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奧斯羅德。

    暗星堂。

    這個詞組仿佛一道閃電,瞬間從加文渾渾噩噩的記憶中劈過。

    “你們……”加文喘息道,突然被奧斯羅德拉著頭發仰起頭。因為角度的關系他能看見後者冷灰色的眼楮,瞳孔是一星血滴般的猩紅,因為情欲而顯得異常猙獰。

    “還記得上次我告訴你名字是什麼時候嗎?四百年前遠星系,光耀軍團登陸惑星,你駕駛機甲鳳凰將整座暗星堂封入五維空間……當時你是怎麼說的來著?”

    奧斯羅德緊貼在加文身後,說話時低下頭,冰冷的吐息幾乎噴在加文耳邊。

    “你說暗星堂將永遠在虛無中飄渺,空間被禁錮,時間被靜止,就像漂流在死亡的國度,永遠也沒有重回人世的一天……然而現在我們帶著難以想象的力量回來了,你曾經預料到有這一天嗎?”

    無數塵封的碎片從加文腦海中洶涌而出,記憶中那一天的硝煙與戰火,如同凌亂的鏡頭一樣從他眼前紛沓而過。

    “但那並不是我第一次告訴你我的名字。”奧斯羅德頓了頓,微笑道︰“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更久遠的以前,長老院審判席,你這個曾經逃離暗星堂的叛徒,再次巧言令色騙過了所有人,然後帶著你那令人討厭的表情從我面前走過去……”

    加文瞳孔極度放大,他死死盯著奧斯羅德的冷灰色眼珠,因為腦海深處迸發的劇痛而全身發抖。

    ——奧斯羅德。

    ——我叫奧斯羅德。

    一切景象突然開始飛速轉動,黑色虛空中仿佛綻開一道巨大的漩渦。時光裹挾著榮辱與戰火奔騰後退,就像無形的巨手將他生生拉回到四百年前——

    是的,那雙如毒蛇般的眼楮確實曾出現過。

    他曾經站在審判席上,作為暗星堂新興一輩的翹楚,手握重權風頭正勁,幾乎與代表成熟勢力的尤涅斯分庭抗禮。

    他高居在審判席上俯視加文•西利亞,而後者卻沒有施舍他半個眼神。

    那是四百年前的暗星堂武士奧斯羅德。

    ——銀河紀元三千年,遠星系,審判場。

    “你知道今天審判的是誰嗎?”

    “聯盟統帥加文•西利亞,他以前居然是暗星武士!”

    夜空中千萬群星爭相閃爍,黑色巨岩築成的審判場中席位環列,猶如古羅馬斗獸場一般將底部圈出一片環形空間。暗星武士森嚴環立,只見最底層正中有個囚籠般的石台,加文•西利亞就站在里面,穿一件聯盟統帥的白色軍服,雙手被電磁銬鎖在背後。

    他注視著正前方長老席,臉上看不出什麼表情來,既不驚慌也沒有恐懼。

    “據說他當年在堂里的時候是首席武士,處處穩壓尤涅斯一頭,可惜後來跟一個沙漠旅者叛逃了。”巴奈特冷笑一聲,向環形坐席的對面使了個眼色︰“看尤涅斯那表情……可真少見吶。”

    奧斯羅德聞言一瞥,遠處尤涅斯果然正死死盯著西利亞,身體微微前傾,眼神里光芒亮得懾人。

    ——但不知怎麼他覺得這目光倒不全然是殺意,反而有些奇異的灼熱。

    長老席中有個灰黑色的身影動了動,四面八方竊竊私語的聲音頓時一停。幾秒鐘後一個低沉的聲音響了起來,瞬間在整個審判場帶起微微的震動︰“——加文•利亞?”

    “是。”

    “五十年前你從暗星堂叛逃,如今又以聯盟統帥的身份回到這里,你是來領死的嗎?”

    一時議論聲嗡嗡響起,無數目光同時投向最低處的西利亞。聯盟統帥在眾目睽睽下抬起頭,無數星光映在他眼瞳中,只听見他聲音冷淡而平靜︰“不,我是來尋求合作的。”

    猶如一石激起千層浪,四面八方議論聲大起,所有人都在交頭接耳。

    “一派胡言!”有人尖聲叫道︰“他已經叛逃過一次了!應該立刻處以死刑!”

    “不能相信叛徒!判他死刑!”

    “你們在說什麼?如果聯盟統帥都倒向我們的話……”

    “不可能!他只是在撒謊!”

