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私放噬金蟲的凶手抓住了,出乎意料的那竟然是皇家軍校護林隊的人。

    得知詳情時加文有些吃驚,因為他本以為那是海因里希自導自演的好戲。事實證明他不該把皇帝往那麼壞的方向想,凶手的目標其實是行刺,至于為什麼學生遭了無妄之災,那純粹是關噬金蟲的籠子保管不善,意外壞了,而亂朱和玄冰恰巧在那時經過噬金蟲的飛行範圍而已。

    這一切都巧合得無話可說——誰叫他們在那時經過那條路呢?海因里希再算無遺策,也算不出他們什麼時候結束比賽吧?

    加文本性謹慎,不動聲色的跟著去听了審訊。那幾個刺客的首領是個老頭,不知被侍衛軍用什麼手段逼了供,精神有點病態的狂躁,一直在審訊房里掙扎狂吼︰“你這下地獄的魔鬼!海因里希——!你是聯盟的罪人,上天不會饒恕你!不會饒恕你!……”

    “是流亡軍的人,”侍衛軍隊長忐忑道︰“他們早準備好噬金蟲準備行刺,可惜再多的就問不出來了。具體還要等軍部特工的調查信息,一有動靜我們會立刻匯報陛下的。”

    “流亡軍。”海因里希微微冷笑,面上未見任何怒色,半晌只悠然問︰“——你怎麼看?”

    隊長一愣,只見加文正抱臂倚在審訊室門口,逆光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只見他望著屏幕上瘋狂掙扎的刺客,眼底有一絲不易察覺的憐憫。

    半晌他搖搖頭,轉身默然而出,竟將皇帝的問話置若罔聞。

    “這個……”隊長有些尷尬,迅速轉換話題道︰“陛下,這次我們之所以迅速查到幕後主使,其實是軍部伊薩克中將從旁指點的功勞,要不是中將及時捕捉到噬金蟲的飛行路線……”

    “朕知道,”海因里希淡淡道,“他有他的途徑,你們不用管了。”

    隊長滿腹疑竇,肚子里的好奇幾乎要從喉嚨里溢出來了,只能悻悻不甘告退。

    伊薩克中將為什麼能立刻神準無誤的抓到凶手呢?

    因為伊薩克中將早知道護林隊有鬼。

    海因里希待下寬宥,嚴格律己,有時幾乎都不像個皇帝了。但就算再不像皇帝,有一點上位者的通則還是無法避免的——怕人暗殺。

    軍部特工的頭號職責就是在暗中保護皇帝的安全,所有周圍任何陰謀行刺的苗頭,大多逃不出這些諜報精英的眼楮。皇家軍校護林隊被流亡軍的人滲入了,這點卡洛琳不知情,但海因里希卻早八百年前就了如指掌。

    開國將領們看皇家軍校不順眼可不是一點兩點,當日亞倫、伊薩克等人本想親自出馬去把刺客清剿了,順便也給軍校一個大大的沒臉;誰知還沒動手,皇帝突然發話阻止了他們,只說留著這些刺客,將來總有一天能派上用場。

    什麼用場呢?——皇帝像老貓耍耗子一樣等了半年多,今日不就用上了嗎?

    海因里希這一手玩得干淨利落,但被內閣知道了說不定要舉著血書上門痛斥皇帝縱容刺客玩火***,所以還是不說為妙。

    刺客抓到的消息傳來,整個賽委會為之大松一口氣,終于可以舉行復賽了。

    海因里希把皇家軍校全體高層叫去痛斥了一頓,把負責警戒、保安工作的官員罵得狗血淋頭,然後又十分順應人心的按慣例把卡洛琳點名批評了一通——這倒不是罵她工作沒做好。卡洛琳是堂堂開國元老,再怎麼樣還能不給她留面子麼?

    皇帝罵卡洛琳主要是因為看艾德娜不順眼,整個軍部喜聞樂見。

    卡洛琳也習慣了,默不作聲的等著皇帝罵完,賽委會主席小心偷覷著皇帝的臉色,顫顫巍巍問︰“陛下,那有關于皇家軍校的復賽選手……”

    預賽結束後為什麼皇帝大發雷霆的把一個選手拽走,這點眾說紛紜,猜什麼的都有。他們倒沒有往加文是Omega的方向猜,畢竟一個Omega能駕駛機甲實在太匪夷所思了,但都覺得他是個長得很不錯的Beta,說不定跟皇帝之間還真有點什麼,導致皇帝看那倆Alpha學生跟情敵似的。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皇帝還願不願意讓那個Beta少年參賽,那實在是個未知數。

    “有什麼問題嗎?難道還想讓朕徇私不成?!”海因里希聲音一高,所有人的頭都立刻低了下去︰“按預賽成績來定!誰都別想有任何優惠待遇!”

