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加文目瞪口呆的卡在機艙里,透過支離破碎的鋼筋鐵架望向狴犴,恍惚間突然產生了一種皇帝馬上就會回頭對自己豎起拇指,露出大白牙閃亮一笑的錯覺。

    但迪恩、查理、克萊爾三人立刻被震驚了,耳麥里傳來查理哆哆嗦嗦的聲音︰“那是3……3……3S機甲?!是軍……軍部?!”

    “是黃金狴犴,”迪恩恍惚道,“是皇帝陛下……”

    所幸加文的錯覺只是錯覺,皇帝沒回頭,只威武霸氣的開了空氣炮。呼啦一聲狂卷的颶風把兩台C級機甲刮上了天,那堆密密麻麻的噬金蟲瞬間散了個干淨,在空中昏頭脹腦的轉了一會兒,嗡嗡嗡的向遠處飛去了。

    大路上轟隆隆跑來一群侍衛軍,大叫︰“陛下!”

    “去追!”皇帝一收空氣炮,怒道︰“哪里來這麼多噬金蟲,去給朕查個明白!”

    “是!”一半侍衛又轟隆隆跑回去開機甲,接二連三飛走了。

    ……轉危為安的變化太突然,幾個學生都有點反應不過來。所幸侍衛軍訓練有素,幾個人立刻沖上去給亂朱和玄冰噴堿性試劑,將覆蓋在機甲表面的蟲酸中和干淨。

    隨即幾個穿封閉式戰斗制服的親兵強行打開機艙。那氣密門已經被腐蝕得破破爛爛,幾乎已經形同虛設了,用手一推就 當一聲重重撞上了外殼。

    “快快!駕駛艙拖出來!”“還有個技師艙!小心別踫到蟲酸!”“堿液呢快拿堿液!”

    技師艙仿佛一根粗大的金屬軸承,被一群身強體壯的Alpha強行拖出機甲,轟隆一聲重重落到地上。隨即有人拿著堿霧往艙門處狂噴,在蒸騰而起的雪白氣體中,又有幾個穿了封閉制服的親兵撞開技師艙門,七手八腳把加文從扭曲變形的座椅下拖出來。

    這一切都發生在三十秒以內,加文被卡久了雙膝麻木,剛落地就差點摔了個踉蹌。

    “小心!”一個侍衛軍隊長及時扶住他,回頭喝道︰“出來了出來了!傷員全部解救完畢!”

    不遠處響起很多人一起松了口氣的聲音——加文勉強抬眼,只見侍衛軍不知何時已在周圍五十米內拉了警戒線,卡洛琳、戴納等校長都圍在警戒線外,此刻人人臉上都是一副如釋重負的神色。

    只有卡洛琳眉頭緊鎖,焦慮的看向加文。

    “賽場不是被打掃很多遍了嗎!你來告訴朕這些噬金蟲是怎麼來的!”突然不遠處傳來皇帝的怒吼,周圍一片人噤若寒蟬,“——別說什麼偶然,去查!增派人手去查!頻臨滅絕的蟲子突然飛出來上千只,這座林子里到底還有什麼秘密是朕不知道的?!”

    教育大臣兼賽委會主席是個須發皆白的老頭,聞言顫若顛篩︰“我……我立刻去聯系護林隊……”

    “去找軍部!調遣特工!”皇帝的聲音近乎咆哮了︰“任誰飼養噬金蟲目標都不可能是這些學生,你還不明白嗎?!混賬!”

    砰的一聲脆響,只見有個沒眼色的官員屁顛顛端來一杯茶,當即被皇帝抓起茶杯狠狠砸到了地上。

    “陛陛陛下……”主席幾乎要哭出來了,皇帝卻冷哼一聲,轉頭大步向人群外走來。

    侍衛軍隊長適時走過去,小心翼翼道︰“陛下,學生全部解救出來了。”

    “嗯嗯,”皇帝心不在焉的應著,“受傷了嗎?”

    “都是輕傷,就是機甲損壞得厲害。”

    “比賽先暫停,讓皇家技師給他們修過再說。”

    皇帝只簡短吩咐一句,克萊爾迪恩他們都瞬間松了口氣。其中克萊爾跟查理還好,雖然機甲壞了,但那是學校的財產,換一台還能繼續比賽;但亂朱是迪恩自己的機甲,萬一廢了那可就真完蛋了。

    這就好比一個背景雄厚的軍二代,從小被家里嚴格約束寄予厚望,小時候沒新衣長大了沒豪車,但十八歲生日那天家里給買了架戰斗飛機,告訴他︰“努力成為一個戰斗機飛行員吧!”

    ——你說他能不把那飛機看得跟命一樣嗎?!

