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加文在技師艙里大聲喘息,一只手緊緊勒住衣領。

    他感到無數道微小的電流從皮膚下竄過,狠狠打在神經末梢上,幾乎令他站立不穩。鳳凰的神經網攏成巨型網兜,讓他深深靠在其中,機械手自動抓住他脫臼的左臂, 擦一聲把骨頭正了過來。

    “歡迎回來,西利亞閣下。”鳳凰難過道,“抱歉我們的醫藥儲備已經過期了,止痛劑也不夠。”

    加文原本被那 擦一下震得臉色發白,片刻後緩過一口氣道︰“不要緊,……你叫我什麼?”

    “西利亞閣下。”

    “我……”

    “靈魂投射手術一定出了故障,這跟我們原先的計劃不符——不過幸好您回來了,一切都還有機會,沒有辜負我半個世紀的等待。”

    加文腦子里嗡嗡作響,半晌下意識抓住了重點︰“原先的計劃是什麼?”

    誰料鳳凰回答︰“我不知道。我只接受了您的部分命令——保存幽空星人以待時機,以及對狴犴和獅鷲的精神系統發出暗示,直到重獲髓液為止——但全部計劃只有您一人知曉。您從來都不是對機甲推心置腹的性子。”

    加文接觸的機甲不多,但下意識知道自己確實是那種人︰“對不起……”

    鳳凰奇道︰“為什麼要道歉?您才是指揮官啊。”

    加文默然片刻,體內深處的躁動似乎平息了一些,抬頭環顧技師艙。

    他心里隱約對鳳凰很親近——不是對獅鷲和亂朱的那種居高臨下的喜愛,而是多年相伴後的隨意和熟悉。這里的每一處都給他似曾相識的感覺,雖然因為塵封日久而顯得有些灰暗,但他仍然能在腦海里清晰描繪出它全盛時期的景象。

    ——聯盟統帥加文•西利亞。

    自己真的從死亡國度中重返人間了嗎?

    加文目光落在通訊器下角的小凹槽里,突然一愣。只見一只赤金色耳扣在昏暗中發著微光,那眼熟的造型赫然是——獅鷲!

    “獅鷲把從您身上吸取的髓液都輸入給我了,這也是您當初設計好的一部分。”鳳凰簡潔道,“但可惜將純髓液轉換成能源的折損率太高,我現在堅持不了多長時間,可能再火力輸出一次就會能源告罄。”

    加文點點頭,從凹槽中拿起獅鷲,隨手扣自己耳垂上。

    這時從外視屏中望去,大漠上空硝煙漸散,隱約露出一片撕裂的天空。幽靈戰艦無法從橫貫天穹的黑色洞口中突破出來,此刻只伸出艦頭,緩緩調整炮口,和傷痕累累的狴犴遙相對峙。

    在他們身後遠處,指揮所大樓已坍塌大半,無數人擠在沙丘下的防空洞里。皇宮侍衛軍緊急啟動的一百多台戰斗機在塵沙中轟然飛起,但在銀白色巨人頂天立地的映襯之下,就像一群微不可計的小型禽鳥。

    鳳凰轉過頭,抬眼望向狴犴。緊接著它目光越過皇帝,投向高空中緩緩盤旋的巨型黑色戰艦。

    它舉起了涅之槍。

    砰!一聲重響,尤涅斯收從指揮席上霍然起身,三步並作兩步走到救生艙門前,一拳揮向奧斯羅德!

    啪的一聲悶響,奧斯羅德猛然起身擋住那一拳,兩人冷冷對視。

    周圍年資較淺的暗星武士都不吭聲,有些稍微退後了半步。半晌只听尤涅斯咬牙切齒問︰“為什麼沒直接把西利亞從基地帶出來?”

    “為什麼沒有殺死海因里希?”

