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銀河紀元三千年,聯盟元帥加文•西利亞再次成為暗星武士,將難以想象的國家資源拱手奉上,暗星堂權勢大盛。

    三千零五年,暗星堂和西利亞聯手伏擊聯盟軍,誰知消息走漏,暗星堂損傷慘重;西利亞遭到堂內眾長老詰問,但順利脫身。

    同年冬,聯盟以打擊星際恐怖主義為名向暗星堂宣戰,數日內便閃電般將敵方秘密據點拔除殆盡。

    戰事愈演愈烈,聯盟統帥加文•西利亞親自帶兵出征,一路經過千萬星系奔襲,最終在登陸惑星的前一刻將指揮權移交心腹鐵衛卡列揚;自己則駕駛機甲鳳凰,用涅之槍開啟了五維空間,將整座暗星堂都封進了虛空之中。

    聯盟經此一役死傷百萬,而暗星堂幾乎被滅絕,四百年來再也沒有在銀河系出現過。

    沒有人知道的是,戰事結束的第二年春天,西利亞元帥在聯盟議會的見證下注射了一支專門為此研究出的解毒劑,終于將折磨了他五年有余的蛇毒印記徹底解除……然而身體上的痕跡可以消除,有些陰影卻一直盤桓在他心里,幾百年時光都未曾消弭。

    “只要人心有陰暗,哪怕過去千年時光,暗星堂都永遠不會滅亡!”

    “我們會回來找你,西利亞!”

    “你我再見面時,就是你這個叛徒的死期!”

    ……

    “當你從我面前目不斜視的走過去說‘關我何事’的時候,你想過會有今天嗎?”奧斯羅德終于不再噬咬加文的咽喉,抬起頭來微笑著問︰“當你登陸惑星點燃戰火的那一天,坐在機甲鳳凰里說‘我不記得了’的時候,你想過會落到此時此刻這種境地嗎?”

    加文頭無力後仰,全身被藤蔓纏得死緊,雙手垂落在身側。

    “你肯定想不到吧——”奧斯羅德頓了頓,張開雙臂把他緊緊貼在懷里,用力之大連手臂肌肉都虯結了起來︰“但沒關系,這次你一定能把我的名字牢牢記住,至死都忘記不了……”

    加文一動不動,面色蒼白仿佛死了一樣,甚至連胸膛都不再起伏。

    邊上幾個武士都笑起來,眼神中閃動著急不可耐的情欲的光,巴奈特甚至忍不住伸手往他臉上摸了一把︰“嘖嘖,流亡軍總算干了件好事。”

    “本來可不是給你準備的……”

    “這是你這輩子唯一一次壓倒西利亞的機會了,珍惜它吧。”

    奧斯羅德也笑起來,低頭親吻加文緊閉的眼睫。他就像是品嘗自己千辛萬苦抓來的獵物一樣,緊抓著加文的咽喉,從他鼻梁親吻到冰涼的唇角,正準備捏開他下頷進行舌吻的時候,突然加文眼楮一睜。

    他瞳孔深處已完全赤紅。

    “奧斯羅德,”他輕聲道︰“尤涅斯好歹還算只老鼠,你連老鼠都不如。”

    奧斯羅德猛然抬頭,只見加文眼底血光流轉,無數黑色花紋從瞳孔中飛速伸出,剎那間從臉頰延伸到心口、胳膊以至指端!

    強烈而無形的死氣瞬間從他全身散發而出,黑色藤蔓在吱吱聲中漸漸松動,在感應到那氣息的同時飛快縮回了虛空。奧斯羅德當即退後半步,愕然道︰“——暗星武士紋?!”

    但怎麼可能?

    整整四百年過去,西利亞已重生兩次,為什麼體內還有暗星武士紋?!

    “小心!”巴奈特大喝,只見加文閃電般沖到奧斯羅德眼前,剎那間跟他來了個眼對眼!

    啪啪幾聲亮響,兩人瞬間交了幾回手,緊接著刷然一聲加文架住奧斯羅德的胳膊。剎那間奧斯羅德近距離看見他的瞳孔,當即竟然一愣。

    他看見了當年的西利亞。

    ——四百年前,從他身側擦肩而過的聯盟統帥加文•西利亞。

    沙漠中突然響起轟然巨響,黃沙從高丘上層層跌落,露出底下黑色的基地建築一角。緊接著又是一下地動山搖,屋檐從內里被撞出一個大洞,兩架黑色龍騎瞬間沖出。

    “怎麼了?”“什麼聲音?”基地另一側的賽委會指揮所里,幾個工作人員同時沖到雷達檢測屏前,只見一個閃亮的光點正迅速向基地外移動。

    “是亂朱!”