    皇帝拂袖而去,主席唯唯諾諾連聲稱是,立刻轉身安排復賽去了。

    卡洛琳卻愕然而立,半晌回不過神來。

    她和艾德娜都沒想到皇帝在標記加文之後還會讓他參賽,原本她已經做好了懇求、辯解甚至要挾的準備,誰知海因里希竟然答應得如此輕松。

    ——因為他是真沒發現加文的真實身份吧?擔憂之余,卡洛琳心里又生出一絲如釋重負的輕松。

    相對于預賽要進行四天,復賽就比較簡單了。

    預賽考的是機甲技術,復賽考的是駕駛員的個人能力。賽場是萬里無人區內的一處廢棄基地,各組駕駛員和技師將被分開空運至不同的入口,在互相隔離的情況下進入基地,一邊尋找己方隊友一邊盡量淘汰別組選手,直到和隊友會合,才能獲得登上機甲的資格。

    在此過程中,只要隊伍里有一個被淘汰,另一個也將隨之失去比賽資格。

    機甲駕駛員那都是精英中的精英,說是萬里挑一也不為過。這種比賽的短板一般都是技師,他們是吃技術飯的,身體素質跟駕駛員沒法比。

    所以在這種大逃殺一樣的環境中,一般都是駕駛員主動出擊去搜捕敵方技師,而技師的任務就是不斷躲藏並保護自己,直到被己方駕駛員找到為止。

    一架巨大的武裝直升機停在賽委會大樓頂,各組駕駛員和技師分開排成兩隊,在狂風中依次登機。

    加文這組預賽成績偏下,因此排在技師組後方,默默看著前面人的後腦勺。隊伍緩慢的移動著,快輪到他登機的時候,突然只見迪恩從駕駛員組那邊遠遠跑過來。

    “你為什麼還在這里?!”他一把抓住加文的肩,在呼嘯的風中大吼道。

    “……”加文淡定說︰“因為我們還沒被淘汰!”

    前後技師紛紛側目,只見迪恩的頭發被狂風卷起,一時看不清他的表情。過了一會兒只听他冷冷問︰“——是他嗎?”

    這話問得沒頭沒尾,加文卻听懂了。

    “好好比賽!”他拍拍迪恩的肩︰“只有勝利是你自己的!”

    說完他大步跨上飛機,迪恩盯著他的身影,嘴唇緊抿近乎一條鋒利的線。

    直升機飛行數小時後來到萬里無人區東南,那是一片荒蕪的平原,廢棄基地就坐落在這萬頃風沙深處。

    直升機先飛到基地後方,把各組駕駛員放了下去,然後繞了半小時才繞回前方,把技師放到幾個不同的入口。

    放人的先後順序也是有講究的︰預賽分數高的技師可以先下去,進入基地後撞見對手的幾率就小,不論是挑選有利地形進行藏匿還是埋伏下來準備偷襲都很方便;像加文這樣預賽成績不行的,進入基地的時間就晚,很容易一進去就遇到危險。

    星際軍校那組的技師是個嘴里總叼著個棒棒糖,看上去很懶但明顯實力過硬的家伙。雖然他們組這次走背運,預賽分數不高,但周圍技師都知道他是個硬茬子,排隊下機時都盡量離他遠遠的,生怕招惹了這魔頭,讓自己成為首先被淘汰的對象。

    棒棒糖技師大概習慣了被人躲著,自顧自的收拾完了背包,便走到艙門邊系上安全繩,一邊準備跳傘一邊左顧右盼的尋找什麼。

    周圍技師都小聲議論著往後退,有人問︰“星際軍校這次分數怎麼這麼低?”

    “誰知道呢,皇家軍校不也低嗎?”

    “據說他們預賽最後一天的時候掐起來了,兩敗俱傷!”有消息靈通的便在那繪聲繪色的描述︰“星系軍校一個打皇家軍校兩個,確實是厲害啊,今年的冠軍說不定就……”

    周圍一片唏噓,正有人要繼續八的時候,突然棒棒糖目光定住了︰“——哎!”

    加文正坐著調試電弧刀,聞言連頭都沒抬。

    “——哎!喂!加文!”

    的議論聲戛然而止,加文挑眉一望,只見棒棒糖正沖著他用力揮手︰“我先下去了!”

    加文︰“……”

    “我在決賽等你!回頭見!”

    加文額角抽搐,只見棒棒糖在眾目睽睽下縱身一躍,干淨利落的跳了下去。

    幾秒鐘靜默後,眾人目光各異,不約而同轉頭來看加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