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荒原風沙極大,觸目所及全是一片蒙蒙的黃沙。

    加文被丟下飛機,只听身後狂風驟起,武裝直升機迅速拉高,濺起鋪天蓋地颶風般的塵沙,險些把他推了個踉蹌。這時也顧不上什麼了,加文一把將電弧刀深深插進沙里,抱頭跪地苦撐了十數秒,幾次覺得自己就要被吹飛起來了。

    好容易等直升機完全升空,周圍風勢稍緩,加文才勉強睜眼起身,只見不遠處隱約有座巨大的黑色建築,雖然在重重黃沙的覆蓋下只露出一角,卻足見形態猙獰、氣勢磅礡,如同盤踞在這萬古荒原中的地底怪獸一般。

    “呸!呸!咳咳……”加文把滿口黃沙吐干淨,拿袖子一擦嘴,拔出長刀向前走去。

    然而就在這時,突然他頓住了腳步,猝然回頭張望。

    身後是一望無垠的萬頃黃沙,狂風呼嘯著穿越天地,觸目所及,空無一人,仿佛整個世界只剩下了他自己。

    ……明明覺得有人在看,是錯覺嗎?

    加文皺起眉,半晌後轉頭大步向基地入口走去。他身後留下一行長而蜿蜒的腳印,很快便被風沙湮沒了。

    與此同時,百米遠外的一株胡楊樹下,空間突然裂開一條黑縫,幾個全身黑甲的蒙面人如同鬼魅般露出大半側身。

    “他進去了,”其中一個沉聲道。

    “不能親眼目睹他的死狀還真是可惜啊……”

    “畢竟是聯盟第一人啊,可以這麼說吧?”

    “清場的時候再替他收尸吧,好歹也是一番舊識的情分呢……”

    低低的笑聲從兜帽下傳來,光听便讓人從心底生出一股毛骨悚然的寒意。

    黑色縫隙漸漸合攏,風沙卷過胡楊樹,周圍沙地空曠如昔,恍如什麼都沒發生過……

     當!

    破舊的防風門重重撞到牆上,一股風干的霉味撲面而來。

    卡擦一聲手電擰亮,加文用濕毛巾捂著口鼻,四處照了一圈。

    地圖顯示基地入口的防風門後是一條地道,稠密的黑暗在此盤踞了幾十年,現在連光線都照不進去了。加文把手電擰到最亮,只隱約看見腳下是一條斑駁的石頭台階,再往里只有五六米可見範圍,不知道黑暗深處都藏匿著什麼。

    加文收起電弧刀,從後腰拔了把匕首橫在身前,舉著軍用手電,躬身走了進去。

    這條地道寬度僅容一人通過,走了一二百米,地勢一直向下。約莫過了五六分鐘,地道行至盡頭,前方是一座破敗的木質窄門。

    加文知道現在自己離地面的垂直距離大概有六七十米了,眼前這道門後應該就是地下基地本部。他閉住呼吸,用刀尖小心翼翼挑開鐵鎖,盡量輕緩的去推木門。

    誰知基地已經封鎖了幾十年,內外氣壓不同,手還沒踫到門板就只听“ 當!”一聲巨響,木門瞬間從內破開,撞到牆壁,嘩啦一聲碎了滿地!

    加文一驚,閃電般退回地道,卻只听那 當一聲久久回蕩,似乎門里的空間極為廣闊。

    “嗚————”

    若有若無的尖細長鳴從遠處傳來,听得人汗毛倒豎,半晌才漸漸回歸無聲。

    ……總不會是風吧?

    加文等了片刻,周圍重又恢復了一片靜寂。半晌他舉步跨進門里,腳剛一落地,只覺得一股冷風撲面而來,瞬間竟然從骨子里透出一股戰栗之意。

    “嗚————”

    這次聲音竟近在身後!

    加文瞬間轉身揮刀,只見面前白影一閃即過,電光火石間已飛到梁上!

    誰在那里裝神弄鬼?!說時遲那時快,加文就地一滾手電猛打,只見白影從高處一掠而下,竟然直直往他面前撲來!

    是鳥?這里怎麼會有鳥?加文心念電轉,只見那尖銳仿佛刀鋒般的鳥喙已伸到眼前!