    “亂朱那組沖出來了!”

    “快放機甲,準備決賽!”

    按規定前兩組沖出基地後決賽就可以立刻開始,而在決賽期間所有沖出基地的小組,都有參加對戰並問鼎冠軍的資格。

    現在亂朱這組已經沖出來了,只要再出來一組,決賽就可以立刻開始。工作人員一聲令下,底下停機場層層禁解開,亂朱漆黑的雙眼亮起指示燈,緊接著能源栓、精神栓全部打開,在強勁氣流的沖擊下飛速沖出了停機場,向茫茫沙漠深處飛去。

    而在數十公里外,加文被爆炸的沖擊撞出了基地,左側上半身幾乎被繁復妖異的黑色花紋所覆蓋,頭發被狂風卷起而看不清表情,手里還緊緊抓著昏迷的迪恩。

    “這時候還沒忘記你那廢物同伴?!”黑色龍騎一閃而過,巴奈特的聲音由遠及近。

    “兩個人都出來才有決賽資格!”奧斯羅德喝道︰“小心!機甲要來了!”

    剎那間巴奈特沖到加文身後,伸手向他後領抓去;加文手一松,將迪恩扔到沙丘上,緊接著身後就被抓住了。

    龍騎發出凶狠的咆哮,巴奈特爆吼道︰“給我過來——”

    加文在半空中一回頭,血紅瞳孔冷冷注視著他,問︰“就憑你?”

    巴奈特一窒。

    當年西利亞以聯盟統帥之身重回暗星堂,絕大多數時候都是非常沉默寡言的,就算開口也都是跟尤涅斯那一輩幾個很有權勢的人唇槍舌劍——那還得是對方主動挑釁的情況下。至于奧斯羅德,得一句“關我何事”已經很難得了。

    像巴奈特這個等級的,當時也算是年輕一輩中的領軍人物,但在西利亞元帥眼里可能連個人都不算,正眼瞧過都沒有。

    “你這該死的——”巴奈特惱羞成怒大吼,一言未盡,突然遠方天際閃過長長的流光。

    啪的一聲脆響,加文反手扣住他抓著自己的手腕,喝道︰“亂朱!!”

    瞬間流光襲來,C級機甲凌空分解、飛近,駕駛艙兜頭一撈,將加文從巴奈特手中硬生生扯了回來!

    奧斯羅德在狂風中大吼︰“退後!快!”

    不用他說第二遍,只听  幾聲巨響,亂朱在電光火石間組合完畢,機體爆發出的撞擊氣流瞬間將龍騎沖飛了上百米遠!

    “媽的!”巴奈特在空中翻滾好幾圈才勉強停下龍騎,抬頭只見鋼鐵巨人停在半空,發出低沉的機械聲︰“C級機甲亂朱正式啟動完畢,火力裝備完成;第一指令︰啟動電磁炮。”

    炮口從機甲肩部突出,旋轉,對準目標;與此同時奧斯羅德飛速掠近,喝道︰“開炮——!”

    ——轟!

    三道巨響在同一時間響起,整片沙漠震動不停,上萬噸流沙如瀑布般從高處傾瀉而下,濺起遮天蔽日的狂暴塵沙。

    而在高空中,三發電磁炮同時踫撞,在發出刺人欲盲的奪目亮光。

    同一時刻,指揮所地底負一層,一道黑色縫隙憑空出現,手持軍刀的拉斯加德從空間夾角中走了出來。

    “他們真的把聯盟第一機甲從實驗室里搬出來了?”在她身後,棒棒糖技師也跨出縫隙,一邊好奇的左顧右盼一邊問。

    這座地下停機坪簡直就像放大了上百倍的防空洞,道路兩邊的牆壁上固定著一排排C級機甲,仿佛黑暗中沉默的鋼鐵巨人;天頂正中有一台高懸的銀白色鳥型機甲,左側羽翼大張錚亮霸氣,右側則殘破缺失,半個世紀以前的戰火和硝煙還停留在它身上。

    “……鳳凰。”拉斯加德輕聲道,退後一步瞻仰它傷痕累累的全貌。

    技師抱怨道︰“奧斯羅德那邊沒動靜,應該是還沒得手……真是的,我就知道他們不會和尤涅斯好好合作,八成要失敗了吧?”

