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作品:《銀河帝國之刃

    海因里希人生第一次“有個想法”的時候,他帶領亞倫等一幫元帥親衛軍發動了政治嘩變,把西利亞強行軟禁在白鷺星上,用他的名義向聯盟議會發表叛變宣言,聲稱要建立獨裁政權並結束混亂的聯盟統治。

    這場叛變組織嚴密準備充分,唯一破綻是低估了西利亞在暴怒時的戰斗值,因此慘遭失敗,一幫人統統被擒。後來西利亞打算處決他們,但事到臨頭又不忍下手,最終只得把他們流放到偏遠荒涼的河外星系。

    這場失敗的政治嘩變被後世稱作“陳橋兵變”,西利亞受到了人生中第一個慘重的教訓——婦人之仁要不得。如果他當時干淨利索把海因里希斬了,那後世就絕對不會再有個叫雙子座帝國的邪惡東西。

    海因里希人生第二次“有個想法”,是在寒冷蒼涼的遠星系里流放做苦役的時候,帶領廣大政治犯們砍翻獄卒、揭竿而起,成立了最初的帝國獨立軍。

    後世史書是這麼形容那一天的︰“……那是帝國光輝征程的開端,萬千星辰從此踏于腳下,雙子座帝國開啟了對抗聯盟的百年戰爭,最終迎來了偉大的勝利……”

    當然一群苦役犯縮在小草棚里哆哆嗦嗦密謀造反的場景史書里沒寫,所謂的“萬千星辰踏于腳下”其實是小草棚里漏了水,這幫人腳下墊著一摞發了霉的干草而已。史書里同樣沒寫的是,在“偉大的勝利”來臨之前,這支帝國軍如喪家之犬般被西利亞追著打了八十年,有時逃跑起來連褲子都來不及穿。

    海因里希人生第三次“有個想法”,是他在某個春天的晚上做了個夢……當然這個夢史書上沒記,如果記了的話那應該是︰“一段偉大的感情由此開端,在漫漫征途中兩個同樣高尚的靈魂惺惺相惜,最終產生了深刻的羈絆!”

    ——實際情況是海因里希做了個春夢,在夢中無限銷魂,直到看清自己身下的人長著一張西利亞的臉,頓時滿身冷汗嚇醒了。

    嚇醒以後他躺在床上,恍惚間覺得有扇嶄新的大門向自己打開,腦海中不由自主的產生了“一個想法”︰既然我能將西利亞軟禁(失敗了)、脅迫他(也失敗了)、帶領一支軍隊同他作戰(同樣失敗了);那為什麼我不能讓他成為我的配偶呢?

    我是Alpha他是Beta,不僅法律上允許結婚,生理上他也有受孕能力——我們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啊!

    海因里希由此奮發向上、勵精圖治,不僅在銀河大戰第九十三年秋天取得了全面勝利,建立了雙子座帝國,還當了五十年的頭號鑽石單身漢,直到在第五十一年終于啃上了元帥的脖子。

    ——由此可見海因里希是個想做什麼就一定能做到的人;只要他“有了個想法”,那麼不管中途多坎(丟)坷(臉),他都一定能把想法變為現實。

    皇家軍校賽場森林里,清晨的陽光透過樹梢,露珠將綠葉映得越發璀璨,遠處聲聲鳥鳴令人心曠神怡。

    克萊爾從河邊洗漱回來,只見自己的技師和迪恩坐在空地上啃烤野兔配果汁,加文坐在亂朱肩上埋頭讀參數。

    “……你們又讓他一個人打獵做飯?!”

    那個蹩腳技師查理面紅耳赤的低下頭,迪恩則已經淡定了,冷冷道︰“不想吃就滾。”

    克萊爾遲疑幾秒,最終可恥的食欲戰勝了自尊,于是抓了只兔腿坐下來開吃。

    這是他們結伴而行的第四天。如果沒有加文,克萊爾這組早在第二天就身受重傷、能源耗盡,不得不帶著破爛的機甲退出比賽了。

    然而現在他們的傷勢已經得到控制,每天吃飽喝足,機甲能源奇跡般的用到了現在,火力儲備甚至還能支撐到第一輪比賽結束。

    克萊爾一開始驚奇,後來難以置信,再後來就麻木了。那個高年級技師系學生查理還好奇的跟著加文學了兩天,結果實在搞不清他是怎麼修機甲的,最終只能哭著敗退。

    總之他們活下來了,還很有希望撐過比賽第一輪,這才是事情的重點。

    “今天大部分隊伍都已經接近森林邊緣,到日落前比賽應該就能結束了。場上選手分數目前最高是兩萬七千五百分,其次是兩萬,一萬九;三千分以下的只有五支隊伍,分別是幾個年年墊底的軍校,星系軍校,以及我們。”

    迪恩攤開地圖,望向頭也不抬的加文︰“那幾個注定要在第一輪被刷出去的學校不足為懼,但星系軍校的那個Beta女生十分棘手。就目前來說,她是我們最大的敵人。”

    周圍一片靜默。

    克萊爾終于听出不對了︰“那我們算什麼啊?!”

