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海因里希當了這麼多年皇帝了,真不算是個說話粗俗的人,但高潮的那一瞬間滿腦子只有一個念頭——爽!這他媽真是太爽了!

    他慢慢從加文體內退出來,意猶未盡的抱著他親了好幾下,感覺到身下的人顫抖得厲害,大腿內側的肌肉都在痙攣,半晌才慢慢平息了些。

    “加文?……加文?”

    加文喘息著搖搖頭,半晌勉強半坐起身,精液立刻從後穴間大股涌出來,順著大腿緩緩流到地上。

    這場景簡直催情得讓聖人都忍不住要上火,海因里希呼吸頓了頓,片刻後才心不在焉問︰“你感覺怎麼樣?”

    “……水。”

    他說話聲音極其嘶啞,海因里希湊過去才勉強听清,順帶著在他脖頸間嗅了好幾下。那塊地方好像特別有吸引力,讓他下意識就老忍不住想往上咬,恨不得再把後頸那塊肉叼住了吃進肚子里才好。

    ——那是因為真正的標記還未徹底完成。

    海因里希堪堪忍住這殘忍的欲望,用外套把加文緊緊裹起來,抱起他離開了亂石灘,到荊棘叢附近去搜索水源。

    其實這時他們也必須離開了,Omega猛烈發情時產生的腥甜氣息已經擴散到了周圍幾里,如果是在白鷺星上的話這味道起碼能吸引來幾十個失去理智的Alpha。

    就算在荒原上也不保險,沒人知道附近都有什麼,據一些調查研究顯示Omega信息素的味道會引發一些大型蛇類動物的攻擊欲,萬一招來毒蟒那可就冤了。

    加文一路昏昏沉沉,海因里希每走一段路就忍不住要停下來把他蹭兩下,但他也半昏半醒的沒法反抗。兩人走了半個多小時才找到荊棘叢較為密集處,上游果然有一道隱蔽的水溝,仿佛是地下水突出地表的一部分。

    海因里希怕周圍有毒蟲,就把加文放到巨石向陽處,自己去捧著水喝了兩口。過一會兒他沒感覺有什麼異樣,便把加文扶到水邊,慢慢的對著唇把水渡給他。

    “怎麼樣了?”他低聲問。

    加文點點頭,明顯不欲多談。

    他這樣子海因里希很熟悉,以前西利亞心里不爽,但又不能光明正大把不爽的理由宣之于眾的時候,就總是這樣一副不願多說的表情。上一次出現這種情況還是在聯盟的時候,海因里希通過了某項西利亞認為他注定無法通過的測試,當所有人都上去恭賀他時,西利亞也就是這樣隱忍而不耐煩的看著他。

    海因里希當皇帝的這幾十年里,每當想起以前在聯盟時的事,都有種再也難以追回的沉痛和絕望,因為他覺得西利亞永遠也不會回來了。然而現在世易時移,經過那場酣暢淋灕的交媾後,他只覺得以前的每一點每一滴都充滿了情趣,甚至連西利亞那標志性的敷衍表情都有種特殊的意味。

    “你想吃什麼?”他揉捏著加文的嘴唇問。

    加文一搖頭,嘶啞道︰“隨便。”

    比起飄飄然的海因里希,加文顯然更清醒也更實際一些——這種荒原上能打到獵物就不錯了,哪來挑三揀四的機會?

    不過事實證明海因里希不愧是Alpha中的Alpha,當皇帝那麼久了野外生存本領還沒落下。半小時後他拎著一串地鼠、兩只灰毛野兔、幾只看不出什麼種類的貓科動物回到巨岩後,啪的往加文面前一丟︰“想要哪種?”

    “……”加文指了指地鼠。

    海因里希有點詫異——地鼠樣子難看,他本來以為加文會選野兔,“先等一會,我去鑽火。”

    “不用,直接放血給我。”

    “喝生血會……”

    “這是鼠,”加文有氣無力道,“血液里含有大量營養物質,脂肪含量也高,生喝一點沒事。”

    西利亞活了五百年,他整個人就是一本萬能百科全書。海因里希將信將疑的放了一只地鼠的血自己喝了,半晌後果然覺得精力恢復了一些,便又抓了一只喂給加文。

    這時日頭已經偏西,一輪巨大無匹的月亮從地平線上冉冉升起,幾乎籠罩了半個天際。氣溫並未如何下降,海因里希抱著加文躲在巨石後,兩個人都睡了一會兒。

    直到半夜海因里希被一陣輕微的騷動驚醒,睜眼一看果然加文面頰通紅,下意識扭動磨蹭著,嘴唇微微張開發出輕輕的喘息。

    第二輪發情熱到了。

    那腥甜誘人的氣息就像醇酒一樣濃厚,海因里希翻身把加文按倒,三下五除二扒開了裹住他身體的外套。里面只有一件皺皺巴巴的襯衣勉強遮身,但那也構不成阻礙,海因里希輕而易舉就把它整個剝了出來。

    “你疼麼?”他伸手在濕熱得一塌糊涂的後穴里攪動著,低聲問。

    加文搖搖頭,神色間有種自暴自棄的冷靜。

    他就是有這種強迫自己適應環境的本事,哪怕到了這一步都能咬牙忍受下來。海因里希親吻他的嘴唇和下頷,內心里閃過無數充滿惡意的念頭,最終狠狠咬著牙把自己插入了進去。

    這一次加文的反應比上次還猛烈,剛進去他就觸電般彈了一下,隨即整個人都瘋了一般,腰身難以控制的拼命往上抬去迎合那粗大硬熱的凶器。下午才被狠狠侵犯過的甬道很容易就被完全剖開,水流得滿大腿都是,每當陽具退出時,最深處的那要命的一點都竭力收縮挽留,甚至從內部發出淫靡的咕咕水聲。

