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荒原深處。

    終年被陰雲籠罩的天空突然破開一道裂口,黑色縫隙直劈入地,方圓百米內岩石沖天而起。緊接著時空密度急速扭曲,將海因里希和無數大塊金屬碎塊一起噴出了裂縫。

     !一聲悶響,海因里希仰天倒地,無數碎石 里啪啦濺了他一身。

    “呼……”

    雙子座皇帝抹了把臉,半晌才精疲力盡的站起身。他環顧周圍,只見全是翻起嶙峋的大塊岩石,根本看不到加文的影子。

    難道丟到不同空間去了?

    不會,被沖出來的前一瞬間他還死死握著那人的手。

    海因里希一向是個很注意軍容整肅的人,但此刻也沒工夫了,立刻高聲吼道︰“加文!加文!”

    他從亂石上一躍而下,Alpha身體素質的優越之處此時就體現出來了——在空間隧道里被狠狠撞擊了那麼多下都沒受傷,除了滿身擦裂和血痕之外,行動能力完全不受影響。

    “加文!”海因里希不斷在亂石中尋找︰“你在哪!西利亞!加文!”

    聲音剛出口就被風席卷而走,海因里希正有些微微的焦躁,突然從風中聞到一股腥甜誘人的氣息——這是……

    Omega信息素!

    海因里希瞬間精神一震,拔腿向沖去︰“加文!你在哪!出來!”

    信息素的味道越來越重,幾乎成了濃郁得化不開的甜霧。這已經不是單純流血能散發出來的了,這是強烈的發情!

    “你躲著更危險!加文!”海因里希聲音剛落,突然腳步一頓——他脖子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柄寒光閃閃的匕首,加文出現在他身後,彎腰喘息道︰“走開。”

    他的模樣簡直不能更狼狽,面色潮紅熱汗涔涔,目光渙散沒有焦點,整個身體都直不起來。如此近距離接觸一個標記過自己的Alpha簡直讓他崩潰,強烈的雄性氣息不僅從鼻腔,甚至從全身上下每一個毛孔深入血管,讓他全身空虛發軟。

    他幾乎握不住匕首,仿佛有某種邪惡的力量無時不刻引誘他松手,放任自己被眼前這個Alpha按倒、征伐,繼而完完全全被佔有。

    “你先放手,加文……”海因里希頓了頓,緩緩道︰“你可以先走開,我保證不回頭。”

    身後半晌靜寂,只听見輕輕的喘息聲。海因里希幾乎全身都僵硬了,情欲凶猛蠶食著他的自制力,就在他最後一絲理智也即將崩斷的前一刻,咽喉處的刀鋒終于松了松,緊接著腳步聲向後退去。

    “……你可以先退到岩石後,我看不見。”海因里希聲音帶著怪異的發緊︰“但別離開周圍五十米,否則有危險時我來不及趕到。”

    “謝謝,我自己可以。”

    加文聲音帶著毫不掩飾的戒備和冰冷,海因里希默然片刻,古怪的笑了一下︰“先別這麼說,西利亞……你也許經歷過這世上的很多事,但你真的沒見過Omega發情。”

    回答他的是一片沉寂。

    加文終于退到岩石後,幾乎瞬間虛脫的摔倒在地。匕首 當一聲掉在腳邊,繼而被他緊緊抓住,迫不及待將刀鋒切入掌心。

    但那疼痛也只是讓他神經清醒了短短幾秒,緊接著更強烈、更凶猛的情欲洶涌而來。他的骨髓里仿佛浸透了,手指酥軟得連刀鋒都握不住,只能靠在地上無力的翻滾,下意識用力蹭著粗糙的地面——滿地沙礫瞬間就擦破了大片皮膚,但那也只是激起更強烈的,想被撫摸的欲望而已。

    他想被撫摸,想被分開雙腿用力頂入,想被毫不留情狠狠填滿空虛的身體……但是不行。

    開弓沒有回頭箭,一次屈服的後果將永世都無法挽回。

    加文滿把抓的全是沙礫,掌心的鮮血幾乎把沙子都染紅了。難以想象的忍耐讓他意識昏沉不清,恍惚間听見有人在說什麼,半晌才反應過來那是海因里希。

    “……這樣會缺水……”

    “別過來!”他脫口而出,厲聲道︰“別過來!走開!”

    岩石後靜了幾秒,海因里希高聲喝道︰“我說你這樣下去會缺水!周圍有荊棘葉,摘幾片到嘴里嚼著!”

    情欲嚴重阻礙了加文的思維,許久後他才明白海因里希是什麼意思。

    Omega發情期會急速流失體液,不及時補償水分的話確實很難熬過去。這時他眼楮已經看不清楚了,環顧半晌才隱約看見不遠處確實有幾叢灌木,但剛想起身便踉蹌著摔了下去。

    他雙腿已經軟得撐不住了,後穴分泌的大量液體讓大腿間一片黏濕,而且還在持續不斷的繼續涌出,逐步將外褲浸透。

    這濕潤仿佛掀起了新一輪空虛瘙癢的熱潮,他勉強靠到岩石後,竭盡全力蜷縮起身體,顫抖著用牙緊緊咬住膝蓋。

    海因里希死死盯著岩石,他知道他沒去摘荊棘葉。

    Alpha天生對Omega具有強烈的佔有欲,尤其雙方都發情之後,那真是除了自己以外沒人能踫這個Omega一指頭。同時他們本能里又有種奇特的保護欲,雖然面對反抗時會暴力鎮壓,但就算在鎮壓最激烈的時候都不會真正危及到Omega的性命。