    兩人目光針鋒相對,只見尤涅斯面色鐵青,持續不斷的精神投影給他造成了巨大的負擔;而奧斯羅德全身血污,雖然在龍騎爆炸的前一瞬間他便脫機而出,但仍然不可避免的受到了波及。

    “聯盟鳳凰竟然還有能源,你的計算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奧斯羅德冷冷道,“而且第一輪攻擊被3S機甲擋下,現在連偷襲都沒用了……與其在這責問我,不如先想想怎麼盡力挽回損失好向長老席交代吧。”

    尤涅斯瞪了他一眼,轉身厲聲道︰“來人!主控制台準備!”

    高高的指揮層下有一面足有半個足球場大的主控制台,周圍無數終端機連接出去,很多操縱員聞聲抬頭。

    尤涅斯喝道︰“開機甲倉,釋放許德拉!”

    天空仿佛裂開了一張巨口,黑色戰艦前半部分伸出口外,後半段還隱藏在深不可見的虛擬時空里。它就像一頭巨獸在高空中緩緩游弋,片刻後艦頭下巨門洞開,一台全黑色人身蛇尾機甲全身浴火,從巨門中飛了出來。

    ——帝國才成立五十年,對遠星系的很多東西都不甚了解,跟底蘊深厚的聯盟沒法比。海因里希一看到那怪異機甲就怔住了,問︰“那是什麼?”

    “應該是機甲的一種,”狴犴罕見的遲疑道,“但設計理念和銀河系機甲不同,我的數據庫中沒有樣本……”

    “黑曼蛇許德拉。”

    海因里希猛一偏頭,只見鳳凰不知何時停在自己身側,加文冷淡的聲音正從通訊儀中傳來。

    不知為何他聲音听起來更像西利亞了——不止是音色,還有說話的腔調、語氣,都給皇帝一種恍惚的熟悉感。

    “遠星系時空密度和銀河系不同,巨型機甲難以施展,所以暗星堂武士慣用龍騎,也方便他們進行暗殺和偷襲。幾百年前暗星堂勢力開始向銀河系擴張,龍騎在太空戰中不佔優勢,所以他們將龍騎和銀河機甲相結合,特別研制了帶有上古猛獸特性的生物機甲。”

    鳳凰提起涅之槍,海因里希注意到又有血紅色絲線從槍身上的格狀脈絡中涌現出來。他微微眯起眼楮,片刻後問︰“生物機甲?”

    “對,主電腦中加載了外星系猛獸的腦部神經元,因此不像銀河系高級機甲一樣能用人腦直接控制。但生物機甲的攻擊力是遠超我們的,尤其采用了全光路傳導技術的黑曼蛇許德拉,它已經突破了傳統意義上生物和機械之間的界限,嚴格分類的話它應該叫生物光甲才對。”

    海因里希瞬間瞳孔緊縮,只听狴犴驚奇問︰“暗星堂不是四百年前就被封進五維空間了嗎?!難道在那之前他們就……”

    狴犴也許不是帝國機甲攻擊力第一,但科技含量絕對是首屈一指的。即使是這樣它都沒實現全光路傳導,難道四百年前的暗星堂就已經完成生物光甲的研究了?!

    “暗星堂的科技實力是很驚人的……”加文頓了頓,淡淡道︰“一個盤踞在小小惑星上的組織,就能讓佔據上萬星系的龐大聯盟精銳盡出,難道真的只是因為它特別邪惡麼?”

    他的聲音平淡而描述詳盡,海因里希微微有些怔忪,仿佛又回到了很多年前作為一個小小侍衛,戰戰兢兢跑去向西利亞元帥請教問題的時候。

    那時西利亞軍務繁忙,對海因里希本人也不甚有好感,因此態度不可能十分熱情。但不論怎樣他都沒有厭煩過,每次回答都稱得上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自從海因里希成為帝國軍首領,乃至後來登基為帝之後,就再也沒人敢、也沒人有那個底氣這樣對他說過話。

    海因里希不由低聲道︰“西利亞,你……”

    通訊儀里一片沉默。

    半晌後加文的聲音傳來︰“我不知道,別那樣叫我。”

    高空之上巨門鏘然合攏,黑曼蛇如山丘般層層盤起。它那怪異龐大的人形上身向前探出,向鳳凰大吼道︰“西利亞——!”

