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那一瞬間所有人都站起身,連克萊爾都張大嘴,難以置信的盯著亂朱面前的炮口。

    只消再過一秒,亂朱就將在炮火中身首異處。

    查理恐懼的閉上了眼楮,閉住呼吸等待那可怕的爆炸傳來——等待似乎格外漫長,那一秒鐘仿佛被無限凝固,他甚至能听見自己的心跳在寂靜中一下下收縮。

    撲通。

    撲通。

    “……”查理小心翼翼把眼楮睜開一條縫。

    空地上煙灰散盡,亂朱維持著前撲的動作不動,面前的炮口也沒有開火——在令人心悸的死寂中,黑色機甲扛炮僵立,就像一塊沒有生命的石頭。

    “拉斯加德……”技師顫抖道,“……我們也被控制了……”

    迪恩目瞪口呆,少頃突然反應過來︰“加文,是不是你?!”

    加文站在技師艙的前視窗邊,面無表情,目光專注。亂朱的精神帶遠遠縮在他身後,恐懼的發著抖。

    兩股超越常人的精神力在空中絞纏,廝殺,發出無聲的尖叫和怒吼。數秒後首先發起進攻的那一方不支敗退,那少女瞳孔緊縮,驟然噴出一口血。

    “拉斯加德!”技師霍然起身!

    克萊爾大吼︰“就是現在——”

    沉悶的轟響中機甲玄冰收刀躍起,陽光下白色側翼反射出刺眼的光。那一刻它就像個狂放的舞者,鋼鐵身軀以對手為軸心在半空中蕩出半圓,緊接著炮口在最高點伸出,旋轉,對準目標。

    隨即火舌狂噴而出,鮮紅如毒蛇的信子,轉瞬間將黑色機甲轟得向後摔去!

    亂朱的精神轄制頓時解開,迪恩毫不猶豫一步沖上!那一刻亂朱和玄冰的配合毫無縫隙,後者炮火剛熄,前者便悍然開動了電磁炮!

    轟——!

    整片山谷不住震蕩,巨石如同雨點般紛紛從崖頂落下。參天古木連根拔起,裹挾著粗大的枝椏和土塊,從山腰中風馳電掣一路滾落,仿佛奔騰而來的千軍萬馬!

    克萊爾大吼︰“危險!快跑!”

    迪恩轉身向後猛撲,半路一個打滾撿起了剛才被打敗的那個對手的駕駛艙。他這個動作真是千鈞一發,洶涌而來的亂石幾乎緊貼在他背後吞沒了紅色機甲,瞬間就將它砸成了一堆坑坑窪窪的鐵塊。

    下一秒亂朱沖出山谷,重重摔倒在地上。

    “克萊爾?!查理?!”迪恩從暈眩中驚醒,立刻抓過通訊儀大吼。

    “在、在……”查理顫抖的聲音從耳麥中傳來,緊接著克萊爾暴躁怒吼︰“還沒死呢叫什麼叫!加文?加文你還好吧?”

    迪恩怒從心頭起惡向膽邊生,當即反唇相譏︰“他也沒死!管好你自己吧!要不是我們……嗯?加文?!”

    他左手邊的側視屏里映出技師艙,只見里面一片狼藉,座位空空如也,緊急救生門還大開著。

    亂朱怯生生道︰“他跳出去了……”

    “臥槽!”迪恩五雷轟頂︰“這都可以!”

    同一時刻五十米外,最後一塊巨石轟然落下,將黑色機甲的炮管深深砸癟了下去。

    數不清的碎石如子彈般 里啪啦打在高高聳起的側翼上,而側翼另一邊,拉斯加德嘴角流血,雙手死死架著一把鎢鋼軍刀。

    那刀鋒與加文手中的電弧長刀緊緊相抵,發出刺耳的咯咯聲。

    技師沖出機艙,頓時瞥見這針鋒相對的一幕,立刻手足無措的頓住了腳步。

    片刻後他茫然開口,嘴里的棒棒糖應聲掉落︰“謝謝你把側翼豎起來……”

    山頂崩塌的那一刻機甲已經被控制了,全程都是加文帶著它逃跑的。在那生死關頭的一剎那,他甚至沒忘記把側翼豎起來,擋住站在機甲外的拉斯加德。

    技師心里油然而生一股敬佩之情——真是條漢子啊!