    迪恩掉在嗓子眼里的心瞬間跌回胸腔,整個人差點垮下來。幸虧他還記得要在公眾場合保持軍人姿態,一見皇帝過來了,立刻挺胸站直。

    克萊爾和查理也都啪的立正,三人同時舉手敬禮︰“陛下!”

    加文︰“……”

    加文穿著緊身制服,額頭出血,模樣狼狽,靠在大路邊冷冷盯著皇帝,表情很有種說不上來的微妙。

    而皇帝用眼角斜瞥那幾個Alpha學生,一邊嗯嗯隨便敷衍,一邊貌似無意的抬起頭——他的目光正撞上加文,頓時愣住了。

    加文︰“……”

    海因里希︰“……”

    那一刻天花亂墜鐘鼓齊鳴,海因里希影帝附體!

    五十年來政治斗爭所積攢的宇宙級演技,瞬間都集中在那一眼上了!

    “怎麼是你?!”海因里希難以置信道。

    “就是你吧?!”加文無限懷疑道。

    一陣寒風卷過,所有人頭頂都同時冒出無數問號。

    事實證明英雄救美是永不過時的必殺技——兩百年前西利亞元帥救了瀕死的亞倫和海因里希,以其高高在上天人之姿,將兩只軍校菜鳥牢牢折服在了自己的軍褲底下;兩百年後海因里希救了性命攸關的軍校生加文,以其雷霆手段威武霸氣,將加文牢牢……

    牢牢……

    皇帝牢牢盯著加文,倏而轉身喝問︰“他怎麼會來參加比賽?!”

    人群一片嘩然,卡洛琳冷汗瞬間就下來了。

    空地被侍衛軍把持,眾人都擠在外圍,聞不到加文血液中傳來的Omega信息素氣味,此刻都有點驚疑不定。

    “怎麼能讓他參加比賽!胡鬧!”皇帝大步向加文走去,叱道︰“跟我過來!”

    加文本能里對海因里希是沒什麼敬畏之情的,但理智上知道那是皇帝,鬧大了不好收拾——就這麼情感理智一掙扎,海因里希已經緊緊抓住了他的手,直接就向侍衛軍中走去。

    迪恩和克萊爾同時轉身,難以置信道︰“陛下?!”

    加文手指一緊,海因里希偏過頭,正對上他冷冷的目光。

    那一刻他的側臉跟西利亞完全重合,就仿佛當年元帥充滿威懾的盯著自己。皇帝心內退縮了一瞬,幾秒鐘後到底被強烈的雄性本能佔據了上風,回頭居高臨下的望向學生︰“——怎麼?”

    就那簡單的兩個字,所有威脅一覽無余。

    “陛下……”克萊爾畢竟膽子大,剛想開口說什麼,突然被皇帝身上爆發出的強烈Alpha氣息鎮住了。幾乎立刻迪恩也僵在原地,只覺得冷汗層層濕透重衣。

    那氣息充斥著明顯的暴戾和排斥——皇帝、皇帝居然在威脅他們!

    而且不是作為上位者,是作為成熟、強大、急欲交配的雄性,把他們當做情敵來威脅!

    “我……”克萊爾囁嚅著,周圍死一般的寂靜。

    “有事麼?”海因里希冷冷問。

    半晌周圍沒人應聲,所有Alpha都緊緊收斂了氣息。

    “——朕想也不該有事。”

    皇帝抓著加文手腕,傲然轉身,揚長而去。

    此時已經沒人再關心分數了,校長們驚疑不定的回到包廂,一路上都用各種含義豐富的眼光偷偷往卡洛琳臉上瞄。所幸這幫人都是政治老手了,沒人貿然開口發問,所有人都識趣的保持了沉默。

    機甲亂朱和玄冰被送去檢修,受了傷的學生被收容治療。侍衛軍全副武裝追蹤那群噬金蟲,整個比賽場地都籠罩在濃濃的壓迫氣氛中。

    而順利通過預賽的選手們集中在大廳里,一邊抓緊時間補充能量,一邊緊張的等待復賽開始。

    與此同時大廳樓上某包廂,海因里希緄囊簧ι廈牛 贗方艚舯剖蛹游模骸啊  橇礁lpha是怎麼回事?”

    五秒鐘沉默後,加文疑惑問︰“那群噬金蟲是怎麼回事?”

    海因里希︰“……”

    來了!戲肉來了!

    皇帝精神一震,多少年政治生涯的演繹精髓在此刻展現得淋灕盡致!

    “——你以為那跟我有關系?故意放蟲子出來讓學生遭襲?然後我在緊急關頭登場救人,只是為了討你歡心?”

    皇帝聲調猛然揚高,每一個字都充滿了威嚴︰“朕為什麼要這麼做?朕是皇帝!這世上有無數種方法能討一個Omega歡心,但朕絕不會用這種把帝國子民置于危險的方式!”

