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那一刻太突然,加文和查理都來不及反應,只見那人舉槍便射,瞬間走廊上砰砰砰光彈亂飛,倏而嘩啦一聲,把整面玻璃門都打碎了。

    查理︰“……”

    加文︰“……”

    “嗚————”黑暗中探出無數張巨大慘白的臉,緊接著巨禽通通都飛了出來。

    加文大喝︰“跑!!”

    他們這輩子都沒跑這麼快過,百米賽跑冠軍都要甘拜下風。只听鳥嘶緊貼在他們身後,幾百米的走廊瞬間就到了頭,眼前赫然出現了左右兩條岔路。

    “這邊!”查理眼見左邊隱約有燈光,立刻吼道。

    加文腳步一頓,突然瞥見身後不遠處那個駕駛員已經被巨禽撲倒在地,立刻回頭沖了過去。查理遲疑半秒後也緊隨跟上,但沒跑兩步就跟一頭怪異的巨禽來了個臉貼臉,頓時連聲音都變了調︰“我操——!”

    加文仰面朝天刺溜一滑,整個人從幾頭巨禽身下貼地而過,緊接著“鐺!”一聲右手橫刀,死死抵住幾支刺到面前的鳥喙,左手抓起那個全身是血的駕駛員,喝道︰“快跑!”

    誰知那人一抬頭,臉上全是血,眼楮直勾勾盯著加文。

    霎時加文心生不妙,起身欲走卻已經來不及了。那人尖叫一聲,一把按倒加文死死掐住了他的脖子!

    Alpha機甲駕駛員,那幾乎是軍隊精英中的精英,十根手指就跟鐵鉗似的青筋虯結,加文連掙扎都來不及,立刻就听見自己咽喉處傳來了可怕的咯咯聲。

    那一刻他連思考都做不到了,窒息讓他眼前發黑,恍惚只看到那人的臉扭曲變形,身上流下一潑一潑的鮮血——那是巨禽盤旋在他頭頂,鳥喙從背部刺穿了他的身體。

    然而他雙手絲毫不放松,眼底光芒亮得人,口中發出斷斷續續的“  ”聲。

    加文已發不出聲音來,右手痙攣的握著匕首,幾次想對準那人,卻最終都軟了下去。

    ——他下不了手。

    哪怕是在這種你死我活的緊要關頭,他都下不了手。

    “嗚——”一頭鬼禽從天而降,如同白內障般的眼瞼突然一翻,閃現出兩只渾濁的眼球,居高臨下的嘲諷的盯著加文。

    此刻它看上去倒不像是鳥了,那眼神活生生就是個人類。加文張了張口,似乎想說什麼,但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就這樣完蛋了嗎?

    加文閉上眼楮,三秒後只听頭頂一聲炸喝︰“給我滾——開——!!”

    只听轟然一聲,查理神兵天降,手起刀落打棒球般瞬間把那人掀飛了出去!

    那人 當一下正撞到牆,當即軟綿綿倒了下來,滿頭是血生死不知。加文驟然起身狂咳,只听鬼禽尖叫一聲,長大巨嘴猛撲向查理!

    一切都在電光火石間發生,查理拔出電弧刀,瘋狂大吼著撲過去,噗呲一聲直直將刀尖捅進了巨禽嘴里!

    霎時黑血四濺,鬼禽的慘叫震耳欲聾。加文捂著喉嚨掙扎起身,只見整個走廊上的怪鳥們都如同得了號令一般,瘋狂向這里涌來,瞬間就把查理整個淹沒了。

    加文痙攣的喘息著,當即轉身抓住那頭嘴里插著電弧刀的鬼禽。那怪物的眼楮此時倒毫無異狀了,就像它的同類一樣蒙著層白翳,只顧在地上瘋狂掙扎撲稜,被加文鮮血淋灕的手狠狠抓住鳥喙,一把將電弧刀拔了出來,順勢斬斷了它凶惡巨大的頭。

    “查理!”加文大吼,“撐住!”

