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好久不見,西利亞。”黑甲武士低下頭,微笑道︰“你看上去還是那麼令人生厭……真讓我感到欣慰。”

    那一刻所有人都沒意識到他在說什麼,直到其他三個武士都抬起頭,瞳孔一色是詭異的血紅,右臉皮膚下浮出大片黑色花紋,仿佛扭曲的毒蛇般獰厲可怖。

    他們周身充滿了死亡般腐朽可怕的氣息,就好像剛剛從地獄里爬出的魔鬼。

    “你、你們是什、什麼人……”查理抖得越來越厲害,突然大叫一聲,跌跌撞撞掉頭往外跑!

    加文猝然喝道︰“——站住!”

    然而恐懼的查理對此置若罔聞。他只來得及跑出幾步,身後一個武士便輕描淡寫舉起手,只見整個手掌乃至指尖上包裹著一層黑色皮質裝備,幾枚細細的鋸狀齒輪分別從指腹伸出,五指隔空一收,就將查理的身體硬生生提了起來!

    “啊啊啊啊——”查理發出窒息的嘶吼,仿佛被無形的手捏著脖子吊到半空,噗呲一聲側頸憑空破開,鮮血從鋸狀的傷口中噴濺而出!

    “就這樣吧,巴奈特,”為首那黑甲武士笑道︰“麻煩你了。”

    那個叫巴奈特的武士五指驀然收緊,只听查理一聲慘叫,血箭從脖頸猛然 出。瞬間所有人都意識到了那個“就這樣吧”是什麼意思,克萊爾一個箭步沖上前怒吼︰“不——!”

    鐺!

    金石交激驟然炸響——只見千鈞一發之際,加文從黑甲武士手下抽身而出,瞬間挾著風聲出現在巴奈特身前,寒光一閃手起刀落,將整只手活活砍了下來!

    鏗鏘一聲刀刃同斷手一齊落地,加文愕然頓住,手中匕首竟然被硬生生折斷了!

    所有事情都在那一秒鐘內發生︰查理從半空中摔倒在地,捂著脖子慘叫掙扎;黑甲武士和兩個手下如鬼魅般出現在加文身後,同時出手卡住他咽喉、左肩、右手肘,縟灰簧吹乖詰兀壞隙韝仗 志僨梗 蝗謊矍胺縞涼 患嵌狹聳值陌湍翁爻魷衷謐約好媲埃 斗嫠浪賴腫×俗約旱難屎懟br />
    這場景上一秒還針鋒相對,下一秒就變成了完全的死寂。

    啪嗒一聲輕響,一滴黑血從巴奈特斷腕上落到地面。

    “我們的榮耀也墮落了啊,”黑甲武士微笑著道。

    他單膝跪地,居高臨下俯視仰躺著的加文,按住他咽喉的手指猙獰變形仿佛鷹爪。

    加文幾乎喘不過氣,艱難的斷斷續續道︰“你……認錯人……了……”

    那三個按住他的武士卻仿佛都很欣賞他這種痛苦的表情,黑甲武士語調中甚至有種享受的味道︰“連你自己都記不得了嗎,西利亞?”

    加文發不出聲,只見他低下頭,說話時幾乎貼到了自己的嘴唇︰“你曾經那麼威風凜凜,像戰神一樣率領著光耀軍團四處征伐,所有人都把你供在神壇上頂禮膜拜,說你是光明和正義的化身——他們知道你現在是什麼樣嗎?看看你,這麼卑微低賤,喪失了所有記憶,只能躺在這里任人宰割……”

    “你沒想到有這麼一天吧,西利亞?當你把自己從里到外徹底出賣給黑暗的時候,當你隱藏真相享受世人膜拜的時候,當你背叛暗星堂,反戈一擊將我們封進五維空間的時候……”

    “你沒想到吧?我們還有回來的一天。”武士湊得更近了,血紅的瞳孔里閃爍著嘲諷的光︰“我們掌握了巨大的力量,你想象不到的巨大力量……現在我們回來找你了,西利亞。”