    迪恩佯裝沒听見,克萊爾頓時暴起去揍他,被技師查理死活抱住大腿︰“住手!住手!別沖動啊——!”

    加文終于從電腦前抬起頭,淡定道︰“那些綁匪才是我們最大的敵人。對手不過是對手罷了。”

    他從機甲的肩膀上滑下來,亂朱殷勤的伸手接了一下,輕輕把他托到地面上。加文走到他們身邊,隨手在地圖上畫了個圈︰“這里。”

    “什麼地方?”

    “離開賽場的必經之路,大部分隊伍都會從這條小道上通過。我們只要佔據高地,沿途尋找得分高的隊伍進行截殺,事成後直接離開賽場就行了。”

    查理好不容易死活拉住克萊爾,滿頭大汗問︰“你怎麼知道那是必經之路?”

    “因為我知道。”加文把地圖一收,嘆著氣道。

    事實證明他果然是對的,離開森林的道路雖然不少,但寬度適合機甲通過的也就那麼幾條而已;幾條路中還有部分被沼澤、湖水所覆蓋,林林總總原因加起來,最終大部分隊伍都選擇了加文選中的那一條。

    戰場地理分析是軍校必修課之一,也是軍部將領的必備常識。但軍校生沒上過戰場,只能從課本里死記硬背,遇到實際情況不免發慌。

    亂朱在山崖高處埋伏,瞅準山谷中經過的一台破破爛爛的紅色機甲,倏而一躍而下。紅色機甲聞聲奔逃,然而亂朱已天降神兵般出現,白光一閃結束了戰斗。

    “三千六。”公共頻道中傳來亂朱的得分數。對手在硝煙中爬出機甲,憤怒的揮舞拳頭。

    這時遠處傳來一聲轟響,克萊爾也砍翻了某個匆忙路過的倒霉蟲,四千二百分穩穩進賬。

    山谷下全是被亂朱和玄冰偷襲成功的對手,機甲零件撒了一地,遠遠望去仿佛一座巨大的金屬廢棄場。少頃公頻中重新排名,亂朱和玄冰都從墊底上升到了中游,玄冰因為克萊爾的作戰方式粗野直接,得分還比亂朱稍高一些。

    “我們可以走了!”通訊儀中傳來查理興奮的叫聲︰“快走吧克萊爾,我們的分數穩穩能進復賽了!”

    “再等會兒!”克萊爾不耐煩道。

    “可是機甲已經……”

    “我說再等會兒!”

    查理嘟囔兩句,不做聲了。

    其實他話里的意思大家都知道——玄冰受了重傷,能量又頻臨耗盡,撐到現在實屬奇跡。幸虧他們這兩天被加文帶著一路隱藏行跡,沒有因為戰斗而受到更重的損傷,眼下才能趁機撿漏砍翻幾個不入流的小對手,得分也從墊底上竄到中游。

    這個得分進復賽是穩的了,但克萊爾心氣高傲,很有股心狠手辣的勁兒,他絕對不甘心拿著中不溜的分數走出賽場。

    “一萬二也差不多了,誰知道下一個對手還會不會……”查理四處張望,突然發現了什麼,奇怪問︰“為什麼這些機甲都破破爛爛的?”

    的確,至今他們遇到的機甲都受到了相當程度的損傷,有些側翼沒了,有些胸甲爛了,嚴重的甚至全身火力裝備都丟了個精光。這些損傷看起來都相當夸張,雖說C級機甲互毆也能造成這種效果,但人人都這麼嚴重,看起來就有點奇怪了。

    “都是強弩之末了吧,”迪恩思索半晌,遲疑道︰“也許這兩天森林里打得很厲害,只有我們至今沒戰斗過,所以看起來很新……”

    玄冰轟然蹲下身去,在對手身上翻檢了幾下,少頃只听克萊爾奇怪道︰“這傷看起來跟我們有點像,是重接炮?”

