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與此同時高空之上,兩台黑色龍騎在空中連接,火力交織成橫貫天空的巨網,劈頭蓋臉向機甲亂朱撲了過去!

    加文坐在駕駛室里,無數紛亂的記憶從眼前閃過,甚至分不清哪些是虛幻哪些是現實。

    他仿佛變成了那個已經成為傳說的聯盟統帥加文•西利亞,又好像還是那個在紅土星上懵懂睜眼的Omega少年,自我認知和回憶的矛盾讓他頭痛欲裂,攥著操縱桿的手指用力到甚至隱隱發白。

    ——轟!

    光網當頭砸來,C級機甲無法躲閃,駕駛室里頓時紅燈狂閃︰“警告!警告!防護罩受損,請立刻回程!”

    加文記憶一片混亂,但他能認出龍騎是遠星系的特殊作戰武器。與其說像飛艇,倒不如說它像巨型空中摩托,外觀酷似怪獸,兼有機動性高、移動靈活、火力巨大等特點。因為其質量不到機甲的十分之一,空間移動時負擔輕,所以一直是暗星堂武士的坐騎首選。

    C級機甲在硬件裝備上是無法跟龍騎相比的,速度更有雲泥之別。加文放棄了手動操作,精神力對機甲神經網的直接聯系讓指令速度瞬間加倍——

    剎那間鋼鐵巨人掉頭向地面俯沖,甩掉了緊追其後的光網;緊接著在機甲撞地的前幾秒,猛然橫平掠過,緊接著急速拉高!

    刷然風聲卷起,亂朱在千鈞一發之際擦過了光網的邊角,全速向指揮所飛去!

    奧斯羅德和巴奈特對視一眼,兩台龍騎在高空中劃出絢麗的流光,不約而同的追了上去。

    同一時刻指揮所地下停機場內,空間裝置發生了強烈的扭曲,黑色縫隙從牆壁上斜沖而出,當即將五六台C級機甲吞進了虛無的空間夾角。

    天頂驟然倒塌,無數大塊磚石混合著泥沙傾瀉而下。侍衛軍立刻退後來保護皇帝,卻只見天崩地裂中,滿身鮮血的技師高舉著空間裝置,喝道︰“海因里希!”

    “你以為這就結束了嗎?還遠遠不止!今天你的野心和性命,都要葬送在這沙漠之中!”

    大塊斷磚擦身落地,海因里希退後半步,突然只見一個少女身影從混亂中跳躍而來,神鬼莫測之際已來到近前,又是一刀電弧斜劈而下。

    海因里希搖頭一哂,隨手抓住她手腕當空一輪,劈手重重摔到腳底!

    “啊——!”拉斯加德當即噴了一大口血,還沒爬起來就被侍衛軍死死按在了手下。她也確實強悍,到這時還沒放棄掙扎,卻被海因里希一刀死死抵在了前額,冷道︰“不準動!”

    拉斯加德口角見血,狠狠盯著皇帝。

    “跟同齡人比確實很強了,但還太嫩。”海因里希刷的收起長刀,說︰“預賽結束時看到你們我就覺得不對勁了,世上哪有那麼多天才?既然精神閥值堪比軍神西利亞,為什麼軍情處從沒有匯報過?”

    拉斯加德一滯。

    “暗星武士堂和流亡軍政府勾結,而你們是暗星堂安排在星系軍校的暗棋。”海因里希緩緩問︰“讓我猜猜是誰派來的——尤涅斯?”

    拉斯加德臉色頓時就變了。

    暗星堂哪怕在四百年前聲勢最盛的時候都極度神秘,連底層武士的姓名都不會透露給任何外人,更別說尤涅斯這個等級的強者了。經過在五維空間中流浪的幾百年時光,這個組織更是從人們的記憶中銷聲匿跡,到現在連知道的人都屈指可數。

    然而這個皇帝竟然知道——不僅知道,他還能一口報出尤涅斯的名字!

    情報是從何處泄露出去的,流亡政府?

    其實她猜不到海因里希也只知道尤涅斯一人而已,連他是不是暗星堂的人都不敢確定。但從她的表情中海因里希立刻得到了答案,點頭道︰“沒錯,我猜也是這樣。”

    他想起西利亞記憶中那個詭異的片段,不由心下微沉。尤涅斯為什麼會對西利亞說“你騙得了那些老頭卻騙不了我”?“光明和黑暗中都有你的容身之處”又是什麼意思?