    “啊——啊……”加文難以抑制的抓住地面,指甲甚至都翻出了幾絲血跡。海因里希在猛烈的沖撞中瞥見了,立刻一把抓住他的手,死死反擰到自己身前。

    但這個動作讓他更緊貼地面,幾乎奪走了他最後一絲掙扎的空隙。加文連聲音都發不出來了,整個人劇烈發抖、喘息,大腿拼命想合攏,卻被一下下快速而凶狠的沖刺撞得無法動作。

    “別動,別動……”海因里希牙關緊緊咬著他後頸那一小塊皮肉,那力道既不會真正弄傷但又能確保他不至于逃脫,隨後他突然停止了動作,專心撫慰起加文前端的欲望來。

    這個動作其實比被他狠狠操干還要令加文感到羞恥,但他兩手都被反擰了,只能竭力喘息著緊緊閉上眼。很快高潮如期而至,來得更加洶涌而無法阻擋,攀上最頂端的時候他簡直都失去意識了,腦海里一片空白,只覺得有無數電流順著脊椎爬上腦髓,眼前仿佛整個炸開了一樣。

    “我他媽……”海因里希喃喃的道,喉結狠狠滑動了幾下。

    加文耳朵里嗡嗡作響,也沒听清他到底說什麼,他全身都被浸透在瀕死的高潮中沒法動彈,也不知過了幾分鐘還是十幾秒,突然感到海因里希換了個姿勢,甬道里那仍然鐵硬滾燙的陽具竟然轉了個細微的方向。

    加文微微呻吟起來,隱約覺得有些不妙,但緊接著被海因里希捂住了嘴︰“你覺得疼嗎?”

    話音未落加文覺得自己身體內部仿佛有個緊閉的地方被擠開了,整個腰際好像被活生生剖開兩半,連骨骼都有種被強行分離的感覺。他還沒來得及掙扎就被海因里希死死按住,輕聲道︰“別擔心,一下就過去了,這個時候千萬不能動……”

    加文昏昏沉沉的意識中猛然劃過一絲悚然,但還沒來得及開口就被一個又深又狠的插入撞得魂飛魄散︰“唔——!”

    海因里希捂著他嘴的手都暴出了青筋,那一瞬間狂暴的征服感壓倒了一切——他知道自己終于進去了!

    那個隱秘而緊窄、藏在Omega體內最深處的入口,在暴力沖撞下終于被迫張開,但僅僅進了個頭就擴張到了極限。海因里希能感覺到那繃緊的小口箍著自己,欲仙欲死而進退不得,憋得他太陽穴突突直跳。

    “放松,放松,一下子就過去了,放松讓我進去……”海因里希語無倫次的親吻加文後頸,感覺到身下的軀體急劇戰栗,半晌好不容易稍微松了一丁點。

    那一刻他真恨不得把加文整個撕碎了吞進肚子里去,當即二話不說狠狠往里一頂。肉棒徹底沒入,加文在他掌心發出一聲沉悶的痛呼,緊接著聲音戛然而止。

    海因里希粗重的喘息著,幾秒鐘後開始慢慢摩擦晃動起來。一開始是小幅度進出,隨即動作越來越大,速度也越來越快,那從未打開過的甬道此刻被撐到了極限,加文半點聲音都發不出來,整張臉都被汗水和淚水浸得透濕。

    如果說剛才只是交媾的話,現在他真感覺到身體都被徹底打開了。那根滾燙的東西已經完全進入了他自己都沒感覺到過的地方,因為太深而讓他克制不住想嘔吐,但又什麼都吐不出來,只能發出崩潰的呻吟聲。

    “他媽的真是……這真是……”海因里希自己都不知道干了多久,終于他再也無法克制,幾下往死里頂撞之後終于狠狠停在最深處。那一刻加文感到那肉棒底部有什麼東西漲大了,一股史無前例的危機感瞬間攫取了他的心︰“等等!海因里希!你別——”

    那一刻加文猛然掙脫禁錮向前爬去,他爆發出的力量連海因里希都沒制住,竟然硬生生給他掙脫出一小段!

    但這時候被打斷簡直是徹底違反Alpha本性的,海因里希瞬間火氣沖腦,一把將他抓回來死死按在地上。

    加文隱約知道有什麼絕對不能發生的事即將要發生了,但雙腿被分得不能再開,連掙扎都無法做到,只能顫抖著咬牙道︰“你他媽給我退出去,現在,現在就給我——”

    海因里希堵住他嘴唇,肉棒根部的蝴蝶栓膨脹直至極限,死死卡在了那隱秘甬道的入口處。隨即他保持著這個姿勢開始射精,灼熱滾燙的精液燙得加文全身都開始劇烈顫抖起來。

    “我愛你,我……我愛你……”海因里希意亂情迷親吻著加文的下頷和咽喉,肉棒底部的結緊緊堵住了甬道口,長時間的射精讓他小腹都鼓脹起來。

    這次射精斷斷續續的持續了好幾分鐘,加文中途就失去了意識,只身體還條件發射的微微痙攣著。海因里希就著相連的姿勢把他摟在懷里,心里充滿了難以言喻的充實感。

    肉棒根部的結還沒有消退的跡象,它將一直卡在甬道口,直到精液全數進入Omega的身體內部。雖然這有時會給Omega帶來一些痛苦,但卻能極大程度上增加受孕的幾率——或者說,一個在發情期被徹底標記的Omega,除非是用藥強制發情的,否則受孕幾率簡直是百分之百。

    海因里希心滿意足,低頭吻了吻加文汗濕的額角。

    他終于完全標記了加文•西利亞。

    這種標記將再也無法抹除,從此不論到哪里,他們都永遠是一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