    因此Alpha上學時就專門有課程教他們怎麼照顧發情期的Omega,補充食水、選擇環境、安全防衛等等因素都非常詳盡,如何討Omega歡心並增加受孕幾率更是重點中的重點。這門課程的分數還會記載留檔,成為以後Omega保護協會挑選配偶的標準之一。

    很多年前海因里希當然也學過這門課,但是他沒想過有一天自己能在西利亞身上用到這些知識——他曾經覺得西利亞是高高在上的,哪怕有一點愛慕的念頭都得緊緊藏著不讓對方知道,再多想那就是褻瀆了。

    然而到今天他才知道,那些妄自菲薄的想法在情欲面前就是個屁。他現在只想沖進去把西利亞按倒,狠狠親他揉他,強迫他張開大腿承受自己,被毫不留情的干到哭出來。

    “你還好嗎?”海因里希終于忍不住高聲問。

    岩石後沒有回答。

    海因里希忍不住走近了一步,听里面傳來模糊的呢喃,片刻後才听清楚是︰“別……別過來……”

    加文其實是個相當能忍的人,那語調中卻有一絲連他自己都難以察覺的懇求。

    海因里希愣了愣,那聲音里仿佛有種力量逼得他退了半步。但緊接著更加猛烈的欲望和暴虐瞬間反撲,輕而易舉壓倒了那一絲微不足道的善念。

    他曾經被我打敗過,現在他是Omega,而我是Alpha,為什麼我不能擁有他呢?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失敗者被勝利者佔有難道不是合情合理的事嗎?

    海因里希覺得自己呼吸火燙,強烈的興奮讓他身體微微發抖。他已經硬得不行了,滿心滿眼都在拼命叫囂著沖上去,去標記他!去佔有他!去把陽具狠狠塞進他身體深處,讓他一輩子到死都帶著自己的味道!

    海因里希鬼使神差一般向前走去,帶著巨大壓迫感的Alpha氣息讓加文立刻察覺到危險。他幾乎條件反射性的向前掙扎,但沒踉蹌半步,就被抓住了手。

    “別動……別動,我就來看看……”海因里希深吸一口氣,瞳孔顏色已變為深藍,隱隱帶著駭人的血絲。

    加文咬牙掙扎了一下,手腕被抓住的地方卻突然無比敏感,同時像被打了麻藥一樣酥軟無力。

    海因里希趁機近前,用袖口擦拭他被汗浸濕的臉。他生理本能已經急不可耐,但這個動作卻非常溫柔,加文甚至有點神情恍惚的軟了下來。

    “你熬不過去的,第一次發情會來得非常厲害,硬忍會對身體造成無可逆轉的損傷。只要放輕松,很快就過去了,很快就過去了……”

    加文昏昏沉沉,全身衣服被汗浸得透濕,領口半敞著掛在肩上,看上去狼狽不堪而充滿情欲。

    事實上第一波熱潮已經過去,此刻他體內深處隱隱有種空虛的鈍痛。第二波發情熱正蠢蠢欲動,它將更猛烈也更難熬,如果一直得不到滿足的話,甚至會痛苦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真的要被標記嗎?

    他隱約知道那些被標記了的Omega是什麼樣。Alpha對Omega的天然威懾力不是假的,被標記後Omega會下意識依賴、服從于自己的配偶,這完全是出于天性,有些甚至會喪失自我意志,變成純粹依附于Alpha才能生存的附庸……

    不知不覺間他被靠在岩石邊,海因里希的腳步漸漸走遠。加文還沒來得及松一口氣,片刻後听見他竟然又回來了,低頭喂過來一口苦澀的汁液。

    加文勉強咽了一口,聲音沙啞得幾乎不聞︰“這是……”

    “荊棘葉汁,”海因里希低聲道,“給你補充水分。”

    說這話時他們幾乎嘴唇相貼,Alpha的強悍氣息直接噴在肌膚上,加文觸電般震了一下,剎那間只覺得體內熱潮全數上涌——第二輪發情熱來了。

    這一下真是措手不及,情欲幾乎立刻就攀上了高峰。加文連聲音都發不出來,就像上了岸的魚一樣用盡全身力氣掙扎、痙攣,體內深處的空虛和瘙癢簡直逼得人發瘋。

    “海因里希……”他聲音絕望得幾乎變了調,“海因里希……”

    他是想讓這人離開,但手又死死抓著海因里希肩膀,本能促使他下意識抬腰,一下一下往對方鐵硬的下身扭動磨蹭。

    性器隔著衣料摩擦相貼,鑽心的酥癢仿佛有瞬間緩解,但更深更急迫的渴望立刻同大股滑液一起涌了而來。

    “我在。”海因里希把他攔腰架起,讓他大腿分開,虛虛跪坐在自己硬得快爆炸的陽具上方,英俊的面孔因為過于忍耐而顯得有點猙獰可怕。

    “別擔心,”他伸手緩緩拉開加文被汗浸濕的襯衣,低聲說︰“你是我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