    西利亞和這支星際恐怖組織是什麼關系,有沒有可能他也曾經是——

    海因里希全身發冷,竟然不敢再往下想了。

    這時他身後突然傳來“ 當!”幾聲,緊接著有人慘叫,重重倒地。海因里希猛一回頭,只見身受重傷的技師竟然又站了起來,神情迷茫眼神恍惚,如提線木偶般迅速砍翻了幾個侍衛,手里的刀還在兀自滴血。

    “住手!”海因里希當即大怒,拔刀一個箭步沖了上去!

    然而就在此時,技師身影再次一閃,遁入了黑色的空間夾角中。幾秒鐘後他憑空出現在海因里希面前,兩把電磁刀“鐺!”的狠狠一撞,明亮的電花剎那間飛濺出好幾米遠!

    這次技師的力氣極大,竟然能和皇帝死死分庭抗禮。海因里希心中微愕,只見他全身古怪的抖動幾下,眼白頻翻,面部僵硬,幾秒鐘後突然狠狠一個激靈,抬眼望向海因里希。

    不知為何海因里希覺得他像是換了個人,那目光里包含著無窮的仇恨和殘忍,一開口只听聲音也完全變了︰“真榮幸啊,皇帝陛下,沒想到您也知道我的名字呢。”

    “……尤涅斯?!”

    技師古怪一笑,聲音低沉喑啞,听起來有種如同毒蛇般的嘶嘶聲,和西利亞記憶中那個面色蒼白尖銳的男子一模一樣︰“您以為我真的只會派這兩個孩子來對付你嗎?應該說天真的是你吧,海因里希皇帝陛下。還是說你對西利亞關心則亂,一觸及和他有關的問題就失去了判斷力呢?”

    海因里希眼神一沉,隨即叮叮幾聲火星四濺,兩人接連過了十余招,刀鋒劃出的藍色電弧將落到頭頂、身側的斷磚都切得粉碎!

    鐺!一聲亮響,尤涅斯飛身旋至台階之上,兩人的刀死死相抵。海因里希近距離逼視著尤涅斯,冷冷問︰“你還有什麼花樣?不妨一起說出來,反正要耍也就趁現在了。”

    尤涅斯一笑,不答反問︰“西利亞死在你面前的時候,你是不是很爽?”

    “……”

    “可惜我沒親眼看到那個情景。你知道嗎?從幾百年前開始我就一直幻想著有一天能看著他死在我面前——看著他那張令人生厭的臉露出絕望的表情,慢慢停止呼吸,蒼白僵冷,從此永遠也不會再讓你心煩,這該是多麼美妙的感覺?”

    海因里希咬牙問︰“西利亞和你到底是什麼關系?!”

    尤涅斯悠然嘆了口氣,那怪異的聲音听起來令人頭皮發麻。

    “——五百年前我們一起進入暗星堂,同吃同住,師承同門,多少次執行任務出生入死,直到一起成為暗星堂高階武士——你說我們是什麼關系?”

    西利亞竟然當過暗星武士。

    海因里希霎時腦子一蒙。

    “我們當然是最好的兄弟了——”尤涅斯猛然抽手斜劈,刀刃“鐺!”一聲金石交激,緊接著他驟然飛退!

    海因里希當即箭步沖上,卻只听他哈哈大笑,聲音從幾塊掉落的岩石後傳來︰“皇帝陛下!看吧!暗星堂厲兵秣馬四百年,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話音剛落海因里希便揮刀劈開巨大的磚岩,從漫天碎石中沖出一看,只見技師身體一震昏迷過去,撲通一聲摔倒在地。

    尤涅斯已經走了。

    海因里希茫然而立,心里各種滋味簡直難以言喻。

    然而當前這混亂的情勢並沒有讓他多想。幾秒鐘後大地一震,只听熟悉的轟鳴聲從頭頂傳來,緊接著是人群尖叫奔走,尖利的驚呼甚至連地底停機場都能听見︰“——戰艦!是戰艦!”

    “快拉空襲警報!有敵軍入侵!”

    “快逃啊啊啊啊——”

    警報聲霎時刺人欲聾,海因里希再也顧不得其他,順著樓梯三步並作兩步沖到指揮所一樓大廳,緊接著沖出門一看,頓時結結實實愣住了。

    只見沙漠上空的天幕上,裂開了一道史無前例的巨大空間縫隙,其直徑幾乎以上百公里計算,橫貫了視野所及的整片天穹。一艘黑色幽靈戰艦正緩緩從縫隙中探出頭,船頭血紅色眼珠圖騰在強烈的日光下都清晰可見。

    兩排五百架電熱炮從船頭伸出,炮口同時閃現出奪目的亮光,直直對準了沙漠中的指揮所。

    而在海因里希身後,無數驚慌失措的人們正擁擠推搡,尖叫著四處跑開。

    只是短短的兩秒鐘而已,海因里希沒時間想到別的,也根本沒空去驚嘆暗星堂那超越宇宙、駭人听聞的空間穿越技術。

    那一刻他只想起了西利亞。確切的說,是金星要塞一戰里擋在太陽風暴前的聯盟統帥加文•西利亞。

    如果後世有歷史學家重溫這一幕的話,必定會驚嘆于那充滿宿命和輪回的巧合︰一百年前的聯盟軍神與一百年後的帝國元首,隔著不共戴天的仇恨和生與死的界限,在面對同樣的危機時,竟然做出了同樣的選擇。

    那一刻他們連想法都驚人相同,所有細節都仿佛歷史重復的推演。

    “狴——犴——!”

