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雙子座帝國現有十二台3S機甲,七台尚在裝備,只有五台已經正式投入使用。

    而在那五台服役機甲中,防御最堅實的是白虎,火力最突出的是獅鷲,機動性最高的是火豹,智能最突出的是麒麟,對主人最忠誠且精神聯系最緊密的是狴犴。

    駕駛員對機甲的控制主要在兩方面︰一是純機械手動操作,S級以下機甲主要都是這種形式;二是精神操作,S級以上機甲幾乎已經拋棄了手工操作台。

    精神操作只有在機甲神經網和駕駛員進行物理連接的時候才能實現,狴犴對主人的忠誠之處在于,哪怕所謂的“物理連接”只是跟海因里希的小手指擦了個邊,它都能立刻進入全面待命狀態。

    而加文是個可恥的外掛黨︰哪怕沒有物理連接他也能控制機甲,其行為和強搶民女沒多大差別。

    “狴犴!”海因里希縱身撲上,指尖比加文搶先零點零一秒踫到了黑色手環的邊!

    ——得救了!狴犴緊緊攀上主人手掌,剛要化作軍刀,突然只見加文收手狠狠一咬。

    剎那間連海因里希都沒反應過來,只見加文沖勢未消,擦肩而過的同時將流血的手指往狴犴身上重重一抹!

    太、太無恥了……

    狴犴不受控制的狂吼一聲,只覺得兩股相反的力量同時灌注到自己的精神栓中,差點從主人手上掉下去——不過它不愧是忠誠度全帝國第一的機甲,虛擬精神栓的設計簡直是宇宙級的,當下自主智能程序開啟,手環自動翻轉,將血跡往主人的袖口上一擦!

    海因里希︰“……”

    海因里希嘴角默默抽了兩下。

    五維合金表面光滑,這一擦當即把血都抹袖子上了。海因里希只覺得濃郁誘人的信息素氣味撲面而來,夾雜著令人欲罷不能的刺激和腥甜,于是立刻全身血液往下涌,某處差點就硬了。

    與此同時加文頓住,順手從包廂桌上抄了把餐刀。“叮!”一聲清響,狴犴化作黑色軍刀迎面劈來,連個停頓都沒打就把餐刀斬成了兩半!

    加文反應也快,在刀鋒觸及自己的前一瞬間就急速抽身,立刻退到了包廂窗口。他還沒想好拿什麼武器來擋,就只見皇帝一個箭步伸手過來,當即閃電般往身側一偏。

    所有動作都發生在電光火石間,加文剛穩住身形,只听“轟隆!”巨響,整片玻璃連同窗欞都被海因里希這一爪砸得稀爛!

    “……”霎時加文只有一個念頭︰吃炸藥了麼?

    海因里希暴力拆了窗戶,甩甩手又來抓加文。現在他想的已經不再是怎麼贏得比試,拜那滿袖子的血所賜,現在他滿腦子都是抓住這個Omega!剝光他!強佔他!給他點顏色看看!

    又是轟隆一聲巨響,加文抓住窗欞一躍而出,黑色軍刀擦著鼻子掠了過去。

    這種3S宇宙級武器對陣赤手空拳的比賽實在太坑爹了,加文剛想出聲叱責,只見海因里希冷冷一笑,隨手把狴犴恢復成手環形狀。

    肉搏戰!

    加文略一意外,只見海因里已如鷹隼般撲到面前,閃電般伸手向他咽喉抓來!

    海因里希這麼做是很好理解的︰首先沒哪個Alpha在追求Omega時會動用武器,哪怕有些軍方人士攻擊性太重、發情時好強上,那也僅限于動手而已,動刀動槍什麼的那妥妥要判重刑。

    其次,海因里希對自己的身手是很有信心的——雖然他現在是皇帝,但他早年可是西利亞的貼身親衛!

    光耀軍團百萬大軍,能當元帥貼身親衛的不過區區十三人,那個位置豈是一般人能坐的?坐過的人誰不是叱 一時的頂尖高手?