    這一聲地動山搖,遠處地面上人群爭相起身驚呼,卻听不到一點聲音。

    鳳凰沒有發聲,只沉默的聳立著。

    “四百年不見了,西利亞!你是不是很驚訝還能再次見到我們?!”

    “暗星堂已經回來了!從高維宇宙中帶著你想象不到的力量回來了——!從今天起帝國將被推翻,聯盟重現歷史,暗星堂的力量將成為宇宙的中心——!”

    黑曼蛇口中驀然出現兩柄鋒利的毒牙,轟然直撲下來,卷起猛烈的颶風!

    “為你當年所做的一切而後悔吧,西利亞!你注定將成為奴隸,永遠屈居人下,為暗星堂的復興——”

    ——轟!

    一發電磁炮拖出長長的尾光,準確飛進了黑曼蛇的大口里。緊接著遮天蔽日一聲炸響,黑曼蛇半張臉四分五裂,毒腺中的酸液傾盆而下,仿佛暴雨般將沙漠打得白煙滾滾。

    海因里希松開火力推桿,漠然問︰“這些人打架怎麼都這麼多話?”

    加文︰“……你也發現了?”

    黑曼蛇驟然翻滾,巨大的尾巴狠狠掃飛了十數架帝國戰機,撞在沙漠中的岩石上發出轟然巨響。它發出憤怒的嘶吼,轉而當空撲下,瞬間來到了機甲鳳凰面前!

    它毒腺破了一半,里面的酸液淋得到處都是。鳳凰閃退半步,剛要撐起防御罩去擋,突然狴犴直沖而來,防御罩刷然張開,頃刻間將黑曼蛇甩出百米之外。

    技師艙中加文頓覺意外,剛要搶身上前,突然卻覺得體內一抽。

    瞬間他仿佛全身上下毛孔張開一般出了滿頭大汗,短短幾秒間整個背部就被熱汗浸濕。一陣難以言喻的空虛從神經深處升起,他當即死死抓住炮台邊緣,只听 嚓一聲,竟然是指甲裂了。

    他知道那是什麼。

    ——發情熱。

    那針釋放劑只注射進去不到一毫升,但已經開始起作用了。

    就在加文反應停滯的那幾秒間,狴犴已沖上去和黑曼蛇戰成一團。黑曼蛇體型簡直比鳳凰和狴犴捆綁在一塊都大,因為神經元中帶有外星系猛獸的血統,所以行動方式極有獸性,只要橫沖直撞便能產生令人色變的恐怖攻擊力。

    而狴犴智能比黑曼蛇高,在漫天飛舞的巨大蛇尾中且戰且退,經常利用蛇骨彎曲極限來繞到死角處,出其不意的狠狠捅它一刀,頓時潑出漫天紫黑色的腥臭酸液。

    海因里希雖然現在貴為皇帝,但四百年前只是西利亞身邊一個普通侍衛,尤涅斯不願把他放在眼里,眼下被傷了更是暴怒︰“你這混賬——!找死!!”

    黑曼蛇裹挾颶風撲到近前,閃電般將狴犴死死纏住,那龐大無匹的身軀瞬間將狴犴的外殼寸寸擠碎。緊接著它億萬鱗片同時一張,從體內分泌出大量酸液,竟想熔化整個狴犴!

    “——開巨能炮!”駕駛室中海因里希霍然起身,大喝︰“星際導彈準備——”

    狴犴轟然應聲,雙肩、雙臂、兩肋側同時張開炮板。就在能量急劇集中的剎那間,突然鳳凰從天而降,涅之槍當空劈下,眨眼間將山巒般的蛇尾一斬兩半!