    “你們表示感謝的方式有點出人意外。”加文冷冷道,手腕用力“刺啦——”一聲逼開對面的軍刀。

    拉斯加德趁機起身,二話不說又一刀砍下,“鐺!”一聲重重撞在加文迎面劈來的刀刃上。剎那間兩人目光對視,交錯的手臂上同時暴起青筋,兩柄刀身都因為互相壓迫的巨力而微微發抖。

    “我叫翡冷翠,”少女逼視著他,“翡冷翠•拉斯加德。你叫什麼名字?”

    “加文。”

    “你也是——?”

    加文微微一笑,心念電轉,支離破碎的黑色機甲立刻抬手,呼啦一聲把技師扇飛了出去!

    拉斯加德︰“……”

    技師在空中優雅的飛行了十幾米,隨後撲通一聲摔了個狗吃屎。半晌他鼻青臉腫的抬起頭,鼻管下拖出兩行血︰“我招你惹你了?!”

    “不好意思,”加文誠懇道︰“方向沒對準,咱們再來一次?”

    技師︰“……”

    加文手腕猛然發力,呼的一下把軍刀狠狠逼了回去。拉斯加德向後踉蹌半步,也沒有再攻擊,目光中有些茫然︰“為什麼你也……”

    “這有什麼奇怪的?”加文收刀回鞘,隨意道︰“宇宙這麼大,你永遠也不會是最特殊的那一個,也許哪里就有和你一樣的人,只是暫時還不知道罷了。”

    “但我只見到你……”

    “那又如何?你我也一樣是人,吃喝拉撒起居住行,跟其他人有什麼分別?”

    加文哂然一揮手,轉身從橫倒的機甲上一躍而下。拉斯加德追了兩步,只見他頭也不回,把長刀搭在肩膀上。

    “你那技師不是我的對手,你也不是。但我現在放你一馬,作為回報你們這就離開賽場吧,別再節外生枝了。”

    “……你是什麼人?”拉斯加德高聲道。

    加文沒有回答。

    ——我是什麼人呢?

    他往前走去,風裹挾著煙塵從臉側刮過,漸漸竟幻化成漫天遍野呼嘯的黃沙。恍惚中他看見遠處盛開的大片碧血,一個裹著粗麻斗篷的老人仗劍而立,劍尖所指的方向,是一個滿面戾氣的少年跪在沙上。

    “……只有我一個人,一直都只有我一個人!你是誰?你又是從哪冒出來的怪物?!……”

    那老人滿面滄桑一頭白發,但身材相當魁梧,聞言哈哈大笑,聲音中有股雄渾的底氣。

    “蠢貨,你以為你有多特別?一樣是吃喝拉撒睡的普通人罷了!拿那些微不足道的痛苦做借口往黑暗里走,真是個天真的懦夫!!”

    少年掙扎著想站起來,但剛一動作就被老人重重一劍拍倒在地︰“懦夫,你要學的東西還太多了!從此以後就跟在我身邊學習,听到沒有!”

    “給我閉嘴!”少年立刻被激怒了,聲嘶力竭大吼︰“你是誰?你到底是什麼人?!快放我離開!……”

    ……

    你到底是什麼人?

    我又是什麼人呢?

    少女尖利的聲音仿佛隔得很遠,恍惚朦朧而不真切。加文重重閉上眼楮,再睜開時滿眼迷茫。

    他看見的歷史循環往復,仿佛列車靠站後再一次鳴笛上路。故人已消失在遠去的站台,所有的離散與悲喜都塵封不見,只剩他茫然的坐在車上,面對下一段沒有盡頭的重復旅程。

    “加文!加文你怎麼了?快點過來!”