    鬼禽中傳來查理的慘叫,加文提刀猛沖進去,不分青紅皂白見了白影就砍。廝殺間他也不知道身上被鳥喙刺了多少下,甚至連疼痛都感覺不到了,只知道竭力揮刀砍殺,藍色的電弧從刀身射向西面八方,每當觸到鬼禽便將之一斬兩段。

    尖鳴響徹頭頂,整條走廊幾乎變成了血海地獄。巨禽尸塊漫天飛灑,人血和獸血混雜在一起潑滿牆壁,因為滿視野都是黑紅,甚至很難看清血地上掙扎的查理。

    “撐住!別死!”加文一刀插在地上,強撐著把查理扶起來架到肩上,怒吼︰“別死!”

    查理腹部被刺穿了,腸子都差點流出來,嘴里不斷冒出血沫。加文拽著他一瘸一拐沖到走廊盡頭,只見靠左那條岔路隱約有燈光,便跌跌撞撞的沖了進去。

    巨禽呼嘯著追在身後,加文幾次回手砍殺都不敢戀戰,只劈砍幾下就走。所幸岔道不長,很快牆壁上出現了一道紅色的鐵制消防門,此時也沒功夫再看地圖了,加文拖著查理用盡全身力氣猛撞了進去,回手“砰!”一聲重重把門一關!

    只听  一陣暴雨般的悶響,巨禽紛紛撞在門板上,足足持續了十幾秒才漸漸停止。

    加文死死抵著門板的身體才放松下來,發著抖倒在地上,繼而突然想起什麼,一把抓過背包開始瘋狂翻治療儀。

    “我、我要死了……”查理哆嗦道︰“加、加文……”

    “閉嘴!”加文當即怒斥,劇烈喘息著打開醫療射線。

    他懂得一些戰場急救,先把查理流出的腸子塞回去,再脫下外套堵住幾個穿透腹部的傷口,用醫療射線來回照射。外翻的肌肉很快漸漸合攏,加文看洶涌的血勢停下了,便翻出補血針來迅速調配,打進查理頸動脈里去。

    這一系列過程不過幾分鐘而已,對加文來說卻無比漫長。好不容易查理腹部終于堵住了,嘴里也不再冒血了,加文把治療儀往他手里一塞,起身道︰“拿著自己照。”

    昏暗中查理的目光難以言喻,半晌說︰“……小心。”

    加文隨便點點頭,壓根沒注意到他語氣里有多少被同伴拋棄的悲愴和淒涼︰“我待會回來。”

    他只穿一件短袖T恤,滿手是血,一把抓起電弧刀,打開鐵門沖了出去!

    此刻門外的巨禽還沒完全散去,鐵門打開的聲音立刻將它們驚了起來。然而加文動作極快,在關門那 噠一聲的瞬間便猶如離了弦的箭一般躥了出去!

    “嗚——”

    “嗚————!”

    嘶鳴此起彼伏,無數白影如同嗜血的魔鬼一般盤旋而下。加文閃電般沖出岔道,只覺得身後一痛,當即轉身一把抓到了鬼禽如尖錐般的鳥喙,揮刀將之砍成兩段!

    沒了查理這個累贅,他行動簡直快得像閃電一樣,短短十余米路被他殺得滿地見血,甚至將幾頭巨禽駭得嘩然飛退。頃刻間他沖回到走廊,一眼就瞥見那個駕駛員倒在地上,整條左臂幾乎被巨禽啃光了,那景象簡直讓人毛骨悚然。

    “醒醒!喂!”加文沖過去把他扶起來,一按頸動脈,發現還有微弱脈搏,立刻把人扶起來往消防門那邊跑。

    “別……”那人氣若游絲,喘息道︰“別管……我……了……”

    加文怒斥︰“住口!”

    所幸他來時斬殺巨禽太多,剩下一批白影都遠遠飛在黑暗里。加文趁這幾秒空隙把那人拖回消防門,砰的把門一關,只听角落里查理喝問︰“誰!”

    加文一回頭︰“你傻了?”

    查理這才看清是他,當即真傻了︰“你……你還回來干嗎?”