    最後幾個字時他們的距離是那麼近,兩人的嘴唇近乎相貼,緊接著下一秒。他低頭吻了下去。

    加文瞳孔瞬間緊縮。

    那是一個極度凶悍、充滿暴虐的吻,與其說是宣泄情欲,倒不如說是在展示武力和權威。他盡情噬咬加文的嘴唇,發出野獸般低沉的喘息,唾液混合著鮮血從加文下巴上流淌下來,在昏暗中閃出一點微弱的光。

    幾個武士笑起來,眼神中都透出毫不掩飾的亢奮和期待。

    “唔唔……”加文竭力掙扎雙手,還未完全掙開就被人一把抓住,隨即拽著他的頭發,強迫他抬起頭露出後頸。

    黑甲武士放開加文鮮血淋灕的嘴唇,從耳垂下一路舔吻撕咬,直至叼住他後頸上那一小塊鮮嫩的肉反復舔舐、吮吸。他喉嚨中發出低沉難耐的吼聲,漸漸動作越發暴躁,尖利的犬齒淺淺刺入皮膚又不得不退出來,幾分鐘後終于開口嘶啞的問︰“——是誰標記了你?”

    “他那個侍衛吧,”不遠處巴奈特回頭冷冷道,“現在已經是皇帝了,叫海因里希的那個。”

    “那可是個硬骨頭。”另一人漫不經心說。

    “尤涅斯會對付他的……”黑甲武士啞聲笑起來,伸手扳過加文的下巴。

    加文從來沒有這麼狼狽過,嘴唇被迫微微張開,不斷顫抖著喘息,下巴還沾著唾液和血跡。因為窒息他眼角有點發紅,眼珠里仿佛蘊含著一汪水,讓人一看就忍不住生出凌虐之心。

    迪恩等人本來疑竇叢生,此刻都怒火難忍,但剛一挪步就被生生擋住,只見巴奈特冷笑看著他們,眼神仿佛在看幾只抬腳就可以踩死的螞蟻。

    “你跟尤涅斯有一腿吧?”黑甲武士嘲弄的問。

    加文根本不知道他說的是誰,只咬牙不語。

    “嘖嘖,連尤涅斯都不記得了……那你肯定也不記得我了。”

    黑甲武士手里把玩著一只小小的銀色東西,神態頗為玩味,半晌把它往加文眼前一舉,問︰“你知道這是什麼嗎?”

    “……”

    “是釋放劑。”他笑起來,刻意壓低的語調听起來危險而充滿狎昵︰“它能破除一切抑制劑的作用,讓你兩小時內信息素分泌達到頂峰,然後全面進入發情期——沒有任何解藥能管用,你會被情欲折磨得翻滾哭泣,迫不及待的打開身體求我們上你,甚至一直干到你懷孕為止……”

    叮的一聲輕響,銀盒蓋子自動彈開,變成一支小小的注射器。

    “我簡直等不及想看到那情景了,想必那時你這張臉也會少令人生厭一點吧。”

    黑甲武士把閃著寒光的針頭貼在加文側頸,那冰涼仿佛附骨之疽,加文終于喘息著發出聲音︰“不……!”

    他瞬間猛烈掙扎起來,然而剛一動就被左右兩個武士同時按住!幾乎同時他皮膚一痛,針頭刺入血管,藥劑開始向體內注入——

    轟!

    黑甲武士猛然抬眼,只見巴奈特踉蹌退後,腹部赫然被炸出一個碗大的血口!

    迪恩手里的電磁槍還沒冷卻,只見克萊爾不知何時偷偷溜到了先前被打昏的選手身後,摸出對方的槍向迪恩一扔!啪的一聲迪恩凌空接在手里,調轉槍口對準黑甲武士,吼道︰“給我退後——”

    砰!