    ……

    奧斯羅德眯眼望向西利亞,沒有說話。

    聯盟統帥毫無疑問是個很有魅力的男人——他很年輕,外表不過二十出頭,黑發黑眼膚色白皙,五官有種冰雕雪砌般的冷淡和深邃。

    這張臉應該屬于一個出身高貴的世家公子,他穿上軍服的樣子就像舞台上俊美的明星。然而居高臨下仔細望去,仍然能從他眉梢眼角里發現某種凌厲的氣質——那是幾十年來統領軍隊,令行禁止、殺伐決斷所培養出的氣勢。

    他的鼻梁很挺,嘴唇薄而分明,閉口不言時有種沉默的銳利感。雖然被反銬在環形看台的最底層,但他微微仰頭望向前方時,感覺卻像是和所有人平齊,沒有絲毫高低之差。

    “你在看什麼?”巴奈特饒有興味的問。

    “……軍服很適合他。”

    “脫了更適合。”

    奧斯羅德略微意外的看了他一眼,巴奈特從鼻子里哼笑一聲︰“他是個Beta,早年堂里有查過……尤涅斯被一個Beta踩在腳下,你可以想象他現在有多想殺了他。”

    議論聲持續了很長時間才漸漸低下去,長老席上那個低沉的聲音再次響了起來︰“你想怎麼合作?”

    “我想要權力,”西利亞朗聲道,“但聯盟議會中排在我前面的人太多,我不能等到他們一一自然老死。宇宙中唯一能幫助我的地方不就是這里了麼?一旦我獲得權力,你們自然也能得到你們想要的。”

    長老沉默了片刻,“——我們想要什麼?”

    “很多。聯盟的政治影響力,強大的軍事力量,豐富的礦產資源,絕密的先進技術……當然你們也可以選擇不合作。你們可以公布我的秘密,甚至干脆殺了我,但你們再也不會找到像我這樣的合作者了。”

    長老們互相交換著眼神,而西利亞恍若不見,聲音平穩且斬釘截鐵︰“我是獨一無二的。如果聯盟統帥出身暗星堂的秘密公布出去,聯盟肯定會掀起巨浪,而下一任統帥為平息輿論和徹底避嫌,一定會將打擊暗星堂作為首要政治目標——到那時登陸惑星的將不再是我一人,而是整支光耀軍團的千軍萬馬……”

    長老席上靜了一靜。

    巨大的審判場靜寂無聲,半晌那個低沉的聲音道︰“尤涅斯。”

    一身黑甲、身材高大而面孔灰白的尤涅斯上前一步︰“是。”

    “你認為西利亞說得如何?”

    西利亞直視前方,連頭都沒有偏一下。幾秒鐘後尤涅斯冷冷道︰“很動听,但我認為不可信。”

    “哦?那你認為應該殺了他?”

    “是,應該殺了他。”

    沉默如黑幕般籠罩著審判場,半晌那聲音道︰“——奧斯羅德。”

    奧斯羅德站出去,欠了欠身。

    “你認為呢?”長老席上那聲音冷冷道。

    這幾年暗星堂的年輕一代發展出一股新鮮勢力,領頭者便是奧斯羅德、巴奈特等人。因為格外心狠手辣且膽大妄為,他的地位很快水漲船高,甚至隱約可以和代表上一代武士勢力、在暗星堂呼風喚雨百年之久的尤涅斯相抗衡。

    所以長老點名問他,也是絲毫不出意外的事。

    “我認為西利亞統帥說得有道理,”奧斯羅德朗聲道,“向外滲透不是一朝一夕能辦到的事,這個辦法能大大加快我們入侵聯盟的速度。”

    他的目光在半空中撞上尤涅斯,瞬間仿佛火光四濺,緊接著兩人都轉過頭。

    而西利亞垂下眼瞼,面上毫無表情。

    長老席上議論半晌,仿佛也在爭執不下。許久後那個灰黑色的影子再次動了動,沉聲道︰“暗星堂接受你的提議,統帥閣下。”

    西利亞抬起眼楮。

    “但我們不信任叛徒,西利亞——你必須先再次成為暗星武士。”

    尤涅斯猛然抬眼望去,奧斯羅德也意外的愣了愣。所有人都在交頭接耳,幾秒鐘後只听西利亞不帶絲毫情緒的聲音,說︰“——好。”

    兩個審判場武士走上前, 當一聲打開石檻,押著西利亞走到長老席正下方的一張石椅前。

    那張石椅極高,西利亞冷眼看了它一會兒,也不知道在想什麼。片刻後他一顆顆解開軍服紐扣,繼而將外套一扔,只穿著襯衣坐了上去;瞬間只听 的一聲,左右扶手各彈出一道鐐銬把他雙手死死鎖住。

    “你並不陌生吧,西利亞,”那聲音冷冷道。

    聯盟統帥沒有回答。

    那兩個武士轉身走了下去,不多時拖回一個大半人高的黑色鐵箱,在石椅前轟然一聲打開了它。只見一股腥臭的黑氣瞬間散發出來,幾秒鐘後從鐵箱中探出一個三角形的蛇頭——那里面竟然裝著一條巨蛇!