    黑色雙刀驟然變化,在奪目的光芒中分解、變形,組合成高聳入雲的合金巨人;它僅僅在地面停留了零點一秒,緊接著轟然飛起,向著幽靈戰艦那五百架蓄勢待發的電熱炮,張開了一道前所未有的巨型防御罩!

    那一刻世界靜默無聲。

    就在那令人窒息的死寂中,炮口齊齊亮起,無數光箭當空而下,同時撞擊在了那無形的防御罩上。暴雨般碩大的電熱光團傾盆而下,順著防御罩的弧形表面滑過蒼穹,在天際築起千萬道極光般絢爛的大橋。

    海因里希在天崩地裂的轟鳴中,發出了一聲听不見的怒吼。

    同一時間,狴犴身後數百米外,機甲亂朱拖著長長的尾煙劃過沙漠,身後兩台龍騎此刻只剩下了奧斯羅德一個。

    “媽的……”奧斯羅德喃喃的罵了句,抬頭看見幽靈戰艦,知道這已經是尤涅斯的地盤了——他自己的算盤終究落了空。

    但事已至此也別無選擇,奧斯羅德泄憤般狠狠一砸頻道鍵,向戰艦發出定位信號,以自己為參照點通報了機甲亂朱的位置。片刻後戰艦艙門打開,六架龍騎從狂風中斜沖下來,半空中便接連幾炮將亂朱擊得四分五裂!

    “C級機甲你們都對付不了嗎,奧斯羅德!”公頻中尤涅斯的聲音大笑道。

    “閉嘴!是它沒炮彈了!”

    奧斯羅德一言未盡,只見機甲亂朱七零八落的摔到沙漠里,接連濺起大片塵沙;駕駛艙從機體中彈出滾落,幾秒後加文狼狽不堪的打開艙門,跳到沙丘上。

    奧斯羅德對公頻怒喝︰“抓住他!”

    七架龍騎當空而下,目標對準了沙丘上孤身站立的加文;而那一刻,在他身後,無數推搡尖叫的人群仿佛遙遠的靜態圖,點綴在大漠絢麗而蒼涼的背景上。

    這應該是一幅相當奇妙而宏偉的畫面。

    加文背風而立,頭發和衣領被狂風拂起,離他最近的龍騎已幾乎沖刺到頭頂上方;就在他即將被攔腰切成兩段的那一刻,百余米外指揮所地下停機場,高懸的銀白色鳳凰雙目一亮。

    幾千度高溫的火焰從尾部噴出,頃刻間將束縛它的鋼筋鐵架熔成了廢水。緊接著,鳳凰騰空而起,在眾目睽睽之下猶如彗星般掠過大漠。

    加文回過頭,瞬間與凌空而至的鳳凰目光交匯。

    下一秒,鳳凰由遠及近,打開技師艙將加文兜頭一罩;這時龍騎剛巧趕到,只听轟然幾聲巨響,鳳凰無數道尖銳的左側翼瞬間張開,將數台龍騎死死抵在身前!

    狂沙喧囂而起,龍騎內的奧斯羅德、尤涅斯等人皆盡變色。

    “雙S機甲鳳凰,自主啟動完畢。”

    “指令一︰涅之槍。”

    隨著  幾聲機械作響,鳳凰完成人形重組,抬手伸向高空之中;下一秒,黃金狴犴身側有一物突然自動飛出,旋即高速向地面俯沖,霎時穩穩被鳳凰抓在手里。

    “涅、涅之槍……”尤涅斯喃喃的道,隨即大吼︰“後退!快後退——”

    龍騎瞬間齊齊停頓,緊接著全速回撤;然而這時已經來不及了,血紅色髓液順著格裝脈絡迅速充盈整個槍身,隨即發出璀璨的黑光。

    時間仿佛被強行靜止,隨即涅之槍悍然橫揮。

    那一刻億萬伏電流鋪天蓋地,幾乎听不到任何聲音;幾台龍騎回撤不及,連呼救都來不及發出,便這電流的瀑布中徹底灰飛煙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