    查理也發現了︰“是重接炮——C級機甲有配備重接炮?!難不成是綁匪——”

    “綁匪襲擊了這些學生?然後他們都逃出來了,所以身上才會帶傷?”克萊爾不可思議道︰“這、這還是綁匪嗎?還是另外有人用重接炮攻擊了他們?”

    幾個人都一頭霧水,連迪恩都操縱亂朱蹲下身去,用力把紅色機甲翻過身來。

    那幾個戰敗的選手一臉憤怒,立刻跑進駕駛艙里,直接發了個通訊請求︰“——你們想干什麼?!”

    只見紅色機甲仰躺在地上,亂朱俯身抓著它的腰,兩台鋼鐵巨人挨得極近。對方憤怒的詰問通過耳麥傳來,加文突然忍不住微微一笑。

    克萊爾敏感問︰“你笑什麼?”

    “沒什麼。”

    迪恩不解,老老實實接了對方的通訊︰“你們身上的傷不像C級機甲弄的,我想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你們被人襲擊了嗎?”

    “他媽的別哪壺不開提哪壺!”對方氣急敗壞道︰“我們本來走得好好的,昨天晚上就能出去了,結果不知哪里突然蹦出個武裝飛艇!轟了我們就跑!他媽的要不是它我們怎麼會受傷,又怎麼輪得到你們囂張?真是氣死我了!”

    迪恩和克萊爾對視一眼,急忙追問︰“武裝飛艇?”

    “怎麼?你沒遇上?”

    “遇……遇上了。難道不止我們……”

    “好幾組都遇上了!”對方不耐煩道︰“昨晚東邊森林鬧得一夜沒停,都是轟了就跑,抓都抓不住!——出去後我一定要跟賽委會抗議,就算是比賽內容也不能隨便亂加啊?重接炮這種武器用來對付C級機甲,就不怕鬧出人命來嗎?”

    迪恩驚疑不定,下意識望向機甲玄冰。

    此時他心里的疑惑和克萊爾、查理等人是一樣的︰原本以為綁架事件只針對皇家軍校,誰知大家都遭了罪,這下事情可就撲朔迷離了。

    難道真是比賽環節?但那些訓練有素、身手狠辣的綁匪,難道也是賽委會的工作人員不成?

    “我們在第一天晚上就……”克萊爾話音未盡,突然加文暴喝一聲︰“——小心!”

    玄冰瞬間轉身拔刀,只見面前一道黑影閃過,“轟!”一聲地動山搖!

    不知何時出現的黑色機甲巨人居高臨下,左臂圓盾卡在玄冰的刀刃間,右臂高高舉起,一拳砸向玄冰的頭顱!

    這一拳要是砸實了,是人立刻腦漿迸裂,是機甲立刻頂蓋爆開。千鈞一發之際亂朱箭步上前,半空中拔刀橫指,閃電般削向黑色機甲舉起的手臂!

    這一削真是妙到毫厘,雖然是加文一手主導的,但看起來就像兩台機甲配合練習過幾千遍一般︰玄冰架住了黑色機甲左臂,亂朱劈向右臂,只消眨眼工夫,便能將偷襲者整條胳膊削成兩半!

    然而在刀刃落下的電光火石間,之前那落敗的學生驚叫︰“——拉斯加德?!”

    “呲——”一聲令人雙耳發蒙的銳響,亂朱的動作僵在半空,竟硬生生停下了。

    “……亂朱?”迪恩難以置信︰“亂朱?!”

    技師艙里加文猛然抬頭。

    只見屏幕上,黑色機甲肩頭,一個馬尾少女在狂風中伸出手,五指大張,懸空抵在亂朱巨大的額甲前方。

    她面無表情而身形削瘦,緊緊盯著亂朱頭部的精神栓外接口,眼神中似乎帶有巨大的力量。

    “……原來如此,”加文喃喃的道。

    現在他明白為什麼艾德娜那麼擔心輸掉比賽,甚至不惜在名單上作假,堅持要他配合迪恩一起出戰了——今年他們的老對手星系軍校,有了一個可以用精神控制機甲的天才。

    簡直是百年難得的奇觀,上一個能做到這點的人是聯盟西利亞元帥。

    加文喟然一嘆,只見屏幕上黑色機甲收回拳頭,兩排軌道炮隨即從機械手臂下升起。它仍然牢牢壓著玄冰,黑洞洞的炮口卻是直接對準了亂朱的頭顱。