    “  ……”巨蛇緩緩滑出鐵箱,只見它周身花紋黑中帶綠,發出艷麗而毒辣的光。轟然一聲它比碗口還粗的身體落到地上,緊接著纏住了西利亞的小腿,順著白色軍褲一路往上,整個身體盤成橫U,碩大蛇頭居高臨下的望著自己的獵物。

    西利亞厭惡的扭過頭。

    然而巨蛇似乎突然對他產生了無窮的興趣,身體一繞再次從他腰間纏了一圈,緊接著從襯衣下擺鑽了進去,崩裂紐扣後再從領口鑽出,渾濁的黃色蛇眼幾乎貼到了西利亞臉上。

    這倒是以前儀式上從未有過的,連長老席上都有人感興趣的探了探身。

    “  ……  ……”巨蛇吐著信子觀察了一會,開始慢慢往側頸逼近。它粗大的身體將西利亞束縛得嚴嚴實實,鮮紅的蛇信往脖頸周圍吐了好一會兒,才終于享受夠了似的,張牙往動脈上狠狠一咬!

    “啊……!”

    瞬間西利亞全身肌肉繃緊,牙關緊咬以至于臉色都有點扭曲。冷汗成串從他臉頰滴落到巨蛇頭上,大約十幾秒後,只見身體劇烈一震,皮膚下突然浮現出無數黑色花紋!

    那花紋如同有生命般迅速擴張,以心髒為中心延伸到肩膀、手背,然後順著脖頸爬上臉頰,如同妖異的花枝一般全數沒入眼球,隨即眼瞳猛然變成了血腥的深紅。

    “啊……啊……”西利亞竭盡全力都無法抑制住痛苦的喘息,他緊緊抓住扶手,指關節因為用力過猛而泛出骨白,但不論如何掙扎都無法擺脫巨蛇的糾纏。

    奧斯羅德咽了口唾沫,轉過頭去。

    足足過了半分多鐘,巨蛇終于射完毒液,松開毒牙恢復成橫U的形態。這時西利亞全身幾乎被冷汗濕透了,兩個武士迅速抓起巨蛇想把它拖回鐵箱,而它還不大舍得放開身體,武士用力好幾次才把它硬生生拖開。

    周圍響起一陣意義不明的聲音,幾秒後才恢復安靜。

    “尤涅斯,”長老席上那聲音喝道。

    石椅扶手上的鐐銬  兩聲自動彈開,西利亞驟然松了口氣,幾秒鐘後才勉強站起身。

    尤涅斯從身後武士手里接過一個盤子——只見盤面上整整齊齊疊著一套黑甲,他就這麼端著走過來遞到西利亞面前。

    此刻他們兩人的距離是如此之近,幾乎一低頭就能踫到對方的嘴唇。尤涅斯開口仿佛想說什麼,但西利亞竟然一轉身,連看都沒看他一眼。

    那一刻尤涅斯的臉色簡直難以言描,只見西利亞撿起外套,大步向外走去。

    “算了……既然已經成為暗星武士了,那麼這樣也無所謂。”

    長老席上聲音轟然響起,周圍所有武士都低下頭。幾秒鐘後只听那聲音道︰“那麼西利亞元帥,從今以後暗星堂就是你堅實的盟友了。”

    “我會履行我的承諾。”西利亞頭也不回,說︰“希望你們也不要爽約才好。”

    他手里提著外套,穩步穿過審判場。經過看台時所有暗星武士都讓開一條路,無數各異的目光落在他身上,還有人沖動的上前半步,但緊接著被邊上的人緊緊按住了。

    只有一個人沒動。

    他有著冷灰色的眼楮,瞳孔猩紅妖異仿佛蛇信,目光中帶著一絲狩獵般的神情。

    西利亞知道那是剛才反對尤涅斯的年輕武士,但目光並未在他身上多做停留,只是走近的那一瞬間听見他帶著玩味問︰“——聯盟統帥?”

    “……”

    “很高興見到你,西利亞,我的名字叫奧斯羅德。”

    西利亞連視線都沒偏一下,抬腳就走了過去。奧斯羅德略微一怔,剎那間兩人擦肩而過,只听他淡淡丟下一句︰“關我何事?”

    奧斯羅德瞬間還以為自己听錯了。他猛然一回頭,只看見西利亞穿過人群,很快消失在了審判場大門外的夜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