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安全樓梯設計錯綜復雜,每層大門幾乎都是鎖著的。查理身受重傷走不快,加文扶著他足足爬了半個多小時台階,才找到一層大開的樓門。

    這層樓頭頂僅有昏暗的備用電源照明,交錯的走廊兩邊全是一間間由合金玻璃隔開的獨立實驗室。基地廢棄已久,實驗室大多已經搬空,加之光線實在昏暗,兩人也看不清里面都有什麼,只看到自己的倒影映在黑暗中的玻璃牆上。

    查理傷口疼得齜牙咧嘴,一路便靠絮絮叨叨的說話來分散注意力︰“加文你看這層樓……倒有點鬼片的氣氛,最近那個說食人猿逆襲的新片你看了嗎?”

    “……沒。”

    “哦,那個片子好看,就跟這場景差不多。等出去以後你想一起去看嗎?”

    “……不了。”

    “嗯嗯,說的是一個實驗室用猿猴做基因實驗,今年的銀河系選美大賽冠軍在里面演一個被猿猴劫持的女科學家,克萊爾有她的簽名照……哎呀一說我又想起樓下那怪鳥,你說迪恩和克萊爾已經走到哪了啊?”

    加文額角抽搐︰“不知道。”

    “別是他倆中途打起來了吧,萬一被淘汰了我們還往前走干嘛。話說回來,你知道他倆都喜歡你嗎?”

    “不知——”加文聲音一頓,突然從身側玻璃的倒影上瞥見了什麼,瞳孔瞬間緊縮。

    查理捂著肚子,哼哼唧唧問︰“怎麼了?”

    “沒什麼,”加文神色如常︰“你剛才說什麼?”

    “哦,我說他倆都喜歡你,你想怎麼選?Omega保護協會不知道你的事吧,別去那地方,他們不會把在校生列入候選Alpha名單的。依我看你就在咱學校里選一個多好,又有感情又互相了解,克萊爾就不錯啊……”

    加文目光緊盯玻璃,口中漫不經心問︰“你跟他關系不錯?”

    “那是——不不,我是說還行,你千萬別以為我不客觀。其實克萊爾只嘴巴有點壞而已,人可好了……”

    加文一手扶著查理,一手不易察覺的伸進口袋,抓住匕首輕輕一勾。

    查理還恍然不覺︰“等出去後我送你們兩張電影票,就是那個食人猿逆襲,別擔心要是有你在的話克萊爾根本不會看那個選美冠軍一眼,多少年的兄弟了我能看出來,他可喜歡你了……”

    “你累嗎?”加文突然打斷他問。

    “呃——呃?有點啦,你想休息嗎?”

    “休息一下吧。”

    “但你不是說要抓緊時間趕路……”

    “休息一下吧。”

    加文拉著查理一拐,那動作竟然有點不容拒絕的強硬。正巧邊上有個虛掩著門的實驗室,加文用手電照了一圈確認安全,便把查理靠在牆邊︰“你先坐一會兒。”

    “哎,哎,”查理立刻討好的翻出水壺雙手奉上︰“你要喝水嗎?”

    加文微微笑了一下。這一路他因為同伴受傷需要補充水分的關系,自己都盡量不喝水,但此刻卻把水壺接過來結結實實灌了一大口。

    “我去探探路。”他拍拍查理的肩,轉身向門外走去。

    “喂!你千萬小心啊!”查理擔憂的叫了一句,卻只見他頭也不回的揮揮手,緊接著帶上了玻璃門。

     噠一聲輕響,走廊周圍的玻璃牆上突然出現了更多影子。加文轉頭就向另一個方向走,同時迅速瞥向周圍,只見昏暗的光線下玻璃上影影綽綽,左手邊有兩個,右手邊四個,一點鐘方向似乎擠著很多……

    加文驀然轉身,閃電般向左斜角沖了出去!

    瞬間走廊上響起一聲淒厲的尖嚎,憧憧人影從四面八方奔來,竟然全是瘋狂的比賽選手!

    這些人和剛才那駕駛員一樣雙目赤紅,在黑暗中仿佛兩點鬼火,看著極度人。加文沒跑幾步便有人從側面撲來,被他伸手抓住就勢一扔,當即慘叫一聲被重重扔到牆上!

    砰!砰!——右手邊有人舉手放了兩槍,加文倒地疾滾,電子彈貼著頭頂飛了過去。整面玻璃牆嘩然碎裂,他貼地穿過幾個撲來的選手,緊接著一腳遠遠踹飛了電子槍,順手將開槍那人的頭摜到牆上—— !

    重重一聲悶響,那人立刻喪失意識倒了下去,但緊接著加文還沒起身,便被兩個轉回來的選手嚎叫著按在地上,伸手就要去掐他脖子!