    加文莫名其妙,懶得跟他 攏 話訊 瘟埔強 幾歉黽菔輝敝紊恕br />
    這人傷得非常嚴重,幾次近乎暈厥,都被加文和查理兩人換著手打補血針救了回來。饒是如此他臉色也非常蒼白,全身高熱哆嗦,朦朧中只盯著加文,喘息道︰“你……你快走……”

    加文用布條緊緊扎住他左手斷臂,厲聲問︰“誰讓你來殺我?”

    “他們……都想……你……快走……”

    駕駛員劇烈喘息,突然用瀕死的力氣一把抓住加文,一開口嘴里便冒出血沫︰“如果我……再迷糊,就,就殺死我……不要……讓我被控……制……”

    查理驚問︰“誰控制了你?!”

    “快、快走……”

    加文盯著駕駛員痛苦扭曲的臉,瞳孔緊縮,瞬間想起一個秘聞。

    雖然聯盟時期已經禁止催眠控制方面的研究,但黑市研究所仍然屢禁不止。傳說有些偏遠星球上,已經有人能借助藥物、科技、以及本身的強大精神力,對精神閥值低于自己的人進行遠程控制。

    然而傳聞畢竟是傳聞,誰也沒親眼見過。以前倒是傳說某個臭名昭著的星際邪教組織對此很有研究,甚至能以此控制大批高手替他們賣命,但後來這個邪教組織被聯盟出兵剿滅,這傳說便再也沒有了下文。

    那個星際邪教組織叫什麼名字,加文腦海里倒是恍惚有些印象,但不論如何都想不起來了,再一思索便頭痛欲裂。

    “快走……我……讓我一個人……”駕駛員聲音漸漸微弱下去,過了幾秒,突然喉嚨里發出被血堵住的  聲。

    “這可怎麼辦?”查理焦急道,話音未落只見駕駛員頭一抬,滿眼赤紅仇恨,竟又向加文撲來!

    “啊啊啊啊!”查理嚇得尖叫倒退——說時遲那時快,加文一把抓住駕駛員揚手劈下,一掌便讓他干淨利落的昏了過去!

    撲通一聲那人重重倒在地上,查理尖叫得更響了︰“啊啊啊啊他死了了了了?!”

    “沒有。”加文蹲下身,摸摸那人頸側︰“只是昏過去了。”

    查理這才松了口氣,驚魂未定的靠在牆上。

    “我們不能帶他離開,得先把他藏在這里。”加文往周圍打量一圈,只見消防門後是安全樓梯,上下都只有微弱燈光,也不知道會通向哪里,但所幸門鎖還是很牢靠的,巨禽一時半刻也進不來。

    駕駛員深度昏迷,而且Alpha體重也不是一個Omega能輕易承擔的,帶他往下走顯然不可能。為今之計只能把他藏在這個相對安全的地方,等復賽結束後通知賽委會,再帶人把他救出來。

    加文和查理聯手把他搬到拐角去藏好,又留下了水和干糧,寫了醒來後不要亂跑的字條貼在他腦門上。做完這一切後他們商量了一下,決定沿著安全樓梯往上,離地面越近越好。

    而此刻加文還不知道,前方等待他的是什麼。

    他提著手電向樓上走去,背影削瘦挺直,從肩到腰沾滿了血跡。然而那身影卻並不猙獰可怕,相反有種從內而外的霸氣和悍利,仿佛所向披靡的戰神,讓人見之心折。

    “……不愧是西利亞啊。”

    地面上空百米外,一個全身黑甲的武士淡淡道,關上了投影儀。

    邊上一片沉寂,半晌有人冷冷道︰“聯盟軍神又如何,還不是被弄成了Omega?要麼別這麼痛快的殺了他,抓來讓我們先……”

    周圍頓時響起幾道意義不明的笑聲。

    片刻後又有人道︰“西利亞越發懦弱了,竟然沒殺那小子?”

    “‘非戰時不動刀兵、縱身死不傷人命’,說出這等迂腐之言的他早就是婦人一輩了吧!”

    “但一想到能讓他那張臉上露出屈辱的表情,還真是有點興奮呢——”

    “哈哈哈哈……”

    笑聲隨風而散,沙塵呼嘯升起。幾個黑甲武士在風暴中穩步前行,倏而隱沒在了漫天的黃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