    腥臭酸液如箭一般射向天空,黑曼巴慘叫一聲,狴犴霎時脫困而出。

    就在此刻它的炮板聚能以至頂點,海因里希和加文如有心靈感應一般,同時讓機甲伸手在空中交握;緊接著鳳凰猛一旋身,離心力讓狴犴在空中轉了一圈,反過來正面朝向黑曼巴,巨能炮脫體而出!

    ——轟!

    整個天空都仿佛震了幾下,黑曼蛇瞬間被沖到了天際另一端。狴犴甲殼碎裂,全身被燙得直冒白煙,海因里希勉強讓它停在空中,還沒喘口氣就立刻回頭問加文︰“你怎麼了?!”

    加文緊緊蜷縮在神經網中,劇烈的喘息著無法回答,半晌僵硬道︰“沒事。”

    “那你剛才為什麼不躲?為什麼不開火力輸出?”

    雙子座皇帝海因里希和聯盟統帥西利亞是天敵,互相征戰兩百年,對彼此的作戰方式了如指掌。西利亞是戰場上的靈魂人物,不可能經常親臨第一線去跟敵人肉搏,因此涅之槍的攻擊方式通常是電離子沖突,以及電熱火力輸出。

    然而他剛才卻是拿涅之槍當菜刀用,跟黑曼蛇玩起了近身肉搏,難道是能源不足?!

    “沒、沒事……”加文死死抓住手臂,指甲深深掐進肉里。鮮血從胳膊上一滴滴落到神經網中,鳳凰卻不敢吸收——Omega信息素含量太高,已經瀕臨非常危險的極限值了。

    “您必須立刻注射抑制劑,皇家軍校實驗室有很多備份……”

    加文一擺手,阻止了鳳凰,扶著它伸過來的神經帶咬牙坐起身。

    但那僅僅一個動作,就讓他覺得下肢虛軟,骨髓深處如有萬蟻噬體,酥麻空虛難以解脫。更可怕的是他後頸被海因里希咬出的印記竟然也開始有所反應,殘留的Alpha信息素進入血液循環,那充滿獸性的強悍信息簡直讓人難以自持……

    加文顫抖著深吸一口氣,抬眼只見黑曼蛇被巨能炮當面擊中,正被沖到遠處高空翻滾不休。

    鳳凰一抬手,血紅髓液再次充滿槍身。

    “只能用一次了,西利亞大人。”鳳凰溫柔道。

    加文點點頭。下一秒,雙S機甲伸展鋼翼迎風而起,風馳電掣間超過了狴犴,率先降落到黑曼蛇面前!

    “西利亞——!”

    發出這震撼咆哮的卻是海因里希。與此同時涅之槍再次揚起,大氣層中頃刻間聚起千萬閃電!

    “滾回死亡的國度去!”加文暴吼︰“尤涅斯——!”

    涅之槍重重落下,閃電如千萬道利箭射向大地。在強烈的磁場沖突中,空間以肉眼難以見到的速度扭曲、撕裂,猶如雲端降下的巨龍之口,當空侵吞了整條大蛇!

    緊接著,涅之槍制造出的空間裂口迅速擴大,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吞噬了幽靈戰艦的前半截。接下來的場景如同諸神創世,絢麗宏偉難以言描;只見裂口急速膨脹,勢如破竹覆蓋了暗星堂那道橫貫天際的空間裂縫!

    就像張開的獸口被另一張更大的巨口反吞,天空仿佛創世之初的混沌晦暗,整片沙漠一片漆黑,如墜永夜。在時空密度的急速坍塌中,殘破的鳳凰終于支撐不住炸裂開來,流星般往下墜去。

    “西利亞!”狴犴上前猛抓,但傷痕累累的3S機甲也沒能抵過時空裂口的巨大密度,剛一靠近就四分五裂,隨即步了鳳凰後塵——

    海因里希被彈出駕駛艙,瞬間只來得及抓住半空中加文的手。

    剎那間他們兩人在黑洞前互相凝視,幽靈戰艦在頭頂上轟然坍塌。下一秒,吸力驟然增強,將兩人連同億萬金屬碎片一起,同時拉進了廣袤未知的空間隧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