    “給我醒——醒——”加文驀然暴喝,狠狠一刀柄將那人砸得口鼻噴血!

     當一聲那人被重重踹倒,隨即加文架住另一人往自己脖子上掐來的手——只見陰影中那人雙眼滴血,雙手掙扎不開,竟然低頭一口咬住了加文的側頸!

    霎時簡直痛徹心肺,加文連掙扎都來不及,整個腦海因為震驚而一片空白。

    他只見那人滿臉鮮血的抬起頭,森森白牙血淋淋的,一點一點的,從自己脖頸上活活撕下了一塊肉!

    “呸!”那人轉頭把肉一吐,猛然一口咬住了加文的咽喉!

    那一瞬間加文眼前發黑,他看不清走廊上聳動的憧憧身影是人是鬼。恍惚間一切都在慢慢走形,選手們猙獰的面孔變得扭曲,黑毛從他們臉上飛快長出來,身體佝僂而手臂變長,搖晃的燈影映出他們鋒利的獠牙。

    他們獰笑著,發出獸類的嘶吼——那是猿猴。

    他們不是人,他們是食人猿!

    一陣毛骨悚然的寒意從心底升起,瞬間竄遍了四肢百骸。

    加文眥目欲裂,握匕的手劇烈顫抖。恍惚中只听腦海中有個聲音尖叫怒吼,猛烈沖撞著他的神經——殺了他們!

    殺了這群怪物!

    殺了他們——!

    鮮血從食人猿齒縫間迅速流失,加文腦海一陣陣暈眩,他顫抖著舉起匕首,閃著寒光的尖端指向了怪物的背部。

    把這群怪物殺光就能得救了……

    就能得救了……

    仿佛某個無形的閘門被開啟,千萬片破碎的記憶剎那間洶涌而出。

    驕陽之下白雲飄揚,碧空深處駝鈴聲聲。一老一少在風沙中穿過大漠,只听那少年的聲音從風沙中傳來︰“師傅,為什麼世人都想變強呢?”

    “因為強者可以免受欺凌。”

    “但我生而為強者,也一樣受到世人欺凌啊?”

    “因為你不忍還手,只能任欺。”

    少年聲漸不聞,半晌又問︰“那若是我一直不忍還手,豈不是一輩子都只能忍氣吞聲?那作為強者還有什麼意思呢?”

    這次老人回答前頓了頓,只听風卷駝鈴穿越大漠,一聲聲清脆悠長。

    半晌他才緩緩道︰“強者有義務去保護弱者,也有責任承擔更多傷害。因為你強,所以你所受的欺凌都不至于死;但你若還手,對方身為弱者就必死無疑了。”

    “生命是無比寶貴的,如果你不想傷及弱者,就只能變得更強。強到無人膽敢冒犯的地步,就自然不會有人來欺凌你,你也不必傷害別人了。”

    ——不必忍受欺凌,也不必傷害別人。

    也不必傷害別人……

    加文瞳孔緊縮,揚起的匕首竟硬生生轉向,瞬間從自己掌心穿了過去!

    噗呲一聲鮮血飛濺,只听身側有個熟悉的聲音喝道︰“——加文!!”

    那一聲簡直震人發聵,加文瞬間一個激靈,整個人都醒了。

    剎那間他才發現周圍根本沒有什麼猿猴,也沒人咬自己的脖子——他正跪在一條燈火通明的走廊上,手下緊緊按著一個昏迷的學生,而自己原本正準備去挖那人的眼楮!

    所幸他手剛伸到對方眼前就被自己一刀刺穿了,從掌心中噴濺而出的鮮血頓時灑了那人一臉!

    “加文!”迪恩沖過來一把抓住他︰“你怎麼了?!怎麼突然成這樣了?!”

    加文愕然抬眼,只見迪恩和克萊爾都站在邊上,明顯是經歷了一場惡戰的樣子,而周圍橫七豎八躺了十數個學生,地上到處是血跡、彈坑和碎玻璃。

    查理正發著抖對克萊爾說︰“……他說要出來探路,我就坐在里面,過了一會听見外面有打斗的巨響,出來一看走廊上子彈亂飛,整面整面的玻璃牆全粉碎了塌下來……”

    加文喘息著爬起來,還未完全起身就踉蹌著差點摔倒,所幸被迪恩上前扶住︰“你怎麼樣?”

    “……你們……你們怎麼來了?”

    “我跟克萊爾一路順著樓梯爬上來,只有這層門是開的。你是怎麼搞的?”