    加文恍然驚醒,回頭只見山谷中滿眼刺目的日光。迪恩大步跑來,一把抓住他的手上下打量︰“你還好吧?受傷了嗎?”

    加文緊緊皺起眉,總感覺自己剛才好像想起點什麼,但仔細一想只覺得頭痛欲裂︰“沒……沒什麼。”

    他揉揉眉心,疑惑的搖了搖頭。迪恩把他全身上下掃了一遍再三確認過沒受傷,這才松了口氣︰“拉斯加德他們離開了,我們差不多也該走了。你想再去砍幾個人攢積分嗎?”

    “不不……沒必要。”加文靜了一會兒,思維終于清晰起來,說︰“差不多夠進復賽就行,不能再打了。”

    迪恩自然沒有異議,跟他一起轉身往亂朱走去。

    這時已經是森林越野賽的第四天,大多數隊伍都穿越了整片樹海,來到目的地集合準備下一輪比賽。公頻中一遍遍輪回播放各選手排名,最高分是個來自帝國邊疆的種子學校選手,而賽前最被看好的皇家軍校、星系軍校則都得分不高,跌破了校長們一地眼鏡。

    卡洛琳倒還可以,戴納卻惶恐不安,一個勁跟皇帝請罪︰“今年我們的學生太輕敵了,其實他們本來水平不是這樣的!請陛下千萬不要怪罪,回去我一定好好教育他們!”

    “愛卿不必著急,”海因里希坐在懸空長廊的包廂里,臉上帶著和藹的笑意︰“年輕人總免不了有些浮躁,朕也是從那個年代過來的,怎麼會不了解呢?”

    周圍立刻響起一片對皇帝陛下的歌功頌德聲。

    “不管怎麼說,這些隊伍都能從朕臨時安排的綁架環節中逃脫,實在是太讓人欣慰了。”海因里希向座下各位校長們點頭致意,彬彬有禮道︰“同時希望朕的擅自行動沒有給賽委會造成困擾——畢竟這些孩子是帝國的未來,朕只是迫切想看到那些新的希望而已。”

    校長們不疑有他,紛紛起立表示沒有任何困擾,皇帝的決定真是太正確太英明神武了。

    卡洛琳疑惑的望著海因里希,她是真正跟皇帝打過天下的人,總覺得皇帝的表現不合常理,處處都透著一股不對勁。

    然而在這種場合出言質疑那純粹是找死的節奏,卡洛琳正琢磨著,突然只見懸浮光牆上畫面一閃︰“下一個結束比賽的是皇家軍校的兩組選手——亂朱和玄冰!我們可以看見兩台機甲正順著大路走來,亂朱鎧甲嚴整干淨,這可真是非常少見……”

    包廂外的侍衛軍中站起一人,轉身時露出側臉不明顯的刀疤,仿佛無意般向皇帝掃了一眼。

    皇帝微微點頭。

    刀疤男立刻收回視線,向洗手間方向大步走了。

    “我們來看看亂朱的得分︰七千五百二十!雖然不高但也足夠進復賽了,何況機甲狀態如此之好,幾乎沒受到任何損傷,這將在復賽中帶給選手很多的優勢……”

    公頻那喋喋不休的聲音實在刺耳,迪恩煩躁的動了動身。

    “她說得對,”加文淡然道,“第二輪我們確實有優勢。”

    “——但是這分數……”

    “又不當吃又不當喝,那麼在意干嘛?”

    迪恩眉梢抽搐,終于消停下來了。

    機甲亂朱和玄冰一前一後,在平坦的賽道上大步前行。路邊茂密的樹木逐漸稀疏,很快他們將順著這條路走出森林,到停機坪去等待最終結果,並整裝進入下一輪復賽。

    這種一路往前走的操作對駕駛員來說其實是很枯燥的,機艙里沉悶半晌,迪恩忍不住沒話找話︰“加文?”

