不論主使者是誰,都一定有某種非同一般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