    加文喘息著,半晌只搖搖頭——他知道自己也被控制了。

    這些都是引誘他去攻擊別人的幻象,只有那段沙漠里的記憶是真實的。也正是那段記憶讓他清醒過來,在千鈞一發之際刺穿了自己去傷害別人的手。

    但那個老人是誰?為什麼自己要叫他師傅?

    那是什麼時候的事,為什麼現在什麼都不記得了?

    迪恩翻出治療儀來照加文的手,一邊簡單把事情敘述了一遍。

    原來他剛進基地就找到了克萊爾,兩人雖有舊怨,但同一個學校的自然得互相扶持。因為皇家軍校的兩組選手在預賽中的得分相近,他們猜加文和查理進入基地的時間、入口也都相距不遠,可能已經踫頭了,所以就結伴一路過來尋找自己的武裝技師。

    相比技師組的坎坷而言,駕駛員組的行程簡直不要太順利——迪恩和克萊爾一路神擋殺神魔擋殺魔,幾乎把對手都淘汰光了;可惜從進來到現在都沒踫到拉斯加德,否則決賽也許都不用打了也說不定。

    雖然進入基地的路線不一樣,但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迪恩和克萊爾也進入了加文他們上來的那道安全樓梯,不過倒沒發現加文他們藏在拐角里的那個駕駛員。一路上來所有樓層都鎖著,只有這層大門洞開,他們剛走進來沒幾步,就听見遠處傳來打斗和慘叫的巨響,還听見查理尖叫︰“加文!住手,加文!!”

    迪恩和克萊爾頓時都慌了,沖過來只見足有十幾個選手,正發了狂一樣圍攻加文!

    一開始迪恩還以為這幫人是集體發情——但Alpha集體發情只會導致慘烈的互毆,直到剩下最後一個強者贏得交配權為止,怎麼會不約而同的一起攻擊Omega?

    隨即他發現這幫人面色呆滯,雙目赤紅,被折斷胳膊都不知道躲閃,看上去就像是被人控制的木偶——而加文面對十幾個Alpha駕駛員的圍攻竟然絲毫不落頹勢,相反越打越凶,叫他他都不理,招招出手都直奔著人命而去!

    迪恩這才意識到不妙,慌忙和克萊爾沖上去幫忙。所幸他們倆綜合實力比其他駕駛員要高,加文更是一人能打幾個,因此一番惡戰後終于把所有人都放倒了。

    “這些人到底怎麼回事,難道都魘住了?還有你剛才怎麼叫都不理,我們還以為……”

    加文喘息著擺擺手,示意迪恩住口。

    “有人對這些學生做了催眠,”他精疲力盡道,“賽委會里有內奸,是沖我來的。”

    三人頓時都愣住了。

    “具體情況等出去後再說,先趕快離開這里,遲了我怕有危險……”加文扶牆站起身,突然僵住了。

    冷汗從他鬢發中一點點滲出,順著臉頰流到下頷,在下巴尖匯成一滴,啪嗒一聲滴到地上。

    周圍氣氛如墜冰窟,半晌查理疑惑問︰“怎麼了?”

    迪恩和克萊爾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眼底看到了相同的疑惑。

    “……沒事,”加文維持著一手撐牆的姿勢,輕聲道︰“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你們先去樓梯那等我……”

    迪恩遲疑道︰“什麼事?”

    “馬上再說,你們快走——”

    克萊爾沖動的上前一步︰“到底是什麼事?你怎麼了?別以為自己有多能就——”

    “走!”加文厲聲打斷,尾音竟然尖利得變了調︰“別 攏】熳擼 br />
    三人同時一震,克萊爾頓時僵住了。查理忍不住退後了兩步,但緊接著看兩個駕駛員都沒動,便猶猶豫豫的站住了腳。

    走廊里靜得一根針掉到地上都能听見,加文絕望的看著他們,剛開口想說什麼,突然身後傳來一陣詭譎的笑聲︰“真可悲啊,西利亞,你現在連幾個毛頭小子都喝不住了嗎?”

    只見他扶著的那面牆突然發生了奇異的變化,表面如同水波般蕩開,黑色裂縫憑空出現,仿佛空間被撕開了巨大的裂口。

    一只蒼白而骨節分明的大手從黑暗中伸出,翻腕握住了加文撐在牆面上的那只手;隨即一個全身黑甲的高大武士從空間裂縫中出現,只見兜帽下嘴角帶著讓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三個相同打扮的武士從他身後跨出,腳剛落地,黑色裂縫便唰的一聲在他們身後合攏。

    “給你們一個忠告——西利亞叫你們跑的時候,你們最好趕快跑。”

    為首那武士微笑著俯在加文耳邊,毒蛇般的眼楮卻盯著迪恩他們三個,聲音中帶著毫不掩飾的冰冷殺機︰“否則拖到現在,就太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