    那一瞬間的場景無比驚險,只見白影全身籠罩于黑暗中,一米多長的恐怖鳥喙從陰影中伸出,距離加文左眼不過幾厘米之距;而加文躺在地上,左手將軍用手電打著旋高高拋起,五指如鉤伸入黑暗,死死抓住白影往面前一拉;右手舉匕橫腕猛劈,“嘩啦!”一聲鮮血噴射而起!

    “嗚——!!”

    巨禽發出瀕死的鳴叫,震得人耳膜欲裂,整個巨大猙獰的鳥頭竟然被生生斬了下來!

    電光火石間加文就地一滾,避開了潑天而下的腥臭鳥血,再抬頭往上一看,饒是他生性淡定,此刻也驚得目瞪口呆。

    ——手電打著旋飛上半空,映亮了頭頂的天花板;只見房梁破敗腐爛,粗大的橫木上密密麻麻棲息著無數白影,個個都有成人那麼高,交錯的鳥喙反射出一片刀鋒般森然的白光。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更可怕的是,那些鳥頭部比身體大足足兩圈,比例極度畸形,漠然蒼白的眼瞼竟然酷似人類!

     當!手電從天而降,重重一聲落到十數米外——瞬間無數白影俯沖而下,數不清的鳥喙頓時將手電死死釘在了地面上!

    “啊啊啊啊——救命!救命!啊啊啊啊——!”

    加文猝然回頭,只見不遠處的黑暗中驟然閃過亮光,有個血人手里拿著電磁槍一邊尖叫一邊直直撲來。在他身後無數白影紛沓而至,血人頓時被撞倒在地,發出震耳欲聾的慘叫。

    ——是技師查理!

    這一刻加文根本沒有經過任何思考,他一個箭步縱身撲向呼救的查理,顧不得無數鳥喙在身上割了幾十道傷口,落地瞬間便手起刀落打飛了他手里的電磁槍!

    “啊啊啊啊啊啊——”慘叫戛然而止,因為加文一把抓過查理死死捂住了他的嘴!

    與此同時“鐺!”一聲重響,七八公斤重的電磁槍飛到十幾米外,落地瞬間當即走火,啪啪啪啪一串炸響頓時充斥了整個地下空間,霎時所有白影全撲了過去!

    “呼……呼……呼……”查理滿身是血,驚恐萬狀的喘息發抖,皆盡被加文緊緊捂在了懷里。

    十幾秒後電磁槍能源用盡,炸響倏而停止。密密麻麻的巨禽聳動一會兒,仿佛在听周圍有什麼動靜,無數猙獰的鳥頭在黑暗中轉來轉去。

    加文連呼吸都不發出,手上力道卻丁點不放松。查理似乎感覺到什麼,竭力控制住牙縫間咯吱哆嗦,半晌只听巨禽中發出一聲尖銳的鳴叫︰“嗚——”

    “嗚——”

    “嗚————”

    那聲音里的邪惡讓人膽寒。

    叫聲一停,幾只白影帶頭飛起,隨即所有巨禽轟然散開,在空中盤旋了幾圈後,紛紛在頭頂上消失了聲跡。

    周圍一片靜寂,半晌查理終于漸漸又開始發抖,似乎想問什麼。加文卻知道巨禽沒有走,此刻就在他們頭頂天花板上,因此立刻捂緊他嘴巴,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查理發了半天抖,哆嗦著點點頭。

    加文又等了一會兒,確定周圍沒動靜了,才悄沒聲息的把匕首叼在嘴里,用力扶起查理,從他腰間摸索出一柄軍用手電,猛一揮便點亮了。

    周圍還是黑暗,可見度不過五六米範圍而已,已經辨不清地道的方向了。只見地上全是零碎金屬儀器,可能以前是個試驗場。

    加文扶著查理小心翼翼跨過這些障礙物,盡量不發出聲音,走了大概二三十米,眼前終于出現了試驗場的牆壁。

    加文心里微微一松,讓查理把大部分重量都靠在自己身上,扶著他沿牆根走了一分多鐘,借著手電微弱的光,只見牆壁上果然出現了一道密封玻璃門。

    他對試驗場的一般構造非常熟悉,知道這種門堅固無比,以密碼鎖住,可以通向基地深處。他把查理靠在牆角上,從背包里翻出平板電腦來接通密碼鎖,埋頭算了五分鐘後成功解開密碼,玻璃門隨即 噠滑開。

    “嗚————”

    這輕輕一聲竟然又讓白影開始躁動,加文閃電般抓起查理沖出門,反手 當把門一關!