    “嗯。”

    “你有沒有听見什麼聲音?”

    “沒有。”

    “……可能是亂朱的膝關節受損了。”

    “不會。”

    “……”

    “人家就是不想跟你說話,這都听不出來嗎?”通訊儀中傳來克萊爾幸災樂禍的聲音︰“來來來小爺來教你,一般Omega這麼說意思就是拒絕了,說明你很煩,他對你沒興趣……”

    迪恩和加文同時斥道︰“閉嘴!”

    “這個時候你需要再接再厲,當然更有可能的結果是從此被Omega列為拒絕往來戶,從此徹底再也不理你……”

    “——閉嘴!”

    這怒吼竟然又是加文發出來的,迪恩頓時一愣,只听身後天空中突然傳來嗡嗡的聲音。

    這聲音在幾秒間迅速變大,隨即震耳欲聾。迪恩轉頭一看,當即目瞪口呆,只見天空中不知何時出現了大團烏雲般的黑影,仔細一看竟是無數飛舞的黑蟲!

    “這是……”

    亂朱抬手一擋,黑蟲仿佛立刻找到了目標,如洶涌的巨龍般鋪天蓋地壓了下來。

    “——噬金蟲!”迪恩爆發出狂吼︰“快跑!!”

    不用他說第二遍,瞬間亂朱和玄冰同時撒腿狂奔!

    噬金蟲是原始森林中最可怕的物種之一,對鋼鐵機甲來說簡直是頭號天敵——它們輕易不出現在日光下,但只要出現,幾分鐘內就能把一架頂天立地的鋼鐵巨人啃噬得連根釘子都不剩!

    “不是說快滅絕了嗎怎麼還有這麼多——!”克萊爾在轟響的嗡嗡聲中大吼︰“快跑跑跑跑跑——!”

    無數蟲子匯聚成洪流撲到機甲外殼上,酸液腐蝕時發出股股白煙,不一會就將側翼、關節等處啃噬得坑坑窪窪。但這時他們連恐懼都顧不上了,只能沒命撒腿往前飛奔,同時迪恩拽過通訊儀大吼︰“賽委會!賽委會!我們遇上了噬金蟲,請求支援!請求支援!”

    轟然一聲悶響,玄冰的膝蓋軸承終于被融斷,鋼鐵巨人驚天動地的倒了下來。混亂中它絆到了亂朱,後者在猝不及防中狠狠摔倒在地,頓時整片大地都被震得不斷搖撼。

    而那些蟲子只在空中停留了一瞬,緊接著轟然沖下,剎那間就蓋滿了兩座機甲!

    那一刻簡直驚心動魄,所有人都覺得這次是真的要完了。

    機艙中加文被撞得額角出血,竭力伸手去推操縱桿,試圖用純暴力手段讓亂朱站起來。然而剛才那一下撞擊讓技師艙整個翻了過來,他被卡在座位間,不論如何都夠不到指揮台。

    機艙外傳來密密麻麻的嗡嗡聲,最多再過兩分鐘,整個外殼就要被腐蝕完了。

    加文狠狠一咬牙,集中精神想連通亂朱混亂的神經網。然而在這種情況下亂朱很難跟他配合,加文的冷汗順著額角流下來,突然只听機艙外傳來一聲雄渾的厲喝︰“誰在里面?堅持住!”

    “這就來救你們了!”

    轟隆一聲地動山搖,黃金機甲在颶風中傲然落地,瞬間將噬金蟲震飛了一大片。

    機艙里加文目瞪口呆,連推操縱桿都忘了。透過倒翻的舷窗,他只見那機甲威風凜凜風騷登場,仿佛全身自帶金手指max光環,背影看上去異常眼熟——是黃金狴犴。

    帝國皇帝海因里希,他居然親自出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