    驟然一聲脆響,迪恩只覺得手臂被巨力鉗住,抬頭赫然發現巴奈特竟站在自己身側!

    他腹部整個被炸了個洞,但只見肌肉 黑,毫無血跡,整個人就跟沒事一樣站在那里,揮手就把迪恩遠遠擲飛了出去!

    這一扔簡直如有怪力,迪恩撞飛了克雷爾和查理,三人的身體同時把玻璃牆砸得粉碎倒塌。轟然巨響中巴奈特哼了聲︰“自己找死!”緊接著僅剩那只手憑空一抓,鋸狀齒輪從指腹下鏘然伸出,當即把摔在最上面的查理提了起來!

    “啊啊……”查理的身體在空中急速扭曲變形,加文瞬間意識到什麼,慘叫道︰“住手!!”

    然而一切都太遲了。

    無形的巨力將查理手腳折斷,斷骨從肌肉中刺出,鮮血如噴泉般飆射出來,噴滿了整面玻璃牆。他的頸骨在壓迫下被一點點扭曲,竭力張嘴卻發不出聲音,仿佛一條離水後即將干涸而死的魚。

    僅僅只是幾秒鐘的鏡頭,卻仿佛被無限凝固,就像一幕漫長而血腥的啞劇。

    “……住手——!”

    那尖厲到極致的聲音仿佛破冰一般,加文從三個人的桎梏中活生生掙開,脖頸、手臂、腹部同時刮出數道長長的血口;他左臂因強行掙扎而猛然脫臼, 的一聲劇痛如閃電般爬遍全身,但他幾乎瞬間就沖到查理面前,當空將他重重撲倒!

    嘩啦一聲鮮血淋灕的玻璃牆碎了滿地,兩人同時摔倒在玻璃碎片上,加文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當即噴出一大口血!

    那一刻他眼前陣陣發黑,腦海中唯一想法是去看查理是否還活著,但連抬手的力氣都沒有。

    他甚至感覺不到痛,只覺得躺在一片溫熱的液體上,但體溫冷得透骨。

    ——半晌他才想起那應該是血。

    “這麼多血真是浪費啊,西利亞。”

    黑甲武士走過來,俯身提起他的衣領,居高臨下看著他。

    “不過難得看到你這麼狼狽的樣子,也算是值回票價了……尤涅斯那家伙知道了應該很嫉妒才對,他沒看到過吧?”

    加文口中全是血,半晌才發出嘶啞的聲音︰“我不知道……你說什麼……”

    幾個武士都圍攏過來,有人在邊上說︰“應該沒有。”

    “我覺得也沒有。”黑甲武士拉著加文的頭發強迫他抬起頭,端詳片刻後微笑道︰“就算你跟他真有一腿,我也想象不出你在床上會是什麼樣子。”

    邊上頓時傳來低低的笑聲。

    “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黑甲武士嘲諷問。

    加文發不出聲音,只閉上眼楮。

    “嘖嘖,真可惜啊……本來還想在款待你之前好好敘個舊,現在看來都不行了。”

    黑甲武士一揮手,手腕某個像重力裝備一樣的東西驟然亮起。緊接著他們身後空間突然扭曲、開裂,裂縫漸漸擴大,變成張開巨口的黑色洞穴,刷然一下籠罩了他們。

    ——空間遷躍!

    加文猛然一震,四面八方突然伸出無數條黑色藤蔓一樣的東西,瞬間將他四肢打開綁住,整個人當即被吊在了茫茫虛空中。

    一根藤蔓如有生命般伸來,拭去他嘴角上的血跡。

    “歡迎來到時空夾角——暗星堂空間戰力的殿堂。”

    黑甲武士從身後扳住加文的下巴,低頭在他咽喉上舔吻了一下︰“雖然你一直不記得,但我還是最後再告訴你一次——我的名字叫奧斯羅德,很高興再次見到你,親愛的加文•西利亞師兄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