    “他們本來就不支持這個計劃。”

    “但也沒辦法啊,有時候人也不得不捏著鼻子做自己不想做的事呢,希望奧斯羅德能控制住自己吧。不過說實話,我覺得他對那個人本身的興趣大過蛇夫星座上那個小小的政權,所以他會怎麼做還真是難料呢,別真把那個人逼急了。”

    技師頓了頓,話音一轉問︰“那現在怎麼辦?那人抓不來,你能控制鳳凰嗎?”

    拉斯加德微微一哂︰“不,我做不到。”

    “連你也做不到?”

    “鳳凰是雙S……但它的精神栓是全宇宙罕見的4S。你知道智能機甲會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道路麼?它已經習慣于吸收西利亞的髓液,精神栓也被調整到了4S那種高度,西利亞死後如果它再接受其他人的指揮,精神栓等級就會相應降低,所以不如自主休眠。未來漫長的時光是沒有止境的,說不定幾百年後又會誕生一個西利亞式的人物,到那時它才會再次開機。”

    “本著寧缺毋濫的原則自主挑選駕駛員,”拉斯加德說,“這是4S智能和3S智能的最大不同之處。”

    技師皺眉不語,整片地下停機坪陷入了靜寂之中。半晌他懷疑問︰“這麼說來帝國皇帝海因里希也不符合它的條件?”

    “鳳凰應該會記得吧,被當時僅有一個S的狴犴擊落在蛇夫星座,導致西利亞元帥戰敗自盡……不論如何它都不會接受海因里希才對。”

    技師若有所思,片刻後嘆氣道︰“看來還是得用空間夾角了。”

    拉斯加德點點頭。只見技師從手提箱中取出幾個裝備,分別放置在高懸的機甲鳳凰正下方,然後挨個調整空間頻率。

    和奧斯羅德手上的小型裝備不同,這將是一個巨大的空間夾角,甚至有可能造成周圍方圓幾百米內的時空扭曲——雖然他們不想引起動靜,但機甲鳳凰不論體積還是質量都極其巨大,這也是實在沒有辦法的無奈之舉。

    一切準備就緒,技師終于站起身,回頭望向拉斯加德。

    兩人互相一點頭。

    技師深吸一口氣,揚手喝道︰“——開!”

    瞬間一條細細的黑色縫隙接連穿過所有儀器,形成一個寬闊的空間截面,隨即刷然升起,就像黑色口袋一樣劈頭蓋腦罩向鳳凰!

    那一刻整片地下停機坪都發生了劇烈的空間彎曲,就在黑幕即將觸及鳳凰機體的剎那間,突然電磁彈劃破空氣,緊接著“砰!”一聲炸響!

    空間裝置四分五裂,黑幕嘩然一收!

    “誰?!”兩人回頭厲喝,突然同時一僵。

    不遠處的台階上,海因里希垂下槍口,面無表情目光森冷;侍衛軍從他身側沖進大門,迅速包圍了整個地下室,無數槍口同時對準了他們兩人。

    “鳳凰不是因為那種可笑的原因才不開機的,你們想多了。”皇帝居高臨下,緩緩說︰“只是我精神閥值不夠高罷了。”

    兩人同時一愣,只听侍衛軍隊長吼道︰“開火!”

    槍響響徹整個地底空間,但與此同時,拉斯加德和技師的身影一閃遁入黑色縫隙;下一秒兩人在半空出現,技師喝道︰“太天真了!”

    離他們最近的那個侍衛躲閃不及,頓時被當空一腳踢飛;緊接著他們再次閃入縫隙,出來時如法炮制,竟然凌空繞過無數侍衛,一左一右直直向海因里希撲來!

    “就這點雕蟲小技嗎,海因里希——!”

    那一瞬間兩人眼瞳同時變為血紅,黑色花紋憑空冒出,當即覆蓋了半邊身體。他們高舉軍刀迎面撲下,眼看就要將皇帝左右斬成三段的那一刻,突然——鐺!鐺!

    海因里希手腕上的狴犴一分為二,同時穩穩架住了這氣吞山河撲面而來的雙刀!

    半空中拉斯加德和技師都瞬間一僵。

    “太天真了。”海因里希哂道,翻腕將兩人同時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