    只听嘩啦一聲悶響,兩人同時翻過窗戶,瞬間從二樓摔了下去。這樓層也不高,最多六七米而已,海因里希啪的一聲半跪落地,身體如同彎到極限的弓,瞬間反彈出去直撲加文!

    那一刻加文是真來不及躲,他剛落地,平衡沒站穩,眼睜睜看著海因里希的手指逼到眼前——

    然而就在這時,身後突然有人驚問︰“加文?!”

    海因里希一抬眼,肌肉瞬間繃緊,竟然是那兩個Alpha臭小子!

    克萊爾、迪恩和幾個皇家技師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每個人臉上都一副無比震悚的表情。

    海因里希立刻想起自己半小時前才把Omega從這倆小子手里奪走,眼下要是當著他們的面打起來,這不擺明了自己搞不定這個Omega嗎?

    那一刻皇帝真是神反應,手腕一翻便硬生生從加文咽喉處轉了過去,緊接著把他肩頭一攬,沉聲道︰“你們——”

    啪的一聲脆響,加文干淨利落把海因里希的手一抓一翻,整條胳膊當即被反擰到身後牢牢卡住。

    “我贏了,”加文微笑道。

    海因里希︰“……”

    皇帝此刻唯一的念頭,就是當著那倆臭小子的面把加文的衣服撕了,狠狠干到他哭出來。

    “陛、陛下……?”一個皇家技師哆哆嗦嗦問。

    加文放開海因里希,拍拍手問︰“我能參加復賽了吧?”

    海因里希站起身,緩緩整了整衣領。此刻他的表情簡直是山雨欲來風滿樓,雖然一個字都沒說,但冰藍色眼底所凝聚的殺氣足夠讓幾個技師開始發抖。

    機甲駕駛員一般膽量要好點,迪恩和克萊爾也沒撐住,下意識後退了半步。

    “你對我有點誤會了,”海因里希轉向加文,冷冷道︰“其實我本來就沒想——”

    沒想勒令加文退賽,也沒想要取消皇家軍校的參賽資格。

    這其實是明擺著的,皇帝想讓皇家軍校輸,但怎麼能以這種方式來輸?

    他想把鳳凰控制在自己手上,但他也不想給任何人留下話柄。如果皇家學院是苦戰到底力竭而輸,那最多是實力不濟,誰也不能對皇帝說出一個字來;所以要動手腳也不該在預賽里動,應該留到最後一刻,當台面上只剩下皇家軍校和星際軍校的時候。

    在此之前,除非他們是自己輸掉的,否則絕不能因為“將一個柔弱的Omega置于危險之中”這樣匪夷所思的原因而被皇帝踢出局。

    海因里希的思路是狠狠打敗加文,讓他折服在自己手下,充分認識到自己擁有隨意佔有和處置他的能力;然後再施以溫情,討他歡心,讓他意識到作為一個精悍強壯的Alpha,自己是所有Omega當仁不讓的首選伴侶。

    如果西利亞還是Beta的話那肯定不能這麼干,海因里希也沒膽量。但現在上天垂憐讓他成了Omega,這一套辦法就有六七成的可行性了——

    前提是沒被這倆不長眼的軍校臭小子打斷的話。

    “我剛才阻止你參賽,只是因為擔心你的安危。但如果你一定堅持要這麼做的話,出于對你的尊重,我仍然——”

    海因里希恰到好處的頓了頓,顯出剛硬的下頷線條。

    他冰藍色的眼楮盯著加文,角度居高臨下,仿佛威嚴的王者。

    加文默默回望他,腦門上冒出一排長長的省略號。

    周圍所有人都緊張萬分,空氣在沉寂中漸漸繃緊。正當眾人下意識閉住呼吸時,突然身後有人輕輕咳了兩聲︰“陛下……”

    加文一抬頭,視線越過海因里希的肩膀。

    那是皇帝的侍衛軍隊長,啪的抬手敬了個軍禮。海因里希也回過頭,他倒沒發怒自己的話被打斷,只仿佛十分意外問︰“有什麼事嗎?”

    “是的,陛下。”隊長畢恭畢敬道,“我想來告訴您,我們抓到飼養噬金蟲並企圖暗殺您的凶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