    “身為帝國的主人,保護每一個子民是朕的職責!因為這點私欲就拿學生的安危來開玩笑,你把朕想象成什麼人了?!”

    ——這話不僅擲地有聲,而且簡直說到加文心坎里去了。

    加文怔愣半晌,語氣有點松動︰“可是……”

    “你會遇到危險完全是你自己的責任!”皇帝厲聲打斷了他︰“Omega嚴禁從事高危活動,而你不僅隱瞞身份,還參加這種遠超你能力範圍的比賽!甚至差點連累到了同伴的性命!”

    加文︰“……”

    可憐加文能上戰場,能修機甲,能治病救人,能打獵做飯,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唯一只在詭辯上差了一點,便被海因里希死死拿住了︰“如果今天我不在會怎麼樣?如果沒人及時趕來救你會怎麼樣?戰場上同伴的生命是和你連在一起的,任何錯誤的決定都會連累到別人!——你知不知道這樣有多不負責任!”

    加文︰“……”

    “你必須立刻退出比賽!皇家學院違規作假,立刻取消比賽資格,就是現在!”

    皇帝轉身拂袖而去,沒走兩步果然听見加文喝道︰“等等——”

    完全不出所料。

    海因里希腳步一頓,眼楮微微眯起。

    “噬金蟲跟我無關,讓我退賽是不公平的。”加文頓了頓,忍無可忍道︰“這種比賽根本不出我能力範圍,要不是因為同伴我早自己走出來了!”

    “我看未必。”皇帝冷冷道。

    “你只是在針對皇家軍校……”

    “不,我在秉公裁斷。”

    皇帝轉過身,和加文互相對視,氣氛劍拔弩張。

    五秒鐘過去了。

    十秒鐘過去了。

    十五秒過去了……

    皇帝終于意識到加文又不按劇本走了。

    “咳咳!”皇帝清清嗓子,鎮定道︰“朕知道這場比賽對皇家學院來說很重要——雖然朕確實想過要討你歡心,但規定就是規定,如果朕一句話就朝令夕改的話,萬一傳出去的影響……”

    這話說得很巧妙,海因里希的意思其實是這樣的︰

    朕知道皇家學院不想丟掉比賽資格,這也不是什麼大事,充其量不過派了個嬌弱的Omega冒充Alpha參加機甲聯賽而已。至于所謂的規定,不過是費一句話的功夫,朕身為皇帝這點朝令夕改的能力還能沒有?

    所以這事的關鍵之處不在于破不破例,而在于會不會往外傳——問題是這包廂里也就你我二人,你肯定不會說,那傳不傳還不是看我?

    如果你想讓我閉嘴不傳,那也好辦︰朕說過確實想討你歡心啊,你要是能做點“被討了歡心”的事,那朕不就不傳了嗎?!

    ——這話表面彎彎繞繞,其實就是海因里希被加文身上那濃郁的荷爾蒙氣味弄得心猿意馬,想佔點便宜了。

    這也不能怪海因里希,要知道加文額角上那血跡可是一直沒擦干淨,Omega信息素如同融化了的春藥,充溢在小小的包廂里經久不散,勾得皇帝那叫一個口干舌燥血氣上涌……

    海因里希喉結上下動了動,臉上一片沉穩冷靜︰“朕是皇帝,必須要以身作則,如果被人知道朕帶頭違反規定的話——”

    “這不是重點吧,”加文皺眉道,“你偷偷摸進實驗室那天不是看過我的實力了嗎?”

    這偷偷兩字太犀利了,海因里希當即一哽,隨即冷笑︰“你覺得你能算朕的對手?”

    “……我不能算?”

    包廂里一片靜寂,半晌海因里希微微一笑,從手腕上解下錚亮的狴犴。

    “三招,贏我一招就算你贏。”他瀟灑退後半步,將狴犴叮當一聲扔在地上︰“你沒有武器,我不佔你這個便宜。”

    外面大廳的喧嘩聲隱約傳來,房間里格外靜寂,仿佛連心跳聲都清晰可聞。

    許久後加文微微眯起眼楮,問︰“比什麼都行?”

    海因里希毫不在意︰“比什麼都行。”

    他們的目光隔空對視,一個警惕戒備,一個坦坦蕩蕩。五秒鐘後兩人同時肌肉一緊,閃電般箭步上前,不約而同的沖向了——

    “狴犴!”

    兩股同樣強大的精神力瞬間對撞,一股腦沖向地上的黑色手環!

    狴犴沒料到這兩人連耍詐都耍得這麼同步,頓時在巨力撕扯下顫抖作響,崩潰的意識到自己再一次遇到了兩難的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