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加文的發情期持續了一周。

    徹底標記的當天他又猛烈發情了兩次,之後頻率降到每天一次,直到七天後的某個夜晚他終于從混沌中清醒過來,身體的熱潮緩緩退去,發情期時感覺不到的疲憊、酸痛、饑餓感終于都回來了。

    他恢復正常了。

    Omega的發情期一年一次,年輕人會相對頻繁,但最多也超不出一年兩次。第一次如果受孕第二次發情期就會自然延遲,有些Omega為了逃避發情期,甚至寧願受孕也不願意被人按在床上整整操干一星期。

    加文頭痛欲裂的坐起身,靠在岩石後忍不住干嘔起來。

    “——你沒事吧?”海因里希走過來把外套裹到他身上,想拍拍他的背,但還沒動作就被加文突然舉手擋住。

    那一刻加文側對著他,月光在臉上投下明昧不清的陰影,兩個人都沒有說話。

    片刻後他勉強起身,扶著岩石走到不遠處,坐在背陰處不動了。

    這沉默的拒絕非常明顯,海因里希在原地站了一會兒,默不作聲的坐下望著他,說不清臉上是什麼表情。

    月亮已行至中天,就仿佛佔據了半個天空的巨大球體。荒原之上冷光透徹,遠處傳來微渺的呼嘯,不知是風聲刮過原野還是狼群對月嘶叫。從岩山下望向天際,銀河仿佛璀璨的白練一般橫過夜空,消失在遠處蒼茫的天穹。

    他們就這麼坐著過了一夜。

    第二天清早海因里希去打獵,回來帶了幾只地鼠和野兔,自己去鑽火烤了,遞給加文兩只肥嫩的烤兔腿。出乎意料加文接過來時還客氣的點了點頭,說︰“謝謝。”

    海因里希冰冷的藍色眼珠盯著他,半晌突然問︰“謝我什麼?”

    “謝謝你照顧我。”

    加文說這話時從善如流,沒有半點勉強或不好意思——海因里希知道他已經做好心理建設了,一夜沉澱過後他又變成了那個無堅不摧的、毫無破綻的西利亞,生理上的標記沒有對他的心理造成任何影響。

    “……我以為你不需要任何人照顧。”海因里希轉過頭去,面色森冷的望著火堆。

    “坦然接受自己的虛弱並接受他人照顧不是什麼值得羞恥的事。”

    “那發情也——”

    “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

    加文啃了兔腿,把樹枝一丟,隨手摘了幾片荊棘葉擦手。做這一切的時候他動作自然流暢,幾乎沒有任何異常,但海因里希卻突然發現他雙手拇指有些微微的顫抖,不仔細看根本看不出來。

    海因里希心中微微一動。

    “有意思嗎?”他猝然開口問。

    加文動作一頓。

    “明明心里痛恨表面卻裝出一副風淡雲輕的樣子,自己強迫自己接受那些通情達理的客觀看法,連一點私心都不敢放縱,這樣有意思嗎?你從在聯盟起就是這樣,總要按照高大全的標準來自我要求,恨不得每天把自己的一言一行反省檢查無數次……”

    加文斥道︰“沒這回事!別亂猜了!”

    海因里希卻大步走近,一把抓住他的手舉到面前︰“你想說什麼?你明明想叫我閉嘴,甚至恨不得往我臉上揮一巴掌,但到頭來說出口的卻是謝謝是沒這回事——你真當我一點也不了解你?”

    加文手掌被捏在他手中,五指都在不受控制的微微發抖,幾秒鐘後悍然揮手一拳!

    啪的一聲悶響,海因里希被打得偏過頭。

    荒原上一片令人心悸的靜寂,半晌他緩緩用舌頭頂了頂口腔被咬破的地方。

    “滿意了?”加文冷冷問。

    “……”海因里希慢慢轉過頭,半晌低聲問︰“你從很久以前就不喜歡我,為什麼?”

    加文避而不答。

    “我什麼都不比別人差,事事都沒讓你失望過,為什麼你偏愛亞倫卻從不多搭理我?孔塞特林背叛你,卡洛琳是降將,為什麼你對她們的臉色都比對我好?如果我做錯了什麼你就直說,明明內心憎惡表面卻裝出一副大公無私的樣子,事事都不偏不倚的讓我多惡心你知道嗎?我要的不是那些虛假的表彰和嘉獎你知道嗎?”