    瞬間乒乓幾聲悶響,巨禽轟然撞上了玻璃門!

    “救、救命!救命——”查理再忍不住尖叫起來,卻只見幾張猙獰的鳥臉擠在玻璃門上,狠撞了幾下都撞不開,只有牆灰被震得落了一地。

    巨禽不甘心的仰頭長鳴,只見猙獰可怕的巨嘴打開,卻一點聲音不聞,顯然玻璃門是完全隔音的。

    “別怕,出不來。”加文就著手電看了下地圖,果斷向查理身後的某個方向走去,不一會就傳來了悉悉索索的聲音。

    “你……你在干什麼?”查理顫抖問。

    加文不答言,半晌只听滋啦幾聲電流聲響,緊接著頭頂叮的一聲光芒大亮。

    “暫時安全了。”加文簡短道,關上牆邊的電箱。

    突如其來的光亮刺得查理睜不開眼,半晌才勉強適應,忍著疼痛睜開眼楮。

    只見他們所處的地方是一條走廊,一側是金屬牆壁,另一側就是那恐怖黑暗的試驗場,現在已經被合金玻璃門給封住了。

    加文從背包里翻出治療儀,沒管自己的傷,先用醫療射線照查理身上幾處嚴重的出血口。所幸Alpha身體素質卓越,那深可見骨的傷口很快便止住血,漸漸開始愈合了。

    “你……”查理開口說了一個字,突然又閉了嘴,滿面羞愧之色。

    加文滿身都是救他時被鳥喙割裂的傷口,雖說比他輕些,但幾十道傷口又能輕到哪里去?何況那滿身斑駁血跡,Omega信息素的味道簡直明顯得不能再明顯了。

    預賽時查理就從克萊爾的態度中窺見一點不對勁︰他對迪恩那組的技師太關注了。那關注不像是對朋友或對手,硬要形容的話,倒像是某種急切的追求。

    問題是克萊爾和迪恩都是皇家軍校這一屆最出色的Alpha精英生,能讓兩個Alpha互為情敵反目成仇的,除了Omega還有什麼呢?

    查理心里早有點懷疑加文是打了抑制劑來參賽的,但懷疑歸懷疑,總做不得準。現在能作準了,卻是因為人家一個Omega從無數猛禽口中舍身忘死救了自己,簡直是活命之恩啊!

    加文倒不怎麼在意他的想法,看他傷口處理得差不多了,就把那治療儀拿回來給自己胸前、手上的傷口止血。查理忙不迭避了幾步,只听加文沉聲問︰“你是從哪進來的?”

    “跟你幾乎同時,可能方向不同。我進來後發現不對想退出去,但已經太遲了……”查理咽了口唾沫,搖頭道︰“我已經迷失方向了,跟克萊爾聯系不上,又不想就這麼簡單放棄比賽,所以……”

    加文默然不語,心里隱約有另一種想法。

    機甲聯賽號稱帝國軍校第一聯賽,雖然難度高,但總不該危及生命。就算有些高危比賽項目,也應該是針對駕駛員,不該放到技師這邊來。

    何況巨禽不畏光,說明它們看不見——只有長期生活在黑暗里的動物才會視力退化到如此地步,基地不過廢棄五十年,怎麼可能讓一個物種退化成那樣?

    它們必定不是這里的原生物種,是後來被人特意放進來的。

    加文隱約覺得這後面的水很深,他不想參合下去,但此時第一能不能離開基地還是個問題,第二就算能離開,難道就這麼放棄比賽嗎?

    說實話他內心深處不覺得這種比賽有什麼特別重要的意義,但艾德娜拜托的事,他下意識就覺得那很重要。他似乎對艾德娜有種天然的傾慕,不想讓那個女人失望甚至傷心。

    在醫療射線的照射下傷口很快就止血了,加文抓起背包,剛想說什麼,突然身後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查理正對著他,猛然臉色劇變︰“小心!”

    加文還未來得及回頭,便被查理一把撲倒在地!與此同時一道閃光從頭頂掠過,瞬間將金屬牆壁熔出一個碗大的缺口——

    粒子槍!

    加文愕然回頭,只見身後走廊上沖出一個人高馬大的駕駛員,雙目赤紅面目猙獰,眼中似乎抱有無限的仇恨,正舉著槍直直的向他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