    加文緊靠在岩石上,海因里希幾乎逼到了他面前。片刻後他終于無法再避讓,皺眉道︰“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海因里希盯著他,兩人的距離是如此之近,以至于他能從加文眼底清晰看到自己的臉。

    ——竭力隱藏沮喪、難堪、不甘和失望的臉。

    “……沒關系,”他嘶啞道,“你就說你為什麼不喜歡我好了。”

    荒原的天空一片陰霾,風中傳來咸腥的水汽,遠處隱隱有雷雲翻滾而來。

    雨季就要到了。

    “我不知道,”加文沉默半晌,終于低聲說︰“但你讓我感覺到威脅。”

    海因里希緩緩放開手,退後了半步,萬般滋味一起涌上心頭,不知道該說什麼。

    Alpha讓人感到有威脅是正常的,越強的Alpha威懾力也就越足,這來源于他們天性中對Omega的支配欲和保護能力。事實上在Omega保護協會擇偶時,這還是一項重要的挑選標準,代表Alpha本身素質有多強悍,繁衍能力有多好。

    一般來說Alpha是不會對同性的威懾力有所感應的,Beta雖然會感覺到,但他們天性只會產生服從、欽佩等正面反應。至于Omega平時對這種氣息避之不及,發情時則會被吸引,對他們來說這就像荷爾蒙一樣是非常刺激的東西。

    但西利亞是特例。

    西利亞是個凌駕于Alpha之上的Beta,他率軍多年,殺伐決斷令行禁止,有些性格特征已經深入骨髓,對Alpha的天然威懾力已經完全免疫了,甚至能反過來壓他們一頭。所以某天他突然遇見一個能力素質都遠超Alpha平均水平、威懾力強到讓人無法忽視的海因里希,他的反應絕不會像普通Beta一樣折服順從,而是——厭惡。

    海因里希渴慕他,克制不住想接近他,但越接近就越讓他感到威脅。就像是猛獅接近人類,就算獅子本身是不抱惡意的,但人能不害怕嗎?

    這種本能里的反感,甚至他轉世重生後都沒有忘記。

    此後兩天海因里希都沒再多說什麼,每天打獵做飯,尋找水源,順著地下水脈一路往上尋找人煙的蹤跡。

    他不咄咄逼人,加文的態度就緩和了很多。發情期後兩天他都有些低燒,走路比較艱難,多虧海因里希照料得非常仔細,第三天他終于燒退了,行程也隨之加快。

    這段時間雖然他們的關系還是有些緊繃,但也沒到針鋒相對的地步,趕路悶了也會聊聊天。晚上海因里希睡在離他不遠的地方,睜眼望著他在月光下靜默的背影,心里翻來覆去掂量著很多亂七八糟的念頭︰他會懷孕嗎?

    我們會有一個怎樣的孩子,像他還是像我?

    有孩子後他會留下來嗎?萬一他不想要怎麼辦?

    很多Alpha這時候都會保護欲爆棚,生怕自己的Omega受了半點委屈。海因里希倒不大在乎這個,他知道西利亞的能力遠超自己,如何不讓他拍拍屁股掉頭走人才是真正的難題。

    強制他留下,軟禁甚至拘留?不這不可能,西利亞身份太敏感,萬一事敗整個帝國的政治基石都會因此受到質疑和動搖。而且海因里希也想象不出西利亞被囚禁的樣子——他是想找他當配偶,又不是要逼他當仇人。

    那麼好言好語求他留下?更開玩笑了,西利亞率軍上百年,豈是因為別人幾句話而動搖自己意志的人?

    海因里希想來想去,簡直沒有辦法。他每天琢磨這個問題,最終甚至產生了一個心灰意冷的念頭︰不如兩人就在荒原上永無止境的走下去,若是這段路永遠沒有盡頭,那他們就永遠也不會分開了吧?

    ——不過這當然是海因里希的妄想,別說加文不會允許,就說他自己也不可能真正拋下帝國不管。

    雖說皇帝不在了還有亞倫,亞倫不行還有伊薩克,伊薩克不行還有帝國議會;但這份億萬軍人浴血百年才打下的龐大基業,如果皇帝說丟下就丟下了,那他就是銀河系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頭一號罪人。

    命運注定了海因里希的妄想也只能是妄想而已,所幸它沒有持續太久。

    在荒原上跋涉兩周之後,沙漠漸漸退去,灌木增多,前方開始出現連成一片的植被;順著地表水源逆流往上又走了半天,遠處終于出現了密集的人煙——那赫然是一片小有規模的城鎮。

    加文眺望良久,皺眉問︰“你覺得這還是雙子座星系嗎?”

    海因里希遲疑道︰“不像。”

    他扶著加文向城門走去,一路上只見零星幾個行人,都低著頭匆匆而過,衣著打扮非常寒素。帝國居民常用的家用飛艇、飛梭等在這里一概不見,所有人都在坑坑窪窪的石路上步行,互相之間連交談都沒有。

    而不遠處的城門僅僅是一座二層小樓而已,門口沒有崗哨,沒有通關,甚至沒有起碼的指紋對比器;幾個行人就這麼默默的低頭走進去,很快消失在了荒涼的石路盡頭。

    海因里希和加文對視一眼,互相都從對方眼里看到了詫異。

    “去看看?”海因里希語氣里滿是征詢。

    加文剛要點頭,突然意識到海因里希為什麼猶豫——因為他懷疑這里不是帝國!

    加文眼皮一跳,猛然抬頭望向海因里希。兩人在城門前對視良久,半晌他才一點頭,低聲說︰“——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